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50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表哥……表嫂……”花辰御两只拳头狠狠得砸在地面上,骤然间,猩红的鲜血包裹着他的两手,他这样很痛,可是有谁能知道他此刻心里的痛楚呢。

    永乐侯爷夜胥华不免侧目,安慰道,“花侯爷,人死已矣,请节哀顺变吧。”

    谷乘风老人看门口栅栏还有一箩筐砍伐回来的柴禾,定然是那个郑恺勇砍柴回来就看到妻子李氏发生意外,这个李氏临死前手中还抓着一把应该在喂鸡的,痛恨得叫骂道,“钟离重这个狗贼,连一对隐居山野的平凡夫妻都不放过,畜生!真是畜生呐!”..

    他们这几个人走在最前面,赫连皇陛下与筱萝皇后下了马车,听闻有人死去的消息,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宸潋小公主惨死,顿时想要发作,却发现是一对平凡的农夫农妇,看他们死的那样凄惨,多多少少猜到了一些什么,难不成这两个人是要保护自己的女儿宸潋所以才遭到横祸的吗?若真是如此,一定要将他们二人厚葬!

    “梓潼还是没有发现我们的宸潋小公主。”赫连皇陛下龙眉闪烁过一丝不安,闻到宸潋小公主失踪的消息,他和筱萝皇后在马车上,剑眉紧锁,一颗心就好像被高高得吊起来,根本无从安心下放。

    沐筱萝叹息了一口气,只听见长乐侯爷花辰御泣声得走到门口,双手捧起一个旧纺纱车,“这可是表哥表嫂的纺纱车,从大花国的家乡带到大陵皇朝来了,他们原本以为在我这个花上庄能够安安稳稳,隐姓埋名,不求功名,不求名利,清清淡淡得过一辈子,谁知道……”

    “花侯爷……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一定要找出宸潋小公主才是要紧啊。”在夜胥华看来,死者已矣,再哭也是无用。

    谷乘风老人头点如捣蒜一般,“是呀,风侯爷说的不错,花侯爷切莫伤心。当下是要——”

    说罢,谷乘风走入内室,观察了一阵子,发现屋子内被翻箱倒柜,大大小小的缸子瓮子倒在一旁,无数的辛辣酸臭味道混杂在一起,直逼入人的嗅觉,叫人产生呕吐的感觉,不过这么多缸子瓮皓澈倒下去了,唯独一口盛水缸子还没有被推倒,谷乘风就觉得无比奇怪。

    与其同时,赫连皓澈与沐筱萝也进去了。

    众人眼看着谷乘风老人将大水缸搬开,竟然显露出了一个小小的木梯,木梯之内传来了御放的声音,“钟离重,你这个狗贼,要杀就杀了我!放了小公主。”

    “御放哥哥,我不让你死。呜呜。御放哥哥——”接着是宸潋小公主哭哭啼啼的声音。

    听是宸潋小公主的声音,证明小公主还活着,赫连皇帝后二人的眼眶顿时湿润了。

    沐筱萝疯了一般扑到地窖的入口处,顾不得脏臭,直接下了木梯,一边爬着,一边喊叫着,“宸潋,母后的小公主,你宰哪里呀?”

    “母后。呜呜。母后,宸潋以为这辈皓澈再也无法见到你了。”窝在地窖底部干草一角的宸潋小公主一见是筱萝皇后,顿时间扑到她的怀中,恣意哭泣道,“母后,母后,宸潋好想你啊。”

    沐筱萝也忍不住珠泪如线狂飙,“宸潋,母后的好女儿!乖乖!母后以后再也不会让心肝宝贝离开了。宸潋你放心。母后一定会把御放活活掐死!叫他以后还敢欺负本宫的宝贝女儿。”

    御放在一旁没有说话,只不过他的双瞳布满血丝,眸皮重重的,眼眶也是盈满了热泪,想要哭泣却没放声哭起来,御放知道他自己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死了就裹尸在乱葬岗,没有人会怜惜他,没有人会可怜他,他原有的干爹夜倾宴和干娘沐若雪更不可能了,他们两个恨不得御放死了不可呢。

    筱萝托着宸潋上了地窖出口处,上面有夜胥华和花辰御侯爷接应着,然后御放他也缓缓得爬出来。

    御放一爬出来,就被随后抵达的众位将军们给团团围住了,其中一个是年羹强将军,年羹强一心把自己当成是这个孩子的义父,可是最后呢,这个孩子彻头彻尾没有把他自己当做义父,年羹强的心死了。谷乘风老人他作为御放的干爷爷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哼,原来还是这个臭小子御放!”赫连皓澈一甩袖,对年羹强命令道,“年将军,你还愣着做什么?一剑杀了他!干脆利落一点!”

    谁知道宸潋小公主飞快得跑过去,挡在御放哥哥的身前,她的双瞳丝毫不畏惧年羹强将军伸过来的利剑,还差一点就抵达宸潋小公主的颈脖,才那么几寸而已,如果再靠近一点点,恐怕宸潋小公主她……

    赫连皓澈和沐筱萝一颗都似乎跳出了嗓子眼了,皆然喝道,“小心年将军——”

    年羹强将军的剑法比谁都要快,当然他止住剑刃的速度,也是一比一的快速凌厉,倘若换了其他的军士,他们就无法体味这种收发自如的境界,一不小心直接刺穿了小公主殿下的喉咙,那也未可知。

    亲生女儿会这般做,简直是要了赫连皇的性命一般,沐筱萝走上去,不禁问小公主,“宸潋,为什么你会袒护这个想要杀害你的小坏人……”

    “母后,御放哥哥不是小坏人。他是好哥哥。御放哥哥是好哥哥。御放是按照他若雪干娘的意思把宸潋从皇宫里带出来,可是御放哥哥在路上买了不少好东西给我……后来我们在马车上,御放哥哥发现那个长着红眉毛的糟老头子想要杀我。御放哥哥骗他说要带着我去出恭。所以我们一路逃跑,跑到芦苇荡,然后又跑到庄子,那个大嫂正在喂鸡是个很好的人……”

    宸潋小公主有条不紊得说道,令大家彻头彻尾得明白整件事。

    赫连皓澈眸光如电,“宸潋,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可不能骗父皇母后,如果御放真的要害你,你尽管说出来,父皇母后在这里,会为你做主的。”

    “父皇,母后,宸潋说的句句属实,御放哥哥是好人。是他救了我的。要不然我早就被那个红眉老头和那个坏女人杀死了。”说罢,宸潋小公主扑到赫连皓澈的腰间撒娇着。

    赫连皇无比动容得徐徐弯下腰来,用手怜爱得拨乱宸潋小公主凌乱的头发,“宸潋,你可知道父皇母后刚才有多担心你。”

    看向御放,沐筱萝的眼眸无比寒冽,“御放,你身体看上去虽然才五岁的孩子,可实际上你已经有九岁了。是个小大人了。这件事都是你骗小公主出宫引起的。虽然最后小公主安然无恙,可是你……”

    说完,沐筱萝转身对谷乘风老人道,“谷恩师,御放是你的干孙子,由你来决定吧。”

    “皇后娘娘,御放本性不差。刚才老朽去打开大水缸,御放这孩子以为打开水缸的人是钟离重,御放大有用自己的性命代替宸潋小公主殿下一死的决心。老朽以为,继续把御放让老朽好好管教。假以时日,他一定会学好的。”

    谷乘风抱拳道。

    年羹强也求情道,“陛下,皇后娘娘,小公主殿下也是这般说。小孩子不会撒谎。我想御放一定是被沐若雪这个贱人所逼迫,所以做出迫不得已伤害公主的事情,不过我想御放已经明白过来了他的错误了……”

    扑通一声,御放跪下来了,他是冲着给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跪的,凄厉道,“皇上,皇后娘娘,御放错了。御放原本以为若雪干娘叫我把宸潋小公主带出来玩而已……没有想到御放中途听闻他们竟然盘算着要把小公主杀掉……御放不惜背叛若雪干娘所以也一定要保护好小公主!皇后娘娘您杀了我吧。反正这天下之大,毫无我御放的容身之所——”

    “好你这个御放。”赫连皓澈的眸色极为复杂,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话竟然会从御放这般年纪的小男孩子嘴里说出来,可见他以往心里藏了多少事情。

    御放继续匍匐在地上,凄凉道,“皇上,皇后娘娘,请赐御放一死。”

    “御放哥哥,本公主不让你死。”宸潋小公主站出来,抓扯着他的衣袖,“你不是说过会保护我的吗?如果你死了,用什么来保护我?”

    “父皇母后,宸潋长大以后要嫁给御放哥哥,所以他现在是本公主的驸马!谁都不许伤害他!”

    奶声奶气的女娃子声音叫人为之动容。

    赫连皓澈和沐筱萝嘴巴张大几乎可以塞进一颗鸡蛋。

    “宸潋不许胡说!”沐筱萝三两步走到宸潋小公主的跟前,拉住了宸潋小公主的手,再三叮嘱,“今天纯念你童言无忌,不予追究,知道了吗?”

    宸潋小公主重重得摇摇头,眼底满是决绝的模样,“母后,宸潋考虑的很清楚,宸潋长大以后就要嫁给御放哥哥……就要嫁给御放哥哥……”

    御放他是夜倾宴身边的人,虽然这一次他挺身保护宸潋,但谁能够预测下一次,再下下的一次,御放他断然不会做出伤害小公主的事?

    思虑于此,沐筱萝强行抱起宸潋小公子的身子往惠仙苑去,“孩子跟母后走,那个人很危险,以后不能接近他听见没有?”沐筱萝她是一定要保护自己的亲生女儿的,只要女儿不与他经常见面的话,一定会把御放给忘记了,小孩子过家家的,根本不算得上是什么事。

    “不要!呜呜!母后!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宸潋小公主挣扎着,可是她哪里是她母后的对手,小小的娃娃嫩得跟豆腐儿似的。

    御放眼里满是眼泪“放心公主殿下,我一定会没事的!我一定会想办法见你的。”

    “哼!还想见宸潋!真是痴心妄想!念你这一次没有伤及公主殿下!朕暂且宽恕你一条性命。若是还胆敢有下一次,看朕不把你的双腿打断!”赫连皇陛下一甩龙袍就冷眼晙了一方当下的年羹强将军。

    小御放是年羹强的义子,如今赫连皇陛下大恩宽赦,年羹强连忙压着御放的头向赫连皇帝谢恩,“皇恩浩荡!从今以后,御放他一定会远远离着小公主殿下,陛下请放心。”

    “……”谷乘风老人没有开口,之前他三番两次为御放求情,谁知道御放又……这一次干脆沉闷不做声,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都退下吧。”赫连皓澈沉着剑眉,脸色极为不悦得往帝所去,他现在头痛非常,夜倾宴的事情还没有了解,御放他又对小公主这般,想想觉得御放是无法再原谅了的。

    旋即,赫连皓澈出尔反尔道,“慢着!朕要惩治御放!不管下次如何,这一次御放他一定付出一定的代价!”

    谷乘风和年羹强将军纷纷一愣,谁也想不到赫连皇陛下竟会如此出尔反尔。

    赫连皇陛下不高兴,谁也别想好过,特别是年羹强将军眸色如墨一般,双拳紧握,他知道赫连皇陛下终于无法再忍了,他一定会惩治御放的,听闻赫连皇陛下说道,“将御放关禁闭半年!”

    “陛下,半年太长了。他一个小孩子受不了的。再说他之前保护公主得当还是……老朽央求陛下可以缩短一半吗?”谷乘风老人带着一点点的嘶哑,脸色黯淡,任凭是谁见了都无法不心生怜意。

    饶是这般,赫连皇眸光之中依然带着一丝赫连瑟,“好,就听恩师的,三个月。倘若三个月后他出来还是这样,那么接下来便是二十年!恩师你同意吗?”

    “还不赶紧叩谢陛下隆恩。”谷乘风老人狠狠得拍了一下御放的脑壳。

    御放连忙跪下谢恩,并保证说以后定然不会再作出对不起宸潋小公主殿下的事了。

    随后,赫连皇陛下离开了,这一次他是真的离开。

    谷乘风老人和年羹强将军将御放关在一间单独的牢房关紧闭,毕竟这一次御放并没有实质性得伤害宸潋小公主殿下,所以赫连皇和筱萝皇后才能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倘若御放伤害宸潋小公主一丝汗毛,恐怕早就被赫连皓澈推下去五马分尸了。

    这间牢房可不比死牢,环境卫生什么的都做的不错,而这样的条件是得到赫连皇陛下的首肯,也就说明,赫连皇陛下只是希望小小惩戒一下的御放。

    “御放,你好好在这里反省闭门思过。义父隔天就会给你送来鸡腿。”年羹强将军嘱咐了一句就走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