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6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呆在原地的莫雪脸上浮现一抹阴冷,筱萝皇后对不起,若竹的事情我不得不这么做,我若不这么做,我山东潍坊老家的老母亲就会遭到夜倾宴的毒手。

    莫雪脸上难掩一丝惆怅,回到宫外的居所,昨夜,他受到了一个包裹,包裹里装着的是母亲大人的一根戴着水玉戒指的手指头,这一颗水玉戒指是莫雪送给她老人家的生辰礼物,夜倾宴威胁他一定要先是吓吓沐筱萝,等他做成了三位殿下们的太傅,就暗中给孩子们灌输一些奴化的理念,要他们知道,当今的大陵国只是未来的大月国的一个奴隶附属国而已。

    孩子们还很小,很多东西需要靠一点点的耳濡目染,如果叫孩子们从小接受这样非正常的理念,孩子们长大了,肯定会变成疯颠颠的不正常人。

    夜深,椒房殿。

    赫连皇陛下与筱萝皇后在床上一番耳鬓厮磨之后,赫连皓澈拉着筱萝的手,在她的手掌轻轻揉了揉,“梓潼,你是怎么了,朕总是觉得你不高兴的样子。”

    “陛下。你当真愿意让莫雪将军做我们孩子们的太傅么?”沐筱萝眼眸之中满是一股惊诧的意味,似乎看到了什么。预见了什么似的。

    赫连皇陛下若有所悟得点点头,用自己是手给筱萝当做枕头,“朕以为是什么事呢。自然莫雪爱卿他有这个意思,孩子们又喜欢,为何不可呢?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个道理,梓潼你还不懂么?”

    咬了一下唇瓣,沐筱萝挣脱开赫连皓澈的缠绵,话语之中满是冷冽的味道,“陛下,这是在责怪臣妾吗?”

    赫连皓澈笑了笑,“梓潼啊,朕怎么忍心责怪你呢。朕是心疼你还来不及的呢。”

    “皇上以前也说心疼臣妾,之后不是也收了一个章夫人了么?”沐筱萝启开唇瓣,微微讥讽。

    提及这个,赫连皓澈兴趣落了大半,“梓潼,你今天是怎么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你提它干嘛,梓潼若是真不想让莫雪将军成为皇儿们的太傅,不让就不让,梓潼你可是当朝的皇后,这点威严还没有么?”

    “好,明儿个,臣妾直接拒绝她。”沐筱萝口吻的意味是极为明朗的,不同意就是同意,不管莫雪弄什么花招,想了想还是觉得什不对劲似的,“陛下,在若竹出事的时候,莫雪他是第一个出现,难道您不觉得奇怪么?”

    沐筱萝去看皓澈到时候,发现这个臭男人已然入睡了。

    到了最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睡着的,沐筱萝就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直到醒来时,发现外边的阳光正盛。

    “皇后娘娘,你醒来了。”若竹乖巧得躬身给皇后递上用孔雀翎绣成的凤纹鞋。

    沐筱萝穿上去,试了试,满意得点点头,“这一次司衣司做的不错,若竹,等空了,你去打赏她们吧。”

    “可不是嘛。娘娘。最近司衣司来了一个双手灵巧的绣娘,筱萝生母。长得不错。也有灵气。”若竹回答道。

    见皇后娘娘如此,若竹知道娘娘此刻的心里是最为满意这双新订做的鞋子,大陵大内皇宫每月都会给皇后娘娘订做新鞋子,这是规矩,当然皇后娘娘崇尚节俭,上一次做的新鞋已经半年了。

    “娘娘,等会儿我会打赏林绣娘,说是娘娘的意思。”若竹虽然是建议的意思,但是她是替筱萝皇后娘娘下的命令。

    若竹真乃本宫的若竹啊,一点就通透。

    沐筱萝简直不敢想象,失去若竹自己将会变得怎么样。

    再与若竹聊一聊宫里宫外的小事,沐筱萝正准备开始用早膳,忽然发现呈上来有一点糕点作为的极为精致,沐筱萝一直看了很久。

    “若竹,这是什么糕点,外表看起来像玉一般的通透。”沐筱萝拿起一小块,看起来是冰莹如月,咬下去又酥又软,当真是极品的美味糕点。

    若竹点了点宫髻,堆上了柔柔的笑容,“回皇后娘娘的话,这款糕点名唤水晶糕。听闻是前朝御膳房的大师传下来的的,已经传了不知道多少代了。”

    “是么?”沐筱萝再拿起一块,细细端详,饶是她两世为人的人了,竟然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这水晶糕点的来历,罢了罢了,不去想罢,旋即道,“本宫吃好了,你且带几个去。宸潋小公主定会喜欢的。”

    看来皇后娘娘还是喜欢宸潋小公主,谁叫小女儿是娘亲的小棉袄呢。

    沐筱萝的凤架抵临太子东宫的时候,就看到有人在此操练演习的声音,莫不是军士们囤积在这里?

    岂不是要吓坏了皇儿们?

    担心之余,沐筱萝不免加快了脚程,后面紧随的若竹和其他几个宫婢也急匆匆得跟上,生怕跟不上。

    却见莫雪将军在太子东宫的寝殿中央,开始像江湖卖艺一般耍起大刀子来。

    不能否认莫雪他武艺超群,武步若惊鸿,似游龙,百招之内的动作在莫雪信手拈来的完成。

    当然引得了三个皇儿们的赞成了。

    试想一下,以莫雪将军的武功,竟然当着孩子们的面耍了一套足以可以抵抗上百个敌军的武功招式,说好听一点是教授孩子们武艺,说难听一点,那就是卖弄!好让孩子们觉得莫雪他很了不起,甚至跟江左比起来,更要了不起,最后的结果是更加坚定了孩子们要向莫雪拜师求艺的决心。

    难道不是么?

    沐筱萝心里头暗暗扪心自问了一次。

    当宸潋小公主偏过头来,见到一直盼望的母后,她就撒欢得跑过来,而后宸礼,宸宁皆在沐筱萝的膝盖承欢撒娇着。

    才引起了莫雪的注意。

    “臣下参见皇后娘娘。从今天开始,臣下便是三位殿下们的太傅……”莫雪在一旁自顾自暇得一番说辞。

    而沐筱萝好像根本把他当做一个不存在似的,一边哄孩子们笑和玩儿,一边让若竹宫人把锦盒打开来,把晶莹剔透的水晶糕分给孩子们吃。

    殿下们吃的不亦乐乎。

    小公主宸潋回望了莫雪一眼,旋儿想要去拿锦盒里的水晶糕。

    沐筱萝脸拉了下来,看起来严肃得盯着宸潋小公主殿下,“宸潋,你做什么?你手里的水晶糕还没有吃完,就想要拿另外一块么?我们虽然是皇家,但是也要懂得节俭,知道吗?”

    “母后,宸潋希望给莫雪叔叔一块,他教我们很久了,宸潋想要给他一块。”宸潋怯生生的眼珠子就快要拧出水来。

    那么可爱,那么天真,何况这可是自己的孩子啊。

    沐筱萝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的孩子发火呢?她这实际上是说给莫雪听呢。

    一旁的莫雪嘴唇不动,倒并不是想要吃那一块水晶糕,而是他的嘴唇抽动了一下,冥冥之中,筱萝皇后给他的感觉很不妙,屡屡给自己传达一丝敌意。

    难道皇后娘娘察觉了那件事?不可能吧。莫雪做那件事的时候是何等的小心谨柔,他可以保证没有遗留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可能是筱萝皇后今日原本就是心情不佳所致的吧……莫雪是接近安慰自己的了。

    “母后,宸潋还是给莫雪叔叔一块吧。”小公主宸潋丝毫不知母后心里宸藏着一股子怒腾腾的火焰,就差没有出气口了。

    还没等宸潋的小手拿稳当了水晶糕,啪的一声,沐筱萝用手掌打了一下宸潋的小手背,那一块水晶糕坠落到地上,地上太热,水晶糕很快融化成了一滩透明的汁水,显露出里边的绿豆沙馅。

    “呜呜呜。母后打人。母后打人。”宸潋马上哭泣不止,想要往帝所的方向跑,去找皇后评评理,说她的母后这般坏。

    若竹害怕宸潋小公主路上跑得太快摔着了,就把宸潋小公主抱在怀里哄着,“宸潋乖啊,宸潋最漂亮了。等会儿若竹姐姐带宸潋去御花园玩耍好不好。若竹姐姐呢最近发现那里有一个特好玩的东西呢。”

    母后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得打皇妹啊,年纪稍长一些的宸宁似乎猜到了什么,“母后,你不是不让莫雪叔叔做我们的太傅。”

    “是呀,母后。”宸礼只会附和着他哥哥的话。

    宸宁今年才五岁,已经如此冰雪聪明了,假以时日,想必更会一飞冲天,到时候赫连皇陛下和自己百年归老,这大陵之江山交给他打理,也未尝不可,只是希望宸宁保持现在的纯良,没有走向歪路,对于整个天下的黎民百姓,是一大福祉。..

    沐筱萝不禁想着,耳畔响起了莫雪将军再度单膝跪地的声音,“是臣下坚持要给三位殿下们当太傅的,一请皇后娘娘责罚臣下。二请皇后娘娘千万不要怪陛下。”

    “哼。本宫倒是问问你,这天下究竟是莫家的天下,还是赫连家之天下!”少顷,沐筱萝这才抬头眸子,狠狠凌了莫雪将军一眼。

    莫雪一惊,双手匍匐在地上,不再是单膝跪地了,“臣下惶恐,皇后娘娘何出此言?这天下自然是……赫连家天下……臣下没有不轨之心……望娘娘明鉴。”

    拂了拂袖,沐筱萝脸色愈发冷然,“既然是赫连家天下,本宫身为赫连家天下的女主人。要做什么,该怎么做,难道要你来教本宫吗?”

    “臣下,不敢。”莫雪战战兢兢,此间筱萝皇后就好像要把自己一口给吞了似的,虽然不会如此,那筱萝皇后现如今的威逼气焰就是如此啊。

    “本宫不管你在陛下面前说了什么。让陛下首肯你做三位殿下们的太傅。本宫不同意。今日起,三位殿下们的教习之事,不劳费你动心了。”

    沐筱萝昨晚上才跟皓澈说好了,不准莫雪将军当三个孩子们的太傅,谁知道时间还没有过多久,陛下就临时变卦了,若不是陛下临时变卦,量莫雪也没有几个胆儿贸贸然得教授三个殿下们。

    真是岂有此理!沐筱萝也把赫连皇给恨上了。

    沐筱萝带着孩子们去椒房殿,太子东宫的院子徒留下莫雪一人。

    莫雪的脸色极为难看,看来此事又失败了,之前他按照夜倾宴所吩咐的,一定要把若竹杀死掉,好好吓一吓沐筱萝,可是莫雪没有杀死若竹,而是找了一个名不经张的小宫女当替死鬼,就是因为后面若竹没有死成,夜倾宴才会在城外的一家居所给自己寄来母亲的一只手指……如果这一次……指不定夜倾宴那个禽兽会砍下母亲的哪一根手指头,一想到母亲,莫雪的心就愈发冷了,也愈发狠。

    如果自己不这样做,母亲她便会遭到夜倾宴的迫害,第一次可能是一根小手指头,第二次呢,胳膊?大腿?还是……莫雪简直无法想象。

    莫雪叹息了一口气,决定还是要往椒房殿去一趟,说不定,赫连皇他也在,又或许事情有转圜的余地。

    ……

    孩子们在偏殿后面一个小花园里头荡秋千,宫人若竹和碧人带着三个殿下们在玩闹着。

    嘻嘻笑笑的,好不开心。

    沐筱萝回椒房殿的时候,早就叫人通知皇上,赫连皓澈坐在梨花木凳子上,神情安逸得品尝着鲜美的葡萄,“秋末了,西域还能进贡这么好的葡萄呢,梓潼呀,来,朕给你剥一颗吃,消消火。”

    “不吃。”沐筱萝就坐在他的正对面,偏过头去,语气之中满是冷然的模样,见赫连皓澈又在自己耳畔哄着自己高兴,说什么,都是朕的错,是朕不该让莫雪将军充当皇儿们的太傅云云。

    沐筱萝凤眸冷冽了几分,“陛下,莫雪说的你就听,臣妾说的,你就不听了?莫雪他这么好。陛下何不把他收为宠妾得了。”

    “……梓潼这种话你也怎么也能说得出口!朕看上去是一个龙阳癖的人么?”赫连皓澈满脸恶寒,耍了龙袍袖子道,“今早在御书房,莫雪将军来见朕,说他愿意用自己的一生精力奉献给三位殿下,愿意给三位殿下们做太傅,并不是贪图什么虚名,只是为了要报答朕与皇后你的知遇之恩。知道他之前背叛朕与皇后,所以这一次充其量就是他改过自新的机会……”

    不等沐筱萝开口说什么,赫连皓澈眸子盯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得表述着,“梓潼,你说说看,莫雪他都这么说了。朕岂能不批准。是,没错,朕昨晚上答应你不让莫雪作我们三位殿下的太傅。可朕那时候不是跟你商量的嘛。朕老早就说过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朕不答应他,岂不是要寒了他的心了?莫雪他遨游山庄的事情办得不错,朕还想奖赏他呢,皇后你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