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2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沐若雪将小宸宁紧紧得抱在怀中,在这水牢齐齐,阴暗的气息汹涌着,就算是壁上燃起了洋油灯照明,也仿佛挥不开这浓雾般黑压的光芒。

    这个贱人!本宫定然让她碎尸万段!沐筱萝咬着贝齿,两只手拼命得敲打着铁栅栏,“狗贼,你们这些狗贼!敢动本宫的皇儿们一下。本宫定然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不信的话,你试一试!”

    “好呀,筱萝皇后,钟某今日就姑且一试了!看看我和沐若雪会不会死无葬身之地了。哈哈哈哈……”

    咬牙冷笑的钟离重就好像一个地狱归来的修罗恶魔那般,披头散发的,额下的一双赤红的眉毛,就好像熊熊燃烧的火焰,仿佛这世间所有的热量都往他身上笼罩。

    气场,着实是太可怕了!

    谷乘风老人双目一凌,却无计可施,脚踩在水牢的湿洼地带,溅起了浓稠的水浆,竟然发现水浆中心隐隐显出一个旋涡状的暗流,也不知道这股子暗流通往何处,他白眉往一轩,似乎看出了什么……

    “哈哈哈哈,今天就让我把大陵的三位殿下们通通杀掉。叫你们大陵皇朝无国储,断子绝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闻钟离重狂戾之笑更盛,他一双眸眼的光芒宛如湖面上的徐徐波纹落在剑端,旋即大剑一挥舞,眼看着就要落在宸礼的头上。

    沐筱萝本能得闭上双眼,她想象着可怜的小宸礼颈脖上出现了一道猩红色的碗口疤,他……沐筱萝就快要晕过去。

    赫连皇把持着筱萝的身子,目光如电一般凝着前方,柔声道,“筱萝你快看,我们孩子们安了……安了。”

    不知道皓澈口中所说的“孩子们安了”是怎么一回事,在沐筱萝勉强撑开模糊的双眼,只见一个琉璃面具的独臂人制住了赤眉钟离重下一步所要做的,“钟离重师父,还是等夜倾宴回来再定夺吧。你老人家难不成真要趁倾宴不在,就率先杀掉这些孩子们?”

    “哼。你未免管得太宽了。就连昨夜我与沐若雪亲热,你也是百般阻挠,不知道你到底是何意。”钟离重现在大有一股架势,就要把之前的愤怒部加诸在琉璃面具独臂人的身上。..

    独臂人冷然笑道,“我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我觉得一切还是等夜倾宴回来。你我既然选择要依附在夜倾宴生存,就必须要看夜倾宴想不想这么做,难道不是吗?你可不要忘记了。你我已经答应为夜倾宴效命的!等复兴大华皇朝!你贵为当朝国师,我为将军,何乐而不为呢?”

    哈哈,国师,区区一个国师?钟离重心中暗暗冷笑,一个破国师就夜倾宴那个傻小子才会想得会把我整个人都给利用了,做他的千秋大梦了,与西域万毒谷比起来,这大陵皇朝的天下才是他真真正正想要的。

    钟离重一想起在北海山巅施救了夜倾宴和沐若雪,只是为了借助他们,登临中原帝王的宝座,这才是他的终究目的。

    “难不成钟师父你此刻心中是怀有二心么?”独臂人那一张琉璃面具之中的那一双眼瞳,冰凉若九幽的寒潭,瞬时间就能把人给冻伤了一般。

    “哼。无论如何。钟某都不会像你这般会背叛夜倾宴在先的!在钟某的心里,夜倾宴就是未来统一天下的霸主。当然是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了!”

    钟离重话音刚落,眸光一闪烁出狠毒的邪芒,这股极为可怕的穿透力,似乎可以洞穿琉璃面具,刺瞎独臂人的眼球一般。

    琉璃面具独臂人心头一颤,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回应,却是低垂着头颅,渐渐的,钟离重也随之放平手中的剑,似乎短时间内不再作出伤害三位殿下们的举动。

    看来这个神秘的琉璃面具独臂人是很有可能在保护三个殿下们。不单单沐筱萝看出来了,就连赫连皓澈也看出来了。

    这个琉璃面具独臂人的身材昂藏七尺,与江左元帅部分上下。

    只是江左元帅也隐隐感觉到此人与自己有莫大的联系,这其中莫大的联系之中又好像没有一丝一毫的联系,江左他只是感觉罢了,除此之外,江左他自个儿也不知道此间的异样。

    只是江左隐隐觉得琉璃面具内的那一双眼瞳是那样熟悉,不过更多的是陌生和冰人。

    从来没有一个人的眼瞳在江左元帅看来是既陌生又熟悉的……如果有的话,那也只能是他的亲生哥哥莫雪,可惜莫雪在五年前早就命陨丰州坝了,早就葬身万丈深渊了。

    不对,莫雪他当日是与夜倾宴一同坠落万丈深渊的,如今的夜倾宴还活着,莫非哥哥莫雪他……他还活着。

    或许眼前的琉璃面具独臂男子便是莫雪大哥?

    不能够,莫雪大哥不是一个独臂之人,相反,他是一个极为健的人。

    ……

    “江左元帅,你在发什么愣呀。”长乐侯花辰御眸光打量了四齐,见江左眼瞳深处有一丝不假思索的味道,莫非是想起了什么来了。

    江左元帅依然陷入自己的思考之中,浑忘却了长乐侯爷在他耳旁说话。

    拉了拉长乐侯爷的衣袖,瑾秋夫人柔声细语道,“辰御,你看见了谷乘风老人了没有?”

    “是呀。他老人家跑哪里去了。水牢就这么一块地方。怎么突然跑没了呢。”花辰御听到这个消息,竟然也偷偷得打量四齐,发现谷乘风老人还真的不见了,就好像遁地了一般。

    水牢距离水牢边缘还有很大一部分的距离,又因为水牢之内就有流动湍急的浆水,就算整个人潜入这水牢的浆水之中,岸边上的人也极难以发现,这偷偷失踪了一个两个,尚且还行,这若是水牢禁地所有人都无缘无故得失踪了,那可坏了。

    赫连皓澈与筱萝在瑾秋和花辰御的低声知会下,也察觉了谷乘风恩师暂时间失踪的消息。

    他们之中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水牢的外头,浑然不顾水牢里边发现的情况。

    原来谷乘风趁着大家不备,瞧瞧得潜入旋涡状的暗流,然后偷偷得摸索出去。

    谷乘风的胆子也真够大的,其实,他也想到了,也许漩涡状的暗流最终流向可能是通往无底洞之所在也极为可能,不过他观察了之后,发觉从漩涡状暗流的内里竟然涌出了不少清澈的水迹,比水牢之中的浑浊浆水清明多了。

    旋即,谷乘风就知道,这水牢之中的浑浊浆水定然是旋涡状暗流外界的水源导入的,这水源如此清澈,肯定是要接触外界的空气,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此间旋涡状暗流的入口便是通往外界的出口。

    那里,琉璃面具独臂人以为钟离重放弃了要杀掉三个殿下们的初衷,所以他早早有所松懈。

    水牢之内的赫连皓澈与沐筱萝就在这个时候,只能眼巴巴得看着那可恶的钟离重的重剑欲要一箭双雕砍下宸礼和宸潋的首级,唯独剩下的是宸宁还在沐若雪手里抱着呢,钟离重不好下手,除了宸宁之外的孩子,他倒是……

    琉璃面具独臂人这个时候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钟离重的手法极快,就好比清风闪电一般。

    不过有一个人比他更快!

    是谷乘风老人!

    “啊……”钟离重胸口电光火石间被浑身包裹着污泥的老者狠狠踢了一脚。

    捂住心口,钟离重吐了一口淤血,猛然抬头,几乎惊呆了,“谷乘风,怎么是你?你怎么……出来了……”

    “没有人告诉你……这水牢的漩涡暗流是通往外界的通道的么?哈哈!你们掌管水牢的竟然不知道,我倒还知道!”

    谷乘风冷冽一笑,顿时间,身影飘忽过去,左手一个宸礼,右手一个宸潋,就剩下宸宁一个在沐若雪的怀中。

    “千算万算竟然误算了这么一招。”霎时间,钟离重后退几步,侧过沐若雪的身边,不顾沐若雪的极力反抗,把沐若雪当做垃圾一样踢开,抢走若雪怀中的宸宁,伸出手掌来呈现五爪状,冷声逼迫道,“谷乘风,不管武艺还是医术,你皆在钟某之上。不过钟某别的不敢说,唯独狠辣二字,钟某做得比还好。哈哈。”

    谷乘风白眉青筋剧烈跳动着,吐出两个字,“卑鄙!”

    “还朕的孩子!”赫连皓澈不顾漩涡暗流的水浆浑浊,就游了出去。

    顿时间,筱萝,瑾秋等人也一一出去了。

    之前被困在在水牢之中的人们都通过这个方法出去了。

    如果不幸亏有这个暗流通道,这个铁牢四齐都是玄铁铸成的,哪怕是身怀绝世武功的高人,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冲破水牢。

    无法冲破水牢,那也只能是眼睁睁得看着三位殿下们一一惨遭毒手。

    不过上天到底是眷恋沐筱萝的。

    赫连皓澈和沐筱萝一身深黄色的土浆出现在钟离重,琉璃面具独臂人等人的眼前。

    之前,钟离重和琉璃面具处于敌对之中,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赫连皓澈赫连皇和筱萝帝后等众人,才是他们的敌人,所以下一刻,他们团结起来,抵御着。

    沐若雪这个时候也抱着焚香炉鼎,闻着空气里头漂浮的众人味道,她似乎可以判断出来,谁谁谁站在那里,而哪里又是谁谁谁。

    上苍总是极为仁慈的,它给人关闭了一扇窗户,又打开了一扇。

    所以对于沐若雪来说,虽然她双瞳失明,不过她的嗅觉竟然比正常还要厉害一百倍。

    “好呀,你们别过来!否则,钟某可是会用锁喉功,要了宸宁殿下的性命!你们可得想清楚!想明白了!”

    钟离重威胁道。

    钟离重此等恶贼早就心生杀死殿下们的心,如今还妄图以此烂招要谷乘风恩师放了他一条狗命?

    这算盘确实打得响呢。

    哐当!

    袖中暗暗发出的三道方陵雀子又被钟离重提防了。

    赫连皓澈恨得牙牙痒,孩子们落到他的手中,自己的独门秘法方陵雀子却无法取他的性命,简直快要气煞了。

    “好呀。赫连皇陛下。你这样是逼迫钟某要快点杀掉你的孩子啊。”殊不知,钟离重轻轻用力,细长锋利的指甲轻轻划破赫连宸宁的白皙颈脖,勾勒出一丝长长的血迹来。

    看样子,如果再深一些,就会抵达颈脖的血脉,这样的话,宸宁的生命安就会受到更多的威胁。

    “你这个够贼子!不要伤害本宫的孩子。你现在无非想要要求的,就是条件!”沐筱萝喝叱道,“只要你说,我们没有办不到的。只要你不要伤害宸宁。”

    可怜的小宸宁流着眼泪,两只小胳膊小腿儿横在钟离重腰间乱蹦跶,“父皇救我,母后救我,好疼,脖子好疼啊。”

    孩子的们无不敲碎了赫连皇与帝后那一颗柔软的心。

    沐筱萝忍不住流着眼泪,先后从谷乘风恩师手里接回宸礼和宸潋,两个孩子在自己膝下诉说着近日心酸,可是最惨的还是宸宁,这分离了足足五年了,如今他又要沦为钟离重用以保护性命的人质工具。

    这等够贼子。

    赫连皇何其不痛恨呀。

    赫连皇眸间射出一道冷傲到骨子里的寒芒,“钟离重,听恩师将,你是西域万毒谷的人,你来中途无非是希望……”

    赫连皇以为他一个蛮夷有待教化的子民,无非是想要银两,化外之地,奇珍异草是有,可是西域万毒谷无尽的荒漠,要多荒凉就有多荒凉,如果钟离重要求给他一个侯爷的位置,说不定赫连皇也会答应,等将钟离重麻痹了心思之后,后面再把他给杀了,就更为上策了。

    “哈哈哈哈哈,恐怕,钟某所要的,赫连皇陛下你给不起呀。”钟离重眼中带着一股极为冷冽的光芒,看上去叫人心里头大吃一惊。

    想想他这个人到底的恶魔还是人。

    旋儿,赫连皓澈冷哼一声,剑眉下的星眸彷如漫天的星辰,“朕有什么给不起的。”

    “既然陛下如此慷慨。好,钟某人就说了。钟某人要当今大陵皇后沐筱萝。陛下你给不给呢。沐若雪那个***人我可是领教过了的,只是未尝没有……”

    钟离重话音刚落。

    一个瞬间,谷乘风老人抵临钟离重的跟前,“钟离重,废话少说,快把宸宁殿下交给我!”

    “好哇,既然你敢过来。钟某就敢夺走宸宁殿下的性命。”钟离重狠狠得扣住宸宁的后膀子,一缕涓涓溪流般的血水从宸宁小殿下的广袖之中涌出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