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8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见娴鸽发着愣的同时,娴鸽的泪水也不断得簌簌往下狂流,若竹宫人咬了咬嘴唇,“娴鸽妹妹,你别哭了。不过你可以对我坦诚相告吗?你究竟有没有做了对不起皇后娘娘的事。皇后娘娘那般好的人,她是不可能无缘无故要你难堪,以至于要百般刁难与你。”

    “若竹姐姐,娴鸽也不知道,自打娴鸽一选入宫中做宫女,皇后娘娘看见我的第一眼开始,就很不喜欢我。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能皇后娘娘不喜欢小烨子公公的安排也说不定。我就成了夹在他们两人之中的炮灰……”

    娴鸽伤心欲绝得哭着,不过她的话里,却是轻易得挑拨了沐筱萝皇后与皇帝贴身大太监小烨子公公之间的关系。

    若竹宫人听了,娥眉紧蹙,“小烨子公公?不会呀,他不会做出对不起娘娘的事情来……娘娘也不会不满意小烨子公公的……”

    “若竹姐姐,万事皆有可能,为何你私底下不去查一查呢。”娴鸽在雨中对若竹怂恿道。

    与娴鸽道别之后,若竹宫人心中很是狐疑,暗暗腹诽道,听娴鸽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貌似皇后娘娘还真的与小烨子之间有点嫌隙也说不定,只是皇后娘娘她怎么可能跟小烨子公公一般见识呢。

    真是叫人匪夷所思。

    如今的雨势淅淅沥沥下了差不多了。

    微微雨慕之中的沐若雪看到若竹宫人别过身子去,暗自思忖的模样,就知道若竹这个傻丫头已经上了自己的当了,她的计划才刚刚开始,沐若雪乐意得很她这个“娴鸽”的假身份到底可以走多远。

    接下俩,得想办法接近赫连皓澈,只有这样,沐若雪认为才能够真真正正得威胁到沐筱萝,不给沐筱萝的心坎添堵,沐若雪她就觉得不自在。

    之前夜倾宴也曾经用一青楼名妓章楚嫣诱惑赫连皇陛下,虽然后面怀了赫连皇的孩子,但最后惨死在沐筱萝这个贱人的棍棒之下,想到这里,沐若雪对着苍冥的雨天惨烈得笑了笑,若是换了她,定然不会这般。

    因为她是沐若雪,“娴鸽”这个名号只是一件空壳罢了,殊不知娴鸽真正的灵魂是沐若雪。

    沐筱萝,你等着罢,这偌大的大陵皇宫,我势必将它搅了天翻地覆不管你信不信。

    翌日清晨,牛毛细雨初歇,赫连皇陛下在椒房殿和筱萝皇后一同简单用了点早膳旋即就去上朝。

    沐筱萝起身在院子中央走了走,昨夜刚刚下过的一场大雨,高高的青梧上叶上沾满了硕大的水珠子,今晨阳光是极为温润,这么一照,也是极为耀眼的样子。

    若竹宫人叫低等的宫婢们收拾了碗筷之后,她也徐徐得走到这外面的大院子里头。

    看见筱萝皇后呼吸着新鲜空气,若竹宫人知道皇后娘娘今天的心情不错,就有点试探得问道,“皇后娘娘,要不——”

    “那个叫娴鸽的女人可是把西,南,北等三舍的茅房都给打扫干净了吗?”

    沐筱萝的眉眼似抬未曾抬得凝了娴鸽一眼,眼睛上的长而细密的睫毛就好比刚刚从蛹中挣扎而出振翅而飞的美丽蝴蝶。

    筱萝帝后知道若竹丫头她想要为谁求情,不过她如此开口,也算是回应了她。

    “回娘娘的话,奴婢早前去监督过了,已然是打扫好了的。”若竹早上的时候还真的去过一趟,各大舍里的茅房打扫得一尘不染,连外面的大水缸里也注满了水。

    沐筱萝轻轻得点点头,似乎不把这件事记挂在心头一般,“哦,是吗?这样的话,她可太辛苦了……传本宫的懿旨,让她现在就来见本宫!”

    “是,皇后娘娘。”若竹宫人微微得躬身,然后转身就往后面走去。实际上,那个叫娴鸽的一直就在椒房殿的青梧树的后面,她是藏起来。

    更为重要的是,沐筱萝刚才走出来的时候,早就看到青梧大树后面躲着一个女人模样的人儿,料想定然是那个叫娴鸽,不过这个名字怎么和,长姐沐若雪的若雪二字如此相似呢,会不会娴鸽就是沐若雪呢。..

    沐筱萝看到那个叫娴鸽的给自己跪下来,毕恭毕敬得磕头行礼,礼仪倒是齐,眉眼也极为温顺,就好比一只被养熟的波斯猫一般,筱萝轻笑了笑,笑声之中依然带着一抹的戒备,“听闻你把那么多间的茅厕,一夜之间都洗刷得干干净净的,真是太辛苦你了。”

    “能够为皇上,皇后娘娘分忧,是娴鸽梦寐以求的,更是娴鸽的福气所在。”娴鸽静静得跪在那里,给人的感觉,这个女子是真心实意得想要做筱萝皇后的听话宫女,并不是一个总是想要出着幺蛾子的心怀异己的宫女。

    不过有时候,一个人表现得太过恭顺,太过低眉顺眼,就更加证明了这个人的心中是真实有鬼的!

    沐筱萝两世为人,何曾不明白这样的到底?

    沐筱萝轻笑了笑,旋即眸光宛如明月一般,“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警官说出来,本宫能够有能力做到的,就一定会为你做到,你昨晚上可真是辛苦了——”

    就是要看看你此番到底有何居心,沐筱萝虽然是这般说着的,但是沐筱萝的心内也是这般的举棋不定,因为她也不知道这个女子的真实身份。

    “奴婢说过,奴婢不需要什么赏赐。更不会央求皇后娘娘什么事!奴婢只是愿一生一世守在小公主是身边,一生一世照顾小公主。”

    话毕,娴鸽两只手匍匐在地,她低垂的螓首之下的一双凤眸宛如凤凰浴火一般的阴鹜,她知道她今天所说的这一番屈辱的话,有朝一日,她一定要讨回来,不把沐筱萝挫骨扬灰,她沐若雪永不罢休。

    “看来真是一个忠心的奴才呢。”沐筱萝啧啧了几下嘴皮子,眸光所落之处,满满的轻浮之色,在外人看来,筱萝皇后娘娘无疑是在夸赞娴鸽宫人的忠心,至少在若竹宫人这边,她是这般想的。殊不知,在娴鸽的心中,她的心仿佛被千万把利刃狠狠得倒插深入。

    这世间总有一种伤口,却是叫人无法言喻的,用眼睛可以看到流血的伤口也许不是最最痛的,最痛楚的一种伤口是明明没有流血,却足以痛彻心扉,钻入骨髓!

    而此时此刻的娴鸽,真实身份的沐若雪,她的心头在滴血,哪怕是在滴血,她也是要继续表现她的忠心,“皇后娘娘,奴婢对小公主的忠心,是矢志不移的,哪怕皇后娘娘要杀掉我,奴婢也万死不辞!奴婢的心中不会对皇后娘娘心存一丝一毫的怨怼……”

    “皇后娘娘,您就让娴鸽伺候小公主吧……若竹求求您了。”若竹宫人这个时候竟然对着沐筱萝双膝跪地,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对筱萝皇后深情跪拜,在皇后娘娘身边伺候这么久,若竹她都不曾对谁如此上心过。

    连沐筱萝也深深觉得意外,她的眸光愈发冷冽了,看也不去看跪在地上的娴鸽,而是有几分心疼若竹,“若竹,你这么对我下跪,只是为了求一个不知道根底的宫婢,值得吗?”

    “皇后娘娘,奴婢相信娴鸽她会对公主殿下忠心的。如若不是,若竹愿意用身家性命做担保。如果有一天,娴鸽真的胆敢作出对公主殿下不利的事情,皇后娘娘您就把若竹的头砍了去吧。”

    若竹的话掷地有声,叫人那些隔着远远打扫的小宫娥小太监都心骇不已,试问在这大陵皇宫,有谁胆敢在皇后娘娘这般造次,那也只有若竹宫人了。

    一直低垂着螓首的娴鸽心内暗暗窃喜,这个傻宫女若竹真是脑子一头热,殊不知她这个娴鸽真实的身份是沐若雪么,一直是沐筱萝最大的仇敌,她却若竹竟然如此发誓,也难怪呢,师从西域万毒谷的钟离重,他玄妙的医术已经臻极了一种无人之境界,把沐若雪的样貌身段用药物重塑,完变成了妥妥的另外一个人。

    只是一个人的样貌身段可以改变,但是气质呢,终究是无法改变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沐筱萝见到娴鸽,就会有天生的一股排斥,但是沐筱萝她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只是一贯得讨厌这个人罢了,真正的缘由她又说不出来,更倒腾不出什么证据来。

    若竹跟了自己这么久,沐筱萝也断然不会让她寒了心的,若是说起来,若竹与香夏、瑾秋她们,她们谁对她的情意深重恩厚些,自然是若竹宫人了,这么些人都是她一直紧随着自己,若竹呆在自己身边的时间,似乎还长过了香夏与瑾秋,所以对于若竹,沐筱萝的心里层面上又多了几分不舍。

    “好了,若竹,你先起来。本宫自有打算。”沐筱萝眼睛看向若竹,总共来去就这么一句话。

    可若竹心生感动,她知道筱萝皇后这一次定然会有下一步了,她跟随与皇后娘娘这么多年,她再熟悉皇后娘娘的秉性不过了,要不是看着娴鸽那么尽心尽意得为小公主打算,却得不到皇后娘娘的支持,她就不免为娴鸽宫人有些委屈起来,到底将心比心,你是宫女,她自己也是宫女,这下人本来就是难当,何况是在处于大内深宫之内的宫婢,就更比不得那些侯门大户里边的那些个丫鬟婢子们了。

    若竹知趣得起身,终于听见皇后娘娘对娴鸽搭理说话了。

    “娴鸽,你本来是一个下等宫婢,若不是若竹为你求情,你知道本宫根本不会理你的。你要本宫不驱逐你出宫,那倒是也可以,不过你还是去浣纱院洗刷去吧。这伺候小公主一事,本宫想了想还是不妥。”

    沐筱萝这是再次的拒绝,到底宸潋小公主是她的知心宝贝,她可不希望宸潋有一丝一毫的损伤,就算若竹是自己的贴身大宫女在作保那又如何呢?若竹她心地单纯根本就不知道根浅。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虽然沐筱萝现在没有把柄抓住娴鸽是否要对小公主殿下和其他两个皇子不利,但沐筱萝也不能够就这般坦然得接受她,毕竟沐筱萝的心做不到,这个女人,气质实在是有点邪门,总感觉她日后一定会对她不利的。

    与其这样日夜担忧,不如直接把她派遣到浣纱院去,要断了她的念想!

    沐筱萝此番眸光如腾跃着无比的怒焰,“怎么了?是不服从,还是不满意,本宫这般的安排?不满意的话,你可以选择离开这个皇宫!天下之大,总有你的一席栖身之地,你说呢?”

    如果再不同意的话,自己很有可能会被沐筱萝这个贱人强行驱逐,到时候,可是半点好处都没有捞着的,娴鸽两只手掌隐藏在袖子里边都掐出血来,她咬了咬红唇银牙,忍气吞声道,“皇后娘娘,奴婢遵命就是了。”

    “其实浣纱院也不错,有空多多洗衣服什么的,只是伤手了些,没事我房间有手套,可以保护手,我等会拿给你吧。”

    若竹宫人走过来,连忙安慰道。

    娴鸽点点头,优幽一笑,“谢谢,谢谢若竹姐姐。”

    殊不知娴鸽的年龄比若竹宫人最起码大了一轮,可她如此装嫩,还装得有模有样的,如果真有若竹宫人发现她真实身份的一天,到时候都不知道若竹她会吐出几碗血水,才会善罢甘休呢。

    那个讨厌的娴鸽终究暂时被打发去了浣纱院洗刷衣物。

    浣纱院专门是负责洗刷太监们和宫女们的衣物,而皇室成员的洗衣处是不设置在这里的,到底是身份尊贵,怎么可能跟太监宫娥们的衣服放在一起?

    沐筱萝自然是过着自己的生活,她每天都等候赫连皇陛下与自己同一起用晚膳,相夫教子,安平度日,是沐筱萝现在最为享受的生活,当然赫连皇陛下还有他一直担忧的事,夜倾宴在外头称帝,他日日夜夜与大臣们商议该如何平定。

    只是这夜倾宴极为无耻,他凭借当地的险要,竟然处处屡设机关陷阱,叫赫连皇所指派的军士们受到不少的苦楚。

    赫连皓澈唉声叹气得没吃多少,就离开椒房殿了。

    帝后筱萝原本以为赫连皇陛下能够留宿,谁知道竟然是这般,而陛下晚饭没有吃几口,等过了两个时辰,真是上夜宵的时候,沐筱萝亲自端着热汤圆给陛下,希望他能吃一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