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1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听这话,瞧赫连皇一脸不正经的模样,沐筱萝狠狠白了他一眼,眸光如电一般扫过,“陛下,你说什么呢?孩子们都在这里?你怎么能够说这种话呢。”

    “嘻嘻。父皇被母后责罚了。父皇被母后责罚了哦。”小小宸潋胖乎乎的小脸蛋红得跟小红苹果一般,清纯幼嫩,看上去叫人忍不住张开嘴唇轻轻咬她一口,不过她如此可爱,不会有人真的会想要咬的。

    赫连皓澈顿时间尴尬极了,故作严肃得冲着孩子们,“你们快给朕吃饭,不吃完的话,朕赏赐你们每个人五十棍棒,听见没有。”

    霎时间,桌子上一片风卷残云的模样,林林总总的山珍海味都吃了大半便没有了。

    还是赫连皇陛下有魄力,一个命令下去,便什么都见底了。

    这个皓澈别的本事没有,尽是都给孩子们了,沐筱萝似笑也不是,似哭也不是也不是,脸色极为复杂,心中却是腹诽道,陛下呀陛下,你这样子会吓坏孩子们的……

    当天傍晚,谁都不知道大陵京都西北城的蔡家府邸,沐若雪正在与一个蒙面蓝衣人对话。

    蒙面蓝衣人,头上还戴着大斗笠,若是有人想要从中辨认他,堪称比登天还难。

    “若雪,上一次我帮你治好了眼睛,又恢复了容貌,如今你再这里安顿好了。下一步你有什么计划?”蒙面蓝衣钟离重神色暧昧得凝着沐若雪那一张堪称九天玄女的绝妙面容。

    沐若雪动容一笑,眼眸之中秋波频频,“钟离重,你还问我什么计划。你的计划不就是我的计划。我的计划岂不是你的计划了?我恢复了容貌,可是沐筱萝那个贱人始终会认出我的,你帮我换脸吧,换上一张新的美女脸蛋,我要进入大华皇宫,魅惑赫连皓澈,到时候把大陵宇轩拿在手里,我就不相信夜倾宴他不会对我回心转意,恐怕这天底下的男人都会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之下,哈哈哈哈……”

    “那么,是不是也包括我呢。我对你的衷心,你可不要视而不见呀。”钟离重走过来,一只手重重环住沐若雪纤细的小蛮腰,而后将她抱起来,一步步得走向寝室。

    沐若雪莺莺燕燕狂笑,“钟离重,你等会儿可不要太过粗鲁,我会害怕的……”

    “是吗?”钟离重紧接着又肆虐一笑,“你伺候足了老子,老子就帮你换脸!”

    一月,便是满五年换届的宫女俊秀选拔之期。

    当今赫连皇陛下摒弃了前朝陋矩,宫人需要年满25岁才能放出宫廷私配人去,众宫娥们已不需要这么久了,只要在大陵皇宫呆足五个年头,到时候孰去孰留,都是可以不加干涉,若是自己愿意留下来,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自然是不胜欢迎之至。就连进宫年龄也相应放宽了。前朝至少要十二岁,而现在的大陵规矩是,没有超过二十五皆可入宫。

    负责这一次宫女俊秀选拔大太监小烨子端着圣旨在菖铭院对一种新进入的宫人调教规矩,小烨子其中有一个宫女极为出众,明眸皓齿,秋水盈波,身材婀娜且玲珑,品貌约莫在十七八岁上下,从未见过的可人儿。

    谁知道这个可人儿经过钟离重一夜之洗礼,用药物和幻术改变了她的形态和品貌,旋儿走出大陵京都西北城的蔡府呢。她还重新拥有了一个名字,叫人意想不到的名字。

    小烨子顿时来了兴致,“你这个丫头叫什么?”

    “奴婢娴鸽,沛县人氏。”那叫娴鸽的小女子婉约一笑,露出两排洁白如玉的牙齿。

    连小烨子这般阉人都不免怦然心动,更别提其他男人了。

    “果然的巧惠端庄,你去小公主的惠仙苑去吧。”小烨子扫了一下拂尘,这一次晋选宫女的意义就是在这里,之前宸潋小公主和宸礼小殿下都和他们的长皇兄宸宁居在太子东宫,不过眼看宸宁今年五岁了,诗书礼仪等各种书籍都要看起来了,平日里的授课也多了,三个殿下们不得不分开来生活。小烨子按照皇后娘娘的话来说,趁这一次的宫女遴选,给宸潋小公主和宸礼殿下再配几个宫女使唤,而这个宫女长相一定要端庄惠重,并且举止一定要沉稳内敛,不然小公主长大以后有样学样可怎么得了?

    只见那个女子微微屈身,虽然身份低微下贱,但是她举止高幽,就仅仅凭她说一句话就可以洞察,“奴婢谢过公公。这是公公给的造化。”

    一句话就包含了对小烨子感激的千言万语。

    小烨子到底是个奴才,平素里,虽然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对他是极好的,可是永远摆脱不了奴才的身份,但如今却被眼前一个品貌高幽的宫婢连声说谢谢,小烨子公公的心里大为欢喜。

    旋即,小烨子笑容满面得开始遴选给宸礼小殿下的宫女,“你叫什么?”

    “奴婢琉璃。”

    “你就去宸礼殿下的礼仪轩吧。”

    “谢公公大恩!”

    “还有你们两个去太子东宫吧。”

    “谢谢公公。”

    …

    最后小烨子公公又挑了几个利索的,去太子赫连宸宁的东宫伺候,分明叫兮兮和千染。

    眼看着日暮西垂,今日的遴选也就结束了,搞定你了公主殿下们宫里用的人儿,剩下来的就安排各房各司,比如掌珍司,司衣司,御膳房,浣纱院,宫匠阁,云云总总不必多说。

    赫连皇陛下今日的晚膳是在椒房殿与皇后娘娘同用的,听着小烨子立在一旁口述着今日之事,沐筱萝满意得点点头,“小烨子公公,你办事,本宫放心。”

    “谢娘娘妙赞。”小烨子心生感激,他忙活了这么些天,总算选出来好的,还不是为了得到主子们的夸奖吗?

    赫连皓澈眼眸间含着笑,嘴中大大方方得含住筱萝皇后给自己夹一口酥软的熊掌,咀嚼了几下,“好了,小烨子,你忙碌了一天了,也下去吃一点吧。”

    “谢陛下,谢娘娘。”小烨子乖巧得推退下去,他知道现在是皇上皇后的用餐时间,最好是不能够打扰他们。

    等小烨子走了,沐筱萝放下手中的著,眉眼堆满了笑意,“陛下,等会你去御书房继续挑灯批阅奏章是吗?”..

    “如果梓潼不想朕去的话呢,朕就在这里陪你好吗?明日朕干脆也不上早朝了。”

    赫连皓澈净了嘴,两只手伸过去打算要去抱筱萝皇后。

    沐筱萝哪里肯让他这么抱住了,口中的温言,彰显她自己是一位从古至今未曾有过的贤德皇后,“陛下,还是以国事为重吧。若陛下执意不去御书房批阅奏章,臣妾就是千古的罪人了陛下,难道陛下愿意看到臣妾沦为天下万民藐视的无良皇后吗?”

    “梓潼,你这话可说重了啊!好了,朕去批阅奏章就是了,你也不用说那些。”赫连皇摆摆手,他直道自己是开玩笑来着,怎料筱萝皇后可当真了,哎呀,朕这个傻皇后呀。

    心中想了想,赫连皇陛下转过身去,偷偷抿着嘴唇一笑,旋即在小烨子公公的伺候下,往御书房的方向去。

    皇帝陛下前脚一去,沐筱萝眸光如澄澈湖水上的柔波,凝了若竹宫人一眼,“若竹,跟本宫去惠仙苑,本宫倒是要看看宸潋小公主贴新选的贴身宫人娴鸽到底是何许人也,竟然入了小烨子公公的眼。”小烨子公公在看人这方面是极有天赋的,毕竟他是在这个大陵皇宫摸爬滚打过最久的老人了。

    若竹弱弱得点头,便执了一盏琉璃宫灯,上一次琉璃宫灯不小心摔坏了,所以索性换了一个极为坚固的琉璃宫灯,听闻这种琉璃宫灯的原材料琉璃是某国进贡的一种上等琉璃,无论摔多少下都不会轻易裂开,简直是硬邦邦如钢铁。

    通往惠仙苑的小径是一片幽暗的假山石头,不过好在这里已经被设了防风琉璃宫灯,哪怕打雷下雨,天气阴沉,也足以点亮这齐边的小路径,不叫宫娥太监们夜行的时候误滑。

    “公主殿下,小心啊!”

    “啊……好痛!”

    “娴鸽姐姐你怎么了?”

    “公主殿下,奴婢受伤了!”

    “该死的刺客!叫父皇母后知道了,一定抓那个该死的刺客!”

    ……

    还没有等沐筱萝和若竹宫人走近,沐筱萝就听到小公主宸潋的声音,至于还有一个女子的声音,筱萝从未听过这样的嗓音,虽然有些熟悉,但一时半会想不出来。

    听这对话,敢情真有刺客,沐筱萝并没有发憷,相反的,她听闻小公主宸潋有危险就扑过去,看到的却是琉璃宫灯下,照亮了一个极为血腥的伤口。那是一个女子被匕首划伤的伤口,伤口上挂着凄厉的鲜血,看上去叫人作呕。

    若竹宫人受不得血腥,用嘴掩唇,呕了一下,旋即两眼发直,手指指着不远处,“娘娘,真的有刺客,奴婢看到一条黑影飘过去,快若闪电!”

    “哪里——”

    那个女子说有刺客,沐筱萝是不准备相信的,但那话可是出自于若竹的嘴中,若竹是自己的人,她是不可能说谎的,循着若竹宫人指引的方向,沐筱萝果然看到琉璃宫灯的外围漂浮了一个高大的人影,旋即这道人影便不见了。

    “该死的,到底是谁!如此大胆!胆敢谋害本宫的皇儿!真是不想活了!”

    沐筱萝恨得咬牙切齿,曾一度怀疑,无数个日日夜夜恨不得自己和赫连皇死的人,还能是谁,除了称帝的夜倾宴和沐若雪,还有能谁?可是他们二人又不在此处。

    那个受伤的女子吃痛得叫一声,“皇后娘娘,奴婢无能,奴婢原本打算救了公主殿下的,没有想到自己却受了伤害,请娘娘惩罚。”

    “是否惩罚于你,待本宫查清楚了再定夺,这不是你该操心的。”沐筱萝冷冷得道,筱萝皇后几乎不去看那位女子,冥冥之中,筱萝只是觉得那个女子太过不讨喜,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可能是一个女人的直觉吧,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为什么。

    叫娴鸽的那个女子见筱萝皇后连看自己一眼都懒得看,她心中顿生狂火,不过她在心底深深得告诫自己,她自己潜入大陵皇宫到底是为了什么的时候,娴鸽的那一颗心又恢复了平稳安定。

    “是奴婢的错。”娴鸽温婉得答道。

    明面里看来,倒是成了沐筱萝这个皇后的错了,皇后她是那样的嚣张跋扈,高高在上,而娴鸽是那样的微弱绵软。一切都是娴鸽伪装的好罢了,谁叫娴鸽真实的身份是若雪,沐若雪呢!

    不一会儿出动了御林军,是若竹宫人大声呼救,还引来的。

    这些御林军是巡逻班制的,不可能这里发生了事情,他们就会第一时间抵达这里,不过他们来的时候,终究是晚了。

    “卑职救架来迟,让娘娘公主惊恐。卑职无能。请娘娘赐罪。”御林军一个一个抱着几十斤的重剑,单膝跪在地上,面色极为肃穆。

    沐筱萝叹息了一口气,“这件事不宜惊动陛下,更不能惊动太后知道吗?这段日子你们每个人给我加强巡逻知道吗?如果下一次再发生这样的状况,可要小心你们的项上人头,知道吗?”

    “卑职明白。”

    “好,起身罢。顺便本宫和小公主去惠仙苑。”

    “是,娘娘。”

    沐筱萝在一半之众的御林军们护驾之下,安抵回惠仙苑,她和小公主宸潋手拉着小手儿,筱萝眸光热切得看着宸潋,无限怜爱道,“宸潋,你怎么样了?可有受什么伤么?”

    惠仙苑的暖阁内烛火通明,亮如白昼,沐筱萝自然趁着这际把宸潋小公主的身上好好检查一遍,生怕她有什么不损伤不可,比如有没有在她身上造成划痕,又或者有没有在小公主的身上下毒之类的云云。

    “母后,我没有受伤。”小公主宸潋嘟起了樱桃小嘴唇儿,摆摆手,奶声奶气得道,“母后偏心,为什么不去看娴鸽姐姐呢,娴鸽姐姐为了保护我,被那歹人用匕首划伤了手臂呢,你看还在流血呢。”

    娴鸽,倒是不错的名字。

    这下子,沐筱萝才真真正正得拿眼珠子看她,算是跟她对照过面了,“你就是娴鸽?娴静的娴,白鸽的鸽?活脱脱一个动物名呢。罢了,若竹你领着她下去敷点伤药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