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0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沐若雪继续说道,“沐筱萝,我不妨告诉你……其实你的那所谓的谷乘风恩师他不敢告诉你罢,就是怕你……”

    “怕我什么?”沐筱萝觉得沐若雪这个厉害毒妇怎么有一种话中有话的感觉,可她心中似乎又好像被戳中了什么似的,回眸凝了谷乘风恩师一眼,却见谷乘风恩师他故意背过身子去,闪躲自己的眼神。

    如此一来,可知沐若雪那贱人应该是想要说出点什么,然后又占了一个真理,至少是谷乘风不敢承认,更无从否认的。

    沐若雪双手抱着摄魂炉鼎,愈发笑得张狂,笑得冷冽冰寒,“摄魂炉鼎的另外一个作用,那便是,将三个孩子其中一个孩子的双眼剜下来,然后把眼球浸入我现在这个摄魂炉鼎之中,等我的师父钟离重施法,就能够让我的眼睛重见天日,哈哈哈哈……这就是作用之所在。”

    “……沐若雪!你无耻!你害我便成!为何要害你的亲外甥!这么多年。你害他还不够吗?”

    沐筱萝霎时间觉得自己的心掉入了九幽冰潭一般,森冷,透骨,他感觉自己都支持不下去了,只是这样停留在时间的某个角落,她更祈求自己从来不曾听到这样的话。

    只是听得身侧的赫连皓澈问谷乘风恩师,“恩师,沐若雪这个贱人说的到底真还是假的?”

    “摄魂炉鼎的功用之一,的确是这个!所以说,百来年,万毒谷是为天下尚武界的人所不齿!使用旁门左道害人性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说的就是他们这种人!”

    说罢,谷乘风老人袖袍一挥,冷声警告道,“沐若雪,老朽警告你,倘若你胆敢伤害三位殿下们!老朽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你可相信!不要等老朽发火!等老朽发火了!冲出水牢,第一件就是要取你的性命!你可明白?”

    “哈哈哈,老不死的!你竟然如此袒护筱萝贱人。是不是筱萝时常邀请你这个老不死在她的凤榻玩耍玩耍呢。”

    手中持着摄魂炉鼎,一遍又一遍的污言秽语从沐若雪的嘴中说出来。

    瑾秋夫人再也承受不住了,两只拳头握得紧紧的,“沐若雪,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你这般不要脸的!你瞎了倒好。竟然还想用自己的亲外甥们的眼睛换你的眼睛。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瑾秋,你这个贱人!给我住口!当日我在相府的时候,就恨没有杀了你。如果杀你和香夏两个人,时至今日,也不至于如此坏我好事!贱人!贱人!你们这些贱人通通该死!通通该死!哈哈哈哈……”

    沐若雪冷冽狂笑,随着她的笑声之中愈发冷冽愈发张狂,须臾之间,笑声之中走来了一个赤眉老者。

    赤眉老者走过去,一只左手紧紧扣在沐若雪柔软的小蛮腰,她虽然失去了双瞳,额头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不过沐若雪身材依然曼妙,就仿佛少女一般。

    赤眉老者贪婪得将另外一只右手摸入沐若雪胸脯深处,在里边重重得揉捏了几下,沐若雪哼哼得叫出声来,满满的一副呻吟之后的满足模样儿。

    这个贱人……银荡无耻的贱妇!沐筱萝只觉得腹中有一股异物翻滚,竟然把昨日的隔夜饭吐出来了。

    近几日连连在山脉山庄之内颠簸着,别说睡了,就连吃,沐筱萝都没有吃一顿好的,哪里比得上大陵皇宫,日日夜夜有美食珍馐,喝的是琼浆玉露,日子倒是不堪筱萝倒是可以忍受得住,可她实在忍受不了沐若雪这个下贱的妇人在她眼帘跟前扭捏作态,恶心,真是的太恶心了。

    “这个不知道羞耻的女人。老天快让惩罚她!快把一切的罪孽落到她的头上吧!”赫连皇诅咒道。

    沐若雪摇晃着螓首,可惜没了一双勾魂摄魄的眉眼儿,如果有了一双眼睛,沐若雪可以把这世间的媚态演绎成最为极致的呢。

    “钟师父呀,您老人家可得管管呀。女徒儿我呀被欺负了。他们都欺负我眼瞎了呢。您可不能不管我的呀。可不要忘记这几日倾宴走了,我背着倾宴服侍你的呀。”

    沐若雪整个人仿若水蛇一般,缠绕在赤眉老者的身上,时不时说着一些浪荡之语。

    这个卑鄙的恶毒妇人都直接无视被关押在绝壁上的木栅栏的三个小孩子们呢。

    难道沐若雪她真的没有羞耻之心吗,竟然在孩子们的面前也是这般的。

    她就是一个没有人伦的畜生!

    猛得,赤眉老者推开了怀中被人他纵情蹂躏了一番的沐若雪,嘴畔还残留着女人鲜红的朱丹,舔了一舔,眼眸之中带着一丝丝邪恶的微笑,“谷乘风,你说钟某该要怎么办呢。如今钟某要走了她的性子。钟某不能够不报答她。你说呢。就好像你与沐筱萝这个……”

    “住口!”

    长乐侯爷花辰御,瑾秋夫人,江左元帅以及众位将领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得喝叱道。

    谷乘风脸色铁青,“够贼子钟离重,你以为天底下所有人,都是你与沐若雪这般,不罔顾天道伦常猪狗不如的畜生!就算是猪,就算是狗,也知道师徒当以存高义。你钟离重既然收沐若雪为徒儿,就应当作出一个师父该有的榜样的人,你如此丧行败德,你会……你会遭到天谴的……会遭到天谴的……上天终有一天……一定会……一定会惩罚你们的……”

    “好呀,谷乘风老儿,如今,钟离重我就好好睁大眼珠子看一看,这上天是如何对我作出惩罚的……”

    话音刚落,钟离重当场撕裂了沐若雪身上的衣帛,眼看着他们就要在水牢之中不顾师徒伦常得大作为一方。

    殊不知孩子们正在头顶上看他们呢。

    被沐若雪养育了五年的宸宁,弱弱得道,“若雪姨妈,若雪姨妈。好歹你养育了我五岁了。宁儿早就把你当做亲生母亲一样看待。若雪姨妈,求求你,放了我母后好不好……”

    “允檀,允檀,我的孩子。我是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的。就算要挖眼睛,也要挖另外两个人的,你放心好。”

    沐若雪在抓走宸宁的五年间,可以说宸宁是她养育长大的,是她用羊奶养活他的,还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月允檀,姓氏是随了夜倾宴的姓氏。可是终究只有沐若雪母爱泛滥把他当做亲生儿子。夜倾宴却是不尽然。

    “若雪姨妈,求求你了。宸礼和宸潋是我的妹妹和弟弟。你不能伤害他们呀。”宸宁流着眼泪,“要不,挖我的眼睛吧。来挖我的眼睛吧。这样的话,弟弟妹妹就不需要再挖眼睛了。呜呜呜。”

    沐若雪是恶毒的妇人,可是在宸宁的眼里,也算是养育他五载的养母啊。此间情谊如何能轻轻松松得抹掉?!

    沐筱萝眼泪都下来了,“宸宁,母后的好孩子,你不要求那个恶魔!她是恶魔。根本就不是你的若雪姨妈!知道吗?沐若雪是恶魔,是恶魔!”

    本想就地亲热的钟离重恨恨得推开了沐若雪一把,“你这个瞎眼的贱人!人家沐筱萝都不让你苦心养育五年的允檀认你做若雪阿姨,到底是别人家的孩子,你还做梦赫连宸宁能以后好好孝顺你。别做梦了!你要知道赫连宸宁的姓氏是赫连,是当今赫连皇赫连皓澈的儿子!赫连皓澈是谁?是今天我们要杀掉的大陵国君!按钟某所言,就应该把三个殿下们的眼珠子都给剜出来,到时候沐若雪你再好好选一选,选谁的眼珠子来给用作你的眼睛。”

    “不,我绝不会让宸宁也把眼珠子给剜了。要剜的话,就把宸礼和宸潋的给剜掉吧,那样的话,我不会心疼的。”

    说着说着,沐若雪嘴中满是冷冽嗜血的味道。

    吊在木栅栏盒子上的三个孩子们呜哇哇得哭了,谁也不想自己的眼睛被剜掉,想想都可怕。

    “你们两个畜生。要如何,就冲本宫一个人来。不要吓本宫的孩子。不要吓本宫的孩子。”

    沐筱萝双手死死得抓住死牢得铁栏杆,如果可以,她可以用头撞破铁栏杆,可那是玄铁铸成的,哪怕自己死了,赔上了一条性命,也不能够换得出去的机会呀。

    本宫的孩子……本宫的孩子……本宫的孩子……

    沐筱萝的声音宛如千万朵麦芒针尖一般穿刺入沐若雪的心扉之中。

    想一想自己生养了五年了的宸宁,感情是那样的深厚,可是呢,竟然成为了沐筱萝这个女人的孩子,又重新回到沐筱萝贱人的身边,当年她偷偷抱走宸宁,就是为了让他们两个母子俩骨肉分离,想不到今天梦幻却是破碎了。

    当初襁褓里面的那个小允檀终究是要变回小宸宁的,这是命,一切都是命啊,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心狠。

    沐若雪心中有一股极为磅礴的声音在告诉她,“赫连宸宁是赫连皓澈和沐筱萝的孩子,不是你沐若雪的孩子,他是你的敌人。你这辈子最大的敌人。你一定要杀了他们,通通杀掉他们,这样你沐若雪才能获得永世的安宁……获得永世的安宁啊!”

    “钟离重师父,求求你帮我杀了宸宁吧。他是赫连皓澈和沐筱萝两个贱人夫妇的孩子。不是我的孩子。师父您老人家一言惊醒梦中人呐。只要您杀死他们。今天晚上。若雪一定会好好得服侍你。就好像昨天晚上那样。昨晚上的若雪,你喜欢吗?我想师父是喜欢昨晚上的我……”

    “嗯,昨晚上你表现得很不错。好。待我取下木栅栏盒子,生生把这些孩子们的眼珠子剜出来,然后交给你选一队哪一个作为眼睛,其余的,钟某会把他们放在大鼎里烹煮了。听说小孩子的眼珠子是最为爽嫩可口的。比珍珠还要好吃的……不过珍珠也太硬邦邦了些。哈哈哈哈哈……”

    说话之间,钟离重还真的飞上去,用手中的长剑割断悬挂木栅栏盒子的绳索,将孩子们一一下放到地面上。

    “不……本宫的孩子……”

    “你敢动他们!朕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赫连皇与帝后异口同声得咆哮道。

    眼看钟离重手中的利剑就要剜掉为首宸宁的眼珠子。

    沐筱萝失声大叫。

    一旁的赫连皓澈袖中一甩,三道方陵雀子飞出。

    紧接着,赫连皓澈身后又飞出了三道方陵雀子。

    后者自然是江左元帅射出去的。

    哐当一声,方陵雀子撞击在长剑的剑刃之上,剑刃挥斩之间缺了一小口。

    钟离重连连往后倒退三尺,那一剑下去本会顺顺利利将赫连宸宁的眼珠子挑下来,因为有了方陵雀子的抵挡,叫他生生扑了一个空。

    “真是该死!”钟离重两眼瞪得宛若铜铃,满是叱诧气焰。

    “死贱种,我就不相信杀不了你这三个娃娃!”钟离重怒气滔天,把所有的戾气加诸在殿下们的身上。

    沐若雪这会子扑上去,她虽然双瞳失明,可她还是能够闻着宸宁的味道的,她飞身护住赫连宸宁,“钟师父,求求你,不能伤害宁儿,宁儿是我的命根子!”

    这话应该是本宫说才对。沐筱萝想不到性格卑劣的沐若雪,她对宸宁孩子是这般的推心置腹,也难怪,若雪把宸宁抱走的那五年里头,如果她不曾对宸宁付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她对宸宁的好,是一码事。她于沐筱萝有着深仇大恨,那又是另外一码事!

    沐筱萝此刻五内沸腾,两只手抓着水牢铁栏杆,恨不得扑上去,把三个孩皓澈抱在怀里。

    哪怕沐筱萝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沐筱萝她也愿意!

    “好!沐若雪!你不让钟某杀死宸宁……也可以……速速让开……让我杀掉其他两个孩子吧。”

    钟离重满眸子一股子嗜血的味道,就好像他是天生的杀人狂魔,如果不杀人,不害人,他浑身上上下下就难受了个不行。

    沐若雪还极为知情知趣得把赫连宸宁抱走。

    小宸宁在沐筱萝的怀中扑腾着双臂,“若雪姨妈,不要叫这人杀死弟弟妹妹们。若雪姨妈,求求您了。宁儿……宁儿我这个做哥哥的愿意代替弟弟妹妹一死……”

    “你疯了!如果你代替他们一死。死的就是你。活的就是他们。你死了。他们再也不会提起你。这样,你就死的没有价值的。知道吗?孩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