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6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这几日,赫连皓澈商议的地方都是在御书房,晚上休息的已经不在帝所了,在帝所里边,赫连皓澈倒是觉得冷清清得跟前朝的冷宫一般,他还是喜欢和筱萝皇后在一起,这样他才能够感觉卸下了一天之疲惫。

    “皇上近日辛苦了,臣妾给你好好按摩按摩。”沐筱萝轻轻揉着他愈发绷紧的后背,贴心且温柔得询问道。

    “不辛苦,不辛苦。为了天下的黎民百姓,为了能够换得大陵皇朝的长治久安,朕这一点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还是皇后娘娘辛苦啊。近日,皇儿们乖不乖呢。”

    赫连皓澈徐徐得转过身来,一手抚了抚筱萝皇后身后如瀑的青丝,青丝软如棉,还散发着一股迷人的馨芳,不禁手指头捻动几根,无限怜爱得道,“嗯,好想啊梓潼,这到底是什么香味,这么好闻。”

    “陛下,若竹今早给臣妾上的茉莉发油。好闻么?那臣妾每天抹上这个。”沐筱萝说完,两颗眸子水汪汪的,看起来晶莹灵动无比,借着月光的皎洁,叫赫连皓澈看着筱萝皇后愈发红润的耳根处冒出的小红晕。

    顿时间叫赫连皓澈春心大动,他一个翻身直接压在筱萝的身上,把手徐徐得往筱萝的下身探索去。

    “陛下,你近日劳累,可不要……”说到底沐筱萝还是极为担心皇上的身体,再年轻的身体那又如何,也不能这般折腾呢。

    赫连皓澈浅笑了笑,高挺的鼻梁磨蹭着沐筱萝秀挺的樱唇,“小乖乖,敢小看朕,朕龙精虎猛的很,身上有使不完的气力。”

    说罢,沐筱萝叫了一声,随后是一阵阵的欢声笑语自寝殿中央向外传去。

    第二日清晨,赫连皓澈就命内侍小烨子公公去大殿跟大臣们免了这一次的早朝,他携着筱萝的手腕,领着皇儿们前去给赫云太后娘娘请安。

    赫云太后身边的两宫人,碧影和绿缕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有她们两个在太后的跟前服侍着,这给赫连皓澈吃了一百颗安心丸都还要安心。

    赫云太后接受了筱萝皇后和三个殿下们给她老人家请的安,她老人家倒是喜欢得不得了,好几次请安,都不曾像今日这般齐,要不就是皇帝晚来了,要不就是筱萝皇后晚来了,要不就是三个淘气的殿下们忘记了时辰的点儿了,连着把太后娘娘她老人家请安的礼数尽数给忘记了。

    “哎哟,潋丫头,你可轻了许多。”

    “宁儿,你重了哟,很好。”

    “宸礼,最近有欺负哥哥和妹妹吗?”

    太后娘娘分别在三个乖孙儿们的额头上敲了一下,满满的宠溺之色。

    太后他说的也对,宸礼在三个殿下之中是最最调皮的一个孩子,做弟弟的他反而倒是要欺负起哥哥宸宁来,对于小公主妹妹宸潋,他也是要忍不住捉弄一番。

    虽然太后她老人家平素里不随便出这偌大的凤仪宫,不过她老人家还是知道三个殿下们的事情,他们三个小殿下们的事情太后总算派碧影亦或者是绿缕去打探,然后报告给她老人家知道。

    一家人其乐融融说着笑着,也不知道怎么的,太后谈及了之前那个假宸宁御放的事,她老人家忍不住垂泪,“皇上,皇后,你们把御放这个孩子如何处置了?”

    “这个……”沐筱萝倒吸了一口气,旋即拿眼珠子看皇上,“皇上,你知道吗?这件事……”

    很快,赫连皇也摇摇头道,“儿臣也不知道啊。儿臣记得这件事交给年羹强将军去处理的。或许,年将军把御放给杀了,那也说不定。”

    赫云太后的声音带有几分的沙哑,“什么……你们竟然把御放给杀了……他终究是个孩子……虽然他害过哀家……可是哀家之前可是一直把他当做亲生的乖孙……”

    知道太后她老人家心善,沐筱萝也忍不住心头一酸,当初见到御放的时候,她自己不何尝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骨肉,可是他毕竟是夜倾宴狗贼多年来训练的心腹,哪怕他再小,他实际上也是九岁的孩子了,心肠歹毒之程度简直就是令人牙关紧咬!

    单纯的心善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至少沐筱萝知道,前一世她就是太过心善,所以才会遭到那样的下场,沐筱萝心里明白了很,若是年将军平安归来,她一定会想办法从年羹强将军嘴中知晓御放的下落,沐筱萝相信御放还没有完死掉,一旦知道他的下落,就果断解决御放的性命!

    沐筱萝的心中是这般想,嘴上却是言不由衷得说道,“太后您且放宽心。您放心吧。御放他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我们一定会把御放从年将军的手中要回来的……陛下你说呢……”

    沐筱萝话说完,就朝赫连皓澈这里猛猛得挤眼,赫连皓澈也点点头,就差拍手称是了。

    随后,赫连皓澈命令小烨子公公先把三个殿下们送去太子东宫,他拉着筱萝的手就在凤仪宫的某个甬道问筱萝道,“梓潼啊,你刚才跟朕打眼色,意思是说,你要做掉御放?”

    “不然陛下以为呢?”沐筱萝她反过来反问赫连皓澈。

    赫连皇一愣,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叹息了一口气,“斩草除根这个道理,朕比你还要明白,朕什么都不怕。就担忧太后她老人家……”

    “太后老了,心慈手软的以至于都看不清未来路了。臣妾若是到了太后她老人家这般年岁。恐怕也会跟太后娘娘一样,跟她老人家一样作出这样的选择。可是陛下与臣妾当属壮年,陛下您难道眼睁睁得看着有人要威胁我们的大陵江山吗?”

    沐筱萝看着陛下赫连皓澈的脸,一句一句得说,“等御放真正的死了,臣妾想,太后娘娘自然会把那个不详人给忘记,到时候她只会把她那一颗太君的慈悲心完完得放在我们三个孩子们的身上,难道不是吗?”

    “梓潼考虑的甚是齐到。倒是朕有些优柔寡断了。”赫连皓澈尴尬得笑了笑。

    见四下无人,沐筱萝扑进皓澈的怀抱,“陛下你不是优柔寡断,是仁义的好君主。大陵百姓就该有你这样的好君主。陛下放心。仁德之事交给你。不仁之事以后通通交给臣妾吧。臣妾会帮助陛下您扫荡这天地乾坤所有阻碍大陵运途之泥。”

    “梓潼,辛苦你了。”赫连皓澈甜蜜得拥着她的身体,怜爱得说道,“梓潼,朕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修了福气,才娶到你这般好的妻子。”

    沐筱萝浅浅一笑,笑靥如花,禁不起皇上他这般的温言软语,这里并不是晚上,而是大白天,青天白日的说这般情话,倒是叫沐筱萝心中不禁有些颤然,“陛下,你我是夫妻。且莫这般说。只是不知道江左将军他们怎么样了。”..

    赫连皓澈渐渐松开筱萝的腰身,他的剑眉微微蹙起,满是担忧的样子,“之前都是失败了,夜倾宴这个狗贼太过狡猾,如今他们四人兵分三路,朕希望他们可以平安无事,齐得回来就好啊。”

    “当然最好是带着夜倾宴狗贼的头颅回来。”沐筱萝恨不得月溟楚死。

    ……

    三千里之外的神剑山庄。

    赤眉老者钟离重领着一个整张脸披着面纱的女子,带到夜倾宴的跟前。

    那个女子渐渐脱下脸上的面纱,夜倾宴无比惊愕道,“若雪,你的眼睛已经可以看见东西了……你额头上的伤疤也好了……这……”

    “此乃奇迹对吧。”钟离重笑了笑,“只是可惜神剑山庄一家农户家中年仅七岁的小女孩的,沐若雪的眼睛就是强行剜掉那户女孩子的眼球换来的,这个额头上的疮疤只是小菜一碟……”

    沐若雪恍若隔世的神仙妃子一般,她又恢复了往昔的美貌,只是这美丽比以往还要更加惊艳三分!

    沐若雪的手段堪称叫人发指,任凭是一个平常人也会心怀震怒!

    只是一心被沐若雪美貌所迷惑住的夜倾宴他哪里顾得这个,他一心痴迷得看着沐若雪,看着这个曾经已经贵为天女般的沐若雪如今已不再是蒙尘。

    她还是那么美,那么漂亮!

    “若雪,你太美了!”夜倾宴两颗眼珠子一刻不曾离开过沐若雪的娇俏脸蛋。

    沐若雪微微一笑,骤然间能够勾魂摄魄一般,两旁的军士们无不看得心醉神迷,看她举手投足之间无不充斥着一股神仙妃子的意味,看得真叫人耐人寻味。

    沐若雪她这么多年,今日终于可以恢复原本的容颜,并且这张容颜比以前还要更加美丽一百倍,只要她走向大陵帝都,一定会成为新一代的美人。并且将会代表一个新的时代!

    而她也想这么做,不过她到底畏惧那个女人,属于她命中克星的那个女人,沐筱萝,她那,出的妹妹。

    夜倾宴走过来,亲密得拥笼着沐若雪纤软的腰肢,不安分的手往腰肢下移动,捏了一把沐若雪的臀,紧凑带有一股成熟女人的弹跳性,单单凭借这一点已然叫他极为倾心。

    他终于忍不住腹下沸腾的欲火,抱起沐若雪的身体,步入后方的寝室。

    一时之间,满室旖旎,翻云覆雨,倒是非常快活。

    二个时辰之后,夜倾宴赤裸着上身,从床上爬起来,推开窗轩,外面已经开始渐渐沥沥下起雨来,看起来雨势极为浩瀚,没有四五天的话,眼见这雨水的无法停歇的。

    也不知道江左回去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赫连皓澈这个贱人真的会如他自己的愿而死掉么?

    他和他的兄长莫雪此刻是不知道他们的母亲已经死去的消息,既然不知道,他们为何迟迟不肯动手,大陵皇宫的内应也没有传来消息,到底哪个环节出现了错误了呢。

    这叫他不禁愁了起来。

    夜倾宴眼底勾起了一抹神秘的味道,那丝丝的冷意从他的唇瓣之间弥散而出,两只拳头狠狠握紧,若是可以,他多么希望就率领不多的军队攻打大陵帝国,此地距离大陵皇城仅仅三千里之遥,说远不算远,说近那也不近。

    只是听得后方的小榻上有人移动的声音,夜倾宴知道是她,她现在也醒来,没等夜倾宴转身,沐若雪一袭水绿薄又软的鸳鸯戏水肚兜抹在胸前,眼波横陈着一股温柔的水意,青青眉黛时不时得微微起蹙,火辣辣樱唇勾舔,头发散落的青丝如青缎一般光滑弥贴在她那光滑的背脊。

    不足一握的盈盈小蛮腰在夜倾宴眼前惹火得扭动,夜倾宴嘴唇般勾起了一抹似西湖春醉的戏虐,两只手紧扣着沐若雪的椒乳,趁势再将双手环扣沐若雪的纤腰,嘴瓣在沐若雪耳边吟喃着一股令人焦躁的热气,“若雪,你怎么可以这么媚?你这么媚!我好喜欢!”

    “倾宴,我就希望你这样子喜欢我一辈子。以后再也别看别的女人一眼。好吗?”沐若雪眼底含着着烟波迷醉一般,倒在夜倾宴的怀中。

    夜倾宴就愈发甜言蜜语了,“你这般好看。天底下哪个女人能够比得上你?天上广寒宫的嫦娥也不及你的千分之一!我爱你!若雪!”

    夜倾宴忍不住了,舌头进入沐若雪的唇齿之中,享受着女人家独有的温软和细腻。

    抱起了沐若雪,夜倾宴又在她身上狠狠发泄,他以为身下的女人沐若雪,就好像打陵江山,想他怎么征伐就怎么征伐,最终的胜利者永远是他夜倾宴。

    殊不知这只是夜倾宴的一厢情愿罢了。

    ……

    大雨磅礴的冰、雪国两国交域之地。

    大雨之下,水路显得极为难走,苦的是长乐侯爷花辰御,他率领着五千精兵原本是无法横渡乌江,这乌江正是连接大陵与冰、雪两国的地带,幸好谷乘风恩师之前掐准了会下雨,一早就给长乐侯爷花辰御留下锦囊,方法是叫花辰御带着唔千精兵沿岸制造木筏,并且将这些木筏绑起来,一一合度,管它乌江的江面掀翻起多大的江浪潮都不怕。

    至于山路,是永乐侯爷夜胥华所要走的,雨势极大,山体发现滑坡的现象,这山体滑坡就好像跟山崩雪崩没有什么两样的,好在他们走的是一条丛林笑道,丛林遍地,到处充斥着植被,泥土就算要落下来,首先其冲是那些大大叶子被抵挡了一阵子,由于之前无法探险,所以夜胥华麾下折算了约莫一百多军士,或许因为被林中的阴暗沼泽吞噬,又有毒蛇击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