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1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哇,好吃啊。”宸潋小公主殿下很快就吃了个精光,吃完了之后还带着一丝丝的布满的神色,“这个东西也不是你的,是李氏大嫂的呢,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借花献佛到底是什么意思。”

    御放眼冒黑线,心里叫唤着,这个小公主宸潋看起来有点刁钻又古怪又任性又刁蛮,不过有时候还真的蛮聪明的。如果长大以后娶来做婆娘,不知道会不会好一点。

    “吃东西。看我干嘛。你再看我的话,本公主告诉父皇母后把你满门抄斩!”小公主宸潋啧巴了下嘴皮子,软糯甘甜的味道真是叫人齿霞留香呢。

    御放惨凄一笑,“呵,满门抄斩,我倒是希望可以满门抄斩,如今却是我一个人孤家寡人……”

    “御放哥哥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斩你了,可是你的父皇母后呢……哦不……你的爹爹和娘亲呢?”宸潋小公主用手轻轻拍自己的小嘴巴,这普天之下,也只有自己和两个哥哥有父皇母后的,这别人可是没有的呢。

    御放摇摇头道,“我是一个弃婴。当年要不是夜倾宴干爹和沐若雪干娘,若不是他们养大了我,我早就死了。”

    “听我父皇母后说,月明初和沐若雪他们是坏人,在我还没有出世的时候,沐若雪就把大皇兄宸宁偷偷抱走了,还害死我的外公,哼,虽然沐若雪是我的姨母,可本公主从来没有这样的姨母……”

    说完,宸潋小公主用力得哼哼道。

    那一边,御放嘴角浮现了一抹自嘲,什么坏人,什么好人,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一切都是大人们之间的权谋争斗罢了,而他这些小孩子就要无辜得成为了一件件的牺牲品。宸潋小公主当然不会有御放想这么多,御放的身体是五岁没有错,可他的原本九岁的智力早早超乎了任何一个正常成年人的存在了。

    上面的李氏连忙给当今的长乐侯爷花辰御写了一封信件,然后让这封信件飞鸽传书,殊不知这个花上庄实际上是长乐侯爷花辰御旗下产业,农妇大嫂李氏是花辰御当初在大花国时候的远房表嫂,李氏偷偷通知了花辰御,就希望花侯爷能够带兵尽快来解救宸潋小公主殿下。只是希望追杀宸潋公主殿下的人不要马上到。

    可是,李氏的心里在担心什么,什么就宛如雷电般迅速而至。

    “嗒嗒……哐当!”

    地窖的上面突然响彻了一个可怕的声音,御放他如果没有预料错的话,肯定是小栅栏的门被人踹了进来。

    小公主很害怕,心想一定是赤眉那个恶贼杀来了,他可是会杀掉自己和御放哥哥的,一想到这里,她整个人就扑在御放的怀中,奈何御放怎么甩她,也甩不掉,就好像一道狗皮膏药似的。

    “呜呜呜,御放哥哥,我好怕。我好怕哦。”小公主宸潋把头埋在御放哥哥的怀中,她胆汁都快要从喉咙喷出来,只是上面的动静愈发声了。紧接着又传来一阵阵小鸡们恐怖的叫唤声。

    钟离重与沐若雪仿佛如约而至那般,沐若雪凤眸狠狠一凌那个李氏妇人,“你说你自己叫李氏,快如实说来,有没有看见两个孩子,是不是被你藏起来了。”

    李氏整理了理衣襟,面色一片和蔼的淡定,“回两位,我没有见过你们口中所说的两个孩子……”

    “哼!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呀。”钟离重双眸瞪射着狠戾,他刚才一脚破开小栅栏,做的极为牢固的小栅栏很快就四分五裂,栅栏材料用削得很尖尖的榆木做成的坚固无比,如今栅栏一散,尖锐的木头落到地上都是。

    谁知道,钟离重他狼子野心再威逼道,“贱人李氏!你到底说不说!不说的话!可别怪钟某狠下毒手了……”

    如果屈服他的淫威告诉他小公主和御放少爷的下落,那么他们岂不是死得更快,只是希望能够拖延一些时间罢了,李氏不卑不亢得抬起头来,冷声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何来一说——”..

    “去死吧!”钟离重暴怒,脚踢了脚边了一个削得尖锐的榆木木头,这根木头被灌进了几位强大的内力,直接插入李氏的喉咙之中。

    顿时,李氏连惨叫一声都没有来得及,就倒在血泊里,鲜血宛如血泉一般喷涌而出,黄绒绒那些可爱的小鸡们的身上毛羽也被染成了一片凄厉的鲜血。

    扛着一箩筐柴禾回来的郑恺勇,他一走进来,就看到心爱的妻子倒在血泊里,就丢掉了身上的重负,抱起她,“娘子,你别死。你要长命百姓的。我们说好了要远走大花国。来到这里隐姓埋名,好好生活一辈子。不求功名,不为名利……娘子你怎么舍我而去。”

    猛然转身,郑恺勇用手指着杀死他妻子的仇人,“你这个恶魔,你竟然杀了我的妻子。你难道我不知道是谁。是当今长乐侯爷的表兄!你竟然杀我的娘子,我非杀了你不可!”

    还没等郑恺勇靠近他,钟离重飞身上去,一个弹指,弹断了郑恺勇的侯爵,看着他慢慢倒下去,冷声道,“哼,就算你是天王老子又如何?去死吧!”

    “若雪,走,咱们进去搜!”钟离重转身对沐若雪道。

    在路上的沐筱萝眼眶通红,只怪马车太慢,“能再快一点吗?花上庄……宸潋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否则母后会……”

    “御放,一定要好好保护公主殿下。”谷乘风老人看了年将军一眼,满是无奈之色。

    藏在花上庄地窖的御放紧紧得拥着宸潋小公主的身体,小声得安慰道,“宸潋,别害怕,御放哥哥会保护你的。”

    “嗯。”宸潋小公主也变得格外听话,她也知道,如果再像在芦苇荡的时候哭哭闹闹,一定会被赤眉老者发现,到时候她和御放都会被杀掉的。宸潋小公主虽然刁蛮任性又调皮,但她还是懂得危险的。

    地窖的入口外是一口大大的水缸,水缸没有盛水,只是用来做掩护的。

    “该死的!”钟离重气急败坏得踢飞了一个矮杌子了,眸光带着一丝丝阴狠的味道对沐若雪说道,“若雪,我们得好好好找找,御放和那个小公主肯定藏在这里!”

    沐若雪到处翻箱倒柜,东找找西找找,始终找不到,娥眉紧蹙道,“或许,或许他们根本不在这里!”

    踢飞了小杌子,钟离重又把脚边的一个破旧的纺纱车踢了几个支离破碎,吐了一口浓厚的唾沫,“呸!哼!那一对沦为老朽掌下亡魂的夫妇拼死护住他们,定然是把御放宸潋小公主藏匿在此,若是被我找到他们,哼哼,一定把这两个瓜娃子的头颅给生生拧下来。”

    那眼中的一丝狠戾的眸光,叫沐若雪这么一个妖娆的毒妇人也为之战栗不已。

    钟离重口口声声说要把孩子们的头颅拧下来,反正沐若雪她是不敢的,怔了怔,旋即道,“我累了,我想休息一会儿,喘一口气。”

    “哼。”钟离重冷哼一句,就再也没有说什么,这间庄户看上去并不大,可问题摆放了太多的缸子瓮子等物,这些缸子瓮子多半是用来盛放腌制的大白菜,白萝卜,鱼子酱料等物。之前那一对夫妇看来是铁定心隐世与此,自给自足,勉勉强强做到了与世隔绝。

    当一个一个缸子瓮子都被钟离重踢开的时候,倒在一地的汁酱,有辛辣的,有泛着酸味的,有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气味,钟离重忍不住掩住口鼻,狠狠道,“该死的,尽然都是这些——”

    “既然没有的话,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吧。不然我们还没有找到他们,就已经被这些臭东西给臭死了!”沐若雪狠狠得瞪了他一歌白眼,嘟了嘟樱桃小嘴子,这一路上为了追缉御放和宸潋小公主两个,从芦苇荡再到花上庄,可以说两只玉腿都走得极为酥麻,这件事就算给自己找火罪受。

    沐若雪想要挨着身下的破凳子坐一把,没有想到又矮又小的凳子根本就比肉眼看上去还要破旧一百倍,屁股只是那么轻轻挨了一下,下臀没有坐到一个实地处,沉沉得砸在地面上,沐若雪惨叫一声,屁股的疼痛足以叫她有几分清醒,那痛的惊醒,也就是那么一下下,沐若雪的背脊靠在后面的一个大水缸,发现那个大水缸竟然被沐若雪移开了一点点。

    若是水缸盛满水,水缸的重量是何其重,按照沐若雪她一个柔弱女子的身子,如何能够撼动水缸分毫,可水缸却被她轻轻一撞,就给撞开了。

    有古怪!钟离重如是小心翼翼得对沐若雪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沐若雪点点头,也感觉到水缸下面定然是密道那也说不定,说不定御放和宸潋小公主这个小贱人在里边呢。把这两个孩子通通抓走了,好回到夜倾宴那有交代,空空如也的回去,沐若雪真不知道自己到时候会面临怎么样的困窘。

    沐若雪轻轻得移动莲步,换来钟离重走过去。

    大人们尽量装作轻微的脚步声,还是让天生对听觉极为敏锐的御放察觉到了,御放愈发感觉到了有人往地窖的入口大水缸处一步一步得移动。

    天,如果那空空的大水缸被挪开的话,无疑会看到一个小木梯,再顺着木梯往下爬去,定然会抵达小地窖的底部,到时候那个狗贼钟离重杀死他和小公主宸潋还不是一分钟两分钟的事情。

    想到这里,御放的心脏扑通扑通得跳,如果真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自己就先跑出去,引开他们,这样的话,他们也就不会发现小公主了,只要小公主殿下安就好了。

    “小公主,你等会乖乖得藏在这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发出声音知道吗?”御放用双手抱了抱小公主宸潋的孱弱小肩膀。

    小公主宸潋眼眶通红通红的,她不敢哭起来,哪怕小声一点她也不敢,用接近蚊呐的声音回应道,“御放哥哥,你要走吗?你别走行不行。和宸潋在一起。”

    “宸潋乖,如果我们都在这里的话,我们两个肯定都会死。与其这样,倒不如拼一拼,这样可以保证活一个。很明显,宸潋,我想最适合活下来的人是你。你还有关心你的父皇母后。我若是死了,也没有人关心,反正我是一个孤儿。”这句话说完,御放他早就已经报着必死的决心,他知道背叛仙干娘和夜倾宴干爹的后果是什么,除了死这个字,没有其他。

    “御放哥哥,不让你,我舍不得你死。”小公主宸潋咬着白白的牙齿,赤眉老头面相那般凶狠,御放哥哥他出去了,还能有活路吗?!他们一定会把御放哥哥给杀掉的!小宸潋重重得摇摇头,她无声得流泪,她多么希望父皇母后现在就派人来解救他们,要不然御放哥哥可就永远会舍自己而去,以后再也没有人买冰糖葫芦给她吃了。

    听大水缸下面还真有那么一丝丝的声音,虽然很小声,但是钟离重听到了,他嘴角浮现了一抹得意之色,正想两手将这个空空如也的大水缸搬起来。

    看钟离重那样子,恐怕是发现水缸之中有异样了,沐若雪又惊又怕的,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大水缸的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花侯爷,你那个远房表嫂李氏飞鸽传书给你,说小公主在这里,是不会有错的吧。”

    “怎么会有错呢。风侯爷,刚才本侯的家丁从长乐侯府一接到家书就快马加鞭得递送与我,怎么可能会有错,花上庄没有错的,正是本侯的旗下产业呢。”

    ……

    就在钟离重想要搬起大水缸的时候,突然听到永乐侯夜胥华和长乐侯花辰御的对话声,叫钟离重取消了去搬开大水缸的动作,听花上庄齐边马蹄声声,看来对方人多势众,况且风、花二位侯爷的声音如临在耳,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钟离重一脚挑起,跃过沐若雪的身边,双手揉住沐若雪纤腰,飞出了原本就打开的窗轩外侧,这窗轩通往花上庄的后山,后山连接着通往小冰国和大雪国交界的地段,那里,正是夜倾宴称帝驻扎之所在。那里山路崎岖,堪称天险,正是赫连皇陛下无法轻轻松松得攻破的壁垒。

    花辰御骑着马儿,先是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道,然后再往内走几步,就看到表哥郑恺勇和表嫂许氏倒在血泊里,他奔过去,一个一个得嬛起他们的头颅,可惜他们两个气息已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