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0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莫雪的出发点虽然是好的,殿下们特别是宸涛小公主殿下最后也被古乘风医生救活了过来,可是,筱萝皇后已经怀疑到他的头上来,可以说,对莫雪已经有太多太多的布满,虽然莫雪的出发点是好的,但这一次,莫雪他真的是好心做坏事。

    莫雪解释了这么多,说到了最后,他再补充了一句,“或许,如今的赫连皇已经和皇后娘娘一样,开始怀疑我了,是我对殿下们不利的!”

    “大哥,你怎么可以做出如此糊涂的事情来。”江左叹息了一口气,“你也知道,宸潋小公主殿下是皇上和皇后娘娘的心肝宝贝,你这样伤害她,难免皇上与皇后不会对你心怀芥蒂!”

    听这意思,江左弟弟是在责怪自己,不过他也无所谓。

    莫雪冷冷得反问道,“我莫雪真的想要对宸潋小公主殿下不利,我也不会选故意引诱古乘风老医生来椒房殿,在古乘风老医生踏入椒房殿的时候,就及时发现宸潋小公主殿下被特质粘性糯米梗塞了咽喉。若我真想小公主死,何至于要挑选如此恰如其分的时机呢!”

    “大哥,你做的这些,为何不跟陛下和皇后娘娘解释解释,他们二人都是宽宏大量的人,说不定他们就会消除对你的误解。”江左眼珠子巴巴得凝望着他的这个所谓的大哥。

    难怪有人说江左元帅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大人物,莫雪真不想通当今的赫连皇陛下竟然会放心把天下百万兵马的统御权力落实到江左弟弟的手上。

    也许傻人有傻福吧。莫雪叹息了一声还想继续说下去。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江左拉着他的手,拽了一下,声色凌厉,“大哥,你我二人一同深夜去见陛下吧。说不定,陛下会谅解你的……皇后娘娘她素来英明睿智,非是寻常女子。她一定会明白你的。”

    “不行。若是皇上和皇后娘娘知道了。就轮到我们母亲死了。”莫雪痛心道,“江左傻弟弟,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在这偌大的皇宫里头,我们都分不清楚,哪里有夜倾宴的眼线,哪里没有夜倾宴的眼线,你能保证你自己分得清清楚楚吗?皇上皇后知道了。意味着三千里之遥的夜倾宴也知道了!这样的话!我们母亲的安危可就岌岌可危了呀。”

    话音刚落,江左的眼睛湿润了,母亲,想起临行的时候,母亲曾经被夜倾宴这个狗贼子逼迫到半坡上竟然妄图想要把她老人家推下去,如果自己不答应他用匕首刺杀赫连皓澈的话。

    想着自己回到大陵皇朝了,而他老人家至今还遗留在那里,也不知道夜倾宴待她如何,继续对她大鱼大肉,还是虐待她……这些江左都无法想象。

    很快,昏暗的房间里瞬时间被明光给包裹着。就好像刹那间,天地一片莹白,天亮了一般。

    可是此刻距离天亮还有三个时辰呢,怎么可能会这么早呢。真是太早了些。

    下一刻,江左与莫雪面面相觑,忽然听得一阵门被破开的声音,只见白光拥笼着陛下赫连皓澈与皇后沐筱萝,缓缓踏进门来。

    赫连皓澈眸光绽放着一道冷冽的寒芒,“莫雪,朕早就知道了你有古怪,朕早就派人来监视你了……你既对皇儿们没有敌意,为什么不早说……”

    “本宫今天和陛下在外头听得一清二楚。此举是夜倾宴那狗贼派你们来的。”沐筱萝叹息了一口气,然后才道,“你们可知道,现在你们的母亲说不定已经蒙难了。”

    莫雪挺身而出,“不可能!皇后娘娘!你说的不是真的!夜倾宴答应我们……只有我们……”

    “只要你们杀了陛下是吗?然后他就能释放了你们的母亲了?”沐筱萝就好像看破一个大笑话似的看着他们,实际上,沐筱萝并不是在笑他们兄弟两个人,而是在笑夜倾宴,“夜倾宴这个狗贼,一定老早把你们的母亲给伤害了。上一次,他也是这般对待年羹强将军的妻子和儿子,如果本宫没有记错的话,本宫不相信你们二人对当日在北海山巅的事情,痛彻得忘记掉了吧。”

    没等筱萝皇后说完,莫雪哑口无言,双腿一软,噗通得跪在地上,任凭着窗轩外边的劲风凶猛灌入。

    江左膝行过去,抱住赫连皓澈的腿大哭,“陛下,江左没有想要加害于您的……”

    “朕清楚,朕明白,你们二人速速起身罢。”赫连皇看了筱萝皇后一眼,再让他们起来。

    赫连皓澈和沐筱萝特意偷听他们兄弟二人的谈话,目的就是这个,且看看他们二人是不是心怀二心。

    正如赫连皇所预料的,江左和莫雪二人是被无耻的夜倾宴给逼迫所致的,也怪不得他了。

    赫连皓澈虽然叫江左和莫雪起来,莫雪却含着泪眼,无语凝噎道,“皇上,皇后娘娘,上次,臣那么对待宸潋小公主,差点让特制高粘度糯米叫小公主她死于非命,臣罪该万死!”..

    “你自然是罪该万死了!”一想到宸潋小公主那日所受的苦楚,若不是承蒙谷乘风恩师施救,恐怕宸潋她就撒手而去,倘若真发生那样的事情,恐怕不管是赫连皇还是帝后,都会把莫雪给大卸八块的心情都有了。

    皇后这么说,也归结于她心里头的不痛快,莫说是他们了,哪怕是赫连皇自个儿胆敢伤害宸潋小公主一根汗毛,那也是不能够的。

    赫连皓澈笑了笑,拉着筱萝的手道,“皇后息怒,莫雪他也是有苦衷的,他也不是真心想要谋害公主殿下的。若他真有那个想法,谷乘风恩师也不会来得那么及时,你说呢。”

    连赫连皇陛下都为他们求情了,她一个做皇后的,还能再说什么,再说下去,岂不是要扫了皇帝的体面?自然最好就是保持缄默了。

    “谢谢皇上为我们向皇后娘娘求情。”江左和莫雪擦了擦眼泪,异口同声得说了一句,旋即站起来。

    莫雪想起筱萝皇后之前所说的,深深得看了自家兄弟江左一眼,语气变得几近孱弱不堪,“江左弟弟,我们的母亲恐怕早已被夜倾宴这个狗贼给杀死了!弟弟……”

    “大哥!”江左与莫雪相拥而泣。

    ……

    母亲之仇,不能不报!

    对于他们兄弟俩人来说,无疑是血海深仇!若不是不报,简直是枉为人子。

    他们再也顾不上休息了,而赫连皓澈也是彻夜陪着他们研究如何攻破三千里之遥的神剑山庄,毕竟那里是夜倾宴狗贼的根据之地。

    三日之后,有一匹残马背着一个伤员回来。

    赫连皓澈惊闻此前去的年羹强大将军军覆没在三千里之遥的冰雪两国交域的地方,年大将军被夜倾宴抓去做俘虏,这个残马马背上的人是唯独剩下的年羹强一个贴身亲信,名唤陈文则。

    赫连皇自然是暴怒,派去那么多军士,连主将军年羹强都被抓走了,唯独剩下了一个小亲信回来报信,难道天没有亡夜倾宴之心吗?

    为什么前前后后,总算一直被这个人纠缠,在赫连皇的心中,夜倾宴就好像是一颗毒瘤,赫连皓澈无时不刻不想要把他给除掉,可是夜倾宴偏偏就好比跗骨之蛆,无论是怎么甩都甩不掉,比狗皮膏药还要难缠。

    又是一次秘密商议到了深夜子时。

    赫连皓澈叹息了一口气,“江左,莫雪,你们二人可有什么法子没有?一来你们可以替你们的母亲报仇!二来也可以解决朕这个长久心患。夜倾宴一天未死,朕的心一天就难以安定,这大陵天下更是没有办法安定,千万黎民又怎么能够安居乐业呢。”

    “陛下,臣请求举兵前去攻伐夜倾宴那狗贼。”莫雪单膝叩地,再看看另一旁的江左元帅,他也是如此。

    连连摆手,赫连皓澈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担忧之色,“江左元帅你前次带的兵马也不是……这一次又听闻年羹强将军他……不可……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够贸贸然带兵去……”

    陛下不让,难道就让母亲就这样长眠地下,连坟包一个都没有?

    像夜倾宴这般狼心狗肺的人,母亲在世时,他尚且没有好好得对待母亲,如今她死了,夜倾宴会突然之间善心大发吗?

    不,绝不可能!

    莫雪的声音铿锵落地,带着一股的冷绝,“陛下,您若不出兵给臣与弟弟二人,我们定然也要单枪匹马攻打夜倾宴,叫夜倾宴狗贼知道我们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厉害!”

    看他们二人如此决绝,赫连皓澈不知道该说什么。

    听闻小烨子公公蹑手蹑脚得跑过来,在赫连皓澈的耳畔嘀咕了几句,旋儿,在江左和莫雪两个人看似期待的目光之中,只见赫连皇陛下手一扬,道,“让他们进来吧。”

    御书房的门开了,三三两两的身影涌入内中。

    永乐侯爷夜胥华,长乐侯爷花辰御,老军师谷乘风,齐然得给赫连皇一个礼。

    赫连皇唤他们爱卿,叫他们无需这般拘谨。

    很快,这里又陷入了一场极为可怕的宁静。

    如何除掉夜倾宴,是赫连皓澈目前最为迫切的问题了。

    不除掉他,赫连皓澈哪怕睡觉都无法睡得安稳的。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永乐侯爷夜胥华总算第一个表态且开口了,“皇上,前两次不管是江左元帅还是年羹强大将军都是大战锣鼓大摇大摇,总之声势浩瀚得要宣称讨伐夜倾宴等人!臣以为倒不如咱们兵分三路,这一次不骑马,每个人身穿夜行衣专门趁着夜晚行进,每一个队伍尽量低调些,或从山路,水路,栈道,快要到达神剑山庄的时候,咱们给他一个狠狠的痛击,如何?”

    “永乐侯爷和本侯想到一块去了。”长乐侯爷花辰御看了其他人一眼,最终将目光落到了赫连皇的脸上,“陛下,夜倾宴那狗贼前两次之所以会轻而易举得将江左和年将军收服,无非是做到了知己知彼,他在暗,我们在明,这一次我们在暗,夜倾宴他不可能准备得那么充分,轮到我们给他一个……就好像永乐侯爷说的……给他一个痛击!”

    这个花辰御的观点,说了等于没有说一样,不过恰如其分得表达出他的想法是和永乐侯爷出乎惊人的一致。

    倒也不好怪他什么。

    赫连皓澈眸光再一次扫了众人一眼,他希望能够收到其他别种观点,他眸光冷冽得瞄了谷乘风恩师一眼,极为恭敬得道,“谷恩师,您老人家可有什么好想法?”

    “陛下,依老朽所见,长乐侯爷和永乐侯爷的想法是不错。可是谁能保证这样的消息不能够泄露出去呢。”

    捋了捋羊角须,谷乘风意味深长得凝望了众人一眼。

    旋儿,江左和莫雪竟在这个时候对赫连皇陛下跪下起誓,“陛下,我们兄弟二人对你的忠心可昭明月,杀母之仇与夜倾宴那恶贼不共戴天,我们怎么可能会把这个重大的消息泄露出去呢。”

    谷乘风老人这才笑了笑说道,“陛下看来是老朽多虑了。”

    “二位将军请起吧。谷恩师也是说了一个万一罢。你们不用起誓的,朕知道你们有心就好,快起来,快起来。”

    说到底,赫连皓澈的眼底还是洋溢一股自得满满的表情。

    虽然现在看得出莫雪他们兄弟二人暂且没有什么反叛之心,只不过像莫雪伤害小公主宸潋那样,没准儿他们下一次因为什么理由,而做出伤害自己,皇后乃至于皇儿们的事情。那也说不定。

    凡事都有个万一,赫连皓澈他们都似乎没有听出来自己个中含义。

    若真被他们轻易得听出来,赫连皓澈他还配做天下的国君吗?

    不出俩日,永乐侯爷带着五千小精锐士兵走山路,长乐侯爷带着五千小精锐士兵走水路,莫雪,江左,谷乘风恩师三人走栈道。

    从大陵帝都通往冰、雪两国交界的神剑山庄,这三条路径都是可以抵达的。

    成与不成,就看着一次了。

    赫连皓澈对未来的局势还是颇有期待的,如果夜倾宴一死,那么大陵皇朝才真真正正算得上安枕无忧了。

    赫连皓澈对这一天的到来实在是太迫切了,他恨不得现在就到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