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2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若竹重重得摇摇头,咬着贝齿道,“不不不,皇后娘娘不原谅奴婢,奴婢一辈皓澈不愿意起来。”

    沐筱萝好笑得迫问她,“好呀,以后本宫叫你嫁给冰景秀冰国主,你也不用起来了哈。”

    骤然间,若竹起身,幸好筱萝早已收敛了身子,若不然额头定然要被这个小蹄子磕出一个大大的包来。

    站起来之后,若竹又惊慌失措得躬身赔罪,“奴婢该死,奴婢该死。”若竹惊慌失措的想,皇后娘娘恐怕这会子洞悉她心里的想法了,深宫之内的宫女思嫁的罪过很大的,恐怕没有几个人敢于承担这近乎杀头的罪名呢。

    “你这个丫头!再说的话。本宫可真真要治你的罪了。”沐筱萝很想笑,可是仗着是皇后的威严,又笑不得,等若竹心里头平静了一点,便挥了挥手,“下去吧,该是传早膳的时候了,本宫也饿了。”

    “是。”若竹如获大赦般得推下去,一脚踏出宫门,她就用手掌轻轻拍着胸脯,太险了太险了,若竹仍然害怕皇后娘娘等会儿她仍然对自己盘问不停呢。

    朝廷之上。

    这是赫连皓澈回大陵的第一天上朝,第一件事,就是在天下诸国广布下通缉令,让诸国势必要想尽各种办法将夜倾宴和沐若雪绳之以法。

    当然小冰国和大雪国两国早已沦为夜倾宴的囊中之物了。

    赫连皓澈派江左元帅率领五十万兵马包围小冰国和大雪国,今朝浩浩荡荡得去了,大雪国国主雪上燕自己喝雉鸠身亡,小冰国国主冰景秀如今居住在大陵京都的某处小别院。

    赫连皇立马召唤冰景秀入朝廷,给他一个肃顺侯的爵位,永世袭。

    冰景秀自然是对赫连皇陛下感恩戴德,特许他居住在一个大别院,别院侯爵府邸与永乐侯爷夜胥华,长乐侯爷花辰御的规制差不多,就连丫鬟仆妇家丁护院的数量都是一模一样。

    这一点,赫连皇陛下从来做的都是公公正正的,从来不厚此薄彼。

    两日之后,江左元帅飞鸽传书回来,说他们五十万大军抵达大雪国和小冰国边境的时候,再准备往内部进攻的时候,发现夜倾宴此子竟然无所畏惧,用他的区区不到数万兵马顽强抵挡。

    这个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夜倾宴他懂得利用天险,夜倾宴他可是连夜做好了暗坑,就是在一片广袤的冰地实现弄好一个大坑,等江左元帅的大军杀到,夜倾宴迷惑他们,叫大军瞬时间坠落冰坑之中。

    一旦落下去了,冰坑之中的水带着冰块是剔骨的严寒啊,人没折腾几下就死,所以江左元帅带去的五十万大军已经死了过半了。

    消息在朝廷里传开了,朝廷动荡不已。

    深居后宫的沐筱萝知道自己不能干涉朝政,可是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准备着手去御书房看看,就对若竹道,“你去准备一杯参茶,随本宫去看看陛下。”

    “是。娘娘。”若竹自然乖巧得着实准备了。

    沐筱萝才到御书房门口,就听到御书房中杯盏落地,裂解成片的声音,伴随着皓澈怒不可遏的声音,“气死朕了,气死朕了,夜倾宴这个狗贼竟然如此猖狂!竟然折损朕二十五万的军士!朕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皇上息怒哇。”小烨子公公公鸭子的嗓音响彻整间御书房,“生气终究是伤肝又伤肺的,夜倾宴这个狗贼,杂家看起来他也不会蹦跶太久的,总有一天,老天爷一定会收了他的去,不为陛下,也为了二十五英雄的魂魄呀,皇上。”

    小烨公公的一席话,叫赫连皇心中的怒火平息了大半,像夜倾宴这等狗贼,定然是人人得而诛之的。

    此间也正好是推门而入的时候,沐筱萝推开门,来不及等候传唤了。

    沐筱萝柔声道,“陛下,臣妾给你送来一碗参茶,定要趁热喝下去才好呢。”

    “梓潼,你来了。”赫连皓澈只有在看到筱萝的时候,才会感觉之前所有的郁闷都通通抛弃到九霄云外去了。

    若竹宫人把参茶放在桌子上,然后和小烨子公公一起退出去,把门关上。

    如今御书房只有他们夫妇二人。

    赫连皓澈站起来,剑眉下的一双星眸难掩疲惫之色,“哎,梓潼,你说朕要怎么办,才能将夜倾宴这个狗贼除掉!想当初夜倾宴被困方陵境没有死成,我们入侵丰州坝,他没死成,我们赴往北海山巅,他更是没死成,如今去了一趟凤凰山庄,又叫他逃之夭夭,如今他竟然恬不知耻的占有大雪国和小冰国,沿着边境设下麻烦,竟然损我大陵二十五的将领……朕实在是……实在是无法接受!梓潼啊,你告诉朕,朕应该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做!”

    “陛下。”沐筱萝埋入他的胸怀,喃喃得道,“夜倾宴那狗贼,总有一天老天爷会收拾他的,正如小烨子公公说的。陛下,你想一想,只要我们持之以恒得派兵前去,我们大陵后方不停得运送粮草补给给江左元帅,臣妾不相信,任凭夜倾宴他有通天的本领,能够耗得过我们?”

    突然之间,小烨子公公在外边喊道,“陛下,谷军师到!”

    “传!”赫连皓澈与沐筱萝对视了一眼。

    旋儿二人腹诽,谷乘风谷恩师这个时候来,想必应该想到了什么破敌之法了。

    每一次一有什么特殊情况,谷乘风谷老先生总是能够轻易得化解。

    这一次,恐怕也不是例外的。

    御书房门开了,月光的余晖跳进门槛,老人家削瘦的身影宛如幽灵一般,这得归功于谷乘风老人平素来很有规律得饮食,才能使得他虽然过百之龄,可是仍然能吃能喝能跑能跳能飞,比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看起来还要敏捷一些呢。

    “陛下和娘娘的谈话,老朽也听了一些。”谷乘风老先生倒也不笑话陛下与筱萝他们,见他们脸上红红的,也着实有趣的模样,然后谷乘风老人打开话匣子说出他此番来的意图,“老朽来呢,是想要跟陛下和娘娘说一说,我军要想攻破夜倾宴所布置的防线,也未免没有半点可能!”

    果然涉及重要的问题了,正是赫连皓澈心中所想的呀。

    赫连皓澈眼珠子瞪得大大,骤然间看来筱萝一眼。

    沐筱萝觉得这军事大事,一个女人在的话,未尝是不太方便的。

    怎料,谷乘风谷老先生却道,“皇后娘娘是陛下的妻子,夫妻本为一体,为何就听不得了?就让皇后娘娘留下来罢,一起听罢。”

    须臾之间,谷乘风列举了三点。第一点,小冰国与大雪国长年大雪铺地,大地长年被冰雪包裹,气温高时会被融化,这就是大陵二十万军士不小心踏入冰坑命陨的一大主要原因。第二点,相比大陵潮湿温润的气候,将士们根本无法适应冰雪两国严寒的天气,所带的棉衣不能够充分保暖,这是失败的原因。第三点,小冰国和大雪国地域复杂,一刮起风雪来极容易迷路,此乃兵家大忌。

    赫连皓澈咋听,见谷乘风谷老恩师分析得头头是道,看着筱萝的双眸,骤然间二人皆然将眸光转移到谷乘风谷老先生的身上,异口同声道,“谷恩师既然知道这原因,那么破解之法?”

    “破解之法,当然有了!我们让江左元帅派几个人充作细作,潜入冰雪两国找几个本土的百姓们,这些百姓们对于气候最为了解多了,他们知道哪里会存在冰坑,什么时间风会大,应该穿什么样的棉衣,这迷路嘛,他们就是最好的向导,所以这些人是很重要!要保证的是,这些人是我们自己的人,而不是夜倾宴的。这样我们才有可能攻破夜倾宴所辖之下的军士们的防御。”

    谷乘风谷老先生刚说完。

    沐筱萝用手拨了拨头顶上的发簪,眸光流淌一丝异彩,“谷恩师说的是有道理。可是夜倾宴这个狗贼守卫得那么严防,我们如何让我们的军士潜入对方做细作,何况还要把本土的百姓们给弄出来作向导呢……这可就难了呢。”

    “嘿嘿,皇后娘娘,你可不要忘记如今已是肃顺侯爷的冰国主冰景秀哦。”谷乘风脸上灿然得像是一朵花儿似的,笑得要多灿烂就有多灿烂。

    沐筱萝后知后觉得笑了,“是呀,本宫怎么忘记了,肃顺侯爷可是冰国主呢,只要有他帮忙的话,以上所述的那些问题都不将是问题了。”

    渐渐的,赫连皓澈眼底也来了光芒,马上命令外边的小烨子公公道,“小烨子,去肃顺侯府,把肃顺侯爷唤进宫,就说朕想要见他。”

    “是,皇上。”后来,一路小跑的脚步声响起来了。

    听如此的脚步声,赫连皓澈与筱萝就知道,小烨子公公他出宫叫去。

    不到半个时辰功夫,肃顺侯爷冰景秀入了宫廷的御书房,御书房外站着的宫人若竹早就脖子红润润的,就好像夏日青涩的李子一般,很是引诱人去采摘一般。

    这个肃顺侯爷真的跟传说中的一模一样的俊俏呢。

    若竹偷偷看了冰景秀一眼就再也不敢去看了。

    众人正在御书房议事。

    忽听闻御书房外一阵阵极为喧嚣的声音,伴随着吼咆大哭的女人凄厉如血得祈求,“皇上,求求见我一面,我是楚嫣,我是楚嫣,您难道忘记了么?你还记得那天晚上,你是如何的……”

    “住口!”赫连皓澈猛得一声爆喝,渐儿推开门,一整脸都是几近冰寒,“你这个贱人!我充其量不过是夜倾宴那狗贼用来迷惑朕的一件工具,你若是不来,朕还真真忘记了,三位殿下们的失踪,难道说不会与你有关?”

    赫连皓澈转身瞥了瞥身后的筱萝皇后,“皇后,这件事交给你去罢。”

    看来皇上是极为信任自己的,沐筱萝眼波深处笼着一层细细的氤氲,目光如电一般扫过章楚嫣这个贱人肚子上隆起的一大块皮肉,“皇上,章楚嫣可是怀了龙种的!”

    “此女是夜倾宴的人,已是不洁!腹中定然是孽种,何来的龙种?”赫连皓澈嘴角浮现一抹冰冷,他再也不想看章楚嫣一眼了,再看一眼镜,也是觉得恶心,想吐。

    见赫连皇陛下拖拽着龙袍步入御书房,重重关上门,小太监小烨子公公在一旁伺候着。

    沐筱萝眉目如画得凌厉凝了小烨子一眼,“公公,后宫妃嫔与他人有染,怀有孽种,该当何罪?”

    “该棒杀呀,皇后娘娘。”小烨子公公目光向着筱萝皇后的时候,是那样的低眉顺眼,到了章楚嫣的跟前,就迸发出一种冷冽惨淡的寒芒,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的心都有了。

    在小烨子的心里,谁要是胆敢伤害赫连皇与皇后娘娘,不管是什么人,一律该杀则杀,绝不留情!..

    “你们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把这个贱人给我拖下去…棒杀!”小烨子公公眼里聚拢着一团火焰,下台阶的两个低阶的公公们得令,粗手粗脚得把章楚嫣提起来,就好像小鸡给拎起来一般。

    章楚嫣满满的绝望之色,她疯狂大叫,“沐筱萝,亏你还是当朝皇后,如此心狠手辣,你定然是不得善终!赫连皇,一夜夫妻百日恩,你对我如此薄情,上天一定会惩罚你们这一对狗……”

    “给我掌嘴,用白布塞她的嘴!”小烨子命令道。

    顿时间,章楚嫣呜呜哇哇再也说不话来,眼珠子死死得瞪着众人,她宛如死鱼一般,不过是快要频临在死亡境地的死鱼。

    “皇后娘娘,没有惊动您了吧。”小烨子公公生怕筱萝皇后被惊扰了,躬身着说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喜庆一些,叫筱萝皇后忘却之前不开心的事情罢。

    沐筱萝愀然一笑,“此事,本宫自然不会挂在心上。倒是你,小烨子,你快去服侍皇上罢,本宫也该回椒房殿了。”

    沐筱萝甩袖而去,若竹紧紧跟了上去。

    衣袂飘飘,暗香浮动,沐筱萝此番是进入了御花园的深处,之前她是有打算回椒房殿,不过她觉得这么早回去也甚没意思,干脆就在外头溜达一番再回。

    ……

    两个时辰。

    “皇上,莫雪将军回大陵了!”

    小烨子公公扫了扫浮沉,步入内廷,一眼晙了晙伏在案子上批阅奏章的赫连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