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3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是,皇后娘娘。”若竹徐徐走上,眼睛看了一眼貌似娴静又宛如白鸽般无害的小女子娴鸽,“娴鸽妹妹,随我走一趟吧,皇后娘娘的药是极好的,对你的伤口定然有好处的。”

    沐筱萝,你这个贱人竟然把我比作动物?若非报仇,我沐若雪会愿意自己拿匕首割破自己的手腕,造成挺身救公主的假象,若不这般,如何取得你们的信任?

    娴鸽心中狠戾一笑,旋即他并没有完表现在脸上,温婉端庄,娴静优幽得向筱萝皇后行礼叩谢,“谢皇后娘娘大恩。”

    很快,娴鸽就由若竹领着出去。

    小公主宸藏潋年纪虽小,但却很聪明,饶是看出一点什么来着。

    “母后,娴鸽姐姐得罪您了么?为什么母后要那样对待她呀?”小公主宸潋一脸狐疑的样子,喃喃道,“刚才有一个黑衣人扑过来,吓死我了,若不是娴鸽姐姐挺身保护我……”

    沐筱萝拂袖冷漠启唇,“宸潋,你要记住了。以后不准叫娴鸽为娴鸽姐姐,你要叫她娴鸽,或者是奴婢,奴才,亦或者是娴鸽宫人!你知道吗?你是当朝小公主,位份尊贵无双,哪能屈尊降贵?”

    “可是母后,她救了……”小宸潋公主还没有说完,就被筱萝皇后娘娘给反驳了。

    沐筱萝嘴边噙着一抹冷意,“就算她救你又怎样?宸潋,你须要记住,你是高高在上的主子,她的卑贱的奴婢!不可乱了尊卑知道吗?若是被你父皇知道了?可不是像母后这般温言善语了?听清楚了吗?”

    沐筱萝憋在一肚子里头的话语,如何跟眼前一个小孩子说道?

    难不成筱萝要跟孩子说,这个娴鸽宫人,母后觉得她是一个坏人,母后觉得就是要这般疏远她,不过这些话终究是会影响孩子的未来成长,也有可能会影响她未来的价值观,倒不如直接用娴鸽她是一个卑微的下人来作话题。

    见宸潋小公主眼里似乎还有不明白的模样,沐筱萝抚了抚她的头,温柔得道,“娴鸽宫人虽然是下人,不过母后也是一个赏罚分明的人。她救了你,该赏。”

    “谢谢母后!”小公主宸潋张开满口的兔牙,两颗大大的门牙向外凸起,然后齐边几颗牙齿还没有完长出来,看起来极为可爱。筱萝忍不住亲昵得轻吻了她几口。

    直惹得小公主宸潋脸上红扑扑的时候,筱萝才舍得放开她。

    “母后,宸潋长大了,以后母后不要随随便便亲宸潋。”说罢,这个小丫头的小脸蛋更红艳了,就好像红彤彤的小苹果一样,叫人恨不得凑上去多啃上几口呢。

    人家总说女大十八变,这个小宸潋公主没有多大呢,就这样了……沐筱萝叹息了一口气,旋即又笑了笑。

    又过了俩盏茶水的功夫,若竹宫人领着娴鸽宫人进来。

    沐筱萝有意无意得凝了一下娴鸽手臂包扎好的伤口,就淡淡得说道,“若竹,稍后赏赐娴鸽宫人一百俩银子。”

    “是,娘娘。”若竹宫人连连点着头,这个一百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足够京都城的小老百姓们一家十人有滋有味得过上约莫二十年的好日子。这对于穷人,特别是娴鸽这样的人,是极大的诱惑呢。

    可不曾想,那一番话竟然会出自娴鸽的口中,“不不不,皇后娘娘,奴婢不能要!奴婢不能接受这样的馈赠!奴婢哪怕拼了性命,那也一定会救小公主殿下的。若是若竹姐姐看见了,她也一定会像我这般救小公主的。”

    “你若是不要。也好。本宫就把这一百两纹银用来做善事,救济大陵京都那些无家可归的穷苦人们。你可愿意?”

    沐筱萝眼光霸道无比得凝视着她,既然娴鸽宫人她自己说不要的,她如此大方,而作为皇后娘娘的岂能放过这一次借花献佛的机会呢,这塑造贤良皇后的美名可是有裨益于大陵国祚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与此同时,若竹宫人几乎用不可思议的眼睛盯着娴鸽,天呐,若是生活可以过得去,何至于此要进宫做宫女呢,这可是一百俩银子呢,而不是一俩十俩的呢。

    足够花销二十多年了的。可是……

    “谢过皇后娘娘。奴婢正有此意。”娴鸽温婉娴静,温柔得说道,“奴婢也希望可以帮助那些苦无饭吃的穷苦老百姓们。这笔钱给那些老百姓们,正是成了奴婢。”

    沐筱萝幽冷一笑,暗中狐疑,这个娴鸽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天底下应该没有几个会主动抛掉利益来成就天下人的好女子,别说是自己了,就是若竹宫人那也是做不到。毕竟,这人嘛,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有时候,人太好了,也就是说明这个人内心也是最为阴暗的,因为她太会擅长隐藏自己,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沐筱萝回想前世的那些事情,真是用手指头脚趾头掰过来掰过去,恐怕三天三夜也都无法数得完的。

    这个娴鸽极为古怪,可是说不上哪里古怪。

    沐筱萝对她还是有所保留的。

    若说到筱萝皇后对娴鸽有所保留,倒不如说,一开始的时候,沐筱萝已经对她有所保留了。其中原因晦暗不明,只是因为一个感觉罢了。

    “好了,宸潋,天色已晚。早点安歇。母后明天再来看你。”

    蹲下身来的沐筱萝,用手轻轻拨弄宸潋小公主头上凌乱的流沐,眼眸之中满满的母爱关怀。

    被母亲这般抚摸着,小公主踮起小脚丫子,在筱萝的脸上亲了一口,啵得一声,“母后,您也赶紧休息吧。要不,明天宸潋带娴鸽去看母后吧。母后您可要准备水晶糕给我吃呀。”

    “你这个小馋虫。”沐筱萝宠溺一笑,不过这个宸潋今天怎么突然变得如此乖巧,说什么自己也赶紧休息,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难道说吃一蛰长一智?许是因为今晚刺客的事情,所以小宸潋一下子之间长大了吗?

    见宸潋如此懂事,沐筱萝心里暖暖的,眸光凝向那个叫娴鸽的,心中的抵触少了几许,沐筱萝用命令得语气对娴鸽说道,“既然小公主殿下那么看重你,你以后更要好好得伺候小公主殿下,不能让小公主有一丝一毫的损伤,否则,本宫要拿你是问!”

    “是,皇后娘娘,奴婢记下了!”娴鸽语气棉糯,叫人捕捉不到一丝丝的不满。

    沐筱萝满意得偏过头去,“若竹,摆驾回椒房殿。还有你顺道吩咐下去,从现在开始,一天二十个时辰之内,对惠仙苑严加看守,不准外人随意进入,连一只蚊皓澈不行。”

    若竹头点如捣药,“皇后娘娘,方才我出去给娴鸽拿药的时候,跟他们说了。”

    “这样最好。”沐筱萝听来就更加满意了,这个若竹办事,自己还是放心,她如今为人处世,几乎不用自己再三提点,她自己能够办好,并且还能得自己的心意,谁说不好?

    娴鸽口呼“恭送皇后娘娘”但她的内心仍然浮掠一丝丝阴狠,她如今化名娴鸽,走进着这大陵皇宫,委身做一个惠仙苑的小宫人,并且侍候的人还是沐筱萝这个贱人的亲生女儿。

    怎么不让化名娴鸽的沐若雪闹心?钟离重高超的医术手段,比以往的鬼医还要更胜一筹,不但相貌体段改变了形态,就连声音也完变了,若还是保持以前的声音,沐筱萝定然会一耳就认出来,那个人正是她不同戴天的,长姐沐若雪!当然,沐筱萝也是怀疑过的,只不过没有捕捉到证据而已。

    而适才在假山石中故意暗算小公主宸潋的那个黑衣人,正是钟离重!本来钟离重可以轻而易举杀死小公主宸潋,不过在沐若雪认为,那丝毫没有必要,沐若雪做了如今一场苦肉戏码,无非是要初次得到沐筱萝的信任!然后再一步步完取得沐筱萝的信任,到时候沐若雪会把大陵皇室根基连根拔起,好襄助外面早已称帝的夜倾宴!

    这才是沐若雪此番进宫的目的,为了达成目的,她可以改掉原本倾城倾国的美貌,酥软明媚的体段儿,不过她现如今的相貌,身材,也丝毫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是不能够与之前的相媲美。

    沐若雪在沉思着,却不料宸潋小公主拉了拉她的手,“娴鸽姐姐,你怎么了?发什么愣,是不是刚才吓坏了。我跟你说,你别害怕。我是大陵公主。我会保护你的。”

    你会保护我?沐若雪不禁嗤嗤一笑,这个小公主看起来跟她的母亲沐筱萝一样愚蠢,都是一样的那么容易相信别人!

    旋即,沐若雪蹲下身子来,温柔得说道,“小公主会保护娴鸽,娴鸽很高兴。只是小公主以后不要叫奴婢娴鸽姐姐了,这样的话,皇后娘娘她会不高兴的。”

    “我真是不明白,母后她为什么不高兴。娴鸽姐姐,你明明救了我呀。”小公主宸潋嘟了嘟樱桃小嘴皮子,然后又说,“好了好了,为了不让母后不高兴,我以后还是叫你娴鸽宫人吧。这样母后不会不高兴,也就不会责罚你了。”

    娴鸽眼珠子瞪得滚圆,堆满了笑容,真是叫人乍一看,这是何等心存良善的好宫人,至少年纪小小的公主宸潋是这般想。..

    很快,娴鸽服侍了宸藏潋小公主上床,她一个人渐渐走到窗轩前面,天上一轮明月宛如玉挂,晶莹透彻,淡淡的云层笼罩月华齐边,皎洁无限,而此情此景,娴鸽的两只手攥得紧紧的,她咬牙冷笑,殊不知她现如今的面部表情就好像是被恶灵附体了一般,看上去极为狰狞可怖,还好宸潋小公主殿下睡着了,莫不然看到了,一定会彻夜睡不着大哭大闹。

    椒房殿。凤榻。

    筱萝皇后盖着被子,怎么也睡不着,一旁的赫连皇陛下好不容易打起了呼噜,却被她用一个指掐给生生掐醒了。

    “咝~”

    赫连皓澈倒吸了一口气,英俊的脸蛋满是埋怨的表情,“梓潼啊,你又怎么样了?是不是不让朕睡在椒房殿,要不朕去帝所睡,干脆再去看几个奏章得了。”

    “皇上。臣妾是有话要跟你说。”沐筱萝想要说的话,并不是说今晚小公主宸潋遭遇到刺客的事情,毕竟陛下如此劳累,她担心自己真如此一说,陛下一定会更加操心,繁忙的国事已经够让他头疼了的。不过筱萝想了想,还是说出她此刻心里的疑惑。

    听筱萝如此说来,赫连皓澈只是觉得困意更加浓烈得侵袭过来,“皇后啊,有事快说吧,朕真的好困。”

    沐筱萝嬛了嬛皇帝的睡袍衣袖,柔声道,“今日,小烨子公公给宸潋选了一个宫人,叫娴鸽,臣妾只是觉得这个女子好生奇怪。臣妾想着要不要将她驱赶出宫去。”

    “皇后多虑,只是一个平凡的宫人罢了,能有多大的风浪。梓潼你既然如此不放心,明朝就让小烨子公公撤掉算了。”赫连皓澈依然紧闭着星眸,今天真的累坏了,动一下都感觉很累。

    “到底是小烨子选的人。小烨子公公的眼光向来精准。臣妾这么做,恐怕会伤了小烨子公公的心。”

    “朕知道梓潼体恤奴才。梓潼既然是这后宫之主,应该有自己的斗量,梓潼你怎么做就怎么做,朕会理解你的。朕想小烨子公公也会知道梓潼你的苦心,好了好了,朕要睡了……”

    “陛下……睡了没有?陛下,醒一醒,臣妾还有话儿……”

    “呼呼……咕噜……”

    赫连皇陛下的大呼噜声愈来愈大声了。

    沐筱萝终于放弃了,陛下真的是太累了。

    椒房殿的天边一角显示淡红的光芒,说明翌日的天气仍然是一个好天气。

    清晨,娴鸽拉着宸潋小公主的手,一道儿走出惠仙苑,之前她们是用过早膳的,现在要去椒房殿。

    昨晚上,宸潋小公主殿下与筱萝皇后约定好了的。

    宸潋小公主踩着椒房殿的门槛,看到椒房殿中央摆上了水晶糕,还冒腾着热气,虽然宸潋小公主殿下刚刚吃完了早饭,可是还是忍不住,这样的糕点可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吃到,一定要得母后的准许,要不然说什么都是白搭。

    “宸潋给母后请安。”宸潋毕恭毕敬得给筱萝皇后行礼。

    娴鸽也卑微得行了一个礼,然后退到一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