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3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那么公主殿下,我们现在先去逛一逛,等会儿回来再用早膳可以吗?”千染弱弱的说,她高高瘦瘦的莫样子,却怕一个至今在磨牙的小孩子,真是叫人心里暗暗偷笑不已呢。

    谁知道宸潋小公主狠狠白了她一道,“千染,你再说一遍关于早膳的话,本公主就把你吃了!”

    “是,是,是,奴婢不敢。”可怜她一个进宫还没有多少天的小宫婢就吓得脸蛋儿都绿色了,腹内一顿儿翻滚,没准儿胆汁一股脑儿得往外狂冒出来,她头摇晃得跟拨浪鼓一般。

    偷偷瞄了几眼,调皮的小宸潋公主别提多开心了,原本以为多了一个宫人会很麻烦,一会儿不让自己干这个,一会儿不让这个干那个,看来这些没有必要的疑虑都通通抛掉。

    宸潋小公主头一偏,突然看到高墙之上有一个人头,连忙用手指着,大声叱诧道,“何方刺客,竟然闯本公主的惠仙苑,难道是想让本公主叫人把你剁了当早膳吗?”

    “咝……”宫人千染听到此言竟然从小公主的嘴中说出来,顿时间浑身冰凉,就好像有人用冷水从他的头上往脚下泼去,千染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再看看趴在高墙的小男孩子,千染也很奇怪,那个小男孩到底是谁,怎么会无缘无故得趴在那呢,莫非是有企图不成。

    到底千染入宫时间浅薄,公卿大臣们她都没有见过几个,哪里见过这个叫御放的小少爷,御放小少爷的义父可是当今的年羹强年将军,身份也算是无比尊贵。

    “哎呀——好痛!”

    也许是受到了惊吓,趴在高墙上的男孩子双手一松,整个人开始往地面上栽倒下去,幸好下面是一片草坪。草势长得很茂盛,人载里面一点事儿也没有。至少那个小男孩子颤颤巍巍得站起来,用手拍了拍屁股。

    千染不认识他是谁,不过她还是保有几分的警觉的,连忙身子往前面倾,护住宸潋小公主,双目宛如铜铃一般狠狠瞪着御放,“你到底是谁,快报上名来,如若不说的话,我叫几个御林军来。”

    提及御林军,御放嘘嘘了一口气,御林军可是身怀武功绝技的,到时候一拨人上来,把他这个孩子给擒拿住,到时候还怎么把宸潋小公主带出去。

    这个宫人看上去很是面生,御放极为礼貌得禀明自己的身份,“这位姐姐,我是年羹强年将军的义子。”

    “原来是御放少爷,失敬失敬。还请御放少爷不要责怪奴婢莽撞才是,奴婢也是为了担心公主殿下的安慰。”千染的一颗心都快要跳到喉咙口了,如果御放小少爷生自己的气,在辇羹强将军面前告状说自己对他如此无礼,到时候自己还有活路吗?便连声连声得道歉,“御放少爷,对不起,对不起,是……”

    摆摆手,御放脸上满是一副风轻云淡的笑容,“无妨无妨。”

    “你们倒是聊的很高心嘛。”宸潋小公主脸皮蛋儿拱得就好像河豚的腮帮,“年御放,你要本公主怎么定你的罪呢,你色胆包天,竟然在本公主的惠仙苑外边偷偷摸摸的,真是岂有此理,我要告诉父皇母后,叫你小小年纪作太监,叫你以后还敢不敢……哼……千染你还愣着做什么,咱们这就去椒房殿。”

    还色胆包天,宸潋小公主她才多大呀,就懂得这些?这皇家的教育都是这么早熟的么?..

    御放满脸黑线,心腹诽,他有点后悔接收到若雪干娘给自己的这个任务,这个宸潋小公主看似年幼,实际上她鬼精灵鬼精灵的,一般人还骗不倒她呢,该怎么办才好。

    这个宸潋小公主她会喜欢什么做什么,会喜欢吃什么?

    对了,刚才御放他自己趴在高墙上面,这个宸潋小公主的眼珠子不停得往高墙外面瞥去,想来小公主她必定要去外面玩耍,对了,外面可偶好多好多好吃的,好玩的东西,什么冰糖葫芦,彩色泥人,风筝,烤地瓜,面具娃娃,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御放觉得小公主她还是粉雕玉饰的小娃娃,这些东西她一定会很喜欢的。

    想了想,莫说宸潋小公主不好骗,实际上很好骗的。御放心底暗暗笑了起来,他憋着一股子笑意,装模作样得在宸潋小公主面前怂恿道,“小公主殿下椒房殿都敢去,不过不知道小公主敢不敢去一个地方?”

    “哼!椒房殿乃是我母后的寝殿,本公主当然敢去的!本公主天不怕地不怕!哼,你说吧,什么地方!如果这个地方我不害怕的话,本公主现在就派人把你的头砍下来!”

    宸潋小公主两只手插着腰肢,一脸的颐指气使,她想想自己可是公主殿下耶,这个世界上有她害怕的东西,没有,绝对是没有的……

    看小公主殿下无比嚣张的模样,小御放心里头跟乐开了花儿似的,就差没有鼓掌蹦蹦跳跳一番了,“既然如此,小公主就跟我去宫外吧。宫外可好玩了,也有好多恐怕公主殿下都不曾见过的东西呢。”

    “宫外?”宸潋大大的眼珠子宛如美丽的夜明珠一般散发着清丽娇柔的光泽,她是小孩子,不过难保长大以后,宸潋小公主会长成大美人儿,那也说不定。

    还没等宸潋小公主有什么举措,千染马上蹭到公主殿下身侧,“小公主不可呀,宫外太危险,去不得,若是去了,皇上和皇后娘娘一定会……”

    “公主殿下,你该不会是不敢吧……胆小鬼……有本事就跟我走……”御放做了一个超级无奈的鬼脸,叫宸潋小公主心内的怒焰火冒三丈,她一个公主耶,哪里受过这般的鸟气。

    宸潋小公主甩了甩袖子,撅着红润的樱唇,不服气得吼道,“去就去,谁怕谁,本公主警告你哦。如果本公主发现你带我去的地方根本一点也不稀奇,一点也不好玩,本公主就把你的脑袋拧下来……不对,你自己把自己的脑袋拧下来,哼……”

    这个小公主还真狠,这长大以后谁敢做他的夫君呀,也不嫌命长。说实话,御放的心里就好像被灌进了一大桶的寒冰,浑身上下冒着冷汗儿。

    “好,我保证。现在,小公主跟我来吧。”御放向宸潋小公主殿下靠近了几步,然后伸出手来,准备去拉宸潋小公主的小手腕儿。

    宸潋很有警惕性得把手一缩,“母后说过,不能让任何陌生人动本公主的身体,特别是陌生男人。”

    “如果我不拉着你的手,我怎么把你带出高墙呀。难道公主殿下你要去城门口,等待着那些御林军来把你压到皇后娘娘跟前吗?如果你真的害怕,不想出去的话,那也行。”摆明了,御放他是在使用激将法。

    听完了后,宸潋小公主殿下冷哼得笑了笑,“哼!别小看本公主!谁怕谁呀!”

    他们二人不顾千染的拦阻,毅然爬向了那个高高的皇墙,皇墙之上有着接近干枯的爬山虎的根茎,不过这些根茎极为挺拔坚韧,够着孩子们爬上爬下是极为安的,不过千染这样的体重身材去爬的话,估计会高高得摔下来。

    千染本来是想要制止他们的,但是她发现自己来不及了,莫怪她的动作太慢了,只能怪御放的身形太快了,御放他年纪看上去虽然极小,可是御放是练家子,哪怕是寻常的男人在御放的眼里,也丝毫不算的什么,更别说千染宫人这么一个弱女子了。

    高高的宫墙外侧是横跨着一个小木梯,木梯很稳当,之前是御放老早就准备好了,他完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之顺利,几番激将法就把宸潋小公主骗出宫外,这样也算是报答了沐若雪干娘的一部分恩情了。

    “来人呐,快来人呐,小公主殿下被御放少爷带走了。”千染宫人快要喊破喉咙了,悲催的是,御林军打扮的人刚刚从这里经过,然后又离开,千染知道自己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干叫着,她得疯狂得跑去椒房殿禀告皇后娘娘去。

    “小心哦。”御放抱住了小宸潋玲珑可爱的小身子。

    宸潋小公主眼珠皓澈瞪得滚圆滚圆,皇宫外边的一条小路上是通往京都东大街的,看上去极为繁华,路上就看到好多人扛着冰糖葫芦的叫卖,宸潋小公主不经常出宫,就问道,“那个,那个就是冰糖葫芦吗?好吃不好吃呀?”

    “公主殿下,御放哥哥去买一串给你吃。”御放说完,飞奔上去,掏出两个铜板,买了两串,一个给小公主,一个给自己。

    小公主张口嘴巴,一咬,浓厚甘甜的果汁流得满嘴都是,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珠子,连连点头,“好吃,真好吃,比母后给我吃的水晶糕好吃多了。”吃遍了山珍海味的小公主,出了宫廷,倒是觉得寻常百姓家的东西好吃。

    御放看着小公主笑了。他很高兴,他发现这个小公主殿下除了有些刁蛮任性的时候很是令人讨厌,可她一旦不刁蛮任性实际上也是蛮可爱的一个小女娃儿呢。

    御放和宸潋小公主在林荫小道上毫无方向得走着,他们手里的冰糖葫芦也快要吃完了,御放之所以在这里走,是若雪干娘吩咐的,沐若雪干娘说,骗到小公主殿下之后一定要把她引到这条路上。

    “御放哥哥,宸潋脚好累,宸潋要回家。”之前在皇宫里头那般嚣张跋扈的小公主,在宫外完变成了一个可爱的驯服的小猫咪。这样的转变,叫御放有点反应不过来。

    御放正想说什么,突然宸潋小公主指着不远处的一辆马车道,“御放哥哥,太好了,有马车了耶,我们可以乘坐马车回皇宫了哟。我还要去椒房殿给母后请安呢。”

    “好……”御放薄唇闪烁过一丝寒意,因为他知道来的马车正是沐若雪干娘和钟离重的马车。

    马车最外面的布帘突然掀开一角,伸出一直粗壮的大手,宸潋小公主第一个爬上马车,御放也紧跟着跳上去。

    宸潋小公主骤然间看到沐若雪心有余悸,毕竟之前她被沐若雪抓过一次,知道她是坏人,可宸潋小公主压根儿不知道数日之前在自己跟前伺候的宫女娴鸽姐姐分明就是沐若雪呀,“坏人,你是坏人,本公主要下车,本公主要下车。”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这个时候的宸潋小公主又恢复了皇宫里边那一招嚣张跋扈刁蛮任性的样子来。

    “想要回宫吗?好,我们现在就送你回宫。”沐若雪眉目闪了闪,心中毒计暗涌,她早就和跟前的钟离重善良好了,等马车抵达一个郊外的时候,直接甩出匕首将这个小公主殿下割喉,叫沐筱萝感受一下丧女之痛!

    听眼前这个好看的女人说要送自己回宫,单纯的宸潋嘟了嘟可爱的樱唇,“是真的吗?太好了,你若是送本公主回去,本公主一定会告诉母后,叫母后给你们一个一个大大的赏赐……”

    哼,赏赐,我还真的不稀罕,我现在只是希望你死……沐若雪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寒光。

    此刻的马车抵达了一处叫做花上庄的地方,这里地广人稀,最事宜做这些丧尽天良的杀人勾当,更何况他们准备杀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女孩儿。

    御放和宸潋小公主坐在一起的,他率先看到了钟离重露出手中的匕首,便立刻找了一个理由下车,“若雪干娘,我和宸潋小公主想要出恭,我们下去,去去就来,可以吗?反正不耽误。”

    “好,你们去吧。”沐若雪长吸了一口气,旋即等他们二人下车后,沐若雪凤眸一凝钟离重,意思是再说,等小公主在方便的时候,直接用匕首割破她的喉咙,直接干脆得做掉她。

    大陵皇宫椒房殿的沐筱萝听到千染请来禀告,说小公主跟着御放爬墙走了,顿时火冒三丈,“你这个该死的贱婢,为什么不拦着他们,你可知道,小公主若是有什么闪失,本宫会要了你的性命的。”

    “皇后娘娘饶命啊。如果小公主……奴婢也不想活了。呜呜。”千染宫人眼泪止不住得往外滚落。

    若竹宫人深深得看了筱萝皇后一眼,“娘娘别担心了,我已经叫御林军前去打探了,应该会有消息的……风侯爷和花侯爷他们两个也通知到位了。”

    别担心别担心……如何不担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