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0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赫连皓澈凝了一眼众人,徐徐道,“昨夜,朕与皇后在凉亭外吹风,皇后的一席话倒是点醒了朕呀。”

    “皇上,到底是什么话呀。”瑾秋细细把皇后娘娘昨夜说过的话儿在嘴中道了一遍,“这凤凰山庄脚下四通八达,通往天下七国……”

    “嗯,正是这一句话。”赫连皓澈眸光大放异彩。

    沐筱萝此刻拉着三个小殿下们的手,款款而来,嘴角眼波含着幸福的笑意,“皇上,你该不会是向大家说臣妾昨夜酒醉的糗事吧。”

    “皇后娘娘。”瑾秋脸上绽放一抹笑容,她知道筱萝皇后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头别藏多甜蜜的了。字里行间无不洋溢着筱萝皇后娘娘对赫连皇陛下的爱呀。

    顿时,赫连皓澈负手而立,坦然道,“在此间的,都是与朕有着同生共死的联系!日后哪怕这天底下所有人背叛朕。朕相信你们也绝不会背叛朕。朕不想瞒骗你们。自昨晚皇后提及凤凰山庄四通八达,通往天下七国,朕想要把凤凰山庄改建成一个收集天下情报的山庄。朕说了在场的你们不会背叛朕。可是难保其他诸国的不会有人背叛朕。这样一来,对于巩固我大陵的千秋帝业是很有帮助的。爱卿们,你们以为呢。”

    “陛下,此策甚好。”谷乘风老人双手抱拳,连连点头。

    永乐侯爷夜胥华与长乐侯爷花辰御相对一视,也是一致的点头。

    更别说江左,莫雪,年羹强他们等人了。

    “臣等多谢皇上的信任!”众人们俯仰之间,皆是都赫连皓澈无以复加的崇拜之情。

    虽说要将凤凰山庄改建成为天下情报收集所,当然赫连皇陛下也可能选择不告诉他们,而是偷偷建造,偷偷收集情报,这样的话,对于赫连皇无疑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不过赫连皓澈觉得,这天底下还是仍然需要一个公开的情报收集所,对于国家的稳定是极为有帮助的。

    再说,赫连皓澈在大陵皇宫已经有西陵轩这样的秘密机构,再设立一个类似的机构看来是没有必要的,还是将它公开了好。

    赫连皓澈手一摆,很明显他的话没有说完,便继续说道,“这凤凰山庄,朕名字也将它改好了,就叫做遨游山庄,这遨游山庄昼夜二十个时辰开放,收纳通往七国来往的商旅们,或者是游历的士子,民们。他们若想要来住宿,可以缴纳一些银钱。也可提供膳食。更重要的,朕打算将这个遨游山庄扩建三倍之大,也就说附近的这几大山头,要动工了!”

    “好是好,就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劳民伤财!”说话的人是年羹强大将军,他向来总喜在赫连皇陛下面前提出建议或者是质疑来。

    赫连皓澈乃是当世明君,对于年羹强这样的进谏,赫连皇还是倍感欣慰的,“年将军质疑的有道理,这个问题,朕昨晚上也再三思量,一时也无果。”

    旋儿,赫连皓澈眸眼晙了长乐侯爷与永乐侯爷,“你们二人可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庞大的工程,自然不可能从平民百姓们身上索取了。”夜胥华眸子定了定,仍然继续道,“陛下,臣以为,如果国库之中弄不出这么多银子来,可以从天底下的土豪乡绅口袋里拔出银钱来。”

    江左元帅听后,觉得不稳妥,连连摇头道,“陛下,怕就怕这些土豪乡绅的不肯放血,那可怎么办?”

    见众人你一口我一语的,莫雪也坐不住了,“不肯放血,赫连皇贵为天子,要强行征的话,他们能耐我们何呢?”

    沐筱萝凤眸一凝,“莫雪将军,本宫不相信这话会出自你的口?还是认真点儿说说罢。你定然有法子的,别想瞒骗陛下与本宫。”

    其实方才莫雪将军也是半带着开玩笑的性子,他是真的有法子的,只是忍着不说,要赫连皇陛下主动去问,这样才显得珍贵。

    物是如此,人才就更是如此了。

    “莫雪,你说罢。说的好的,你要什么,朕都会赏赐你的。”赫连皓澈眸中满是期待得看着莫雪,虽说莫雪之前有反叛之心,可如今他归顺永乐侯爷夜胥华,自然就是自己的人了,以往概不追究了。

    莫雪两只拳手抱紧了紧,眸光扫了一遍众人,颔首道,“陛下。臣以为那些土豪乡绅他们不愁的就是银钱,他们可从来不缺乏银钱。他们缺乏名义呀。如果陛下你能够让他们慕名而来,主动放血,岂不是你情我愿的好事吗?”

    “莫名而来?”赫连皓澈用手拍了拍跟前的茶几,一激动,茶杯碎落在地上,哗啦一声,众人没敢叫人前来打扫,而是把注意力更加集中在莫雪将军的身上了。

    看看莫雪将军是怎么说的。

    “已经有了钱,缺乏的就是名了。只要陛下给他们封一些名号,比如遨游首富,遨游大首富之类的名号,这些人定然会趋之如骛,到时候还不愁他们不肯放一大拨的血出来么?”

    话音刚落,众人无不赞赏。

    沐筱萝也是点点头,这个莫雪将军的脑袋瓜就是好使,江左元帅有一身的力气,就没有他精灵的脑子,单单看相貌,他们二人是一模一样的,只是这谋略上嘛,莫雪将军无疑的更胜一筹。当然了,江左元帅也有一些东西是莫雪将军无法匹及的。

    赫连皇就把将凤凰山庄敕命改造成遨游山庄的任务,还有招募资金的任务,通通落实到莫雪的头上。

    对于此,莫雪也不知道自己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到底是赫连皇陛下对他委以重任,可见赫连皇是如何得信任他,丝毫不计较以往他对赫连皇陛下与筱萝皇后做过什么。

    这些,谷乘风老人算是看清透了,以前莫雪将军会那么做,那也是因为各为其主,如今真要深究的话,恐怕又要得失去一名大将军了。

    莫雪暂且留下,办好了事情,他以后还是要回大陵京都的。

    众人就拥护着赫连皇陛下打算回大陵。

    不过这么一来,赫连皇无疑是暴露了行踪,这行踪一暴露,没等赫连皇和筱萝皇后下了山,就有大雪国的国主雪上燕前来迎接了。

    沐筱萝见一袭锦绣蓝袍的翩翩男子从辇子下来,对赫连皓澈与沐筱萝叩拜起来,“大雪国国主雪上燕参见大陵皇上,皇后娘娘,大陵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起身吧。无须多礼。”赫连皓澈与沐筱萝对视一笑,还真想不到大雪国国主如此多礼。

    “陛下,娘娘,您们二位来此,燕某自当要一尽地主之谊。若非如此,天下臣国一定会骂燕某骂得狗血淋头。请皇上皇后娘娘一定要入住我大雪宫下榻,燕某好为皇上娘娘接风洗尘。”

    雪上燕执拗得跪在那里,除非赫连皇与皇后娘娘答应,否则他就不起来了。

    “要不,皇上,我们就留在大雪国三日吧。这些日子的奔波,相信大家都累坏了。陛下您说呢。”

    “那好吧。一切依梓潼就是了。”

    ……

    大雪宫。

    三十岁出头的雪上燕国主以最高的礼仪为当今的大陵帝君赫连皓澈陛下和沐筱萝皇后娘娘接风洗尘。

    大殿之内管弦丝竹颇具雪域风情。

    这个大雪国的祖先是从西域的雪国迁徙一部分过来的,千百年来,他们就在此地定居了,繁衍生息,国度虽小,不过大雪国的百姓们却可以做到自给自足。

    大雪国是大陵国的附属国,在大殿下之内,赫连皓澈是君,雪上燕的臣,雪上燕坐在下首,同样坐在下首的,还有闻讯赶来的小冰国国主冰景秀,他一身白衣飘飘,眉目如画,看上去与大雪国国主雪上燕差个一两岁。皆端的是一副好相貌。

    之前下冰国国主冰景秀是已经给赫连皇与筱萝帝后见过礼的。

    谷乘风,夜胥华,花辰御,瑾秋,江左,年羹强,三个殿下们。

    莫雪将军不在此列,他正在忙着扩建遨游山庄之事呢。

    “听闻陛下您有意将凤凰山庄改建成遨游山庄是吗?”小冰国国主喝了一口酒,薄薄的嘴唇浮掠了一层粉嫩。

    看来这个冰景秀消息挺灵通的嘛。

    赫连皓澈也不并打算瞒他,他都知道了,何必瞒他,连连颔首道,“是呀。冰国主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凤凰山庄是冰雪两国的交界,以此为中心,交通通达诸国。陛下在此地建立行宫自然是可行的。”冰景秀举着杯盏与赫连皓澈对酌。

    赫连皓澈喝了一口冰镇的葡萄美酒,心里乐了,原来这个小冰国国主以为自己是在建立行宫呢,这个行宫为借口么,也是不错的,“朕就是在建立行宫。爱卿们都吃。别拘束了。”

    “感谢陛下莅临我大雪国。”雪上燕极为激动的模样,直起身子来,他举着酒杯,自我一干而尽的时候,竟然倒在地上,七窍流血。

    小冰国国主冰景秀腾得一下站起身来,指着赫连皇陛下,“陛下,雪国主雪上燕并没有背叛您,您为什么要下毒毒死他……下一刻就要轮到我冰景秀了……是不是……”

    “你胡说什么?!陛下焉能下毒!”江左气不过,拔剑冲过来,怎料,绊倒了满是佳肴的小杌子,头上满是星星,似乎是被人下了药的。

    年羹强两只手撑着头颅,“这酒不对呀。”

    首座上的沐筱萝也觉得脑袋晕眩阵阵,比昨晚上在凤凰山庄喝的当夜还要晕眩,“是谁……是谁下了蒙汗药……”

    沐筱萝抬眸之间,只见小冰国国主冰景秀脸上勾起了一抹魅惑的笑容。

    难不成是他下药?

    等沐筱萝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赫连皇一行人又被扣押在一处阴森幽暗的地牢。

    此刻外头定然天明青光绽放,若不然,一缕阳光不会穿过铁窗栅栏折射而入。

    沐筱萝的眼瞳就是被刺激了一下,徐徐睁开。

    这里哪里?!

    沐筱萝满口哑然,下意识得去推身侧的男人,手触摸到男人的身上,感觉到熟悉的温润如玉的体温,定了定心神,还好他还在这里,不禁嗫嚅道,“陛下,陛下,快醒醒,别睡了,我们,我们被……”

    “梓潼,何事呀?今日不上朝。让朕多睡一会儿。”赫连皓澈这回还以为自己在大陵皇宫的帝所,满嘴的呓语,却仿佛忘却了他目前的处境。

    旋儿,赫连皓澈揉了揉惺忪睡眼,喃喃得道。

    沐筱萝毫无防备得掐了他的大腿。

    赫连皓澈倒吸了一口凉气,大腿上的皮肤上的肉层被勾起来,他两颗眼球始瞪若铜铃,清澈如银河的眸子浮现一抹幽怨之色,“梓潼啊,你为什么要这般捉弄朕……”

    当他拿眸光扫了一下齐边的环境,顿时间足足愣了两三秒,两只手伸过去,拥笼筱萝的玉腕,“这里是……”

    “这里是地牢啊,陛下——”沐筱萝难掩抽泣的模样,“陛下你抬头看看,我们四齐都是铁柱子,连一只苍蝇都爬进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出去?至今仍看不见宸宁他们,臣妾真的担心他们会——”

    旋即,赫连皓澈重重得摇摇头,“皇儿们一定会没事的!这些人竟然敢在酒中下毒!等朕出去了,定要诛他们的九族!”

    陛下的想法是好的,只不过眼前被囚禁在地牢,抬头之间,头上顶着一方狭小的苍穹,七八根的铁柱子纵横交错,谁也看不出钥匙切合的地方是在哪里?

    赫连皓澈打量了一下,他如今与皇后两人被收编在中央的一处地牢,其他人分别被收押在附近的地牢里,这拨人跟那拨人不是相邻的地牢,而是间隔一个抑或者的两个。

    看起来狗贼子他们是早有预算的!

    赫连皇眼底闪过一丝阴冷,“梓潼,你看清楚了算计我们的那个人的面孔了吗?”

    “是小冰国国主冰景秀!”沐筱萝眼底闪过一丝比赫连皇更为阴冷之色,“臣妾双眼蒙昏之前,臣妾看到冰景秀竟然在莫名其妙得笑。所以元凶一定是他……”

    重重得一拍膝盖,赫连皓澈咬牙坚定,“冰景秀这个狗贼子!朕对他还是不够吗?好哇!终有一天!朕一定率领我大陵百万铁骑踏平小冰国!”

    “大雪国国主雪上燕他竟然吐血身亡,真真好生奇怪?”沐筱萝眉眼对望了赫连皓澈,喃喃道,“既然是冰景秀冰国主做的,那么雪上燕无非就是他杀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