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4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什么?千染,这是……真的吗?”宸潋小公主眉毛浮现了一缕忧虑,“不行,不行,本公主一定要找到大皇兄和二皇兄。”

    说着,宸潋小公主正准备跟千染出去。就在这个时候,御放突然叫住了她,“且慢,宸潋,要不我也和你一道去寻找大殿下和二殿下吧。”

    千染宫人眸光闪烁着一丝丝异样,“御放少爷,你千万别想逃狱,否则皇上皇后是不会放过你的。”

    宸潋小公主看了看千染宫人,再看看御放哥哥,似乎有什么想法浮上心头。

    ……

    筱萝皇后那边与赫连皇陛下乔装出了小宫门,这一次他们没有贸贸然得往城外搜寻,而是先在皇城之中找一找或许能够找到太子殿下他们,也说不定呢,如果真找不到,再开拓到城外去。

    不过这一次,筱萝皇后真的很累,小宸潋公主的事情还没有让她真真正正得放松一口气,宸宁和宸礼二人的失踪更是牵动她心中那一颗慈母的心。

    赫连皇、帝后仍旧不敢高声喧哗,暗中查访才是最佳的选择,若是旗鼓喧天,叫钟离重和沐若雪二人察觉了先机,那么无异于要把大皇子殿下和二皇子殿下至于死地了。大陵皇城是他们二人的地盘又如何,沐若雪和钟离重残忍的手段餐层出不穷,稍微不柔,皇子们的危险就多了一分。

    皇城之中依旧熙熙攘攘,不限繁华,老百姓们仿佛不知道这内中的凶澜暗涌,该吃吃,该喝喝。

    “请问大婶有没有看到一个这么高,眼珠子这么大,大概有……”筱萝乔装打扮成了一个布衣妇人仍然掩盖不去她的天生贵气,她在跟一个头上扎着布巾的老大婶比划着,希望可以从她的嘴中问出个一二来。

    赫连皇也是放下身份地位,求问一个把肩上的柴禾放到这集市上卖的老伯,他经常走家穿巷,看他风尘仆仆的模样,应该刚刚从城外赶来的,如果从他的口中得知,或许还真能知道皇子们有没有出入皇城。可惜答案是不尽人意的,这个樵夫老伯她说不知道没有见过。

    天下这么大,该往何处寻去,沐筱萝有点担心起来,她并不怕万里险阻,只是忧心拖延下去,孩子们的危险就多了一分。

    也许皇天不负有心人,赫连皓澈和沐筱萝在一家叫悦来客栈的小客栈发现了类似大小殿下们的行踪,听店家小二说昨晚上来了两个小哥,衣服极为华丽,面貌清秀,他们点了店中的几样好菜,比如叫花鸡,阿胶爆肚,一品锅蒸鲜虾,炸牛肉丸子,酱爆鸭掌,按照宫中御厨的眼光,这些东西根本是上不得大幽之堂的,可偏偏店小二们说这是他们店中的极品名菜!

    筱萝再三询问店小二,店小二说后来这两个小公子用腰间的玉佩来做数,原因是他们身上没钱。

    “那么,你可有因为小公子没有钱,你就打他们呀?”江左元帅听了,立马焦急了,飞扑过去,一只手抓着店小二的衣领,威胁道。

    店小二顿时吓得跟软脚虾一般,“没有没有,小二我一拿到玉佩,看看质地就知道玉佩是名种,所以就更加不敢得罪两个小公子了,临走之前,我还让他们打包了两个叫花鸡带走呢。”

    “玉佩呢?”赫连皓澈眸色深沉得宛如重墨,轻轻得一句话,就让他上位者的威严显露无疑。

    店小二战战兢兢得道,“这个……”

    旋即,赫连皓澈接过来一看,再深深得看了筱萝皇后一眼,夫妇二人一致确定这是大皇子宸宁身上的贴身玉佩,这上面的龙纹雕饰,这普天之下,也只有大陵皇朝的太子方有资格佩戴的,当时是请了大陵最为出色的工匠唐莫心打造的。价值连城。

    沐筱萝一双凤眸宛如要飞出浴火凤凰一般,“二位公子往哪里去了?”

    “城西方向去了。”店小二说了一句,发觉自己被他们一帮人狠戾无比的眼珠子凝视着,就继续补充道,“我……我没有想要二位小公子图谋不轨,只是我出身寒贫,从来没有见过像他们二位公子衣裳华丽,出手如此之阔绰,所以就留意了他们一下。”

    见店小二说的如此诚恳,沐筱萝知道他没有说假话,旋即眸光落到赫连皇陛下的身上,“那么我们——”

    众人就飞奔城西而去。

    “陛下,娘娘,城西是荒野之地,阎之内,唯有一间破庙!”江左元帅之前管理军中治安,抓几个逃兵路经此地,所以他很是了解。

    沐筱萝就愈发深信不疑,对赫连皇陛下说道,“陛下,看来孩子们现在应该暂居在破庙之中,如果不是那里,这阎之内,可要到哪里去住宿呢。”

    “梓潼切莫焦急,朕和你一样都关心皇子们。放心吧。皇儿们一定会没事的。”赫连皓澈肯定得点点头道。

    谷乘风老人算了一下教程,发现再走过一个多时辰差不多就会到了城西那间破庙。

    只是沐筱萝想了想,一个时辰可不算太长,可是自打小就没有吃过苦的皇儿们能够挺得过来么,再说他们二人如果在破庙的话,那是最好不过的,但如果不在,这荒郊野外的,夜间搜食的野狼虎豹经常出没的,这可怎么得了。

    ……

    距离赫连皓澈和筱萝此地约莫五千米开外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深坑、这深坑是用来捕捉老虎豹子这样庞大的动物的,是山村猎户所经常用到的陷阱,现在陷阱之中,就有两个小男孩子的嘶哑的呼叫声,“救命啊……父皇母后快快来救我们呀。”

    “弟弟,别叫了,咱们要保留体力。”宸宁抹了抹一把的油嘴,昨天晚上两只叫花子也吃了,然后他和宸礼嘶声力竭得叫了大半夜,然后后边就整个人没有气力了。

    宸礼只是觉得眼皮重重的,想要睡觉,不过一想到自己被困此地就害怕起来,“哥哥,我害怕。”

    “男子汉大丈夫怕什么?昨晚上整整一夜,有十几条狼在上面虎视眈眈的,你都没有害怕,怎么现在害怕呢。”宸宁说完这句,身子不禁向弟弟这边靠拢,两只手环在宸礼的颈脖,安慰道,“别担心,父皇母后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宸礼打了一个寒颤,可是昨天晚上着了凉,“哥哥,如果父皇母后不来怎么办……”

    “弟弟,相信哥哥,不管遇到什么只要相信一定有希望!你愿意相信吗?”宸宁紧了紧的宸礼的手,用力得搓着宸礼的手。只是宸宁愈来愈发觉宸礼的双手变得渐渐冰冷。

    这下宸宁有些慌神了,“弟弟,你怎么了?”

    “哥哥,我好冷……好冷……”宸礼肩膀上开始颤抖,手和脚愈发冰凉了。

    宸宁用手背去贴宸礼的额头,火烧的灼热感觉侵袭他的手背,“天啦,好烫!弟弟别怕……哥哥会保护你的!”宸宁抱住了弟弟,用自己的体温给弟弟取暖,他那么怕冷,接下来,宸宁干脆脱下外袍给宸礼盖上了。

    忍不防,宸宁感觉到宸礼弟弟的气息愈发微弱了,他猛然摇晃着他的身子,“弟弟不能睡……一旦睡了你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可是哥哥,我好困……我好冷。”宸礼脑袋昏昏迷迷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坚持到父皇母后到来的那一刻。

    宸宁抱着他,连连安慰道,“弟弟,父皇母后就赶来了。父皇母后可不想要看到一个瞌睡虫哦。”

    “哥哥,我不行了。我好困。”宸礼说这话的时候,双瞳已经紧紧得切合,他额头上的热力尚且褪去。

    宸宁环顾四齐,这齐边都是青苔,一滴水都没有,宸宁忍不住用力嘶声喊道,“有没有人!救命啊!救救我可怜的弟弟。有没有人!上面有没有人!快快救救我们呀!”

    “御放哥哥,你听到了,是宸宁大皇兄的声音耶。”坐在马车之内的宸潋小公主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惊喜得将小脑袋探出脑袋。

    御放作了一个手势,前面的一个车夫所驾驭的缰绳一提,马车便稳稳当当得停下来。

    宸潋小公主是率先跳下马车,她并没有看到前面的陷阱,就在这个千钧一发之际,御放抓住了宸潋小公主的后背,连声吼道,“小心,下面可是陷阱……”

    “陷阱……”小公主宸潋不可思议得看了看御放哥哥脸上带着少许惊恐的表情,再看看眼前的,果然是一方大大的塌方,陷阱好深,还好的是,陷阱在白日的阳光照耀下一览无余,小宸潋公主也看到了陷阱之下的人。

    陷阱下面抬起的那张脸,布满了污垢,不过宸潋小公主她还是能够辨认出来,骤然间喜出望外得道,“大皇兄,是不是你呀,我是宸潋小皇妹。”

    “宸潋,真是你吗?真的是你吗?”宸宁不敢相信得想要再次得到肯定,“我就说过了,不管遇到什么只要相信一定有希望!弟弟,你快醒醒,小皇妹找到我们了!我们有救了!太好了!太好了!弟弟你快醒醒呀。”

    任凭宸宁叫了许久,宸礼总算发着高烧醒不过来,宸宁眼眶不禁红了,抬眸凝着陷阱外边的宸潋小公主,“小皇妹,宸礼昏迷不醒,他昨晚上受了风寒。”

    “御放哥哥,快快想个办法呀,把本公主两个哥哥救出来呀。”宸潋小公主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御放的身上,若不是御放这一路上带着她来寻找宸宁宸礼他们,恐怕宸潋不会这么快赶到这里的。

    之前御放带着小公主也来到悦来客栈,不过他们没有逗留太久,只是听到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与那个店小二的说话就赶紧往这边赶过来。

    御放他是早到了一步。

    宸潋小公主在那一旁说求求御放搭救她的两个皇兄们,御放他早就筹备了,他从附近捡来两个长长的青藤,青藤极为稳固,他缓缓得将青藤伸进陷阱之内嘱咐道,“大皇子殿下,你先把青藤绑在二殿下的身上,然后我用力一点点把他拉上来,不过你可要绑好了,否则二殿下若是中途掉下来,无疑是极为危险的。”

    “御放谢谢你。”宸宁点点头,之前记得父皇母后挺痛恨这个叫御放的,而自己对他不甚了解,如今看他有心搭救自己和二皇兄,不管怎么样,就冲这一点,宸宁打心里感激他,心中暗暗发誓,如果可以出去,二皇弟如果也能得救的,一定叫父皇母后从此以后对他格外开恩。

    接下来,宸宁小心翼翼得将伸及陷阱底部的青藤牢牢得绑在昏迷不醒的二皇子的身上,然后御放一点点得拉上去。

    刚开始宸宁还真的不相信凭御放一个小小的身板,如何能够把二殿下拉上去呢,宸宁还亲眼看到小皇妹宸潋想要去帮御放的忙。一同把二皇弟拉上去,谁知道御放竟然丝毫不用小皇妹的帮助,他是靠着自己的力量一点点得拉上去。

    这个……实在是太可怕了!宸宁心中极为惊讶,若是换了自己,去拉二皇弟的话,还不一定能够把二皇弟稳稳当当得拉上来呢。

    约莫用了一刻钟的功夫,御放终于把宸礼拉到了陷阱口,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也赶来了。

    特别是江左元帅性子急道,“御放,你到底在干什么?是想要谋害殿下吗?”江左初次看的一眼,还以为是御放准备把宸礼推下去呢,而不是想着御放他会把宸礼拉出来。

    沐筱萝快走几步将小公主宸潋揽在怀中,“宸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怎么跟他在一起?他现在正对你的哥哥不利呢。”

    “母后,你误会了,是大皇兄和二皇兄掉进了这个陷阱里边,是御放哥哥打算把他们拉出来的。”小公主宸潋说了一句。

    然后众人纷纷上去,相继将宸宁大殿下拉出来。

    赫连皓澈剑眉闪烁一丝诧异,“御放,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转而他质问年羹强将军,“年将军,是不是你放御放出来的?”

    “陛下,不是……”年羹强双手紧扣,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之前他那般袒护御放,如今这一次御放又无缘无故得逃离面壁的牢房,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解释的话。

    谷乘风老人拂袖道,“陛下,娘娘,御放对殿下没有恶意,他是来救二位殿下的……不好二殿下他好像发烧了……”说罢,谷乘风连忙从袖中掏出一枚药丸给他吞服下,“幸亏极早发现,这一枚药丸给吃下去,再让二殿下好好睡一觉,就可以醒过来。”

    沐筱萝掉着眼泪,有点颤声得抱住宸宁,“傻孩子,你们出来做什么?”..

    “母后,对不起,我和二皇弟出来,原本以为是要寻找小皇妹宸潋,没有想到宸潋他平安无事……我好开心……”话音刚落,大殿下宸宁脑海深处无穷的困意侵袭,宸宁就倒在他母后的怀里睡着了。

    沐筱萝焦急道,“谷恩师,宸宁他是怎么了?”

    “且让老朽把一把太子殿下的脉象。”谷乘风把了把,旋即温言笑道,“哦,没事没事,大殿下可能是走了太多的路,掉在陷阱里边的时候,失了太多的体力,他是太累了,只要好好休息休息,就可以好的,请皇后娘娘无须担心。”

    担心,自己何其不担心,沐筱萝看了三个殿下们,见他们一个一个都脱离了危险,嘴角浮现了一抹笑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