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7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若竹,你说陛下能吃吗?”沐筱萝嬛了嬛身前的宫绦,有点担心,毕竟陛下每一次心情不大好的时候,就整个人没有什么胃口了。晚上他还要批阅奏章,这是最为损耗身子的一件事。

    若竹连忙安慰,“放心吧,皇后娘娘,陛下他一定会吃的,就算他不想吃,也一定会想到娘娘您的一片深情厚意,所以呀,非吃不可。”

    “你呀,你这个小妮子尽说一些本宫喜欢听的呢。”沐筱萝嫣然一笑,轻轻得点了一下若竹依稀画着花钿的光洁如玉的白额,轻轻一笑,然后主仆二人就去了。

    夜半三更。浣纱院。

    夜深人静本是人睡觉休息的时候,而沐若雪,哦不现在是身份是娴鸽,娴鸽她在这里一个人加班洗着一些老太监的亵裤。

    浣纱院管事的老嬷嬷们听说娴鸽这个长得跟狐媚子一般的宫女,竟然不得当今皇后娘娘喜欢,她们自然也会想着各种法子来挤兑她,叫她不得安生。

    娴鸽洗着嬷嬷们指派给她的粗活,都是老太监的亵裤,这些亵裤上沾染了老条件们的粪便尿等物,毕竟这些老太监们年时已高,有时候大小便失禁是常有的事情,之前还有一些受气的小宫女来洗,这一次不得主子宠爱的娴鸽进来的,这东西不给她洗,还给谁洗呢。

    娴鸽一边洗着,一边咒着那些老嬷嬷赶紧死掉,也顺道把沐筱萝咒了,可她不能辱骂沐筱萝的父亲,毕竟她们乃是一父同胞的亲生姊妹,咒沐筱萝,也同时是在咒自己。

    到了三更的时候,娴鸽突然发现有两个侍卫打扮的人从浣纱院的门口经过,他们是御林军中的支对,向来负责皇家内苑的安。

    何不勾搭一个侍卫头子为自己所用呢,就好像当日与鬼医,钟离重这两人勾搭成奸,到了后面,他们二人都为自己所用了。

    想了想,娴鸽一不做二不休。

    色,永远是男人头上的一把刀。

    天底下的男人哪有不好色?

    娴鸽故意让自己的衣裳半路,走出浣纱院,故意和那两个侍卫勾搭上了。

    娴鸽跟他们说好了,只要他们帮助她去接近赫连皇陛下,她就可以让他们两个人享用自己的身子半个时辰。

    在浣纱院角落的竹子林里,娴鸽与两个侍卫成其好事,叫张龙的侍卫扯上皮带,叫王虎的那个侍卫脸上也是带着一股子的满足之色,他们皆然是一顿吃饱喝足的样子,果然带着衣衫不整的娴鸽往御书房去了。

    娴鸽在半路上就把身上的扣子给扣好,恢复了一身优幽妇人的模样儿。

    殊不知,娴鸽方才在竹子深处,可是媚到了骨子里,若不是时间的关系,张龙和王虎他们两个还真的舍不得,继续抱着娴鸽的玉体缠绵一番。

    大陵内宫规制是,凡是大内侍卫不得与宫女**,否则要赐予宫刑,可是呢,他们二人为了美色,竟然铤而走险!

    “好了,娴鸽美人儿,御书房到了,你自己进去吧。我们兄弟二人可要先走了。”张龙和王虎匆忙离开,这里可不是他们可要呆的地方。..

    娴鸽见御书房内,灯火通明,想必赫连皇陛下今日挑灯夜读,这长夜漫漫的,男人是最容易是心生寂寞的,看来自己来的还真是时候呢。

    娴鸽笑了笑,用手轻轻一扯自己肩膀上的衣裳,这样美丽无瑕的肌肤多露了几分出来,这样一来,无疑是更加吸引赫连皇陛下。

    在娴鸽眼里,这天底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

    他们虚伪,好色,又喜欢占有,又常常喜欢把礼仪廉耻挂在嘴边,刚才就好像张龙和王虎两个兄弟一般,在小竹林之中那可是兽性大发的要争着抢着要着自己的身体,完事了,他们两个还你推我让的,真真叫人恶心。

    娴鸽想罢,就忍不住得用手去推开御书房的房门了。她不相信赫连皓澈等会面对自己这一具白乎乎的肉体,还能够保持圣人君子的一面!

    伏在龙案上的赫连皇陛下拿着朱砂御笔聚精会神得批阅奏章,娴鸽轻轻推送房门细碎的脚步声他一点儿毫无知觉。

    看上去真是一个励精图治的好皇帝?

    不过美色当前,我沐若雪就不相信你仍然是一个谦谦君子。

    沐若雪幻想着,等会儿进去,赫连皇陛下一定会被自己的美色所迷惑,然后会一一推掉龙案上的奏章,把自己按在龙案上狠狠得要自己。

    不过这一切都是幻梦!

    沐若雪化作娴鸽,一步步得走近赫连皓澈,她以为赫连皓澈没有发现她,孰料,赫连皓澈早早得发现她,只是假装没有看到而已,他始终如一得蹙着剑眉,提笔批阅着奏章,直接把娴鸽当做空气了。

    见赫连皓澈如此转注,娴鸽不免身体里边的那一颗春心愈发荡漾了起来,都说专心致志工作的男人是最吸引人,此话果然不假,何况赫连皇陛下他风流倜傥,又君临天下,膝下便是那万里江山,如果能够除掉沐筱萝,让自己升级上位做这后宫的女主人,这样的蓝图也未尝不可。

    沐若雪依然在做着她的白日梦,只可惜现在并不是白日,而是半夜!

    等娴鸽渐渐得靠近,赫连皓澈故意重重得用力,让狼毫毛笔尖端沉而有力得饱蘸了墨汁,深墨色龙纹砚台上的墨汁扬起,呼啦一声,正好射了凑上来了娴鸽宫女一脸。

    “哎呀!”娴鸽失声惨叫,她不能够想象自己是什么样子,嘴里倒是吃进了不少墨汁,酸酸的,苦苦的,涩涩,又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味儿,娴鸽想要哭却哭不出来,因为她知道自己被赫连皇陛下发现了。

    “你是哪个宫的宫女?到朕的御书房做什么,说!不说的话!朕就把你拖下去斩了!”

    实际上,赫连皓澈看娴鸽宫人满脸都是墨汁的时候,黑乎乎的一张脸,别提有多丑陋了,着实压抑着心中想大声放开怀抱的大笑的欲望,忍俊不禁得厉声叱诧。

    娴鸽一惊,知道自己今夜色诱的计划失败,汗津津得推到一旁,屈膝行礼道,“回陛下的话,因为外边灯火朦胧,奴婢以为摸索到了自己的房间,想不到冲撞了陛下,请陛下饶恕奴婢,奴婢不是有意的。”

    “要不要饶恕你,可不是朕说了就能够算了,得皇后娘娘说了算。”赫连皓澈霍然起身,背对着娴鸽把两只手串在袖子之中,只是赫连皓澈的嘴边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

    听到这话,娴鸽宛如遭受到了晴天霹雳一般,她深深为之一怔,什么,莫非皇后娘娘也在这里?不!不可能!沐筱萝这个贱人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不会的,娴鸽仍然坚持自己的肯定,这一次能够抵达御书房接近赫连皇陛下,还是用自己伺候张龙和王虎两个侍卫们换来的,怎么可能!

    “娴鸽,你莫非不知道倘若没有召令的话,闯入皇帝陛下的御书房,是死罪!难道你进宫这么多年,公公们没有教你吗?”

    沐筱萝渐渐得从龙椅后面缓缓得走出来,神色沉稳笃定,她那深沉的明眸轻轻一瞥娴鸽,在这一刻,娴鸽好像自己浑身赤果得曝露在沐筱萝面前。

    娴鸽她自诩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狼狈过,看沐筱萝毫无防备得从龙椅后面走出来,更何况沐筱萝的脸上是一副完了然的表情。

    也就是说,娴鸽进入御书房色诱当今赫连皇陛下的事情,赫连皇陛下和皇后娘娘早已洞悉了!

    该死,到底是谁泄露的秘密!

    娴鸽想来想起,她认为自己上当受骗了,那个叫张龙和王虎的侍卫定然得到了自己的身体,然后对一众侍卫们吹嘘,他们传来传去,宫中最喜欢这种坊间的八卦,很快通通都传遍了。

    如果不是这一条理由,娴鸽根本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能够使得她走漏了这条消息。

    “陛下,娘娘,奴婢真的迷路了……外面夜色朦胧,奴婢真的是一时一察……”娴鸽扑通一声,双膝跪在白玉砖上,此间已经是深秋时节,冰砖是极为寒凉的,至少娴鸽她认为砖块的冰凉已经透露骨髓深处了。

    背着身子,负手而立的赫连皇陛下轻微得咳嗽几声,不过就算他如此,也难以掩饰赫连皇陛下实际上是背对着娴鸽宫人偷笑,毕竟无论什么时刻都要保持大陵天子的威严,这才是最重要的。、

    沐若雪大呼尴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偷腥不成,还倒是惹上了一层骚,她好不容易化成了娴鸽这个身份,她可不想任何一个人把她这个身份给亲手破坏掉。

    一想起适才赫连皇陛下故意用墨汁泼自己,娴鸽的心就冷却到了零度,她原本以为赫连皓澈会是除了夜倾宴和夜胥华之外,于她来说,是极好的归宿,可没有想到,赫连皇陛下的一颗心完是在沐筱萝这个贱人的身上。

    赫连皓澈的心若不是在沐筱萝的身上,赫连皇何至于此要把墨汁装作不小心泼了她一脸,这不是成心让自己出丑么?

    是人,都有羞耻心,哪怕这个人心如蛇蝎,心性歹毒非常,是个十恶不赦的超级毒妇,就好像娴鸽这般,她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很明显,这一次无疑是沐筱萝挖了一个大大的陷阱,然后叫她跳下去。

    “真的是迷路了吗?”沐筱萝好笑了笑,“外面夜色朦胧是没有错,可是御书房上方挂起来的照明大灯笼,你不会没有看到的。再说了,你进来的时候都不好好想一想,为什么御书房门口一个把手的侍卫都没有,连皇上身边最为贴身的小烨子公公都不在此地,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果然,这一切是沐筱萝的阴谋算计,看来沐筱萝早就预料到了她娴鸽会趁着暗夜前来,施媚于赫连皇陛下,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通通掐死在萌芽之中。

    这个毒后!沐若雪狠狠得咬了一银牙,缩在袖子里的手指头狠狠地抵着地面,她新涂好的玫瑰红蔻丹的好指甲都生生折断了俩截,面对沐筱萝的讥讽,她无言以对,人家正对着她下套,而她上当了,正处于套中,真真是有口难辩,如果说她只是在御书房的外围溜达一圈并没有进来,或许还能够说得通达,可问题是,她进来了,还半露着酥胸半坦着玉肩进来了,这明眼人一眼看上去,就知道她在勾引赫连皇陛下。

    嘎吱一声。

    门开了。

    娴鸽失魂得抬起眼眸来,只是见小烨子公公和若竹宫人带着带刀侍卫进来。

    小烨子眼里毫无往日看好娴鸽的眼色,相反,现在的小烨子公公眼角堆积了一层不屑,旋即他浮尘一扫,声音宛若冰块一般掷地有声,“娴鸽宫人还愣在这里做什么?乖乖的自己走,还是要杂家叫众侍卫们把你……”

    小烨子公公的声音是如此清冷,娴鸽反观若竹宫人,这个若竹她故意把脸转移到别处,好像挺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如今落魄的场景。

    少顷,娴鸽想了想,与其被小烨子公公下令之后叫那些侍卫们强拉却强拽自己去某处,倒不如自己主动离开,至少在脸面上还能过得去。

    这个时候小烨子公公是准备下令强行拽拉的,可没有想到娴鸽宫人这一次如此之自觉,乖乖的起身,连半秒钟的犹豫都没有。

    “皇上,娘娘,奴才这就把娴鸽宫人带到冷宫去。”小烨子公公躬身唱道。

    原本这新建立的大陵皇朝帝都并没有什么冷宫这么一说,为了能够把娴鸽宫人关进去,只是沐筱萝一时的临时起意罢了。

    小烨子公公偷偷想道:到底是皇后娘娘神通广大,明知道这个娴鸽宫人一定会想尽各种办法来勾引皇帝陛下,所以一切都叫他部署后来,包括他和若竹宫人事先退到偏殿之中,然后又叫那些带刀侍卫们紧紧埋伏在御书房外围的花坛深处,只要娴鸽准备对皇帝陛下施以艳计的时候,就开始闯进御书房来制住。事实证明,果不其然,正如筱萝皇后娘娘所预料的那般。

    想到这里,小烨子真心佩服皇后娘娘,他现在才知道自己的坚持没有错,巾帼更胜须眉啊。

    见娴鸽被抓下去,若竹宫人和小烨子被屏退了下去。

    御书房内,又恢复了宁静。

    赫连皇陛下与皇后娘娘,对视,然后不禁大笑一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