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9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蔡府门前门庭若市,往来不绝,看似再普普通通的一座小宅院,实际上,蔡府之内占地极大,单单是三重门五重门,门房串着门房,当真是极为隐蔽。

    可以说,一旦有外地神马的入侵,蔡府上上下下会第一时间撤退。

    而这个理由,便是沐若雪在此安营扎寨的理由。

    蔡府庭院中央,一张石桌,四张雕花精美的石凳,秋日芍药遍植两旁,庭院中央环绕着是流觞用的曲水,曲水叮咚不绝而耳,仿佛置身于世外山林,当着是一处极好的享受。

    御放坐在石桌上,两只手撑持着下巴,两颗眼眸子呆呆滞滞,什么话不想说,面前的一盘极为精致的小糕点,御放一动也不动。

    毕竟之前,沐若雪与御放相处了几年,她自己未能生育,也用她那极为可怜狭窄的心胸包容着这个孩子,很多时候,沐若雪几乎把他当做了亲生儿子,见他如此懊恼,她不免关心得问道,“御放,如果你想念年将军和谷乘风老人的话,那么你便回你的将军府吧。没事的。”

    这句话无疑是试探之意,御放太了解干娘沐若雪和干爹夜倾宴了,他们的一举一动,在御放的眼中,他是看得极为透彻的。

    御放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虽然夜倾宴和沐若雪表面看上去,比他自己亲生的父母亲还要亲,可又怎么可能呢,一切终究是隔着一层肚皮,一切终究是隔着一层血缘相连的联系。

    御放的性子从小就是冷漠,孤僻,完不懂得为他人着想,夜倾宴的冷漠,沐若雪的无情,两个人的性格特征糅合造作了御放这个孩子。

    他从小便是敏感,源源来自于他骨子里面的想法,就跟其他正常的,活泼的,天真的,浪漫的那些小孩子们就完不同了。

    御放,可以这么说,他是孩子中的异类。

    怎料,在御放入住了年将军府邸的这段日子可以说是御放这整个的九年来,唯独最最开心的一段日子,至少年羹强对于御放是真正出自内心的关心,若不然,年羹强也不会千辛万苦将御放之前随口说说的玩物水晶琉璃球找来送给御放。

    干爷爷谷乘风更是豁下老脸来,为自己谋夺齐,在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面前委曲求。

    一想到这里,御放他的心竟莫名得痛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痛苦。、

    御放更不明白,他原本是那般冷漠、无情、铁石心肠的人,竟然暗地里忍不住潸潸落泪。

    御放更是畏惧,倘若有一天,干爹夜倾宴和干娘沐若雪她们两个发现自己内心深处最为真实的想法,那该怎么办才好。

    想到这里,御放就愈发失神了,整个人宛如木偶一般,魂不守舍的,只能惹得沐若雪再度来询问了。

    “御放,你到底怎么了?你……在想什么?”沐若雪忍不住用手掌去御放的跟前挥舞,希望可以引起他的注意,当然沐若雪得逞了,她看见御放的眼珠子战战兢兢得向自己这边移过来。

    之前御放大部分的时候都在沉默呆滞,御放突然发觉自己不能再迟疑了,至少一定不要让沐若雪干娘洞悉他心中真实的想法,“没什么。干娘,只是我觉得眼前的糕点好可爱。我都舍不得吃呀。”

    眼前的糕点是玉兔馒头,山楂糕,藕香枣泥,样样都是极为好吃,品相之精致更不必多说了。

    这些东西都是钟离重暗中送过来的厨子给做的,沐若雪想着钟离重为了要弥补他自己的过失,不但给自己送来厨子,还帮忙着给沐若雪寻一处好下榻,正是此间的蔡府,这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钟离重包办的。

    而钟离重断然是没有任何资金支撑着他,幕后黑手是夜倾宴!

    沐若雪更加想不到夜倾宴为何会这般布置!

    “别舍不得吃,当吃还是得吃,知道吗?”沐若雪冲御放宠溺,某一个瞬间,沐若雪还真的把御放当做是亲生儿子,试问天底下任何一个做母亲能够做到像她也算是极致的了。

    御放嘻嘻一笑,“干娘,谢谢您。谢谢您疼爱御放。嘻嘻。”

    沐若雪瞧了一眼天边的月色,“御放,今晚你不回年将军府吗?小心他们会怀疑到你的身上,知道吗?”御放这段日子一直居住在年将军府邸,沐若雪一心以为从御放的口中或许能够探听到几许可靠的情报。

    “干娘,御放还是要回去的。”御放眉目之中满是笑意,精灵灵动,就好像真真五岁的小孩子一般,不过他的真实年纪已经有九岁了!

    九岁之龄,虽然不大,但是同样也是不小了。

    “好,那你多吃几个。吃饱了,就回去吧。别让他们起疑就成。事关我们的大计!”沐若雪凤眸之中闪烁过一阵阴狠的神色,只是这抹子阴狠,沐若雪一张脸蛋儿别过去的时候,在角落里头偷偷展现的。

    御放嘴里吃着一个,手里头拿着又是另外一个,他这么做无非是造就一个表象,那就是御放他现如今是一个乖巧的孩子,至少在沐若雪这里是乖巧的孩子。

    看着御放吃得满嘴都是,沐若雪忍不住笑她,便看着御放的小身板消失在满是迷雾的大街。..

    御放这下子应该是回了年将军府邸是没有错的。

    沐若雪嘴瓣勾起一抹邪恶的微笑,两颗眼珠子就好像浸入无声无息幽暗的死亡渊泽,在那个地方,永无生机!

    年将军府邸。

    御放一进门的时候就发现将军府邸两侧站着除了守将之外,还有一个右眼瞎了男人,这个男人一夜之间仿佛鬓发发白一般,显得是那样的苍老。

    看到眼前的场景,御放忍不住喉中梗塞,“义父”二字他偏偏说不出口去,他或许能够轻轻松松得称呼夜倾宴为干爹,沐若雪为干娘,可是御放对于眼前的人却始终无法交出声音来。

    或许,御放对于夜倾宴和沐若雪的时候,喊出干爹干娘的时候,是极尽虚情假意,没有半点真感情,这般的话,御放可以在一天之下说一万遍,十万遍,可是现在他实在无法……

    “孩子,你去哪里了?义父担心死你了,你跑哪里去了?是不是还在生义父的事?你不喜欢那个水晶琉璃球也没有事,你告诉义父,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义父哪怕拼掉自己的性命也会为你争取得来。”

    走上前来的年羹强将军看见小御放双眸噙满泪意,就愈发触动了年羹强将军他心内属于父爱的那一根弦了。

    “孩子,你今天是怎么了?”年羹强以为御放不回答自己,铁定以为御放他病倒了,旋即一只手将御放拥入怀中,无限怜惜得说道,“孩子,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御放如何能告诉年羹强,他近日之所以这般,只是因为他见到了干娘沐若雪,在御放被收养的前几年,他和干娘沐若雪寸步不离,从小就没有了双亲的御放就把沐若雪当做了亲生娘亲,他或许会对年羹强将军心存感激,但是目前,他是绝对不会背叛沐若雪的。

    只是人世变幻,谁知道自己的下一秒的命运是什么?抑或者是由何人所主摆。

    “义父,原谅御放。御放一时想不开,希望义父能够原谅孩儿。”御放眼泪珠子一滴一滴得落下来,滴滴滚滚若玉珠,嘀嗒在大理石的台阶上,竟然有一股清脆的响声。

    年羹强抱起她,脸上无比满足的神情,“好孩子,时间不早了,义父把你抱去休息吧。这么晚了,你的谷乘风干爷爷如今恐怕早已睡下了,你无须太过焦急知道吗?明天,你就能够见到他的。”

    “义父,我知道。”在年羹强怀中的御放兴高采烈得说道。

    一个人躺在罗汉床上,御放双瞳瞪得好比牛眼,趁着年羹强远离的空档儿,御放有一句没一句得腹诽着,义父对我这么好,我是不可能背叛义父的!可是我该不该把干爹沐若雪隐居在当今大华皇朝的西北城的蔡府告诉给年羹强义父,义父他如此疼爱自己,怎么好让……

    御放倒吸了一口气,怎么睡也睡不着,他爬下床来,推开门轩,遥远得凝望着前方的月亮,心中浮现一抹莫名的惆怅。

    为什么上天要如此残忍,总是要让御放他说出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

    这老天爷简直是太不公平了!御放心里头这般默念着自己,仿佛直接赶上了那些一大拨的鸡鸭鹅,赶鸭子上架,着实是难以开口的事。

    终究,御放仔细得想了想,还是等事情的风波过去了,看看情况再做决定。

    毕竟御放相信,到时候他一定会做一个无比明智的选择!

    ……

    第二日。

    大陵皇宫。帝所。

    沐筱萝搀着大殿下宸宁,二殿下宸礼,三公主宸潋,步入帝所和赫连皇一同用午膳。

    长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美味山珍,沐筱萝为三个孩子们分别夹了一块鸡腿,旋即她给赫连皓澈夹了一个虾仁蒸饺,还亲自递送到赫连皇的嘴中,甜腻得问道,“陛下,好吃么?”

    “好吃。虾仁软鲜幼嫩,正符合朕之口味。”赫连皓澈勾起了一抹笑容,高挺得鼻梁微微得向上挺秀着,就好比山岭那般险峻,看上去无疑是大陵皇城之内不可多得的一个美男君。

    很明显,这个大陵皇朝是不缺乏美男子的,但是拥有大权的美男子是当今的赫连皇陛下,普天之下,不知道有多少的女子们对皇后宝座趋之若鹜,有多少人愿意跟三宫三千一同享受同一个男人。

    倘若赫连皇他真有异心,那自己还能怎么办呢?

    沐筱萝叹息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此刻想偏了,可是人总是要居安思危的,至少在沐筱萝看来,她现在是极需要这种思想的,现在要做的,那便是好好得相夫教子。

    宸宁,宸礼,宸潋三个小孩子见父皇与母后如此恩爱,他们三个人竟然怂恿了起来,表面上是争着抢着要筱萝皇后给他们夹虾仁蒸饺子吃呢。

    “母后,我要吃。”

    “母后不许偏心哦。我也要。”

    “两位哥哥都有了,宸潋也要。好不好嘛。”

    三个殿下们半带着埋怨的撒娇意味,真是叫沐筱萝不知道该宠溺哪一个更多一些,他们都是自己的亲生骨血,沐筱萝她当然是一个一个疼爱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不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呢。

    沐筱萝一一给他们夹了饭菜,他们也纷纷开动了,整个过程之中,似乎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赫连皇陛下脸上的面部表情,勾兑着一股子的滑稽笑意。

    没有想到孩子们还能够吃他这个父皇的醋意呢,这叫什么事儿呢,这些个小鬼头平日里霸占着筱萝皇后的喜爱,以至于筱萝皇后冷落了他这个大陵皇帝。

    于是,赫连皓澈愈想愈是气得一团糟糕。

    到底他是他们的父亲,哪里真的能生气?

    赫连皇陛下咬了一口香喷喷的虾仁蒸饺子,眸光如同水银般恣意流淌,“嗯,不错,这个虾仁蒸饺子味道极好,怪不得你们喜欢呢。吃完了你们母后给你们的夹的,到时候仍需要尝一尝父皇给你们夹取的好不好?”

    “好好好。谢谢父皇。”众位殿下们起身躬身得说道。一个一个看起来极为恭谨有礼貌的样子,大家都是相互对视一笑,而后再次坐了下来,继续品尝好吃的山珍海味。

    一家子难免有这么多的机会可以团团圆圆在一起吃一顿饭,毕竟赫连皓澈他平素来一直忙着在御书房批阅奏章,若不是在批阅奏章那也是在商讨国家大事,难得这样的时光。

    照旧,赫连皓澈提了一个建议道,“吃完了之后,咱们一起去凤仪宫看望太后好不好?”

    “好喔。可以去看望皇太君了。嘻嘻。”

    “恩恩,我好喜欢皇太君。”

    “皇太君上次说我轻了,我不信呢,我现在就多吃两口饺子,多长肉,皇太君一定会更喜欢我的。”

    ……

    看他们兄妹三人你争我夺的,沐筱萝不禁会心一笑,这三个小兄妹们真不愧是亲生的呢,说话语气神态都是如出一辙的。

    赫连皓澈笑了笑,把手徐徐得从桌子底下伸到筱萝那去,眸光温柔四溢,“梓潼,谢谢你为朕生了三个可爱的小家伙们?只是朕觉得这些小家伙们太少了,要不咱们多要几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