第105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4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赫连皓澈和筱萝一下马车,筱萝跑过去,拾起来,见着眼前早已被碾压得不成样子的鞋垫子,手指头略微颤抖得抚摸着鞋垫子,泪珠不停得涌泄而出,“这是宸礼的鞋垫。是宸礼的鞋垫啊。天呐,礼儿,礼儿……”

    确定了那鞋垫果真是属于宸礼的,赫连皓澈的眼泪也霍然夺眶而出,“岂有此理,朕要杀了赤眉老者等人!”

    “皇上,皇后娘娘,千万不能动气。老朽以为,他们并没有对三位殿下怎么样呢。”谷乘风眼里愈发得坚定了。

    瑾秋夫人也连连点头道,“二殿下定然是个福缘深厚之人。他们够贼子定然不会在路上杀了他,如果要杀了他们,早就杀了他们,不是吗?”

    “是呀。”说话的长乐侯爷花辰御,“你们想一想,如果想要杀掉他们,为什么不在沼泽的时候,不在小冰国境内,又或者从刚开始在大陵御河边杀了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把他们带到这里来。明明有目的。”

    沐筱萝眼泪宛如雨水般不停得往下流淌,“无论是心狠手辣的夜倾宴,还是出身西域万毒谷三弟子钟离重,他们都是十恶不赦子人,那个断臂的,那个瞎了眼睛的妇人们,无论哪一个都不是正派的人,本宫如何不担心呢。”..

    “陛下,如果孩子们有什么不测,本宫也不想苟活在这个世界上了。”沐筱萝心伤到了最深处,她跑了过去,靠在马车的帘子上啼哭起来。

    声音悲碎,叫人不忍闻,大家都在劝瑾秋夫人过去劝一劝,可是劝终究不是法子。

    瑾秋却道,“让皇后娘娘发泄发泄也好,把心里头这些日子宸藏的忧伤都给发泄过来,如果不哭出来,长期郁结体内,会留些病根的。对于医术,想必谷乘风老人比我更在行吧。”

    “瑾秋夫人说的不错。”谷乘风老人连连点头,瑾秋她说的在理,这悲伤不能够挤压,一定要像河水一般,要懂得疏导疏导,否则这日久天长的,身体一定会给憋坏了的。

    等筱萝哭得泪了,赫连皓澈走过去,轻轻一拍她柔弱的肩膀,发现她正顺势涌入自己的怀中,静静得酣睡,众人又接着启程。

    林家庄的一户茅草屋内。

    沐筱萝但闻得一声鸡鸣声音,猛然得睁开眼睛,“好皇儿,母后在这里,母后在这里,有没有受伤,是不是饿了,母后叫若竹给你们弄来好吃的……”

    见心爱的皇后梦中呓语中,赫连皓澈心头无不疼了一下,眼泪吧嗒吧嗒得流了筱萝一脸。

    沐筱萝抬眸,见皇帝陛下他一脸悲伤得凝望着自己,“皇后,你总算醒来了。呐,这碗鸡汤喝了吧。是朕特意叫林家庄的农妇大嫂做的呢。可香甜呢。”

    “陛下。”沐筱萝闻着鸡汤的醇香味道,如何会不想吃了,可她一想起孩子们,她就半点食欲都没有了,拉着皇上的袍子,“皇上,皇上,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朕问过了,他们也说孩子们早已走了。往林家庄的上面的山头去了。山头叫做凤凰山。朕想着等你醒来,一同去打探打探。”赫连皓澈道。

    沐筱萝用几丝怨恨的语气,“皇上为什么不让曹元帅和长乐侯爷先去打探,为什么要等臣妾一人起来,等臣妾起来,还不知道孩子们怎么样了。呜呜……”

    “皇后放心。江左元帅和侯爷已经去了。是我叫他们去的。”瑾秋手里捧着一碗新鲜的鸡蛋,缓缓走过来,剥好了,分别放在他们的手中,一人一个。

    赫连皓澈喂筱萝吃了小半个,用哄着语气道,“是呀,他们早去了。皇后你可要吃下去。等你有了气力,一切就好办了。知道吗?”

    “皇上。臣妾一定要孩子们平安无事。”沐筱萝眼泪又来了,自从孩子们失踪了,这些个日日夜夜里头,沐筱萝每一天无不过得艰难,再尊贵的帝后宝座又能怎么样,只要她的皇后之位能够换得孩子们的安,把皇后宝座让出去又能怎样。

    沐筱萝如是想着,赫连皇陛下当然也是如此想着,他们夫妻二人同心同德,都是想到一块去了的。

    沐筱萝挣扎着起身,见一个乔装的军士前来禀告,“皇上,皇后,谷乘风军师和长乐侯爷在凤凰山头的一个山洞里发现了三具骸骨,山洞里面摆放着瓶瓶罐罐,应该是用来炼制药物的,只是那三具白骨的旁边有殿下们的衣服还有玉佩……”

    轰轰轰——

    沐筱萝只觉得头顶上好像下降了九天神雷,她只觉得心脏好像被无数把钢刀狠狠插入,那种痛楚,就好像当日被砍成人彘装在瓮中的时候,该死的夜倾宴一点点得在她的嘴里灌入穿肠毒药一般,那种痛楚,还历历在目,可是现在……

    孩子,她的孩子啊……

    沐筱萝“啊”的一声昏死过去了。

    “本宫一定叫他们血债血偿!”

    沐筱萝此番又猛然惊醒,近旁的被子被筱萝的指甲挖出一层层的棉絮来,就好像扯下人皮肉一般,触目惊心。

    见筱萝皇后眼底噙满了泪液,与此同时,赫连皓澈眸眼也几近赤着血瞳,抱着筱萝的肩膀,痛哭道,“梓潼,不哭。朕会给咱们的孩子们报仇的,你放心好了。”

    上一世沐筱萝就好像躺在砧板上的鱼肉,这一世好像重蹈覆辙么。

    不可能!

    沐筱萝咬牙一狠,目光之中满是冷冽嗜血的味道,目光冷冷得对着前来禀告消息的士兵一凌,“快与本宫说出凤凰山之所在,本宫要亲自赴往凤凰山。”

    “启禀娘娘……”士兵说了。

    赫连皇与筱萝帝后不二话得往凤凰山的更深处行去,所有的副将军士们在前方开辟道路。

    凤凰山位于本庄的庄后,路况极为艰难,赫连皓澈,沐筱萝收拾了悲伤,他们选择为皇儿们报仇,哪怕是要跟与对方展开一场殊死搏斗,那也绝不二话。

    约莫半个时辰,他们在山头上与长乐侯爷等人会合。

    “那个山洞在哪里?”沐筱萝依旧无法忍住心里的悲伤。

    “皇后娘娘,您——”长乐侯爷花辰御领着她步入身后一个小山洞,瑾秋夫人陪着她,赫连皇也步入,谷乘风等人一一陪伴。

    山洞之内传来一股极为浓烈的煞气,更有血腥气味,哪怕山洞之内的山壁一侧流泄一种黑乎乎的石油液体,可是难以抹杀其间的血腥味道。

    在洞府内火光的照耀之下,沐筱萝见孩童大小的尸首,足足三具层叠在一起,尸首早已沦为了森森白骨,旁边竟然是玄金的玉带,沐筱萝几乎跑了了过去,将玉带拢在手中,泪水疯狂得涌泄而出,“孩子,孩子,可怜的我的孩子,啊……”

    其中更有一只小鞋子,这是宸礼的呀,宸礼的一只鞋子本来是在边界捡拾到的,就被沐筱萝收起来放在袖子内,如今正好可以跟山洞的这里配成一双,还有这鞋面上的针脚,分明就是筱萝她耗费两天两夜为孩子的四岁生辰赶出来的呀。

    沐筱萝昏了过去。

    一脸毫无血色的赫连皓澈抱住筱萝,痛苦得说不出来,只是痛苦的抽泣。

    平素里,赫连皇贵为大陵皇朝的皇帝陛下,何至沦落于此,一个尚且是他的性命,这三个孩子顿时间没了,如何不叫赫连皇的心脏宛如被挖了一个空似的……

    缓缓的,沐筱萝又醒了,她几乎又婚又醒,她猛然一开眼,双手抓住身畔的长乐侯花辰御的手,“花辰御,伤害本宫孩子的人,可抓住了没有?

    “皇后,暂时没有他们的下落。”长乐侯爷低着头,声音几乎犹如蚊呐。

    “废物!”沐筱萝一个巴掌过去,长乐侯爷花辰御嘴脸满是鲜血,右脸侧一个深深陷入进去的五爪印子看起来是何其的触目惊心。

    瑾秋夫人吓得拦在花辰御的跟前,满脸涕泪纵横,“皇后娘娘,要杀,就杀了我吧。我来替侯爷受过。”

    沐筱萝见瑾秋心碎的心都有了,她哭得如此伤心,筱萝皇后知道瑾秋夫人也在为皇子们的……而伤心难过,可是这真的不能怨恨他们,只能怨恨那些真正杀死皇子们的人。

    只听得洞府外头有军士的呼叫声,“谷军师,我们看到了可疑人物。是一个赤眉老者——”

    谷乘风顾不得重复外头军士的话语,连忙转身出去。

    如此一来,洞府之内的人部出去了。

    为的就是要抓住赤眉老者等人决一死战!

    谷乘风不但医术超群,连武功也极是顶尖的,这个世上足以与他抗衡的人,没有几人。

    “钟离重,你这个狗贼,想不到时至今日,你我还有见面的机会。你竟然戕害我大陵皇朝的殿下们。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一个凌厉的声音刚刚落下,谷乘风见那人徐徐转过身来,赤色的浓眉入鬓,双瞳眼睑错开,两只手遍布着血纹,是多年炼制毒药所致,他就是万毒谷的三弟子钟离重,也就是万毒门的叛门子弟。

    “哈哈哈,谷乘风,我以为你早就把我给忘了呢。想当年,我师父万毒神君闭关,正是钟某寻叛变之时,你这个中原人士,却来倒打一耙,你说,你是不是该死呢。”

    说罢,钟离重的脸上浮现一抹阴毒的狂笑,他这么多年来,回中土就是要寻谷乘风报仇,众人皆知谷乘风素来是来无踪去无影的,行踪难以捉摸,钟离重想到,当今的谷乘风是前西陵第一军师之外,还是当今赫连皇陛下的帝师,同时也是皇后娘娘沐筱萝的师父,只要联合夜倾宴的手段,以孩子作为诱饵,那么……那么报仇就有望了。

    “是你,是你杀了我的孩子。本宫就算死,也要把你碎尸万段。”沐筱萝双手一凌,她是懂些武艺的,不过在这赤眉老者钟离重的跟前,简直就是童稚小儿与成年人的区别了。

    试问一个武功只有半桶的水,如何能达到此间的绝世高手,那钟离重的功力可是与谷乘风匹敌的存在呀。

    钟离重冷冷一笑,只是说,“筱萝皇后娘娘,有本事你就放马过来吧。钟某与你奉陪!”

    赫连皓澈见钟离重如此挑衅,顿时间怒意飙升,就下令众位将士们围上去,“你们给朕包抄起来,势必叫钟离重宛如瓮中之鳖,到时候再好好弄死他!”

    “是……”花辰御,江左元帅等十来个副将将军们对钟离重攻势连连。

    只可惜,一个熏臭的白雾滋生,谷乘风恩师想要开口说,“不好,大家快闪避”的时候,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对方出手太快了。

    一半的将领倒下了,这些将领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及时用袖子盖在口鼻的人倒是没有事的。

    还好赫连皇皇后等人连忙用袖子掩住口鼻。

    长乐侯爷花辰御连忙用手中的长袍护住瑾秋夫人的鼻息,这样的话,外面的毒粉就进不来了,人也安。

    其他主将一律没事,就是扑通军士被毒了一大半过去。

    “大家注意,此人出生万毒谷,是一百多年以前万毒神经的第三徒弟,此人叛变,无恶不作,擅长用度,大家定要小心……”

    谷乘风知道大家对此人的来历颇有不明,就简单说了情况,叫大家好生提防。

    花辰御和瑾秋就用袖中的帕子盖住口鼻,连忙对钟离重发起了攻击的手段,钟离重的实力是等同于谷乘风之存在,所以送上门来的两个年轻人,钟离重是不会放在眼底的。

    “钟离重,你敢杀死三位殿下,今天就是你的死祭!”谷乘风怒焰滔天,他恨不得速战速决将他碎尸万段。

    瞬时间,仗势就演变成了,一对三。

    打了约莫小半个时辰,钟离重隐隐有些吃不住了,突然之间来了一对断臂之人还有双目失明的妇人,断臂之人脸上勾了一个琉璃面具,叫人看不出他的长相,只是这个失明之人,足足叫沐筱萝吃惊得交出声音来。

    “沐若雪,你这个贱人,你……你没有……”沐筱萝惊骇了一声,当日她就那样被坠入北海山巅的下围竟然也没有死去,命格如此坚硬,看来她真是筱萝这一辈子的克星。

    沐筱萝眼中宛如燃烧着重重的火焰一般,“沐若雪,你竟然敢害本宫的孩子,本宫势必要你为我的孩子们陪葬!陪葬!陪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