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0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永乐侯爷不是从大陵天牢消失了吗?竟然在这里呀。”

    “是呀。想必这一切是夜倾宴狗贼的毒计!”

    “说的也是。”

    “不是才怪呢。我瑾秋也觉得是呢。”

    谷乘风老人,长乐侯爷花辰御,江左元帅,瑾秋夫人相互对望了一眼,旋即议论纷纷道。

    筱萝只见夜胥华把玉手一挥,叫莫雪退了下去,莫雪竟然退到赫连皓澈这边才作罢。

    沐筱萝就站在赫连皓澈身边,见是夜胥华的意思,想必莫雪实际上是对夜倾宴这个狗贼虚以为蛇,真正忠心的对象是夜胥华侯爷。

    接过宸宁大皇子,沐筱萝与他交颈而哭泣,退到一旁去,沐筱萝哀声痛哭,发泄近日的苦闷,更多的还有思念之情,如今看着宸宁平平安安的,毫发无损得站在她的面前。

    沐筱萝在心中腹诽,等本宫回了大陵,一定要履行在菩萨面前的誓言,长期如素。

    上天总算还是眷顾筱萝的。

    顿时间,宸潋和宸礼都围了上来,轻轻亲了一下筱萝的脸蛋,又去亲大殿下宸宁。

    瑾秋夫人在一旁看得都快哭了。

    无不感人的模样儿。

    真是叫人心碎。

    另一边,夜倾宴见莫雪竟然明目张胆得背叛自己,跑到夜胥华的麾下去了,骤然间右手边上的长剑在空气之中激荡起来,“莫雪,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是什么吗?”

    “不就是死这个字么?不过本将军告诉你。现在我已经死过一回了。再往后面活多少年。都是我莫雪应该得到的。我今生唯一的主子便是夜胥华永乐侯爷,谁敢伤害他一分一毫,哼,我定要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莫雪冷冽狂笑。

    “好呀你,好呀。”夜倾宴眸光扫过夜胥华,恨不得将夜胥华抽筋剥皮儿,“夜胥华,识相的,就帮我一起重新夺回大华江山。这样等我称皇称帝,复兴之后的大华皇朝定然会有夜胥华你的一席之地。你可要想清楚了。我们的真正敌人是赫连皓澈!”

    见威逼不成,夜倾宴又是利诱。

    想不到两世为人,夜倾宴他使出的都是这种烂招数,沐筱萝苦涩一笑,既然笑了,只是笑夜倾宴他真的太傻太傻了,也可以说是傻得天真。

    莫雪语不惊人死不罢休,不屑得凝了夜倾宴一眼,“夜倾宴,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什么?”夜倾宴双眸一怔。

    夜胥华定定得看着夜倾宴,任何人都看不出夜胥华眼波深处的异样。

    莫雪将军继续道,“你以移花接木,将真正的夜胥华永乐侯爷转移到距离京城以外的张家庄,你暗中教唆我给夜胥华疗伤的药撒上剧毒,这样叫夜胥华中毒而死,可我没有……呵呵……本将军已经数不清多少次你想要设计陷害夜胥华侯爷了……如今你还想要再利用帮助你夜倾宴复国,最终夜胥华侯爷他难逃被杀的命运了……”

    “莫雪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养好了伤,来到这里。”夜胥华缓缓得移动步伐,身体微微曲,抱拳得,顺道儿眸光洒向赫连皓澈与筱萝,“皇上,皇后没事吧。本侯救驾来迟,还望恕罪。”

    骤时间,凤凰山庄山头上的冷月渐渐被齐边的铅云卷裹。

    又乍然间拨云见月。

    就好比水牢此间的夜倾宴的阴谋算计暴露在众人的眼皮底下。

    卑鄙无所不用其极的夜倾宴,他倒是妄想拉拢夜胥华一同对抗赫连皓澈,这样看来,胜算会多了一半,如今夜胥华一旦向背,无疑是加速夜倾宴溃败。

    夜倾宴恬不知耻得道,“胥华皇弟,难道你忘记了我们的亡国之恨了吗?赫连皓澈他这等乱臣贼子,我们一定要联合诛杀之。否则,我们月氏末代皇孙如何对得起在地底下的先皇,如何对得起我们仙逝的母后,如何对得起我们月氏皇族的列祖列宗呀。”

    他说的勤勤恳恳,倒也是事实,任何人只要设身处地得想一想,也觉得夜倾宴他说的极为有道理!

    众人的眸光恍若闪电一般,嗖得飞向永乐侯爷夜胥华身上,就看他如何答复了。

    只是,夜胥华桃瓣般的冷唇,动了动,“你在狼牙岭设计离间我与莫雪的时候,你想到了我是你的皇弟了么?你无数次想要杀死我的时候,可曾想到我是你的皇弟了么?真是可笑?子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你应该是听过吧。收起你荒唐的言论!你我早就断离了血脉关系。不再是兄弟,当然你在你的心里面,也是这样认为的。就不要再披着一副假面来迷惑本侯了!本侯今生今世唯一效忠的人是当今的赫连皇陛下……我们的大华早已沦为过去……”

    很好。很好。赫连皇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永乐侯爷夜胥华还是忠心于他的。

    夜倾宴方才那一番蛊惑的言论,至少在夜胥华的心中是不起任何波澜的,永乐侯爷的心就好比一口古井,幽幽的,仿佛几百年来不曾涌动过似的。

    “夜胥华……你真是无可救药!你养病养傻了,竟然听信莫雪这个奸贼的话。”夜倾宴眸心冷冽得看着了莫雪一眼,“他早已赫连皇勾结,你却听信他的所言,真是不可理喻!”

    莫雪彻头彻尾都是独断独行,要他勾结赫连皇,那也可能是假的,他如今真正想要跟随的是当今大陵永乐侯。

    只是莫雪颔首嗤笑了笑,“夜倾宴,你说的对,如今风侯爷追随赫连皇,我追随风侯爷,自然也就成了追随赫连皇陛下?倒也谈不上什么勾结,与其说是勾结,不如说是,我莫雪就是赫连皇的人……只要赫连皇不反对的好。”

    “朕自然是不会反对的。”赫连皓澈连忙补充了这么一句,莫雪将军可是等同于江左元帅一般的存在,此二人在武功方面不相伯仲之外,莫雪的谋略更在江左之上,若不然,当初,莫雪也不会在赫连皓澈的眼皮底下,在西疆方陵境内救走了夜倾宴和沐若雪了。

    夜倾宴,他终于尝到了众叛亲离的苦果。

    夜胥华,莫雪都站在对方赫连皓澈的阵营里去了,除了凤凰山庄身怀高超武功的仆役们,怀抱着焚香炉鼎的沐若雪,一脸狰狞之色的赤眉老头钟离重,这些人都是夜倾宴的人。

    照此间的情势发展下去,夜倾宴以为自己一定会被拿下,下场如何自然不必多说。

    与其等死,不如放手一搏,也许能够冲杀出一条血路,那也说不定呢。..

    很快,夜胥华有了戒备,身后的赤眉老者钟离重和沐若雪,更有约莫五十多个抑或红衣抑或青衣的凤凰山庄仆役们,他们连成一大排的阵仗,看起来就要大干一场,至死方休!

    赤眉老者钟离重眼珠子溜动了好几下,他倒是想要投奔赫连皇赫连皓澈去,毕竟赫连皓澈身侧高手如云,诸如谷乘风老头,夜胥华,花辰御,瑾秋,江左,莫雪之流。个个是顶级高手。

    钟离重就算是武力滔天,他也至多与谷乘风老人打个平手,如果去掉谷乘风老人,他倒是能够以一敌三,不过一下子这么多人,胜算很明显是少了不是一点点。

    “杀……给我杀!”夜倾宴嘴角噙着一丝狠戾,恨不得刚才能够把小皇子们一一杀掉,重挫一下赫连皓澈和沐筱萝等人的锐气,可如今,情势于他是极为不利的,不过夜倾宴如今想了想,除了努力拼杀,他找不出别的什么出路,当然还有一个出路,只不过那是唯一的出路,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决不能动用。

    花辰御和瑾秋二人保护着赫连皇与帝后,还有三个小殿下们。

    谷乘风老人,夜胥华,江左,莫雪加入了厮杀,凤凰山庄之内不容小觑,数十个红衣青衣的仆役是夜倾宴从天地各地搜索过来的高能异士,他们之中也多有人会用到毒的,昆虫的。

    顿时间,谷乘风等人的脚底下赫然出现了黑压压的甲壳爬行物,看上去极为恶心,没爬过一方寸地带,这种动物就会把爬过的地方留下一连串的油迹。

    “西域铁甲尸虫!没有想到夜倾宴麾下的凤凰山庄仆役之中,竟然有擅长此毒之人!”谷乘风老人年轻时候游历齐边国家,近到西域,远到东域,什么东西没有见识过。

    听到这个东西,沐筱萝怀中的宸潋小公主瞧了一眼就不敢看了,连呼,“母后,母后,我害怕,我害怕。”

    “孩子别怕。”沐筱萝抱着宸潋的小脑袋,紧跟着,宸宁大殿下和宸礼二殿下也环着筱萝的脖子。

    赫连皓澈这些着实把孩子们吓着了,他用自己的身子为皇后和皇儿们包围着,“孩子们,不怕,父皇在这呢。父皇会保护你们的。”

    下一刻,谷乘风老人吩咐自己人道,“你们身上有谁带来火折子,快点上火折子,这些尸虫最怕的就是火光,只要有火光在,就能够把它们一一驱散了!”

    “火折子!火折子!不好火折子没有了……”

    “刚才火折子在水牢浸润了,无法使用了……”

    “我们身上没有火折子了……”

    ……

    夜胥华和瑾秋他们在自己的怀中,袖子,口袋搜索了一遍又一遍,仍然没有。

    看赫连皓澈一行人皆为尸虫困扰,夜倾宴脸上狰狞笑容更盛,“哈哈哈,你们这些夺取我大华江山真正的乱臣贼子,现在还死不死,现在还死不死了。”

    “倾宴,倾宴,妾身问你,那些尸虫有没有爬上沐筱萝这个贱人的脸上,疯狂撕咬她那漂亮的脸蛋儿?有没有?有没有啊?!”

    失明的沐若雪浑然看不到一切,两只手挨着抓着夜倾宴的锦绣龙袍。

    沐若雪丑陋的额头疤痕,外加一双被挖空眸珠的眼,夜倾宴心生无限的厌弃之心,不过也含含糊糊得回应道,“快了,快了,这地上的尸虫可是越来越多,恐怕他们都逃不了我的手掌心。今夜,凤凰山庄,就是埋葬他们的所在,哈哈哈!”

    “未来的吾皇陛下,让我来在地上再撒一些尸粉,这样的话,地上的尸体吃了尸粉,会长得越来越大的,到时候一只只兔子般大小,钟某保证赫连皓澈一行人,定会变成了皑皑白骨。”

    钟离重是谁,是出身万毒谷的弟子,早年他偷盗师父万毒神君的秘籍武功,被万毒神君驱逐出万毒谷,作为万毒谷本门最大的的秘籍都在他的手中,他研究多年了,自然知道如何饲养蛊毒,尸虫这些听闻起来极为惊秫可怖之物了。

    “好好好,多撒一点。多撒一点呐。师父,等皓澈日后身登大宝,你便是我大华的国师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下。自然是属于你的。”夜倾宴早已将钟离重拜为老师了,要不是钟离重在北海山巅救了他的性命,恐怕这会子他就不会站在这里,更不会眼睁睁得看着赫连皓澈和沐筱萝一行人即将要被尸虫吞噬,变成一堆堆的可怜白骨了。

    钟离重傲然得点点头,赤色的眉毛飞扬着,他袖中一扬,莹白色的粉末宛如雪花片儿那般,源源不断得洒向地面,落到每一只尸虫的身上,才一碗茶水的功夫,尸虫竟然膨大了两三倍,那增长的速度是以肉眼来算计的。

    真是太可怕了。瑾秋夫人忍不住大声呼喊起来。瑾秋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不过最怕这些虫子什么的,何况那不是特殊的虫子尸虫。

    这些尸虫原本是寄生在尸体上的虫卵,钟离重把这些虫卵提取出来然后用西域的幽灵草加以饲养,饲养到了差不多的时候,它们就会根据敌人特殊的气味然后攻击敌人,用小小尖锐锯齿般的牙齿撕咬尸体一般撕咬活人的肌肤,钟离重追加的那些尸粉,是用人死去是尸体骨骼提炼的一种粉末,洒在地上,这样尸虫吃了它们,就好比人吃了春药一般,战斗力会提高几十倍。

    “糟了!竟然一根火折皓澈没有!”谷乘风老人现在也变得无计可施,平日里他都是有不少办法的,眼看着那些可怖的尸虫距离众人所围成的圈子足足三尺了。

    这个时候,长乐侯花辰御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对谷乘风老人道,“我记得万毒真经里边提到用,对待尸虫这种恶心之物,用檀香的香气使之逼迫甚有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