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6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夜倾宴如今已经自称为朕了,他两颗眼珠子几乎都快要暴突出来,眸子森然得叫夜胥华仿佛感知了一种叫做绝望的东西,“好皇弟,好歹你的身体流着我们大华皇朝的血脉!难道你偏偏要违背我,替赫连皓澈这个狗贼卖命吗?这是不值得的!你终有一天会后悔,会后悔的!还是回到我的身边!朕保证不杀你!好要封你为静王爷!只要你答应的话,朕的一半江山都会双手送给你!只要你答应与朕一同打江山。把赫连皓澈这个祸害拉下大陵皇朝的帝位,如何?你可要想清楚了!若不然,朕会杀了你,死了到了阴曹地府,可不要去找已逝的先皇告状,说朕这个做皇兄的,一条活路都不给你。”

    “呸!夜倾宴,你这个无耻的暴君!当今的皇帝陛下唯独赫连皇陛下一人。一臣如何侍奉得了二君!你这个狗贼。赶紧放走了我们。否则,老天爷都不会原谅你的。”

    夜胥华恨不得将夜倾宴给杀掉,可是他发现他自己已经手刃了好几个夜倾宴派过来的杀手了,可是眼前的铁栅栏无不被千年玄铁所制的材质团团包围着,别墅他夜胥华了,就连武功比他还要高深的谷乘风军师也没有任何的举措,他实在是想不通还有什么办法来突破这个樊篱似的牢笼。

    对于花辰御花侯爷来说,他苦于自己没有类似飞镖之物,不然的话,可以发射过去,取了夜倾宴的性命也说不定。

    有了!

    顿时间,花辰御计上心来,他从腰间掏出一枚紫褐色的丹丸,这是他从万毒真经看来研制出来的一种奇痒无比的药丸,只要让这枚药丸接触对方的服饰,就能够让对方三天三夜奇痒无比。

    “夜倾宴,你想要做皇帝是吗?做皇帝了,可真要万岁万岁万万岁才行。”花辰御嘴角一扯,就什么都说出来了,他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吸引夜倾宴这个狗贼子上钩,这才是最重要的!

    做了皇帝,当然是要万岁了,从古至今,从来没有一个帝王真的能够万岁万岁万万岁的,这个花辰御该不会是耍自己吧。

    夜倾宴当然不会那般蠢钝,很快,他敏锐得看了花辰御一眼,满是讥讽,“哼,真有如此良药,你早就献给了赫连皓澈了,怎么想到会献给朕呢,你信不信,朕让你拔掉你的舌头,看看你是不是还能够胡说八道!”

    “月皇,是真的。我现在被你囚禁于此,我是真心实意得想要讨好你的。”花辰御满是谄媚得说道。

    话音刚落,谷乘风等人面目无不惊变。

    江左元帅性情偏激了些,他两只拳头气得一直敲打着旁边的铁栅栏,哪怕手皮被重重抠了下来了一层,鲜血遍布拳头,他也丝毫不觉得疼痛,只是有些……

    大家的心情终究是差不多的。

    而谷乘风老人细细想了一想,他心里头反而是高兴了几分。

    夜倾宴剑眉一扬道,“好,给朕吧。若是朕发现你在使诈,今天就是尔等之祭日!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当然明白,怎么会不明白呢。”花辰御脸皮笑嘻嘻的,就好像戴上了一副假的人皮面具似的,很快,他手中的那一颗紫褐色药丸在凌空飞渡之间被夜倾宴捏住了。

    夜倾宴许是捏住药丸的时候太过用力了,药丸竟然化作手心的汗液,慢慢得融入肌肤内理之中。

    夜倾宴临走之前再三警告,约莫过了三个时辰,坐在院子中央琉璃亭上的夜倾宴突然觉得浑身奇痒无比,就好像无数条的蜈蚣在啃食着他的筋肉血脉,他大呼上当,“这个该死的花辰御,朕一定……一定要杀了他……”

    夜半的神剑山庄地下黑牢散发着一股死亡沉寂的味道。

    众人似乎老早就感觉到什么不对劲,便让谷乘风老人事先开挖起地道来。

    好在神剑山庄齐围的泥土极为湿润潮湿,这座山庄的地基原本就是以泥土地为底的,他们身边毫无傍生的工具,唯独徒手完成。

    “谷军师,好了没有。”永乐侯爷夜胥华斜了一眼谷乘风老人,并用自己的身子作掩护。

    掩护谷乘风军师的不单单有夜胥华,还有长乐侯爷花辰御,江左元帅,莫雪将军,年羹强将军,所以夜胥华侯爷这么一问,是大家都想要知道的。

    良久,众人耳畔依然传来沙土刷刷的声音,谷乘风终于开声了,声音带有几分的无奈,“哎……老朽挖来挖去,也算是挖到了……”

    “太好了,谷军师您是挖到了出口了吧。”没有多想,长乐侯爷花辰御就马上臆断了。

    长乐侯爷花辰御终究空幻梦一场。

    孰料谷乘风老人语气之中无奈意味更是深了,“哎,挖到一块大石头,可惜这块大石头堵在这里,想要继续再向前挖去,是不可能了。”

    前方有石块阻挡着,上面更是没有东西可挖,何不尝试向下挖呢。

    这般想法还没等长乐侯爷夜胥华说出口来,地牢入口处有一个人举着火把,他身后更是一长串的人起哄着乐,欢声笑语充斥着狭小的地牢,显得如同鬼魅一般。

    “奉月皇之命!将尔等活活烤死!”说话的人,夜胥华听声音辨别正是所谓即将要做国师的钟离重了。

    什么?钟离重他举着火把就要将他们一等人活活烤死,之前夜倾宴和沐若雪捣鼓过这样的伎俩,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黔驴技穷了,这般下三流的手段竟接二连三的用?

    夜胥华冷声叱诧,“钟离重,你叫夜倾宴这个狗贼过来,让我与他单打独斗,被我们囚禁于此,举着火把要活活杀死我们!哼,难道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吗?”

    “哈哈,风侯爷,你也太逗了。真是无法想象这样的话语竟然出自侯爷你的口中?不过可惜,钟离重向来无耻,你们又耐得了我何?这种小事,钟某脑袋有坑会去禀告月皇?”

    钟离重这里话一说完,他身边的众位兵士们无不捧腹开怀大笑,在他们的眼里,这是他们听到的最好笑最滑稽的笑话了。

    夜胥华分分钟与他们交涉,旨在拖延时间,为正在挖地道的谷乘风军师创建时间,能拖一刻钟是一刻钟,能拖一秒是一秒,毕竟这是大家能否逃脱生天的宝贵时间,时间就意味着生命!

    众人不敢在钟离重面前作出任何的异动,他们知道若是不小心露出谷乘风老人在身后偷挖隧道的破绽,到时候钟离重可就不是这般对待他们了。

    “不知道夜倾宴那狗贼尝到老子的痒粉,死了没有?”花辰御英俊无俦的脸蛋上堆砌了一层令钟离重感觉到一股子厌恶的笑容,至少花辰御花侯爷他现在也是在拖延时间。

    钟离重脸上遍布了一层寒霜,却什么也不说,眸光如烙印子一般,狠狠得剜了他一眼,“就是因为你,所以月皇才派钟某来解决你们的,哼,殊不知,你们这般是自取灭亡!”

    听后,花辰御脸上的表情反而愈发见喜色了,“你若是现在跑回去告诉夜倾宴这个狗贼,说不定还有一点点的时间。”

    “为何?钟某为何要听凭你的口令?”钟离重的脸上满是一副我为什么要听你这个傻子的表情,不等花辰御说出后面的话,钟离重却舔了舔舌头,目光之中带有一丝丝的精光之色,“你是不是想要说,月皇所中的痒粉之毒一定要你才能解,是吧。”

    此话一出,花辰御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附和他所说的,嬉皮笑脸得说道,“是的,只要月皇答应不烧死我们,我可以考虑将解……”

    解药的药字还没有说出口,花辰御就听到钟离重无比鄙视的嗤笑声音,“哈哈,你死了这条心罢,还真以为你那所谓的痒粉能让月皇犯难?醒醒吧,像那种低等的痒粉已经被钟某解除了,现在你还有什么花招吗?通通放出来罢,别到了阴曹地府跟阎王大人告状说钟某不给你们任何机会!”

    “……”花辰御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应对。

    他身侧的江左元帅愤怒得两颗眼球瞪得宛如铜铃一般大小,“钟离重,你这个小人。速速放了我们!联合我们一同生擒夜倾宴这个叛国贼子!事成之后,我等一定为你在赫连皇陛下面前多多美言几句,否则,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如果不这样做,你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莫雪将军接着江左的话匣子说。

    对于年羹强将军来说,夜倾宴这个恶贼,害死他的妻子和儿子,此仇不共戴天,年羹强恨不能自己与他功归于尽,可是冥冥之中,夜倾宴的宿命始终还没有抵达尽头的这一天!

    年羹强咬着银牙,下唇瓣都被咬出一块凄厉的鲜血来,他却不为所动,乌黑的眸子就好像黑色琉璃球一般,散发着比此间阴幽孤寂的地牢还要更为可怕的气息!

    他没有发出声音,只不过年羹强的眸光比说话的人杀意更是冷傲了几分。

    钟离重也不知道怎么的了,他竟然会畏惧年羹强的这种可怕感觉,他连连下达了三道命令,“烧死他们!烧死他们!烧死他们!”

    “是!”约莫有七八个火把纷纷扔了过来。..

    与此同时,谷乘风老人那里的声音也愈发明亮浩瀚,不过始终带着一股子的瓮气,“风侯爷你拉着我,花侯爷你拉着风侯爷,按部就班……”

    火把燃烧齐边草皮起了一大团的黑烟,黑烟呛着钟离重,本来他还想要多呆一会儿,他自个儿发现不能够了,遂带着将士们出去,然后将整个地牢的所有入口通通堵死。

    “哈哈,如此一来,他们还不死!”钟离重眸光深处闪烁着狰狞的冷光,他知道这一次谷乘风等人一定会凶多吉少,神剑山庄的地牢可是水泄不通之所在量他们插翅也难飞。

    ……

    谷乘风老人之前因为上面前方都无法挖掘成功,所以就准备向下挖掘去,没有想到还真的被他挖出一个别样的洞天来,他是用空空的一双手没有错,可是地牢齐边的泥土温润肥沃又极为绵软,只要双手不停得去扣挖,发现下面坍方的地域愈发变得空阔,每进入一寸,就隐隐感觉有一股清风扑面而来。

    如此清爽而又干净的风,就仿佛置身于清雨清洗后的大后山,源源不断的风力吹拂着众人的脸庞,叫人感觉到无比舒畅。

    虽然地下泥泞不堪,抬起一个脚丫子,就足足搜刮不少的黑色粘稠的污泥出来,好在地上还算是极为平坦又沉稳,若是不一小心来个中空坍塌,就连谷乘风老人也不知道怎么办。

    借着前方的一点亮光,众人约莫在一处斜长的通道里,走走停停歇歇足足两个时辰。

    就当长乐侯爷花辰御说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想要放弃的时候,没有想到,他一个转角,就来到了一个此间豁然开朗的空间,“我……们……我们出来了!这是后山啊!”

    “真是后山啊!”夜胥华兴奋之情难以言表,他听到花辰御所言,脚底下就好像踩了一阵风一般。

    闻着山中花草的馥韵芬芳,夜胥华再看看花辰御一生衣袍沾染的部是的黑泥,忍不住哈哈大笑,“辰御看看你,真是出淤泥而不染啊。”

    “还说我,你身上的黑泥更多,看看你自己的吧。”花辰御也难以掩盖住的恣意,手指着夜胥华。

    他们二人相顾一笑,便笑得愈发疯狂了,憋屈了这么久,是该时候了要好好得开怀大笑,疯狂得抒发胸臆是很有必要的。

    紧接着江左,莫雪也是面面相觑,看着眼前的风光,无不感慨,这一次他们又死里逃生了,殊不知有多少类似这样的场景。

    谷乘风老人站在一个大概有两米的花岗岩上,眸光如星辰得浮掠过山间的田园,捋着苍白胡须道,“看着晨曦的方向,那个地方便是东方,只要那个方向走,一定会到达大陵皇城的!”

    “谷军师,如今我等事败,怕只怕赫连皇陛下他……”夜胥华倒吸了一口气,赫连皇是如此的信任他们,可是他们并没有交出一份完美的答卷。

    风侯爷不免有几分忧心忡忡的模样,谷乘风老人看在眼底,嘴角堆积了浅浅的笑意,“老朽以为,我等众人保存了性命,才是最要紧的。赫连皇他不能没有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你们可明白。特别是你风侯爷,难道这么一个道理你都不明白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