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7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由于赫连皇陛下不想太过劳民伤财了,所以皇宫之中像这样的小院子还是很多,不过他们位置偏远,就好像皇宫之内的小山村,并不会显得那般不幽观,相反倒是有了一番趣味。

    当时赫连皇陛下一番的心意是,如果筱萝皇后觉得有点累了,想要放浪形骸于山水之间,那么此间颇具有特色的农屋农房是最好的选择,不过夏天的时候居住在此地,颇有一番趣味,若是冬天了,那简直就是折磨了。

    为了保持农屋的原状,赫连皇陛下并没有让人前来修缮,以至于如今的纸糊窗轩破败不堪,如今更是临了十一月的初冬,夜晚上里边睡觉的人可是彻头彻尾得冻僵,可以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以往这样的下场只能是别人,可是现在娴鸽她可是品尝了一番人间的人情冷暖。

    噶吱一声,门开了。

    若竹宫人脸上带着无尽的冰冷表情,她恨不得里面的人冻死了呢!若换了别的主子,若竹相信,娴鸽她恐怕早就已经死了一千遍了。..

    “人死了吗?如果没有死的话!快点滚出来迎接皇后娘娘!”若竹一只手拿着食盒,一只手去推次进门的门环,并没有上锁,只要轻轻一推,就可以进来了。

    若竹宫人看到一个披头散发,蓬头垢面的怪物正在窝在墙角,浑身打着冷颤儿,一股极为恶心的气味从她的身体里散发出来。

    真是太恶心了,比前世的自己困锁在冷宫的时候还要脏臭几十倍。

    与若竹的眼神,沐筱萝寒眸之中的戾气更甚,她观察着蹲在角落里的那个貌似可怜的女人,听着若竹说完话,筱萝皇后倒是很好奇,这个娴鸽臭女人下一步的举措将会是什么呢。

    一定是来求自己吧!

    沐筱萝心中如是想,窝蹲在角落里的娴鸽像狗一般得爬过来,两只手拽住筱萝皇后的凤纹锦鞋,“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奴婢知错了,奴婢不该勾引陛下。是奴婢自作孽!万望皇后娘娘看在奴婢奸计没有得逞的话,饶恕奴婢了吧。奴婢愿意今生今世给您做牛做马,愿意给您鞍前马后,马上现在要奴婢牺牲自己的性命,奴婢也心甘情愿,求求皇后娘娘给奴婢一次生路吧……奴婢好痛楚……这里看守的老嬷嬷们都不给我饭给我……奴婢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吃东西了……求求皇后娘娘……咕……这是什么……可以吃吗?”

    突然之间,整个人清瘦了一大圈的娴鸽看到了若竹宫人手里拿的食盒,她闻着好闻的“香味”过来,实际上食盒里边的东西早就臊臭了个不行的,可是对于娴鸽来说,好几天都没有吃过一口饭菜了,哪怕是馊臭的,她也觉得好吃。

    娴鸽用手抓着已经臊臭的白米饭吃,连哪一个被啃了只剩下骨头的鱼头,娴鸽也来者不拒,一直猛往自己的喉咙里面吞咽,咳咳几声,顿时间娴鸽她好像被鱼刺哽住了。

    粗大的鱼刺梗塞得她简直无法呼吸了,娴鸽贱人整张脸都变得无比青紫,就好像半只脚踏入了棺材板一般,极为骇人!

    之情还详作一副淡定的若竹宫人这下子再也无法淡定了,有点吃吃得道,“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找个人救她……若不然……若不然她就这么死了……变成了鬼以后会不会寻我们报仇呢……”

    “你胡说什么?!”沐筱萝狠狠得递给若竹宫人一个眼白,殊不知若竹此番话无疑对她们二人而言是自乱阵脚吗?不就是一个宫婢快要被鱼刺梗死了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娴鸽贱人她自己急中生智,竟然两只手继续扒拉着糟乱的食盒,捡拾里边的酸酪吃,她一直用手猛烈得往嘴里塞进去,咕咚几次,娴鸽贱人的面色终于恢复了红润,看来她应该死不了。

    这个贱人竟然懂得吃酸酪,这种酸酪按照大陵皇朝的做法,就是从开始到最后的时候,一直把他浸透到酸醋里面,而这个醋对软华鱼的骨肉有着极为强大的作用,这个娴鸽真的是太过聪明了!如果她真实的身份不是沐若雪的话,那么她又是谁,又是来自哪个地方呢。若不然现在就把她毒死……真是粗心。早知道她会吃那些饭盒里边的臊臭东西,倒不如下点毒药,直接叫她死了一了百了,永绝后患,岂不好些?

    沐筱萝的胸间沉浮了这般心思,旋即带着若竹宫人离开这里,毕竟这里太脏乱太恶臭了,是个人,都无法长时间得呆在这里,除了被重新锁困在这里的娴鸽。

    半路上,沐筱萝的眸光看着地面的青色石砖,她知道自己说的话,若竹宫人一定会仔细倾听,“若竹,你明天继续去一趟,别忘记在食盒里再加点东西,本宫以后永远也不想再见到她……再听闻她的消息了……你可明白……”

    皇后娘娘这话无疑是要自己动手下毒毒死她的了,若竹宫人跟随者筱萝皇后这么多年,她最为秒懂筱萝皇后说此番的意思。

    翌日,若竹宫人真的听凭皇后娘娘的吩咐,在馊臭的那些饭菜里边撒上砒霜,还怕娴鸽贱人到时候没有死绝,皇后娘娘又开始责怪自己了,所以她下了简直可以毒死五头牛的计量了。考虑到这是娴歌贱人临终之前所吃的最后一顿,若竹宫人又引发了她心内的真诚善良,像上次在雨中给娴鸽送馒头一样,娴鸽她在饭盒之中夹了一个大烧鹅,完好无缺且干净的,这只烧鹅是若竹宫人从自己的俸银里边克扣出来,这账是算在自己的头上。

    端着食盒,若竹宫人推门二人,却发现里屋传来了一股极为刺鼻的尸体腐肉的臭味,她不禁惊呆了,关押娴鸽的铁锁链通通被砍断了,院子中央横陈着一个老妇的尸体,这人可是看管娴鸽的老嬷嬷。

    想不到老嬷嬷就这么死了!

    若竹宫人不免嘘嘘一声,顿时间,她的双手一松弛,饭盒掉落在地上,那一个大烧鹅也掉出来,若竹宫人无比吃惊得大喊,“啊!死人了!死人了啊!”

    平日里,这个荒废的小院根本就没有人来,除了几个御林军搜寻的时候会来到这里逛一逛,抱着一股子的随意性子,也完没有上心的。

    可今天却发生了这么一档子事。

    若竹宫人一路疯狂得跑着,遇到御林军们,先让御林军在那边把手。

    若竹宫人进入椒房殿的时候,发现赫连皇陛下正和皇后娘娘吃着茶呢。若竹上前如实相告。

    “岂有此理!竟让她给逃走了!”沐筱萝凤眸一凛,她方才与陛下谈论这个女子是不是沐若雪的时候,而此番若竹宫人就闯进来,捣了他们二人的谈话。

    “梓潼稍安勿躁。朕这就去派人处理。”微微一抿剑眉,赫连皓澈站立起来,先让小烨子公公委派几个侍卫高手前去调查这件事。

    ……

    大陵京城某偏僻西北小院。

    沐若雪一丝不挂得坐在浴桶里,中央原本横陈一轻纱屏风,不过被人生生移开了,被换了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赤眉老者。

    “钟离重,你为何这么久才来救我。这几天,我吃了那么多连狗都不吃的食物。那里又脏乱又臭的,我……”沐若雪一想起自己以往是如何如何的高贵,何曾流落到那样不堪的境地,她想到这里,银牙更是狠咬,一想起沐筱萝如今身居凤位,乃当今大陵皇朝的国母,同样都是一个爹爹生的,而她沐若雪却是受尽万般的苦楚,她以为钟离重给她用幻术换脸,调整身材,改变声音,以一个新的身份“娴鸽”进入大陵皇朝的内廷,妄图从内部一步步得瓦解他们,孰料这所发生的一切,都与沐若雪心里预期的希望值背道而驰。

    听完沐若雪唠唠叨叨,比老太婆还要长的悲凄哭诉,赤眉老者反而笑了,愈发肆无忌惮得狂笑,笑得叫人的心里一阵子的发毛,“沐若雪!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这只能怪自己太过激进了,如果你不那么激进,沐筱萝她怎么可能那么快怀疑你就是沐若雪了?”

    “什么?不可能的钟离重!我掩饰得那么好。沐筱萝这个贱人怎么可能会看得出来呢。我的身材,我的样貌,我的声音,根本就是判若两人,怎么可能……不……不可能的……”

    沐若雪唇舌抖索着,混混沌沌的音声,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很快,钟离重直接给沐若雪一个极为可怕的打击,“如果你没有被他们识破的话,他们何苦要在你下一次的食物里放砒霜。你以为要不是我,你还能够安然无恙得回到小院来舒心得洗热水澡?我如果没有把你救回来,恐怕你……早死了。你难道不想着要该怎么报答我?”

    “怪不得你帮我杀死了那个可恶的看守老嬷子,事先帮我救出宫。这么说来,我还真的要好好感谢感谢你。”

    沐若雪娇笑之余,她用手呼啦着浴桶之内的盈盈清水,浴桶水面氤氲着一股子热气,媚声道,“钟离重,你不是想我报答你嘛。那,现在你自己还不马上跳进浴桶来,我好报答报答你呀。”

    “你这个小妖精。哈哈。”钟离重一个闪跳,便进入浴桶,内力的沉稳使得他都不惊动起一片水花来。

    满脸嬉笑的沐若雪恣意与钟离重欢好。

    谁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肚子又有了一枚毒计。

    是夜三更,沐若雪发了信鸽号告知如今呆在年将军府邸的御放,秘信之中的内容大意是这样的,要御放清晨入宫,将宸潋小公主骗出来宫外。

    沐若雪是御放的干娘,他这个做干儿子的自然是要遵从干娘的话,那几年若不是干爹夜倾宴和干娘沐若雪抚养他长大,他早不知道埋尸在哪个荒野了。

    为了报答养育深恩,哪怕御放觉得不能够做,他也要做。

    清晨的皇宫之内的惠仙苑雾霭漫漫,无处不透露着一股仙气。

    御放他从偷偷得皇宫西侧的一处矮墙上爬进来,对于皇宫,他曾经用一段时间去熟悉,然后到现在的了如指掌。

    外貌看起来年仅五岁的御放,他早已是九岁的大孩子了,若不是夜倾宴逼迫他吞下春秋不老丹,他也不长不大,不过御放不会怪责他的那个干爹,他只能承受,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夜倾宴曾经救过他的性命。

    干娘说要我把宸潋小公主偷偷带出去,可是该怎么带出去呢?

    我一个人偷偷跑进来倒还轻松,再带一个小娃子出生,不想惊动惠仙苑乃至于齐边皇宫高墙之内的御林军,这实在是太难了。

    “千染,你陪我逛一逛吧。本公主都闷死了。”小宸潋公主装作一副成年小大人的模样,一举一动得着实令人忍俊不禁。

    千染宫人瑶了咬红润的唇瓣,“可是公主殿下,早膳都已经摆放了,还是吃一点吧。不然的话,被皇后娘娘知道了,可不得了。皇后娘娘等下定会惩罚奴婢的。公主殿下可怜可怜奴婢,您还是吃点吧。”

    小公主殿下宸潋嘟了嘟可爱的樱桃嘴皮儿,“千染你好讨厌!要不是娴鸽宫人跑掉了,我才不要把你从太子哥哥身边要过来呢。”

    之前小烨子公公分别选择了几个得用的新宫婢子给大皇子宸宁,二皇子宸礼,小公主殿下宸潋,兮兮,千染是太子东宫的,宸礼二皇子宫的是琉璃,而宸潋小公主身边的人本是娴鸽。而御放也知道,娴鸽就是他的干娘沐筱萝易容乔装打扮的,目的就是要入侵大陵皇宫之内想要对筱萝皇后和赫连皇陛下不利……这一切的一切若雪干娘昨夜在飞鸽传书给御放的时候说的极为清楚。

    “是奴婢不对,小公主……”千染被公主殿下这么一激,泪水就滚滚涌动而出,她知道自己是被公主殿下嫌弃了,在这个大内深宫谁得主子欢心,意味着谁能活得长久一点。

    宸潋小公主娥眉细细得用肉呼呼的小手拍拍千染的手,“好了,你别哭了。本公主恕你无罪。你如果再哭的话,本公主可就……可就下手不留情了……把你给斩了……听见了吗?”

    “是,是,是,奴婢遵命!”千染破涕为笑,心里腹诽小公主殿下到底年岁小,刁蛮任性倒是寻常无比,还好不是一个大人主子在跟自己较真,要不然到最后怎么死都不知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