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3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皇上别说了。”沐筱萝懒得动嘴皮子了,说到底,这还是事关皓澈的尊严,他是一国之君,很多时候做的决定代表着一定的威严,筱萝知道莫雪可能怀有不臣之心,不过他现在是不敢对孩子们怎么样的,以后可说不定了。

    见沐筱萝仍然在思虑的样子,赫连皓澈双手抓住筱萝的手,“朕的好梓潼,相信朕,莫雪一定不会对我们皇儿不利的,如果他想要对我们皇儿不利的话,他早就在回京都的路上动手了,何须要等到现在呢?”

    听来陛下说的,也到底有几分到底的,沐筱萝沉默不做声,是表示默许了。

    赫连皓澈哈哈得开怀一笑,把筱萝拥入怀中,亲了一下筱萝的额头,由于亲得太重了,筱萝皇后额头上的花钿都起花了。

    “你给我让开。”沐筱萝知道自己额头上有异样,又听得门外小烨子禀报说莫雪将军也来了,所以筱萝干脆推到后殿去修补妆。..

    椒房殿的外殿与后殿只是隔着一道红色的珊瑚屏风,至于外殿说什么,内殿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沐筱萝坐在梳妆台上,若竹宫人跟孩子们在小后花园玩耍着呢,所以沐筱萝自己一个人修补花钿,只是听到有人来的声音,渐渐的声音巨细无遗得传出来,听来是莫雪将军。

    这个莫雪,果然是来向皇帝陛下告状来着!

    铜镜之中的筱萝皇后嘴角浮现一抹不屑的神情,旋即她执起桌案上的妆花画笔给自己重新上花钿,莫雪将军的声音飘入筱萝的耳中。

    “陛下,微臣请求您免了太傅一职。是微臣今早在御书房莽撞了。微臣不该那样对陛下请求说要成为三位殿下们的太傅。微臣……不配。”

    莫雪双手抱拳,头勾着,神情专注的样子,就好像上战场杀敌惨败归来的将军,没有什么可说的,只待皇上惩罚他的败兵之将。

    赫连皓澈详作盛怒道,“哼!朕金口玉言!你这是要朕把话收回来?”

    “臣不敢。”莫雪两颗眼珠子依然专注在白玉砖的地面,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了,如果实在无法成为皇子们的太傅,他就执行另外一个计划,希望远在他方的狠毒歹人夜倾宴不要伤害他的老母亲和江左弟弟才好。

    “你不敢。就不要妄想朕收回成命了!知道吗?”赫连皓澈目光如炬一般扫射着他的身子。

    莫雪猛地抬起头来,“可是,陛下,这……这……皇后那边……”

    好呀,你这个赫连皓澈总算提起本宫来了。

    沐筱萝神色一凌,刚才听得清清楚楚,虽然莫雪将军在步步逼退,希望皇帝陛下让他卸任这殿下太傅一职,但是实际上,他这是紧逼着皇上呀。现在问题是,莫雪直接把问题归“功”于她这个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了。

    “皇后娘娘是爱子心切呀。”赫连皓澈亲自搀了莫雪将军起来,“你在山东潍坊的老家也有母亲。你应该会体谅一个做母亲的心吧。皇后娘娘虽然贵为我朝皇后。可到底也是一个母亲。过于担心自己的孩子。这是没有什么错的。爱卿你说是吗?”

    莫雪头点得宛如捣蒜,“是,是,是。微臣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教好三位殿下们。这样的话,微臣老了之后,也会老怀安慰了。”

    “你正当盛年,说什么老不老的。好了,从明天开始,你尽情得教授殿下们了。一定要用心了。如果不用心。朕就是想要帮你在皇后面前说情,也不能了,知道吗?”

    赫连皓澈笑了笑。

    在外人看来,堂堂的一国之君,竟然说出如此畏惧皇后的话,可在莫雪看来,皇上与皇后他们二人伉俪情深,超乎这世间上所有一切的眷侣,情比金坚,倒是十分难得。并不以为皇上他的惧内,相反他是一个尊重皇后的好皇上。

    如此一来的话,莫雪成为三个殿下们的太傅,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谁也不能改变了,若是皇后娘娘再有异议,恐怕还有皇上顶着呢。

    至于夜倾宴那边,总是没有什么借口要伤害母亲大人了。

    一想起母亲被切掉了一根手指头,莫雪他这个做儿子的心,每天晚上都是从惊恐之中盗梦醒过来,他这辈子,就是希望和母亲,江左弟弟,一家人团团圆圆得在一起,哪怕没有现如今的高官厚禄,一家子在平淡的田园里生活,那也是好的。

    莫雪走了。

    赫连皇陛下蹑手蹑脚得走进内殿,走到筱萝身侧,两只手掩盖住筱萝的眼睛,“猜猜是谁——”

    “陛下——”沐筱萝叫了一声,湿润绵软的东西贴着自己的脸颊,她忙推开了他,“赫连皓澈,你这个好色之徒,给本宫走开!”

    “梓潼啊。来亲一口吧。”赫连皓澈并不因为皇后亲口唤他名讳而生气,相反,这属于闺房之中的小乐趣。

    沐筱萝见皓澈嘟起嘴吧来就害怕,“陛下你正经一点,如果被孩子们看到,你这个父皇形象在他们眼中可就毁了,到时候皇儿们长大了,该怎么看你这个父皇呢。”

    “哦,那倒也是啊。”赫连皓澈笑了笑,说罢,还偷袭了筱萝一把,不羞不臊的,还真亲了一口。

    “父皇,母后,你们在做什么?”

    宸潋小公主毫无征兆得跑进内殿,冷不防撞见赫连皇帝后在亲昵。

    骤然间,沐筱萝狠狠白了赫连皇陛下一眼,那意思是在说,都是你,看看被孩子们知道了,看看你这个当父皇的。

    “乖宸潋。这是父皇爱母后的举动啊……就好像父皇很爱宸潋一样……”赫连皓澈缓缓得走过去,脸上带着一股子很心安理得的神色,举起宸潋小公主抱在怀中,宠溺得在她的额头也亲了一口。

    殊不知宸宁和宸礼就躲在后面来,他们两个倒是极为懂事儿,掩嘴嗤嗤笑着,啥话儿也不说,看来他们似乎是看懂了一些,到底比宸潋早些通明智。

    一想到这里,沐筱萝脸色愈发红润了,借故询问碧儿和若竹她们两人的动向。

    “回母后,儿臣们让她们去给准备水晶糕去了。”宸宁笑了笑,两颗眼珠子极为灵动,精神奕奕的,就好像一汪永远充斥着精沛力量的泉水。

    “就是啊,现在都还没有送过来,肚皓澈快要饿扁了。”宸礼没好气得回头凝望了一眼。

    宸潋小公主也挣扎了一番,从赫连皇的怀中下来,嘟着可爱的樱唇,胖乎乎的肥嫩小下巴动了动,“哥哥们,要不我们去御膳房找她们,说不定她们躲起来偷吃也说不定呢。”

    躲起来偷吃?

    沐筱萝晙了晙赫连皓澈一眼,笑了笑,这不知道该借若竹和碧儿多少颗胆子,她们才敢偷吃殿下们的东西呀。这个宸潋小公主也真是的,竟能这么想,也不知道她骨子里日后会像是谁呢。

    沐筱萝自我腹诽,宸潋这性子可不似自己呢,更不似皓澈,就好像是天养天生的性子。

    这小妮子长大了,以后哪个男人才能受得了她呀。

    “陛下,娘娘,水晶糕送来了。”走在最前边的若竹亲手端来了一大盘的水晶,这不,紧随若竹身后的碧儿也是一大盘儿。

    沐筱萝不禁诧异,这么多盘定是宸潋小公主他们叫若竹去弄来的,不免问宸潋他们,“你们叫了这么多,可吃得完么?若是吃不完,又当如何?”

    若竹和碧儿明显底气不足,屈膝得定着,连抬头眸子来这般稍稍的动作也不敢做,生怕被筱萝皇后和陛下他们二人责怪。

    这倒也不怪他们的,沐筱萝的目光始终在孩子们徘徊。

    “母后,可好吃呢。吃得完。吃得完。”宸潋小公主一连吃了三个,就在赫连皓澈与沐筱萝的眼皮底下。

    还没等宸礼一句话说完。“吃不完可以给皇太君吃嘛……”

    众人就听到宸潋小公主她的喉咙梗塞水晶糕的声音。

    这水晶糕是糯米做的,论糯性粘性,可比一般的大米强许多。

    沐筱萝跑过去,猛拍宸潋小公主的背脊,可惜宸潋小公主的脸庞仍然是一片惨白。

    帝后不禁叫起来了,“陛下,陛下,宸潋她……”

    拍了她好几下背脊都没啥用,赫连皓澈和沐筱萝就更加担心了,他们夫妇两个从来没有经历过这般的情况,若是有,那也是较少的,从来没有碰到过像今天这般严重的。

    沐筱萝急忙得眼泪就快要掉出来。

    一旁的若竹和碧儿也急坏了,眼眶通红通红的,自责不已,若不是她们听了公主殿下的话去御膳房拿水晶糕,也不会……若竹见身后有一袭月白色长袍子的身影,猛然转身看到正是谷乘风老人。

    “太好了,谷军师,快救救公主殿下呀。”若竹激动得眼泪簌簌而下,碧儿也瘫倒在地上,只是希望谷乘风老人能够救好宸潋公主殿下。

    沐筱萝急切得含泪道,“谷恩师,您来得正是及时,快给……”

    他连忙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走过来,护了一下宸潋的手腕,下一刻,谷乘风从他随身携带的小腰包掏出一根银针,在随身携带的木葫芦里头的烈酒泡蘸了一下,旋即将银针插入宸潋小公主咽喉上的某一个部位,“此乃导引气息之针,幸亏老朽及时赶到啊,否则宸潋小公主后果不堪设想呀。”

    渐渐的,宸潋小公主的脸上由之前的苍白无力转变为了红润之色,心气也转为平顺,有规律,有力量,这就说明她没事了。

    “谷恩师,这一次若不是你。恐怕……朕谢谢您。”赫连皓澈忍不住涕泪横流,刚才只是一场意外,可是这场意外极为骇人,若没有谷乘风及时赶到的话,恐怕小公主宸潋她会——

    后面的事情,赫连皇与筱萝皇后简直不敢想象下去,因为他们压根儿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

    等谷乘风恩师抽出手中的那枚银针,宸潋她晕过去了,在筱萝的怀中迷糊得睡着,仿佛根本不曾发生过什么似的。

    这几日,沐筱萝一直守在宸潋小公主的身边,甚至头两个晚上,她一直把宸潋小公主带在身边睡,可以说一天二十个四时辰也不曾分开,赫连皇很有意见,上朝已经很累了,他本想落塌椒房殿的,可是椒房殿哪有他的地方,所以筱萝皇后陪着小公主殿下多少日,就代表着赫连皇陛下一个人在帝所多少日。

    不过沐筱萝并不担心赫连皇陛下会生出不轨,上一次那个章楚嫣的贱人是夜倾宴派来的,陛下的心中是永远只有筱萝一人,这一点,沐筱萝极为坚信。

    莫雪将军是孩子们的太傅,任务是教授孩子们一些基础的武术基础。

    而沐筱萝陪着公主殿下,自然也彻头彻尾得把莫雪将军是如何教授孩子们武艺的,一目了然在眼中。

    看不出莫雪比江左有耐心多了,虽然他们俩个人长相一模一样,但是说真的,莫雪比江左更适合当孩子们的太傅,江左太呆板,严肃有余灵动不足,而莫雪他是既不会太呆板,也不会过于灵动,也就是所谓的飘忽了。有些老师教得方法太飘忽,一会儿上天,一会儿又入地的,让孩子们无法掌握武艺的精髓,自然就学习得慢了,当然这是往夸大了说。

    在自己的面前,莫雪他倒是很认真,如果自己不在这里了呢,莫雪他又当如何了?

    沐筱萝好几次偷偷走开,以为莫雪他只是做做样子,若自己不在他跟前盯着,恐怕他也是无心教授的……可是沐筱萝借用了好多个借口偷偷走开一下,实际上沐筱萝并没有走开,而是蹲在一个角落偷偷监视着莫雪将军,发现他如往常一般得教授孩子们。

    这叫沐筱萝心中好生狐疑,难道自己之前的猜测是错误的?他的心确实不存在着什么谋逆,是自己看错了,而自己的感觉曾几何时有错过了呢。

    想不通,真的是想不通呢。

    其实,莫雪他早就算计到了筱萝皇后会对他生出怀疑的心思,所以他愈是在帝后面前,装出一副善始善终,他是好老师,好太傅的模样。

    莫雪无意得瞥了宸潋小公主一眼,心里叹息道,若不是为了母亲,他也不会暗中在小公主他们几个吃的水晶糕的原材料里多加了高度粘性的糯米,别说是小孩子了,就连常人,恐怕误吃了一块,恐怕就会哽咽在喉头而窒息身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