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8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剩下第三支。是谷乘风老人带着江左,莫雪两个人,另外也是五千精兵选走的是栈道,连夜的栈道,因为不敢启动火把,怕被夜倾宴的势力所发现,所以基本上是一路上摸索着前进的。

    这条栈道,谷乘风老人早就十五年前就来到一次,那一次,他满世界的遨游,为了的就是寻找各种各样的药草,摸索着栈道行进之法,他都告诉其他五千的精兵们,可是有的精兵就是不遵从,所以造成几乎折损了五百多的将士。

    三路人马抵达沽口集合的时候,一共一万五的精兵,就几乎成了一万四左右,还没有与夜倾宴的势力正面交锋,已经折损了一千多人。

    “你们没事吧。”

    “没事,你呢。”

    “就是折损了……”

    夜胥华,花辰御,谷乘风,江左,莫雪等一干人等相互问候了几句,便开始筹谋如何以最快得速度擒拿住夜倾宴这个狗贼了,这一次他们发誓一定一定不要叫这个狗贼给逃脱了。

    众人枕戈待旦得寻了近处的一个山洞安歇了,在洞府之中生火烤制了一些野味填饱肚子,养精蓄锐。

    之前,夜胥华派一个军士前去神剑山庄打探去,发现神剑山庄的夜倾宴军士们很明显放松了警惕,他们毫无半点的戒备,根本不知道他们长途跋涉而来。

    当夜胥华将这个情况告知众人。

    长乐侯爷花辰御满脸都是笑容,“风侯爷,这一次本侯爷是是极为信心把夜倾宴那一干人等拿下来。”

    “顺便再把年羹强将军救出来。”说这话的是谷乘风老人。

    众人皆知,年羹强将军是谷乘风老军师的义子,想来情分是极深的。

    谷乘风早就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把年羹强大将军救出来。

    他这般心思,夜胥华和花辰御二人倒是了解得很,他们二人就宽慰谷乘风老人的心。

    好不容易等到了翌日入夜,刚刚从夜倾宴那的神剑山庄打探回来的探子说,如今的神剑山庄看上去已经是毫无任何的防备,只要大军攻进去,偌大的神剑山庄定然也会成为囊中之物。

    何况是夜倾宴那狗贼。

    也许是夜倾宴恶事做的多了,他二更的时候就被自己的噩梦吓醒了,梦中的他和沐若雪两个人死无尸,大刀从脖子中间砍下去,眼珠子被剜了出来,鼻子也被割掉了,耳朵也被割掉,嘴唇也被割掉,大腿和胳膊也是完割离,鲜血不停得从伴随着破开的胸膛勾兑着血肠子和肺心脏一道儿潺潺而外得大力喷射,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身临其境,就好像夜倾宴他自个儿刚刚经历了过了一般。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夜倾宴从梦中清醒,汗水沾湿了他的衣襟,疯狂大叫着,吵醒了枕头边上的沐若雪。

    沐若雪也被他的爆狂声音吓到了,仿佛自己也置身若冰川之底似的,两只手抓着锦被,不可思议得盯着夜倾宴,此刻的夜倾宴的脸毫无人的血色,干瘪的嘴唇苍苍白白,就好像一具尸体,沐若雪忍不住用手去触摸夜倾宴的手腕,发现他的手,也是冰凉的,再摸一摸他的后背,湿哒哒的一边冰寒,就好像把双手放入寒潭里头似的。

    沐若雪战战兢兢得颤抖说道,“倾宴,你……你……你怎么了?不要吓若雪。若雪会害怕。若雪会害怕的。”

    “你不是若雪!你要杀我对不对!”夜倾宴在某个瞬间,他一阵子魔怔了,他的手本能抗拒着沐若雪伸过来的玉手,本能得推搡几下,很快,沐若雪没有夜倾宴的力气大,沐若雪就被甩出去了。

    沐若雪重重摔在床下,额头磕起了一个大包,如果这一次的伤口再深入一些,恐怕她永远也不可能再恢复容貌了,这事情是钟离重亲口告诉沐若雪的,驻颜术这样毫无人道的医生一个人一辈子只能用一次。驻颜术是需要用十张小孩子的面部脸皮撕下来捣成药物涂敷在沐若雪的脸上的。

    也就说,之前沐若雪的眼珠子能够真真正正看得见,跟常人无异,这一切要归功于钟离重高超且丧尽天良的医术,为了沐若雪这张容颜,又多多要了十个孩子的性命呀!

    可谓能够重新恢复容颜是多么了不得,沐若雪双手捧起脸蛋来,拿起梳妆台上的铜镜仔仔细细一瞧,发现自己就是额头上有一个小小的疙瘩包青肿而已,其他都是没有。

    沐若雪看了就觉得放心了,她原本以为自己的心可以放松一阵子,可没有想到,她捧起的那面铜镜里竟然倒影着一张苍白如魂魄的男人面庞,这个就是宛如丧家之犬的夜倾宴。

    “啊!”沐若雪惨叫了一声,她潜意识里告诉自己,夜倾宴现在会对自己不利,特别是在夜倾宴他如今接近疯狂的情况之下。

    “你是来谋害我的性命的对吗?”夜倾宴恶狠狠得夺过沐若雪手中的铜镜,铜镜狠狠一甩,铿锵一声,铜镜落在地上,砸到夜倾宴的脚趾头上,脚趾头都砸出血水来,可是夜倾宴并没有一丝丝的感觉。

    反而夜倾宴脸上表情更为可怕了,沐若雪后悔,后悔自己这几天会爬上夜倾宴的床上,她以为自己恢复了容貌,夜倾宴就可以对他好一点,谁曾想,夜倾宴又魔怔了,就好像死鬼上身一般,太吓人了!

    沐若雪哭声叫道,“倾宴,我是深爱你的若雪,若雪永远不会谋害你的性命的!你误会了……不是我呀……”

    “怎么不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夜倾宴此刻仍然没有从梦境之中脱离出来,他两只手仍旧狠狠抓着沐若雪的手腕,嘎吱嘎吱,仿佛听见沐若雪两只手手腕骨头缝隙交错的恐怖声音。

    被男人狠狠握住,沐若雪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如今就好像在受着普天之下最为严厉的酷刑一般,死也死不了,生也无法安生,她现在想要逃离这里,可是两只手被夜倾宴紧紧抓住,想要脱逃,却怎么也无法脱逃。

    忍不住了,沐若雪俯下螓首,晶莹贝齿狠狠咬了夜倾宴一口。

    夜倾宴吃痛一声,掌心一拍沐若雪肩膀,沐若雪被一股可怕的蛮力挤压之后,连连向后退了五米之遥,沐若雪的身体撞在门环上,重重得吐出一口猩红的血液,其实沐若雪始终不相信那竟然会是血迹,她也就是感觉嘴里真正的腥甜,没有想到,竟是吐血了。

    “你疯了……你疯了!”沐若雪一只手捂着胸口,后背肩膀的惨烈的痛楚几乎叫她快要死了过去,可是沐若雪她不想死,一心想要往外面逃跑去。

    还没等沐若雪跑出院子门口多少步,月溟楚狂怒之中,平时的一对黑眸现在早已没有了半点的血色,是一股股狠戾的眼白,叫人闻风丧胆,他咆哮道,“人呢,来人,把这个贱人给我抓过来!她要杀我!我不可能放过她!”

    果然,从院子的四齐奔跑而来的是约莫有二十多个的军士,他们都是夜倾宴最为贴身再贴身不过的保卫卫队,之中的好几个是以前的大华皇朝倾宴宫羽林军的部下,他们对着夜倾宴不仅仅是心怀着一颗尽忠的心思,更有满腔的亡国家恨在里边,他们都恨不得将如今的大陵帝国推翻,重新建立一个宏伟的大华皇朝,那,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

    “是,太子殿下!”他们仍然不变得对夜倾宴称为太子殿下!就好像夜倾宴他还是当时的太子殿下一样,身份地位怎么都无法改变。

    他们如此对夜倾宴尽忠,对他的话自然是言听计从了的,三两下他们就把沐若雪活活擒拿,就等待夜倾宴太子殿下走过来判决,无论夜倾宴太子殿下把沐若雪给杀了,还是就地正法,都心听尊便,因为夜倾宴是他们永远的主子!

    沐若雪感觉到自己的额头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她想要大声呼叫钟离重,毕竟她这段时间一直与钟离重有着超乎常人的肉体关系,她希望钟离重可以看在以往她在床上良好表现来救她。

    可是沐若雪不敢出口,心里头默念着钟离重可以快点来,如果早点来的话,她就不用死。

    倘若沐若雪现在大声说出来,要钟离重来救她,无疑是要直接惹怒了夜倾宴了,到时候只能加速沐若雪灭亡的进程了。

    救命啊……谁来可怜可怜我呀……

    沐若雪失声痛哭。

    眼看着夜倾宴一步步得逼近自己,他两只手作出了一个环状的动作,看起来他是一定要用手把自己给勒死了,她如今恢复了容貌,她怎么可能能够舍得就这么死了。..

    ……

    大陵皇宫,椒房殿。

    沐筱萝鬓发微湿,猛地睁开眼皮,她在梦中看到,长姐沐若雪死相极为惨烈,披头散发,浑身赤裸,浑身上下遍布着凄厉的鲜血,舌头吐得长长的。

    微微感觉到筱萝身体翻动,睡在他身边的赫连皇陛下也醒来了,侧着身子问他,“梓潼,你怎么醒来了?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了?快跟朕说说到底怎么样了。”

    “只是一些不好的梦罢了。”沐筱萝搪塞而过,只是不想让赫连皇陛下担心而已,再说沐若雪那个贱人死了,对于她自己来说,可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她沐若雪死了也未尝不是一个解脱,谁叫她坏事做足,机关算尽,死了也是活该,老天爷若是留给她一个尸,还是沐若雪这个贱人赚来的,甚至于可以说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就怕老天爷根本不给沐若雪这样的机会,沐筱萝惨烈得笑了笑。眸光微微一亮,似乎可以穿透三千里以外的地方。

    就在神剑山庄之内的夜倾宴两只手箍紧沐若雪的脖子之时,突然夜倾宴被突兀进来禀告的军士给抽出了心绪,“太子殿下,不好了,神剑山庄,已经被夜胥华,花辰御还有谷乘风等人包围了,我们兄弟们拼死顽强抵抗也没用人,对方的军队数量足足有一万四千之多,我们军队怕是不够,想要对抗他们,一定要把冰、雪国被我们控制的军队调过来,方能解除这个危机……”

    “什么,怎么会这样?”夜倾宴猛然清醒,猛然松开沐若雪,他感觉自己现在才从那个梦境出来,听到这个消息,他就更是无比得暴怒,“为什么,怎么没有任何动静。”

    咳咳咳咳咳,沐若雪两只手护住脖子,咳嗽着,只要夜倾宴抓着自己的脖子再坚持几分钟,她一定会死的。

    好在外面发生了异况,夜倾宴的注意力暂时转移,双手松开了沐若雪的脖子。

    悻悻得叹息了一口气,沐若雪觉得自己好险。

    夜倾宴领着一大堆人马正准备迎门通击,毕竟这里是神剑山庄,是他夜倾宴的地盘,是距离大陵帝都三千里之遥的地方。

    龙头再强悍安能压得过地头蛇去?

    他心中是如此想法,叫夜倾宴的心里头仿佛强加了一剂定心药一般。

    “倾宴,对方人多势众,我等真的要迎面给他们一个痛击吗?”

    说这话的人,是突然出现在此间的钟离重,适才夜倾宴差点把沐若雪勒死,他也没有出现,任由着沐若雪苦苦挣扎。

    “东躲西藏,躲个猴年马月去?我就不相信,哼!对方有一人,我就杀一人,有一千,我就杀一千,有一万,便是杀一万了!”

    话音刚落,夜倾宴整张脸满满的狰狞之色,恨不得将这个世上凡是阻遏他的,通通杀掉,不管神佛。

    顿时,夜倾宴在众位将士们浩浩荡荡的拥护之下,齐刷刷抵达神剑山庄的庄门。

    而沐若雪就被遗留在内院,她仓皇得跑进内室,吓得鬓乱钗横,眼泪宛如泄了堤坝一般,汹汹涌涌滚落而下,她希望夜倾宴刚才那样的举动一定是出自失心疯,若是他真心如此,这以后的日子还有她沐若雪的活路吗?

    断然是没有的,沐若雪也只能留在这里,若是去了大陵,属于沐筱萝和赫连皓澈的管辖境内,沐若雪自知他们夫妇二人绝对不能够放过他的,她原本以为钟离重与自己有露水恩情,谁知道一到关键时刻,钟离重根本不把沐若雪当人看。

    或许对于钟离重来说,沐若雪只是单纯的一件供予自娱的工具罢了。或者可以说是一件发泄***的工具。

    沐若雪知道她如今一切只能靠自己,不能对于任何一个男人寄托与幻梦,否则后来怎么死都不知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