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0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说完,娴鸽瘫倒在地上,哀求道,“皇后娘娘难道不想为大陵最为贤德的皇后吗?奴婢没有过错,相反奴婢还为小公主殿下挡了一刀,难道就不足以表明奴婢的忠心吗?”

    好啊,你终于是露出了本来的面目了吧。沐筱萝腹中凄冷一笑,她等的就是这么一句话,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这般讨好宸潋小公主殿下还不是为了有所图谋么。

    目前沐筱萝因为没有任何证据,所以奈何不了她,可是仍然对她要严加防楚,若不然等到大错铸成的时候,想要悔悟已经是太迟了……沐筱萝两世为人,她对这类问题有着最为深刻的了解,如果还要按照前世的轨迹重蹈覆辙一遍,那重生岂不是变得没有任何意义了?

    “疾风知劲草,日久见人心!你若真的有心,那就用你自己的诚意来证明吧!”沐筱萝强行把宸潋小公主带走,宸潋小公主也似乎是受到了娴鸽的蛊惑,没相处两天,这个小妮子就已然对娴鸽掏心掏肺的,若是长久以往的下去,宸潋她忽略了自己这个母后,那可怎么了得,想着想,沐筱萝不禁吃起小女儿的醋意来。

    “母后,母后,为什么您要那么刁难娴鸽姐姐呢吧,娴鸽姐姐对我很好。母后母后,这是为什么呀,你不告诉我,告诉我呀……”

    “潋儿,听母后的话,忘记那个女人!以后不准再跟那个贱婢接触,听见没有?”

    “我听见了,可是母后,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呀?”

    “没有为什么?你还想不想要母后了?还是你要那个女人?”

    “母后……”

    对宸潋小公主的苦苦哀求,沐筱萝充耳不闻,她相信只要宸潋不跟那个娴鸽接触几天,宸潋一定会把她忘掉的,那个女人实在是太古怪了,她心性如此之坚韧,实在是异于寻常的女子。

    莫非娴鸽她是……

    沐筱萝忍不住暗暗猜想,可是她又觉得不可能。

    筱萝皇后将宸潋小公主带回椒房殿的时候,宸潋小公主加入大皇子宸宁和宸礼玩围棋,只可惜围棋向来是两个人玩耍的,这凭空加了一个人进来,简直是搅乱嘛。

    “宸潋,你能不能去别的地方去玩,哥哥忙着呢。”小宸礼没好气得白了宸潋一眼,顺道儿手掌一推,直接就把宸潋小公主推搡到了地上。

    小公主宸潋摔倒在地上,额头蹭掉了一层皮,隐隐有血丝渗透出来。

    沐筱萝一看,却是极为心焦,立马打了一下宸礼的小手背,斥声道,“宸礼,她可是你的小皇妹,你怎么可以推她?”

    “母后!是宸潋自找的!谁叫她打搅我和大皇兄下棋!”宸礼缩了一下被打红的手背,就差没有把眼泪掉下来,眼眶通红通红的。

    托着宸潋小公主的额头,沐筱萝本想叫若竹宫人把金疮药拿过来,谁知道若竹她早就准备好了,筱萝用手指头涂了一点,然后轻轻抹在宸潋的小额头上,宸潋疼得呜呜哭叫。叫得沐筱萝的心也软了几分。

    “好可怜!潋儿别哭了,母后等会儿就会狠狠惩戒宸礼的!”沐筱萝忍不住用嘴轻轻得呼了一口气,终于哄得宸潋小公主不哭了。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椒房殿外叫叫嚷嚷,索性是被椒房殿外的宫娥内侍拦住了。

    “大胆!椒房殿也是你一个小小婢子可以擅闯的吗?简直不知死活!”

    “就是,我看她就是活腻歪了!定要让皇后娘娘斩她的头!”

    “快离开这里!”

    “不,我不离开,我是来看看小公主怎么样了?我刚才听见小公主的哭声,我……”

    听这悲悲戚戚的声音,还真的给人一种误解,那就是当今宸潋小公主殿下的亲生母亲并不是皇后娘娘沐筱萝,而是椒房殿门槛外的那个贱婢!

    “把那个闹事的贱婢,给我拖进来!”沐筱萝一甩凤袍,她绝不允许有人她挑战她贵为大陵皇后的威严,听那声音,还不是那个贱人么?看来这个娴鸽这个贱人真是找死啊!

    看着娴鸽被三五成群的宫娥太监们强行架起来,就好像小鸡一般被拎起来,沐筱萝眸子冷傲尽放,狠狠得凝着娴鸽,“你这该死的贱婢!是想要本宫赐死你吗?”

    “娘娘,皇后娘娘,奴婢不怕死!奴婢此举只是担心公主殿下而已,别无他意!”

    此刻的娴鸽眼底早已噙满了眼泪,她可以瞒得过刚才招架她进来的宫娥内侍们,也可以瞒得过若竹宫人的眼睛,可瞒不过沐筱萝。

    沐筱萝嗤之以鼻,眼眸愈发冷漠之极,幽幽得道,“这么说,你这个贱婢对本宫的小公主殿下还真当是忠心耿耿的?这样吧,为了昭显你的忠心——”

    这句话还未尝说完,沐筱萝眸光浮掠到若竹宫人那边,“若竹,宫中太监宫娥们的茅厕哪里须要清扫的?”

    “回娘娘的话,出来东舍之外,其他的南舍,西舍,北舍,一舍有二十间上下,想必这个时辰,值班的宫娥太监应该还没有打扫过……”

    若竹宫人如是回答道。..

    沐筱萝眸光潋滟生华聚拢在垂着螓首的娴鸽身上,“既然如此,那么从今天开始,这四处,八十多间的茅厕就由娴鸽一人独立完成,若是谁被本宫知道帮她的!一众并罚!好!现在你们给本宫下去。”

    跪在玉砖上的娴鸽两只手攥得紧紧的,红唇狠狠得咬着,几乎都快要抿出血水来,心中怒火狂炙,她恨不得扑上去要了沐筱萝的性命,诸多仇恨加起来,而此时此刻,沐筱萝更是让她洗茅厕,想想她前半生哪里有干过这般肮胀不堪的活计。想想相国爹爹沐展鹏在世那会,是何等宠爱于她,还有生母东方飞燕,更是对她万般呵护。亲人们一个一个远离自己而去,徒留她一个人与沐筱萝作战!

    “是,娘娘。”娴鸽沉稳如山得点点头,她娴鸽发誓,迟早有一天,沐筱萝怎么对待她的,她也一定会部还给她的。

    殊不知,娴鸽她已经没有机会了吗?因为沐筱萝不会给她这样的机会的!哪怕这样的机会极为渺茫,但是说不会就不会!这里是沐筱萝的后宫天下,她要谁二更死,那个人绝对不会活到了五更!

    若竹宫人再怜悯娴鸽,也不能不按照筱萝皇后的去做,把娴鸽带下去,这会子若是不去,按照值班的宫娥太监们的效率,一定会在短时间之内把茅厕洗刷得干干净净的,到时候,可就轮到她自己被筱萝皇后娘娘责罚了。

    “你,起来,跟我去。”若竹宫人现在是极为忌惮娴鸽,甚至于都几乎不敢叫她的名字了,生怕被筱萝皇后怪罪,毕竟娴鸽她再好也是被筱萝皇后娘娘讨厌的人,如此一来,若竹宫人也就被迫得把娴鸽当做是自己讨厌的人。

    倘若若竹宫人不这么做的,那么到最后受苦的可就是她自己了。

    见母后大人神色如此严肃,停止了哭泣的宸潋小公主也不敢为娴鸽求情了,怔怔得一个人站在角落里,用手擦拭着眼眶,鼻涕一下一下的抽搐,极为伤心的模样,当真是惹人怜爱。

    那个娴鸽贱人终于走远了,沐筱萝觉得没有那个女子碍着自己的眼,心情就是无比的畅快,赶紧过来,蹲下身子来,用自己的锦帕为若竹宫人擦拭眼畔上的泪水,又关切得用嘴去呼小宸潋公主额头上的伤疤,关切得问,“潋儿,怎么样?还疼么?要不母后请太医给你来看看。”这样的小伤是根本不需要请太医的。筱萝这么说是极为关心孩子的缘由。

    宸潋连忙擦干了眼泪,“母后,我不疼,不疼……”后面她有想过给娴鸽姐姐求情,不过宸潋还是不敢,母后也只有在面对着她和宸宁大皇兄,宸礼二皇兄的面前才会表现出和蔼温柔的一面,对于那个叫娴鸽姐姐就……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椒房殿沐沐续续摆上了晚膳,可巧小烨子公公前来说等会儿陛下也会过来,陛下这会子还在御书房批阅奏折呢,中午的时候都不曾好好吃饭。

    沐筱萝笑了笑,说什么中午不曾好好吃饭,不就是想孩子们和自己了嘛,恐怕陛下他羞于启唇,所以才让小烨子公公这般说。

    “好了,本宫知道了,你去回陛下,臣妾随时等她过来。这饭菜臣妾会让皇儿们先吃一点,臣妾再吩咐御书房多做几道美味菜肴,以犒劳皇上他如此劳心劳力为大陵江山为大陵社稷。”

    当然,小烨子公公将这一番话,原封不动得说给御书房的皇上听。

    赫连皓澈听了无限快意,“小烨子,你说朕的皇后是不是好皇后!真是古今少有的贤良皇后。现在她应该早已准备好一桌子的好酒好菜等着朕了,说到美味佳肴,朕肚子还真的有点饿了,小烨子摆架椒房殿。”

    “陛下摆架椒房殿——”小烨子公公公鸭子般的嗓音现在乍听上去并没有一丝丝的刺耳,反倒是有了几分温柔。

    ……

    椒房殿内,赫连皇,帝后,还有三个皇子殿下们大快朵颐,到底是一家子,吃东西时候可以无拘无束。

    赫连皓澈今日高兴,贪杯多喝了几口,若不是沐筱萝隐瞒了昨夜宸潋小公主差点被行刺的事情,恐怕赫连皇现在也不会痛痛快快得豪饮几杯了。

    “陛下,你喝得够多了。可以点到为止了,再喝可就要伤龙体了,臣妾会心疼的。”沐筱萝见孩子们都吃饱了,若竹宫人等几个椒房殿内的宫娥内侍也屏退出来,不免情话绵绵了起来,到底筱萝也喝了几口,所以不免觉得头晕眼花的。

    赫连皓澈含笑得摆摆手道,“梓潼,你多虑了,今天朕高兴,你就让朕尽兴吧,朕今天很开心,就好像……就好像把所有的烦恼都通通忘记掉似的,这种感觉真好。”

    “陛下如此坚持,臣妾也不好说什么了。陛下,来就仅此一杯,断然是不能够再喝了,知道吗?”沐筱萝举起杯盏来,与赫连皇陛下喝了一杯交杯酒。

    却冷不防,沐筱萝直觉得自己的耳际被男人潮湿的舌头包裹住,骤然间,皇帝陛下捏揉着自己纤细的腰肢,很快就把凤袍剥离。

    少顷,赫连皇就把筱萝皇后抱到凤榻翻云覆雨一番。

    后半夜的天,渐渐下起了毛毛细雨。

    娴鸽把西舍,南舍,北舍的茅房一一洗刷过去,每一个间舍有二十口子茅房,平日里定然要动用二十个人,一人洗刷4口茅房就成,可是现在就由着娴鸽一个人独立完成。

    幸亏东舍已经被人打扫,还剩下二十口茅房,可是直到后半夜,娴鸽做的都还没有一半,洗刷茅房的时候,还要自己挑水,倒脏水,换洗抹布,很脏很臭,比许多年前沐筱萝这个卑贱,女在相府的西北角的小院落里边砍柴挑水还要累。累也倒罢了,最重要是脏臭不堪闻闻都觉得恶心。

    娴鸽的心中想过一千个一万个想要放弃,可她仍需要挺住,她知道自己如果还是不能够按时得完成这个庞大的工作量,就距离取得沐筱萝皇后娘娘的信任就愈是远了一些,为了夜倾宴的复国大计,为了能够把大陵国祚连根拔起来,为了能够日后让赫连皓澈和沐筱萝得到应有的惩罚,娴鸽告诉自己,她一定要咬牙隐忍,隐忍,隐忍再隐忍!

    “给你。”乌黑的云朵堆积在一起,眼看就要下起倾盆大雨来,若竹宫人特意去小厨房拾来两个还热乎的玉米馒头递给她。

    “谢谢你。”娴鸽顾不及抬头,也顾不及自己的手上是不是还沾染了一些脏东西,就把馒头夺过来堵在嘴里,狼吞虎咽起来,她太饿了,除了早上那么一小顿的饭食,她就再也没有吃过了,就被皇后娘娘罚到这里来打扫厕所了。

    “慢点吃。”若竹宫人真的看得挺不忍心的,一边是皇后娘娘,一边又是自己的良心,这一次她能够偷偷拿馒头给她吃,下一次又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帮助她。

    直到现在,娴鸽才发觉那个女子原来就是若竹宫人,这偌大的宫廷里,还数她对自己最好。

    沐若雪暗暗发誓,等她以“娴鸽”这个假身份让大陵国祚衰亡,赫连皓澈和沐筱萝一双狗男女得到应有的下场之后,就算所有人都死了,她也一定会力保若竹宫人没事,只是因为今夜一块馒头之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