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75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沐筱萝带着她们两个,在白天若竹宫人出事的地点,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用琉璃宫灯照耀了遍,希望可以找到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哪怕是一根发丝,一小片衣帛,都是极为有用之物。

    “皇后娘娘,香夏姐姐,你们快看呐,这是什么?”瑾秋轻轻得问,生怕打破这夜的寂静。

    筱萝和香夏顺着瑾秋的声音徐徐望去,就着琉璃宫灯一照,只见地上有一滩滩的血迹。

    沐筱萝躬身用手指头沾染了一点,在鼻子闻了一下,鲜血已是冰凉,不过这血竟然有夹竹桃的气味,夹竹桃,沐筱萝想到一个极为可怕的念头。

    “香夏,瑾秋,这……这是若竹的血啊。”沐筱萝欲哭无泪。

    正是筱萝皇后这一声凄厉的声音打破了御花园夜空宁静,惊起了一阵阵栖息的夜莺,夜莺叫了几声在冲刺高空,渐而消失无影踪。

    奇怪的是,皇后娘娘她怎么能够单单凭借血就能够知道这是若竹宫人的血。

    这距离若竹宫人头被砍的距离,足足有五丈左右,正是沐筱萝在白天现场一路搜索,徐徐得摸索过来所致。

    “可是皇后娘娘,你怎么知道有夹竹桃的血,一定就是若竹的呢。”对于这一点,别说瑾秋,连香夏也不甚知晓。

    轻轻得摇晃螓首,沐筱萝感触颇深得道,“本宫也多次劝若竹,夹竹桃虽然漂亮,但是因为有毒不能种植在寝室。她瞒着我,偏偏这么做,若不是有一次,本宫去她的寝室,看见窗轩一侧摆放了四五盆夹竹桃盆栽,许是日久天长,若竹她吸入不少的夹竹桃,所以血液里都慢慢渗透了夹竹桃的毒性!”

    “不过这是成为解开线索的关键!”香夏双眸绽放着睿智的光芒,忍不住点点头,“皇后娘娘,瑾秋妹妹,看来我们可以……”

    见香夏如此激动,想必香夏真的想到破案关键,沐筱萝示意她慢慢说,不必仓促。

    香夏就着身后一块小石凳子上坐下来,一个字一个字得说道,“只是我说之前,我还要麻烦瑾秋妹妹去那边确认一下那边是否有夹竹桃气味的血腥味。”

    瑾秋轻功极高,几个脚步虚影渡过假山群,而后回来,回道,“我查过了,那边并没有夹竹桃的血腥气味。”

    话音刚落,香夏满意得看着沐筱萝的瞳孔,“皇后娘娘,您可清楚了?您白天亲眼目睹若竹被人砍头,是假的!也就说如今躺在醇和殿的若竹尸体是假的。如果我估计没有错误的话。真正的若竹应该在我的屁股底下的……”

    超乎沐筱萝和瑾秋夫人的意料,香夏夫人她腾得站起来,叫唤瑾秋一起来把这个沉重的石头搬起来,两个人搬不动,力量太过薄弱了,沐筱萝也加了上来。

    渐渐的,听到石头被撼动的声音。

    砰!

    “若竹,你真的在这里?”沐筱萝见到若竹活生生被人双手束缚着,嘴里塞了一个大布条,两眼泪汪汪的模样,真是叫人垂怜。

    沐筱萝连忙替若竹拔出嘴里塞的布条,香夏与瑾秋她们两个,一人一只手替若竹松绑。

    一挣脱开,若竹扑进筱萝的怀中吼咆大哭,“皇后娘娘,娘娘,若竹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您了。一个人孤零零得去了。”

    “你没死!太好了……本宫以为你死了……若竹……真是太好了!上苍总算对本宫不是太过残忍!”

    沐筱萝已经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任凭眼睛的眸泪就好像断线的雨水一般簌簌而下。

    一颗颗打在若竹的手心里,若竹宫人也是涕泪交加。

    香夏与瑾秋面面相觑一眼,也不免感伤,若是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失踪,或者死了,皇后娘娘她都会伤心的。

    “若竹,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还记得么?”沐筱萝看着她,极力得回想白天所发生的,之前她与若竹正在谈话,然后突然脚边滚来一个若竹的人头,不过现在看来,那个人头定然也是一个假人头了,真实且活生生的若竹丫头就在自己眼前呀。

    若竹擦了擦眼泪,忍住抽泣道,“白天,皇后娘娘与我在御花园散步,正说着话儿,皇后勾着头,其实,若竹已经被一个神秘人抱走了,她强行剥下我的外裳,穿在另外一个死去宫人的身上,然后这个宫人的容貌竟然跟若竹是一模一样的,定然是用易容之术。若竹觉得,那个神秘人好像不想杀我。如果可以杀死我的话。他可以一刀解决了我,何必如此麻烦呢。”

    “对了,香夏姐姐,你是怎么知道若竹妹妹藏在你的屁股的石凳子?”对于一点,瑾秋怀有极大的好奇心。

    “是这样的……”

    其实这点,也并不是香夏她能够未卜先知,而是她坐在小石凳子上,突然感觉到小凳子有一种上推的力量,就料定里边有异常,联合众人之力,果然就有人藏匿在里边。

    能够寻回若竹,沐筱萝觉得香夏与瑾秋二人功不可没,“你们二人功不可没,说,想要什么?除了了这天上的漫天星辰,本宫斗可以满足你们,如何?”

    “这样啊。皇后娘娘,以后让宸潋小公主嫁给我家中的风白昱为妇!”香夏忍不住笑道。

    虽然是一句开玩笑,但是沐筱萝也不可能是应允她,等孩子们都长大了,自由婚事难能轮到大人们管,说那也是白说,还是不说的好些。

    沐筱萝带着若竹回椒房殿,命令下等宫娥去弄一些热水,给若竹擦洗身子,沐筱萝看着若竹泡在浴桶深处,缓缓洗刷着,热水冲刷着她原本雪白如玉的肌肤。

    若竹惬意得松了一口气,竟然昏睡了过去,还好几个宫娥们比较尽责,叫她起来,倒腾了一番,然后若竹又睡在软榻之上。

    许是呆在一个极为狭窄的角落呆得久了,若竹浑身上下无力且疲惫。

    天大亮的时候,沐筱萝就把若竹的事情告诉给赫连皇陛下,赫连皇还真的派人去醇和殿去检查那个所谓“若竹”的尸身,原来她的面部真是被涂上了一层蜡,看起来和若竹极为相似,不过却是真的不是若竹。

    却是一个大陵皇宫名不经状的小宫女,也只能算得她倒霉了,偏偏当了若竹的替死鬼。

    赫连皇下了早朝,第一时间就马上飞奔沐筱萝这边来,握住筱萝的双手,赫连皓澈的一双瞳孔写满了担忧,“梓潼,朕看来,这一次的若竹事件,并不在于若竹,而在于你!”..

    “我?”沐筱萝怔了怔,“陛下说的有道理,但不知道此人为何要在本宫身边的人下手呢?那个神秘人明明知道,若竹只是本宫的丫头而已,他有什么为什么不冲着臣妾来,却偏偏寻若竹麻烦。”

    “也许是警告。”赫连皓澈定了定神色,继续道,“之前在朝廷上,朕与众位爱卿们也商议过了,这个却是不二的理由。只是不知道这个神秘人到底是谁?莫非是夜倾宴派来的?至今为止,江左元帅一去渺无音讯,朕担心他……”

    “皇上担心什么。”沐筱萝摇了摇头,“江左元帅他武功高强,臣妾相信他成功把夜倾宴和沐仙生擒回来的。”

    说到这些,沐筱萝见赫连皓澈剑眉蹙着,满是愁绪的模样,沐筱萝抬头替他轻轻抚平眉毛上的皱褶,“陛下不要再蹙眉,也不要再担心。江左元帅一定会平安归来的。难道陛下不相信本宫吗?”

    赫连皓澈叹息了一口气,“朕倒是愿意相信你。可是朕不相信夜倾宴和沐若雪这一对……”

    “罢了罢了,不提也罢。梓潼,为了你还有你身边宫人的安。朕决定了要在你的椒房殿齐围多多布置御林军,这样的话,朕会少担心一点。”

    “好。只要陛下能够放心。臣妾不愿意看见陛下不能放心臣妾。臣妾希望陛下可以不再蹙眉。安享这太平。”

    “安享这太平,谈何容易啊。哎……”

    “皇上安寝吧。”

    “好。”

    ……

    沐筱萝睁眼的第一刻,就看见若竹为筱萝打理洗漱,筱萝问她,“若竹,昨夜可休息好么?”

    若竹点点头嬉皮一笑,“回娘娘的话,若竹很好,休息的可好了。娘娘对不起,是若竹不好。是若竹惹你不高兴了。”

    这个傻丫头,自己怎么会不高兴呢。如今她回来了,沐筱萝倒是可以掩唇开怀一笑了,释放以往的郁闷之气。

    若竹给筱萝梳妆穿好了衣服,随便用了一点早膳,就往太子东宫去了。

    走之前,沐筱萝临时叫厨房做几样精致的糕点,稍微送去。

    “母后!”

    “母后,你来了。”

    “母后,昨晚上宸潋爬上我的床,踢我被子。”

    告状的是二皇子宸礼,看宸宁都是显得很是拘谨。

    “来,让母后摸一摸你们。”沐筱萝宠溺一笑,只要呆在孩子们的身边,不管是什么不痛快,都会彻底弥消得干干净净。

    沐筱萝亲了每一个孩子们的头,心里盘算着孩子们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得趁早给他们找几个太傅,要不然长大了,没有一点半点的本领傍身可如何使得。

    沐筱萝不要求她的孩子们能够像他们的父亲那样,从小泡着药罐子以达到强健体魄的作用,孩子们如今的身体比他们的父亲小时候强太多了,所以这一点是不需要的。

    但是一定要找一个太傅。

    这个太傅,找谁好呢。

    莫过于江左元帅,可惜他现在远赴他方,数着日子应该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跟大陵通信往来,怪不得赫连皇陛下他如此的焦急,沐筱萝想着,若竹事件或者跟这个有关联,可是又说不上什么关联。

    “参见皇后娘娘。”莫雪将军身披长袍,单膝给沐筱萝皇后娘娘跪拜。

    沐筱萝愀然一笑,“莫雪将军,有什么事情要奏本宫么?”

    “没有,只是莫雪经过这里,看见皇后娘娘你似乎是想要给孩子们找一个太傅,也许莫雪能够胜任。”莫雪话音刚落。

    三个孩子们仿佛看见了糖果一般,一哄涌而上,叫唤着,“江左叔叔,江左叔叔。”

    莫雪与江左原本就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兄弟无论是身材,容貌,气力,都是极为相似,不过有一点,在智谋的层面上,莫雪比江左这个做弟弟还要更强一点。

    沐筱萝嬛了袖子一笑,“孩子们,他是莫雪叔叔,不是江左叔叔。要不孩子们,就让莫雪叔叔做你的太傅,如何呀?”

    “不!我要江左叔叔。”

    “他不是江左叔叔啊。”

    “母后,我们不愿意莫雪叔叔。我们喜欢江左叔叔。”

    江左从小就跟在赫连皇陛下的身边,赫连皇与他亲如亲生兄弟,赫连皇所生的子女也跟江左亲近,也许这是人类的一种亲近本能。对于外界之人总会排斥的。

    在沐筱萝的心里,她也极不愿意莫雪充当孩子们的太傅,这是为了不在明面上反驳了莫雪的面子,所以刚才那么说的。

    沐筱萝相信莫雪他定然能够知难而退,谁知道,莫雪竟然说出下面的话来,叫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借口再去反驳。

    莫雪蹲下来,一脸和蔼,“三位殿下。从此以后,你们就把我当做江左叔叔。反正你们的江左叔叔也还没有回来,难道不是吗?再说了,我与你们的江左叔叔是亲兄弟。就好像你们三个人一样,都是皇室的同胞,谁也离不开谁,作为皇子们,一定要懂得这个道理哦,不然的话,你们的父皇和母后会生气的。不信的话,问问你们的母后哦。”

    说罢,孩子们当然是把眸光的视线聚拢向沐筱萝这边,沐筱萝哪里说这个道理是错误,孩子们还小,兄弟姊妹同胞血脉深如海,虽然历史上兄弟阋墙的事屡次发生,但是沐筱萝始终坚信,这样的结果不会在沐筱萝的身边发生。

    此事要等许多年之后,沐筱萝她才会看透吧。才能被眼前的事实给折服。

    “是呀,你们的莫雪叔叔说的是对的。兄弟千万阋墙,兄弟姊妹要讲究孝悌,母后今晚上给你们讲一讲、孔融让梨的事情吧。你们爱听吗?”

    沐筱萝脸上浮现一抹真诚的笑容,在孩子们面前,她一个做母亲的,是没有任何保留的。哪怕有一个陌生人在场,对于沐筱萝来说,莫雪就是陌生,不知道为什么,沐筱萝总是都莫雪很是排斥。

    等沐筱萝牵着小殿下们去椒房殿的时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