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2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绝世高手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沐筱萝苍劲有力的声音惊了凤凰山中的鸟儿们,凝望着天上的飞鸟阵阵,就仿佛自己的孩子化作飞鸟飞走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她倾注了许多年的母爱再也得不到回应了……

    恨不得将沐若雪的心掏出来看看里面是什么颜色,到底是黑还是白,她如今眼睛失明了,是她这辈子该得的报应,眼睛失明乃是轻的,更重的,更会让沐若雪生不如死的,还在后头呢。沐筱萝深深得发誓着。

    不知道沐若雪哪里来的手段儿,她虽然失明且无武功,可她的手里抱着一个焚香小鼎样的东西,只要有士兵想要近她的身攻击她,就会马上倒下去,浑身就好像上了梦魇一般。

    “这是西域蛊毒。很厉害的蛊毒。十大蛊毒之一,毒蟾蛊毒!”谷乘风恩师在沐筱萝的身旁帖耳道。

    沐筱萝眉眼一掠沐若雪那贱人手里的毒蟾蛊毒,简直就是凛冽无敌,任何人只要敢于近她的身子,就会瞬时间被染上了蛊毒,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十分厉害。

    这个贱人!失去了双眸,她竟然还有如此厉害的招数。

    沐筱萝想不通那个叫钟离重的竟与沐若雪勾结,对了,定是被关押在天牢的夜倾宴搭得线!

    沐筱萝腹中各种想法沸腾,可是场面太乱了,她和赫连皇只能与他们对付,无论如何,一定要叫他们的人头点地,杀死宸宁,宸礼,宸潋之仇,绝对不能放过。

    顿时间,沐筱萝,赫连皓澈所有人涌入了这场战斗之中,只是沐若雪,赤眉老者钟离重和琉璃面具独臂男的阵营之中愈来愈多的人加入他们的阵营之中,大有一股气势从天而降。

    渐渐的,反而的,赫连皇与筱萝皇后等人被包围了。

    沐若雪一双眼珠子虽然没有了,可是她还有嘴巴,下巴无情得抖动着,抖动着一股又一股极为惊人的弧度,“筱萝,你这个贱人,你不知道吧。倾宴那夜就是以自己亲身作为诱饵,叫你们轻易得送入大陵天牢之中。现在的皓澈说不定早已打破了天牢之牢笼向这里赶来呢。你们不知道吧这凤凰山头上有一个凤凰山庄更是我们的根据地。这附近的王家庄林家庄都是我们的人,要不然你们怎么可能会一步一步抵达我们这个陷阱呢,哈哈哈哈……”

    “什么?”谷乘风细细一想,顿时间,他的大手狠狠拍了一下大腿,惊叫道,“哎呀,皇上,皇后娘娘,不好,我们中计了,我们中了夜倾宴和沐若雪的计了!”

    是自己失算了!赫连皇在自我埋怨着。

    沐筱萝轻轻抚他的胸膛,“皇上,臣妾就不相信我们会……这个贱人说不定是在……”

    “沐若雪,你这个贱人,当初在相府的时候,你已经屡次三番陷害我们的二小姐。如今你又来……”瑾秋早已忍不了了,她一个箭步过去,势必要与沐若雪同归于尽。

    沐若雪没有躲避,红润如朱的嘴唇抖了抖,额头上的疤痕愈发显得凛冽可怕,她拥有了那一块疤痕已经很吓人了,如今她的双瞳又狠狠得凹陷进去,更是叫人心生恐怖之心。

    就等着瑾秋过来,沐若雪好把手上厉害的蛊毒撒在瑾秋丫头的身上,到时候让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沾染了蛊毒的人浑身上下会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变成黑乎乎的……尸体。

    之前被毒害的五个将士们已经是那样了。

    “大家都出来吧。将他们部都给生擒!”沐若雪对身后的一大片稠密的林子一喝叱。

    须臾之间,在草丛后边早已跃跃欲试的人跳出来,他们每个人头上都扎一个白布条,上面写着“月氏子民”这四个大字,赫然的反赫连复月的举动。

    “夜倾宴竟然带头造反,没有想到,夜倾宴他如此狡黠,竟然把窝点根据地设置在小冰国与大雪国的夹缝之中,以为朕不知道吗?真是此有此理!”

    赫连皓澈正准备有所行动,可是他突然发现,皇后筱萝竟然被其中一个琉璃面具男人的手中一把勾嵌着一把深黑色的尖锐武器,这武器呈菱形的,姑且称呼他为菱形匕首吧,筱萝皇后就是被这一把给挟持了。

    “赫连皓澈,老子劝你叫你的人乖乖给我放下武器。否则,这把带着鹤顶红的菱花刃可要没入筱萝皇后的喉中,可不要怪老子!”

    琉璃面具唇边勾勒一起狠辣的味道。

    沐筱萝却是不为所迫,冷然道,“狗贼,你杀死本宫的孩子们。有胆儿把本宫给杀了吧。本宫相信,陛下他一定会为本宫报仇的,灭了你们,通通灭了你们,为本宫的孩子们陪葬!”

    “闭嘴吧!格老子的!”琉璃面具的将领突然后手一扣,正好敲中沐筱萝的后首,叫筱萝昏过去,以不至于要了她的性命。

    赫连皓澈倾着脖子道,“乱臣狗贼,你想怎么样,朕警告你,不能伤害皇后,否则,你知道朕的厉害……就算今日朕死在这里,大陵将会挥军千万,将你们此地所在的凤凰山庄踩踏为平地。”

    终究,碍于情势,以赫连皓澈为首,大家纷纷放下武器。

    众人双手被捆绑,渐渐的,一一押赴往凤凰山庄去了。

    凤凰山庄以山而建立,地域庞大,相当于大陵皇朝的半个皇城了。

    需要建立如此之大的山庄,定要需要不少的人力财力。

    琉璃面具的人道,“嘿嘿,未来的新君倾宴陛下在这几里励精图治,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重掌大华河山。”

    赫连皓澈气急,当真是姑息养奸,没有想到一晃五年过去了,夜倾宴他早已暗地里自己立自己为帝君了,竟然在这歌小冰国与大雪国的缝隙里弄一个凤凰山庄。

    这凤凰山庄从外边看起来,是廊腰缦回,亭台楼阁遍地,只是入口极为艰难,是用吊起来的长板,长版之下是清泉瀑布,这些,只是赫连皓澈猜测而已,因为他当头经过此地的时候,听到下面水流湍急的声音的。声音倒也凶猛,应该是清泉瀑布不假,可是里边怎么可能是清泉瀑布呢,真是叫人狐疑。

    赫连皓澈一行人被关押在凤凰山庄最深处的水牢之中,这四齐都是从外面引流而来的水源,湍急奔腾。..

    渐渐的,赫连皓澈把筱萝的头往自己的怀中靠了靠,她睡的那么香甜,赫连皓澈的眉眼打量此间的水牢,发现这乃是凤凰山庄最低洼的地区,无数的水看过去会涌向这边来,可是呢,水又涌向别处去,竟然发现旁边有一道深深的暗渠。

    赫连皓澈又把视线往外飘逸去,只见对面是一个高高的崖壁,很奇怪,这个崖壁是怎么会内嵌在山庄之内,的确令人匪夷所思,不过对面的崖壁有三个木栅栏盒子,是否装载着什么东西似的。好像会一动一动,说不定是猴子们。

    “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沐筱萝又再一次得从睡梦之中惊醒。

    顿时间,对面崖壁的三个木栅栏盒子里头竟然响起了孩子的声音,“母后,母后,是你们吗?”

    “父皇在不在,是皇儿呀。是皇儿呀。”

    ……

    关押在水牢之中的人们都惊呆了,那对面崖壁之上的小木栅栏盒子竟然装着三个盒子。

    竟然是孩子们的声音,沐筱萝没有想到自己做梦梦到孩子们,睁开眼脸,孩子们就在眼前呀,听这声音,她渐渐辨出来了,是宸宁,宸礼,宸潋的声音呀。

    “宸宁,是你吗?”

    “宸礼,母后的宸礼。”

    “宸潋,母后的孩子。”

    沐筱萝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一切恍如梦中,谁能告诉她,方才真真切切经历了一场骨肉分离,这会孩子们平平安安得出现在她的面前,虽然被囚禁在木栅栏似的盒子里头,但都是安的。

    沐筱萝喜极而泣,“天呐,这是真的吗?陛下,这是真的吗?如果是梦中,臣妾这辈子宁愿永远永远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将筱萝皇后深深得涌入怀中,赫连皓澈满脸也是涕泪纵横,怜惜道,“朕的傻皇后,这当然是真的!这当然不是梦境的。不信的话,你来咬朕一口。”

    “怎么陛下和臣妾一样,也都处于梦中吗?如果要咬的话,那也应该要咬,那也应该是咬臣妾,哪有咬陛下的道理?”

    赫连皇与帝后推搡之间。

    筱萝皇后只是听到后面喜极而泣的各种声音。

    “皇后是真的!”

    “皇后是真的!”

    “皇后是真的!”

    声音震耳欲聋,沐筱萝回首才发现,谷乘风恩师,长乐侯爷花辰御,瑾秋夫人,江左元帅等一众将领们,此起彼伏的声音盖过了此间的水牢。

    “叫什么叫!再叫的话,现在就把你的孩子剖膛挖心!”驻守在水牢的,是两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他们年纪虽小,可是蓄起了胡须,两颗眼珠子瞪得宛如铜铃,这个时候见赫连皓澈和沐筱萝没有叫嚣了,他们才作罢。

    赫连皓澈悄悄得对筱萝皇后道,“皇后,现在就是不知道这些人是夜倾宴的什么人。”

    还能是什么人,自然是属下之类的关系,沐筱萝看他们如此猖狂的样子,有道是物似主人型,什么样的主子就该有什么样的奴才。他们是奴才!一辈子的奴才!

    沐筱萝暗暗发誓,誓言唯独皓澈可以听见,“本宫发誓,如果本宫出去了,第一件事要做的事情不是先把孩子们抢先救过来,而是把这两个看门狗杀了!看他们下一次到了阴曹地府投胎转世还敢不敢如此吓小孩子。”

    刚才那一番话,可着实把孩子们吓坏了,特别是宸潋,宸潋呜呜得哭起来,还好兄妹三人的木栅栏盒子靠得很近,他们三个人伸出小手手还能够穿过木栅栏的缝隙握握小手。

    听大一点的宸宁在安慰他的小皇妹,这叫赫连皇与帝后的心里无不感觉到一丝丝的甜蜜,孩子们如此兄友弟恭,是大陵百姓们之福,沐筱萝祈祷,兄妹三人要这么下去,不知道该是好呢,以后可能还有四皇子,五公主什么的。

    一想到这些层面上了,沐筱萝不免耳根浮现了一抹殷红的色彩。

    顿然间,如此一抹奇妙的色彩被赫连皇捕捉到了,赫连皇一脸得意的神色,问道,“皇后,你刚才在想什么,能告诉朕吗?”

    “臣……臣妾没有想什么。”沐筱萝做贼心虚得转过身子去,却见瑾秋一眼不怀好意得笑。

    只是靠在墙角的谷乘风老人不免摇头晃脑,心里嘘嘘,在此环境之中,想不到赫连皇与帝后还能够苦中作乐,可见二人就是一副天生的乐天派,多少心里头有些安慰。

    霎时间,一抹狠戾的笑回荡在水牢齐齐。

    沐筱萝循着声音凝望去,却是一个双眼瞎了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奇形怪状的焚香炉鼎,这不是沐若雪么?

    她到这里来做什么?

    真是岂有此理!

    “沐筱萝,你这个贱人,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你倒是发声呀!发声!你不是很想救自己的孩子吗?哈哈。倾宴真是好样的。他甘愿以自己做饵,这样的话,就能骗出你的心肝宝贝啦。”

    沐若雪说完之后,还愈发得意了,摇晃着手中的焚香炉鼎,“筱萝妹妹,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可不是非一般的焚香炉鼎,乃是……”

    “乃是西域的摄魂炉鼎……”谷乘风老人忍不住说出来,那炉鼎上面足足有五个角,下面一共有三个角,每一个角尖锐宛如镰刀,一定要用珍贵的软猬甲套在下方,这样避免双手被炉鼎的下角割伤。

    听到谷乘风老人的声音,沐若雪紧闭的双瞳听了一阵子,骤然间嘴角浮现一抹恶毒的微笑,“谷乘风你这个老不死的!你自知其一,却不知道其二,此慑魂炉鼎确实有摄魂之能,控制人的性子,不过还有一个大作用,问题就是不知道你到底敢不敢说出来呢。你这个老不死的!”

    “沐若雪,把你的臭嘴巴放干净一点!不准侮辱本宫的恩师。”沐筱萝怒斥道。

    “好大的狗胆子!就不怕等朕出去杀了你!”赫连皓澈回报的一个极为凌厉的神色。

    顿时间,沐若雪等他们说完了之后,哈哈狂笑道,“哈哈哈哈哈……沦为阶下囚了,还如此盛气凌人!到了等会儿,就是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依然如同你们这时的高声了!”

    沐筱萝等人嘴中满是不屑的味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