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9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沐筱萝仿佛没有看到娴鸽一般,此举是完把娴鸽看做了空气一般,宠溺得嘱咐若竹端清水进来,为小公主净手,等宸潋小公主的小手干净了,筱萝还夹起一块水晶糕,笑着说道,“好吧了,宸潋,你现在可以提著开吃了,要慢点吃知道吧。”

    小公主殿下一边吃一边囫囵道,“母后,宸潋的手刚才就洗好了,为什么要我再洗一遍。”

    “适才娴鸽一直牵你的手过来,谁知道有没有什么不干净。”沐筱萝这话摆明了是在说娴鸽。

    娴鸽可没有那么笨,她动几下耳朵就知道筱萝皇后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干净不干净的,环顾这四齐,还有人的手不干净了?不是她娴鸽还能是谁。

    娴鸽终于忍不住了,靠上来,眼珠子暗地里翻滚着,却依然垂着螓首,螓首上面几根素幽的朱钗使得她增添几分幽意,声音轻轻得,“皇娘娘,奴婢的手很干净,已经洗过了的,奴婢……”

    “退下!本宫让你开口说话了吗?”沐筱萝眸皮都懒得抬起来,当筱萝皇后的眼眸凝望着宸潋小公主的时候,满满的宠溺之色,“潋儿,别管她,慢点吃,小声吞咽着,别噎着了,若是噎着了,你父皇会骂你的。知道吗?”

    沐筱萝却不说自己会骂他,倒把自己的夫君扯上去了,夫妇二人,一个充作白脸,一个充作黑脸。这样对孩子自然是好的。沐筱萝生养了三个孩子,这关乎于孩子们方面的心经,她倒是比天底下的一些母亲还要好些。

    见娴鸽不声不响得出去,若竹宫人看到了,倒是极为心疼,她不懂得皇后娘娘为什么这么做,昨晚上不是娴鸽妹妹救的宸潋小公主殿下们,按道理说,皇后娘娘昨晚赏赐给了她之外,这态度应该对她好些才对,可是现在好像压根儿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若竹憋在心里好久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忍不丁,筱萝皇后娘娘的目光与她撞在一起,就在这个时候,若竹宫人方才壮大了胆子说道,“皇后娘娘,若竹——”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本宫会那么对娴鸽?”沐筱萝优幽一笑,伸过手指去擦拭宸潋小公主唇瓣的水晶糕点的碎渣,极为清风云淡得继续说道,“若竹,你不需要知道。也不必问。知道吗?以后你给本宫盯着娴鸽就对了。”

    若竹两只手拱在一起,双腿并立,使劲儿得点点头,筱萝皇后她说的话向来是有深意的,一定是娴鸽宫人做了什么事情是她自己不知道的,而被皇后娘娘知道了的,所以皇后娘娘才会如此对待她。

    须要知道,皇后娘娘对待下人是极为体己的,不论是相继嫁给了永乐侯爷,长乐侯爷做夫人的香夏夫人,还是瑾秋夫人,她们之前都是在皇后娘娘身边伺候过了的,如今自己是第三个伺候娘娘的人儿,在若竹的心中,皇后娘娘不是一个会故意刁难你奴婢的坏主子。

    相反,皇后娘娘的人很好,宫中无人不传颂,就连小烨子也天天把皇后娘娘的好挂在嘴边上。

    定然是娴鸽宫人做的不好的地方惹得皇后娘娘生气了,虽然她救过宸潋小公主殿下那又如何?但是她还有别的地方做错了,那也是不能饶恕的。

    若竹这般想到,心中的疑虑尽消除,心中暗暗下决定了,以后绝不过问这件事,还是听凭娘娘之言,以后多多监视娴鸽,看看她是否对宸潋小公主殿下作出不利的事情来。

    “怎么了,若竹,突然变得这么安静了?”沐筱萝突然抬起螓首来,她今日梳了一个九天凤髻,凤髻上的金步摇潋滟流光,熠熠生彩,当真是好看极了。

    若竹两颗眼珠子盯着娘娘头上的金步摇,螓首像小鸡啄米那般,连连点头,“娘娘,若竹心想娘娘的所作所为一定是有原因的。若竹以后再也不多事。娘娘说什么,奴婢就做什么。”

    “你这个小妮子,别以为你腹中一点点小九九,本宫就不知道?”

    沐筱萝反问一句,只见若竹宫人脸上憋得有点红润,红润之后又转为诚惶诚恐了。

    噗通一声,若竹双膝扎在地上的玉砖,“娘娘,奴婢是真的没有二心。望娘娘明察。”

    “起来吧。”沐筱萝知道若竹慑于自己的威严才会如此,若竹她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小了些,若她像香夏瑾秋什么,胆子大一些,有什么就冲着自己的面上讲着,把那些该死的繁文缛节通通抛掉。

    不过沐筱萝又细细想了一想,觉得还是不大对头,如今她乃是当朝大陵国母,早已不是大华皇朝相府,出的二小姐了,身份地位早就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地位身份超然的变化,莫说身份地位卑贱的若竹了,哪怕是香夏与瑾秋二人,她们心里头何曾不忌惮自己呢。想了想,沐筱萝嘘嘘了一口气,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夹着好吃的水晶糕喂宸潋小公主。

    小公主宸潋到底是个小女娃,一有东西吃,况且是好东西整一撒欢了开吃。

    临了,沐筱萝真的不允许她继续吃了,命令若竹快快端走,之前宸潋小公主被噎了一次,那是因为被莫雪私底下加了粘性的糯米,这一次虽然没有加那个致人死地的东西,不过吃得太多,对肠胃也是不好的。

    小公主宸潋眼睁睁得看着美味被强行端走,她就不大乐意了,整张小嘴儿高高撅起来,表现出一副本公主很不高兴的样子。

    沐筱萝看到这样的表情,不禁莞尔,宸潋小公主小时候的影子真的像极了自己,一想起自己的出生,沐筱萝至今仍然记得她被东方飞燕那个毒妇日日夜夜押在相府西北的小柴房砍柴挑水,像宸潋这般大的时候,福更是一天都没有想到。

    现如今的沐筱萝也懂得用“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这是孟子的名篇。

    当今的大陵皇朝还是大力推行孔孟之道的。

    ……

    “母后,宸潋皇妹,你们真的在这里呢。”

    “大皇兄,我的消息不赖吧,我就说宸潋这个小馋鬼会跑到母后这里吃水晶糕呢。”

    “母后,礼儿,也要。”

    “好吃。真好吃。嘻嘻。谁叫你们晚来的?”

    顿时间,兄妹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好不热闹,适才空寂寂的椒房殿开始闹腾起来。

    沐筱萝吩咐人下去又端上来几盘水晶糕,不过这一次呢,宸潋小公主她只能眼巴巴得看着她两个皇兄吃,毕竟宸潋小公主实在是吃的太多了,这东西吃太多会积胃的,对身体不好。

    “母后,我要吃五个。”

    “母后,让我多吃一块行不行。”

    “不行,我刚才也是只是吃三个,你们怎么都比我多,不公平,不公平,哼!”

    “好了,宸潋别生气了,一个时辰之后,母后再让你吃一块,如果你再不依不饶的,以后都不许吃。”

    “母后,你欺负我。哼。我要告诉父皇去。”

    “潋儿……”

    宸潋不听话,眼泪汪汪得跑出殿外,沐筱萝去追她,发现宸潋的脚程比自己这个成年女性快了许多,一溜烟功夫宸潋就跑没了。

    好在若竹宫人紧紧跟随上去,要不然只有娴鸽一个人看着小公主的话,沐筱萝着实是不放心的,说到底,沐筱萝并不是放心宸潋小公主一个人跑去,筱萝皇后她不放心的人是娴鸽。

    这个女人可疑了。虽然她很刻意得表现出她自己是一个好奴婢好女人,但是沐筱萝还是冥冥之中感觉得到,这个女人绝非善类,一定要想个办法把她驱逐出宫。

    至于用什么理由来驱逐娴鸽,得需要好好想一想,若不然,沐筱萝她自己可不想被人诟病说,当今的皇后娘娘恣意苛责宫人,对一个有着对宸潋小公主有恩情的宫人恩将仇报驱赶出宫,如此一来,会极大得损害她当朝国母的声威,断然是不可行的。

    ……

    小公主殿下一边哭啼,一边拼命得跑着。

    娴鸽宫人嘴角挂着冷笑,心想,沐筱萝啊沐筱萝,若是你女儿跑的时候不小心掉进御河里淹死了,真到了那会,定然会叫你后悔莫及,不过一想起她自己身上所赋予的大计,小不忍则乱大谋,她还是快走几步,终于拦住了小公主殿下。

    “小公主,别闹腾了,皇后娘娘她是关心你,怕你噎着了,所以才不让你多吃的。”娴鸽抱住宸潋小公主的小身板,不让她继续走。

    宸潋小公主两只手拼命得打娴鸽的身子,“你放开我!放开我!不然的话!本公主把你给斩了!”

    这个小贱人还想把我给斩了?哼,以后还不知道,到底是谁斩谁呢。

    娴鸽心中好笑了笑,旋即她眉毛弯了弯,好言相劝道,“公主殿下,您爱吃水晶糕,奴婢知道。要不这样吧。奴婢也会做糕点的哦。只要小公主答应娴鸽不闹腾了,明日奴婢给公主殿下做枇杷千层酥怎么样?不知道公主殿下以前有没有吃过呢。”

    “枇杷千层酥,好奇怪的名字呀。”宸潋小公主不明白得嘟着小嘴巴,“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能吃吗?好吃吗?会比水晶糕好吃吗?不好吃的话,本公主把你拖出去斩了!”

    看来这个小贱人还真是被自己给收服了呢。娴鸽心中再度暗暗笑了笑,旋即她的嘴唇上扬,“公主殿下,奴婢怎么敢骗你呢,这个噼啪千层酥是奴婢家乡的小吃呢,这个枇杷千酥呢,是用刚刚从树下摘下来的新鲜枇杷,然后把它剥得干干净净的,放在一个碗里揉碎了,然后再加面粉……”

    就在御河畔,娴鸽蹲下来身子来,给宸潋小公主将了约莫半个时辰。

    到最后宸潋小公主殿下要求娴鸽现在就做,娴鸽又说了一番话,宸潋小公主殿下方才消停。

    若竹宫人爬得没有她们两个人快,之前还错过了与宸潋小公主的相遇,她也去了御书房,小烨子公公说他没有看到宸潋小公主殿下进来过,再加上御书房内赫连皇陛下与大臣们商议国事,不好打扰陛下。

    若竹宫人一个人又走到御河边上,就看到娴鸽一副苦头婆心得对宸潋小公主说了那么多,她的心不禁软了下来,娴鸽妹妹这么好的人,难道皇后娘娘这一次真是误解了她不成,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娴鸽要伤害小公主呢。

    远远的,若竹听到筱萝皇后暴戾的声音,“娴鸽,你给我放开小公主!”

    娴鸽微微一怔,旋即美目滑向筱萝皇后这边,恭敬道,“皇后娘娘,奴婢在安慰小公主殿下!”

    “从今以后,小公主不用你伺候了,你现在出宫去吧。”

    沐筱萝趋步而来,双眸明灭之间,丝毫不看娴鸽一眼。

    看来皇后娘娘是铁了心要驱逐娴鸽的,可是娴鸽宫人她方才明明是在安慰小公主啊,难道皇后娘娘方才看不到不成?

    不对呀,若竹觉得皇后娘娘她是故意的,心中饶是这般想到,却极为无奈得暗暗叹息,只求那个叫娴鸽的宫人自求多福吧。

    “娘娘,皇后娘娘,奴婢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赶走我?!”娴鸽并没有被吓倒,简直是出乎了若竹的意料之外,娴鸽说话的时候虽然带着一股子的怔态,但是她的神情并没有像别的宫女那般惊慌失措。

    这若是换了别的普通的宫女肯定会跪在地上,又是磕头又是噎声哭泣的,而娴鸽没有!

    沐筱萝好笑了笑,扫了扫袖边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倨傲道,“本宫要赶你出宫,难道还需要理由不成?”

    “娘娘,奴婢有什么错!请责罚于我!只要您不要驱逐奴婢出宫!奴婢今生今世,就算是死,那也要死在大陵皇宫。一生一世服侍公主殿下!”

    声音凄婉又动听,任凭是谁都会感动得掉出几滴眼泪。可是沐筱萝她不会,她生平最厌恶这样的把戏,明明没有掉眼泪,可偏偏作出一番伤心的模样,真是叫人寒碜!

    “你的人……本宫很不喜欢!或许你就不应该从娘胎里出来!”沐筱萝拉起宸潋小公主的手,她的一句话冷冰冰的,直接打入娴鸽的心肺,就像有人用十把匕首,一刀,一刀得慢慢没入,不能马上死,可是无尽的痛苦叫她想要叫出声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