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44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谷乘风老人用手擦拭了眼畔的泪水,抽泣道,“皇上,皇后娘娘,当务之急,我们一定要回大陵。迟则生变,想必这个时候,夜倾宴早就派人私底下搜查我等行踪。毕竟这里距离被夜倾宴控制的大雪国边境不远,我们定然要马不停蹄才能安得赶回去呀,你们说呢。”

    “谷军师说的不错。”瑾秋连连点头道,“皇上,皇后娘娘,我们快些启程吧。务必早日抵达大陵。这里终究是太危险了。”

    小冰国国主冰景秀眼底浮现一抹锐利的光芒,宽大的袖子一引,露出两只雪白的皓腕,两只手掌互相叩击,顿时间从这茅草屋的不远处缓缓出现了一辆两匹马的大马车,“马车我已经准备好了,皇上和皇后娘娘赶紧带着大家伙离开这里罢。”

    “那么冰国主你呢?”赫连皓澈剑眉一皱,没有道理呀,要把小冰国国主冰景秀一个人仍在此地,若是被夜倾宴这般狗贼找到了,还不是要把他千刀万剐了去?

    “不,我不去了,小冰国是景秀的家乡。景秀从来没有离开过小冰国。”冰景秀眸子森然,凝望着大前方一望无际的冰湖道。

    瑾秋夫人不明白得一阵狐疑道,“冰国主,既然你从来没有离开过小冰国,那又怎么会去的大雪国呢?”

    “瑾秋夫人,我之前和现在所在的地方,都是在小冰国和大雪国的边界之处,总而言之,我总有一只脚踩踏在小冰国的国土上,难道不是吗?”

    小冰国国主冰景秀说到这里,眸底浮现一抹哀伤。

    任凭赫连皇与筱萝皇后如此劝他,冰景秀也不离开。

    很快,冰景秀的双瞳目送着赫连皇与筱萝皇后离开,在冰景秀的瞳孔深处,他的伤痛就更深更深了,恐怕此时此刻,远在小冰国的宫廷里,他的妃嫔们和孩子们正在惨遭被屠戮的下场吧。

    夜倾宴是不会轻易放过冰景秀的,这一点,冰景秀很清楚,就好像之前大雪国国主雪上燕不堪被夜倾宴威逼谋害赫连皇陛下,而选择自饮雉鸠自戕性命。

    小冰国国主冰景秀双膝跪在地上,无声得掉下眼泪,他的心很痛,也只能偷偷得哭泣,他不敢发出声音,他担心发出声音,大陵皇帝和皇后娘娘会停下马车,会选择为自己报亲人被屠戮之仇,可是,赫连皇他现在身处他乡,大陵皇城的雄狮铁骑他又无法在短时间内召唤得到,远水解不了近渴呀。

    果然,正如冰景秀所料。

    夜倾宴窃取大雪国国主的宇轩,率领大雪国的铁骑,践踏小冰国的皇城城池,屠戮小冰国的后宫妃嫔,夜倾宴下令将士们对这些无辜的女子进行凌辱,好好得发泄着***,如此一来,也正好可以发泄一下夜倾宴几近变·态般的复仇快感!

    冰景秀冰国主的王儿们尽数被砍卸掉头颅,然后高高得挂在城门之上,这一点,冰景秀在回宫的路上,听见城外的几个百姓们说,这城外的百姓们也是听城内的百姓们说的,一层传着一层。

    冰景秀痛苦得想要投湖,怎奈,他选择往大陵国而去,他决定了,他要去寻找赫连皇为自己报仇!

    ……

    谷乘风老人在马车上,左思右想总是觉得不对劲儿,“皇上,皇后娘娘,您们且细细想一想,冰国主如此帮助我们逃脱,夜倾宴那狗贼不会怀疑他身上来么?”

    “谷军师说的有道理,本侯也觉得,夜倾宴不会轻易得放过他的,一定会把他给……至少会连累小冰国上上下下的百姓们……”说话的人是长乐侯花辰御,他如墨般的眸子瞬了瞬,连忙说出自己的想法。

    夜胥华眸子如电一般延伸到了马车窗外,“不好,小冰国的内中升腾起了百丈浓烟!”

    “什么?”赫连皓澈伸长了颈脖,往外面看去,果然一团团的黑烟弥散在高空之中,久久不肯退散。

    沐筱萝一脸彷徨得凝望着皓澈,“陛下,冰国主救了我们,代价是他的下冰国的宫廷遭受屠戮,我们难道不应该做一点什么吗?”

    “不行,停车,朕要下去,救冰国主!”赫连皓澈极为冲动得想要跳下马车。

    却被夜胥华和花辰御拦住了,“那里都是夜倾宴那个狗贼的地盘,陛下可不要贸然身处险境呀。”

    “还是让我去吧。”夜胥华道。

    “我也去。”花辰御看了夜胥华一眼,旋即将眸光落在赫连皇与筱萝皇后的身上。

    谷乘风捋了捋羊白须,“也许这回冰国主在路上也说不定呢……可能遭到了追杀呢。”

    “既然事不宜迟,咱们走吧。”夜胥华和花辰御一同跳下马车。

    瑾秋也想要离开,却被筱萝制住了,筱萝道,“瑾秋不可呀,他们两个去了,你在这里反倒是安,不然会叫长乐侯爷分心的。”

    “你们可要担心点。如果你们再发生什么不测,陛下与本宫会内疚一辈子的。”沐筱萝扯着嗓子道。

    夜胥华,花辰御跳下马车,马车却一如既往得前奔,江左元帅和年羹强大将军留下来保护众人,要不然他们也老早想要去了。心想可以帮助他们也是好的。

    小宸宁眼珠子瞪得大大的,拉着筱萝皇后的衣角,“母后,宸宁也要去,宸宁也要去,帮助冰国主,杀死夜倾宴那个坏蛋!”

    “宸宁乖,来,母后抱抱,宸礼和宸潋都睡了,你也睡吧。”沐筱萝扫了一眼趴在角落安睡的两个孩子,又瞧了瞧宸宁,用手轻轻抚摸他的虎脑袋,泪水忍不住得滑落到宸宁皇子的额前。

    ……

    小冰国边境。

    “兄弟们看到没有!小冰国国主冰景秀就在前面!倾宴主人说了!砍下他的人头!每个人奖励百金!”一个身着大雪国军袍的虬髯壮汉挥舞着刀戟,哈哈大笑道。

    冰景秀回首一看,原来他自己早就被后面一伙儿盯上了,只是他们要趁机追上来砍杀他。

    很快,虬髯壮汉领着五十个军士把冰景秀团团包围,“兄弟们,我来先把他杀死!然后每个人在他身上补上一刀如何?”

    “这注意甚好。”

    “对了,我刚才可是享用过冰国主的嫔妃呢,啧啧,真不愧是后宫的女人,个个细皮嫩肉的呢,我倒是玩好了出来,好多兄弟现在仍然在里边耍着呢……”

    ……

    冰景秀闭上眼珠子,他如今就等候着死亡了,他不愿意听到这些骇人的消息。

    嫔妃们,是我对不起你们。冰景秀在心内痛苦得呐喊道。

    哐当一声。

    正要砍在冰景秀颈脖上的刀戟被生生抵挡开来。

    冰景秀猛得一怔,睁开眼球,便见自己置身于一团混战之中,永乐侯爷夜胥华与长乐侯爷花辰御在与敌人拼杀之中。

    他们两个人每走两三步,就有敌人身首分离,断离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地上的沙土,看上去是极为炫目的!

    风侯爷和花侯爷救自己来了!

    小冰国国主感动得热泪盈眶,这其中定然是赫连皇陛下与筱萝皇后的意思,看他们在瞬间将五十多号属于夜倾宴狗贼子的军士们部击杀殆尽。

    “冰国主,与我等速速离开此地吧!”花辰御花侯爷抓起冰景秀的手。

    夜胥华补充道,“是呀,陛下和娘娘对你是极为的关心!你一定要跟我们走。若不走,迟了,可就追不上陛下和娘娘的马车了。你可明白?”

    “明白……明白……”小冰国国主哪里还能不从,难道要留在这里等死么?

    一路上几乎是飞奔,众人跋山涉水终于抵达大陵皇都。

    ……

    入夜。

    闻着大陵皇宫椒房殿内,宫人若竹撒起的熏香,沐筱萝那手撑在尖瘦的下巴小眯了一会儿。

    实际上,筱萝皇后她适才睡了,只是身体莫名得困倦使她想要沉沉欲睡,眼珠子连勉强撑起来的欲望都没有了。

    赫连皇轻轻得踱步走进来,两只手负于后背,用手嘘了一声,示意若竹宫人不许打扰皇后娘娘。

    若竹知趣得退了下去,她还害怕裙尾拖拽地面作起的莎莎之声,特意用两只手捻起来,这才放心得走。

    一阵凉风吹过来,披在沐筱萝肩膀上的凤袍飞落在白玉石砖上,赫连皓澈顺势走上去,把凤袍拾起来,轻轻得披在筱萝的肩膀。

    总是觉得肩膀上有东西在动,沐筱萝睁开双眸,只见皓澈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凝望着自己。

    “陛下,这么晚,何不直接在帝所休息。”沐筱萝徐徐站起来,伺候着男人到床边去,轻轻解开他的玉带,“是近日挤压的奏章吗?”

    闻言,赫连皓澈愀然一笑,“梓潼还说呢,御书房之内奏章颇多,朕怎么会睡得着呢。”

    “朝政是永远做不完的。陛下,可要担心着身子。早点安歇吧。”沐筱萝替他宽衣,顺道儿将龙袍玉带挂在一旁的架子上,眸光流淌出一丝无奈。

    赫连皓澈拉着筱萝的手腕,温柔得道,“你呀,还说朕如何如何,你自己又如何了?是在担心夜倾宴和沐若雪这一对狗男女的去向吧。朕告诉,其实,朕比梓潼你还要更痛恨他们,要不是他们,梓潼和皇儿们不会受到这么多的苦楚。虽然最后都没事了,可要不是小冰国国主冰景秀的帮助,恐怕我们也不会顺顺利利得逃出生天。”

    “是呀,陛下,你说的都对。”沐筱萝点点头,想了一想,旋儿问道,“对了,陛下,冰国主,你是如何安置他的?”

    拉着筱萝的手的用力紧了紧,赫连皓澈看着沐筱萝的时候,满满的宠溺味道,“这个嘛,梓潼就不用操心了!朕先让风侯爷在京中寻一处别院让他住下来,假以时日,朕定然会封他为侯爵之位,让他与风侯爷,花侯爷,平起平坐,朕是不会有所偏颇的。”

    沐筱萝肯定得点点头,“陛下办事情,臣妾放心。”

    “现在该轮到我们办事了吧。”赫连皓澈用手捏了一下筱萝皇后的脸蛋。

    顿时,筱萝脖子间浮现一抹红晕,任凭着筱萝把压倒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赫连皇返回御书房去,他争取再看几个奏章,连早饭都在里边吃了,时间一到,他自然是要上朝去。

    沐筱萝一个人躺在凤榻里,两颗眼珠子盯着织锦纱帐,纱帐极美,有清风徐徐吹拂而来,漾动着,就好像石青色的波澜一般,又如此深邃得像天上的星海。

    “皇后娘娘,奴婢服侍您洗漱吧。”若竹这个时候乖巧得端上装满水的银盆来。

    沐筱萝准备了一番,就坐在梳妆台前,若竹用象牙梳子轻轻得为筱萝的青丝一条条一根根得梳理着,就好像搭理着这个世界最美好的工艺品一般。

    见筱萝皇后眼眸之中思绪此起彼伏之态势,不过看皇后娘娘尖尖的下巴愈发显得削瘦,若竹又不免心疼了,“皇后娘娘,瞧瞧您这段时间,都清减了不少。奴婢也从几个将军们口中得到,此番凶险异常呀。要不是靠冰国主冰景秀搭救,恐怕……”

    “冰景秀都是真真忠心与陛下的。”沐筱萝在菱花镜中也报以肯定得一笑。

    听说冰国主冰景秀俊美非凡呢,若竹想到这里,不禁红粉菲菲。

    这个小丫头,她到底在想什么呢。

    沐筱萝是经历过人事的妇人,若竹这丫头这点的小女孩儿的心思,她嫣然看不破?

    看来若竹是听到了什么,所以心中对冰景秀滋生了情愫罢。

    想想自己的贴身丫鬟香夏,瑾秋纷纷嫁作他人妇,沐筱萝见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得离开,可是她又不忍心因为喜欢她们而强留她们在自己身边,这样太过残忍也太过自私。

    沐筱萝知道,真正疼惜丫鬟们的做法那就是真真正正得让她们飞,让她们翱翔……快乐的翱翔……

    鉴于此,沐筱萝知道若竹她终有一天会离开自己。

    正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啊!

    “皇后娘娘,你怎么了?”若竹见筱萝皇后霎时间眉宇之间笼罩了一层淡淡的愁绪,不禁咬着红唇怯怯得道,“是不是奴婢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让娘娘娘娘寒冷心?”

    噗通一声,若竹就跪了下来,双腿的膝盖重重得交错在冰凉的白玉地砖上,宫装下的膝盖肉子浮现了一抹乌青,不过因为被衣服遮挡,所以看不见罢了。

    “你这是又是为何?”沐筱萝苦笑不得,看来若竹这小丫头是想太多了呀,“罢罢罢,有什么起身再说,本宫宽恕你无罪便是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