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7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赫连皇回到皇宫的第一件事,就是特赦御放。

    按道理说,御放上一次挟持小公主宸潋,罪孽已是极大,如今宸潋小公主放了御放,御放没有选择逃跑,而是帮助二位殿下将他们从陷阱之中拉出来。

    功过相抵,赫连皇赦免御放,谷乘风老人和年羹将军欣喜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椒房殿。

    沐筱萝命人将残羹剩菜送出去,他们一个一个一副酒足饭饱的样子,挺着滚圆的肚子简直跟孕妇没有两样。

    “御放你饱了吗?”

    “我饱了。”

    “你是真的饱了吗?”

    “我真的饱了。”

    小公主殿下喋喋不休得纠缠和她同座的小御放,每一次宸潋小公主的盛情之下,御放的嘴里都要塞进一口大大的东西,不是鸡腿,就是羊肚猪肚或者是海扇。

    直到最后,御放真的是再也扛不住了,“宸潋小公主,御放哥哥谢谢你,我真的吃不下了。”

    谁知小公主宸潋嘟着小嘴巴,大大是水晶眸子满是威胁,“御放哥哥,你这是嫌弃饭菜不好吃。御放哥哥,母后在上,你怎么可以嫌弃母后的饭菜不好吃,这可是大大的罪过呢!”

    听闻这话,宸宁和宸礼四只眸光交汇着,满满的鄙视眼神,因为宸潋皇妹从来不会这么贴心得对待他们这两个大皇兄和二皇兄,宸潋小公主竟然对一个陌生人御放这般好,真是叫皇子们跌破眼镜。

    至于沐筱萝她心中起了一道恶寒,这个宸潋小公主明明她自个儿想要让御可多吃一点,却把名义挂在自己的头上,这实在是叫人寒碜,御放到底为小公主宸潋舍命一次,想想小公主会对御放有好感,那也很正常,御放现在还小,宸潋小公主就更小了。小孩子的判断能力极其微弱。

    筱萝皇后娘娘想到的是,倘若宸潋小公主殿下长大成人了,她一定不会这样的。实际上,筱萝皇后也担心,宸潋小公主殿下长大了也依然痴心御放,那可不好。因为筱萝皇后并不看好御放,因为小时候的御放人生有一个小污点,再正常的人长大以后恐怕也无法逾越过这样的童年阴影。

    与其说筱萝皇后忧心御放的人生,倒不如她一个做母后的心时时刻刻关爱着宸潋小公主殿下,这才是最重要的!

    “御放哥哥吃饱了吗?”宸潋给御放灌夹了一个袍子肉丸子,旋即起身依在御放哥哥的身边。

    筱萝皇后,还有两个皇子殿下,叫御放哥哥有点促狭不已,如果只有他自己和宸潋小公主两人那无疑是极好的,至少不会那么尴尬。

    “我……我吃饱了。”御放的话吞吞吐吐的,将筱萝皇后,宸宁大皇子和宸礼二殿下带有一丝丝怨毒的目光尽收入眼底,他的心就愈发颤抖了几分,谁都知道筱萝皇后一直反对自己靠近宸潋小公主殿下,这一场无疑是一个鸿门宴。

    御放顿得站身来,向筱萝皇后谢罪道,“皇后娘娘,大皇子,二皇子,是御放不好。是御放——”

    “好了你就别说话了。”沐筱萝毫无顾忌得甩给他一记嫌弃的眼神,不管御放怎么讨好自己这个未来老丈母娘,她都不会拿正眼看他,呸,什么老丈母娘!筱萝咬了咬银牙暗暗叫自己怎么可以这般作想。旋即她摊摊手,带着不容许反抗的威严,“宸潋,你现在该回惠仙苑了!”

    母后她这是用威压的语气命令自己呢,宸潋大有一股子我不愿意尊从的气势,“不嘛,母后,宸潋要跟御放哥哥去御花园玩耍一会儿。母后不是说过了吗?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

    见自己这个好女儿引经据典得反过来“教训”自己,沐筱萝有点哭笑不得,吃完了饭走一走是好事,可是关键是要跟谁一起走,沐筱萝凤眸微微凌着,“宸潋,你是想要违背母后的话吗?你可知道这样带来会有什么后果!”

    “母后,宸潋没有做错。御放救了我,救了二位皇兄,难道我们不应该感谢他吗?”宸潋愈发不屑了,“母后,你平时不是这么教我们这么做人的呢。”

    这些话无疑是在质疑筱萝皇后的权威,骤然间,沐筱萝嗖得站起来,凤眸宛如利箭一般抵临宸潋小公主的跟前,“宸潋,你说什么?给我再说一遍!”

    “母后,我难道说错了吗?御放哥哥他就是对我们有恩……”宸潋小公主两只手叉着小小的腰杆儿,嘴角一丝嘲弄的意味更是深沉了几许。

    啪得一声,凤袍挥舞之下,筱萝皇后的五爪巴掌印子狠狠得落在宸潋小公主的脸上成为了一道骇然的印记!

    这一刻,宸宁和宸礼脸色寒了一下,纷纷道,“母后,你怎么可以打宸潋——”

    “哼!本宫是你们的母后!还打不得了!”沐筱萝她实在是气得没有办法了,她一颗心部在宸潋小公主和两位殿下的身上,如今宸潋小公主却说出背离她的话来,她堂堂的一个大陵皇朝的皇后,怎么可能吞咽得下这口气?

    宸潋小公主眼底噙满了热泪,“母后,你不要宸潋了,您以前都舍不得打我的,现在你却打了我,母后不要我,母后不要我了。呜呜。”

    说着宸潋小公主就飞快得跑出去,就连宫人若竹和千染想要拉一把都拉不住。

    “宸潋——”沐筱萝话到嘴边的话,她却迟迟说不出来,眼睁睁得看着那个叫御放的小男孩子以安慰之状跟随着宸潋小公主的步伐离开这椒房殿。

    好好的一场小餐聚,就这么散去了。

    宸宁太子上前,想要跟筱萝皇后说几句话,谁知道筱萝皇后连连摆手,连声道,“你们各自回宫吧,母后要休息一下。”她偷偷扫过宸宁和宸礼的眼色,知道他们二人也在纠结妹妹宸潋的事情,不过这些终究不适合他们这样的孩子来担心。

    待孩子们都离开了,沐筱萝怅然若失得惊坐在贵妃躺椅上,眸光故作冷冽之间其实带有一丝丝的温热,抬眸凝了身侧的若竹宫人一眼,“不行。若竹,你现在赶紧去跟踪小公主。本宫怕她再次被御放拐带了,到时候可就——”

    “是,娘娘。但请娘娘务必操心。奴婢知道。”若竹宫人颔颔首,作了一个揖之后徐徐退了出去,她知道今天是筱萝皇后最为痛心的日子,痛心的不是区区一巴掌,而是宸潋小公主他为了袒护御放而背离了皇后娘娘。

    门,推开,再关上。轻轻的响动却足以撼动沐筱萝的心,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她只是很害怕有朝一日会失去宸潋小公主殿下。想到这里,沐筱萝的心宛若浮游在大海中央的浮萍,随风飘游,永无定止。

    若竹宫人偷偷随着宸潋小公主,原本以为宸潋小公主和御放会先回到惠仙苑,谁又知道他们又再一次失踪了,这一会儿,若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一想如果这般回报椒房殿的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她定然是无法接受的!

    就在若竹踌躇不定之时,千染宫人抹着眼泪悻悻得走出回仙苑,一副啥也不敢说的模样,真真叫人愁煞了心肠,“千染,你这是怎么了?你刚才不是跟着公主回惠仙苑了吗?怎么?宸潋公主殿下呢?御放少爷呢?”

    “若竹姐姐,千染不能说。要不然公主殿下会把奴婢的舌头给割掉。到时候奴婢就成了哑巴了。”千染伸出粉红色的舌头,两颗眼珠子瞪得滚圆滚圆,瞳孔之中带有盈盈热泪,真是叫人看了也无比惆怅。

    若竹宫人的眼眸带着一丝丝逼视,“千染,你最好告诉我宸潋小公主和御放小少爷的去向,否则,我告诉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定然对你严惩不赦,你可要想清楚想明白了!”

    这么一来,千染本来胆小的心就有几分胆怯,如今她就愈发颤抖不已,两只腿几乎是软软的,瞳仁连看一眼若竹都不敢的模样儿,“千万不要呀!若竹姐姐。真告诉皇后娘娘的话,皇后娘娘一定会把我给杀了。拔除我的舌头。戳瞎我的眼睛。求求你若竹姐姐,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告诉皇后娘娘。我求求你了。”说罢,扑通一声,千染宫人跪在若竹姐姐面前,螓首深深得砸在青砖上都泌出了血迹来,谁也不知道她刚才那么一下的力道到底有多么深多么沉。

    “除非你告诉我,宸潋小公主现在身在何处?”若竹宫人觉得就算自己再如何原谅她,一定要千染的口中得到这个答案,如果一直隐瞒着,到最后被皇后娘娘知晓,到时候别说是千染了,恐怕连若竹自己的身家性命也给搭进去了。..

    皇后娘娘是一直看重着若竹,可是并不代表,若竹就可以欺上瞒下,特别是关乎公主殿下,这无疑是皇后娘娘胸中的一根软肋,这根对于皇后娘娘说是软肋,事实上它也是一片逆鳞,谁触及了筱萝皇后的逆鳞,那么除了付出死的代价,还能有什么?

    千染宫人酝酿了好久好久,方道,“宸潋小公主殿下命令千染,不得泄露她与御放少爷的行踪,她跟着御放少爷去将军府邸。借口是去逛御花园,其实不是,他们真的……”

    “他们真的只是去将军府邸吗?”若竹的心突然安定了一分,毕竟是在众所齐知的年将军府邸,谷乘风军师都在,年羹强将军忙完了军务定然也会回年府的,这么说来,小公主是安的。

    至少在若竹看来,前几次不论是大殿下二殿下还是公主殿下失踪一系列的事,都是不知道人在哪里,而现在目标很清晰,宸潋小公主和御放少爷就在年将军府邸。

    若竹走上去,拉了拉千染宫人的手,“你我现在马上出宫,去年将军府,将小公主殿下劝回来,一定要想尽各种办法劝回来,否则,死的不仅仅是我,连你也会死,你知道吗?”

    “嗯嗯。若竹姐姐,我知道,现在一切都以你马首是瞻吧。若竹姐姐,如果这一次你能够搭救千染的性命。千染永生永世得对着你感恩戴德!”千染的眼眶接近湿润了,跪拜在青石砖上的双膝似乎早早麻痹了血脉了,想要提起气力来站起来,却浑然无力。

    年将军府邸。

    “御放哥哥,这个好沉好大呀。”小公主宸潋想要去动眼前桌子架子上的大弓弩。

    想不到惹得御放一阵嬉笑,“小公主,别去动了,很沉的,那是义父带兵演练的时候经常会派上用场的法宝,足足两百多斤重呢,你是握不住的。”

    “哇,这么沉啊。”宸潋小公主两颗眼珠子瞪得滚圆,与其说她惊讶着,不如说她吓傻了,“想必年将军驱动这件弓弩的时候,肯定是威风凛凛的呢。”

    御放满脸是艳羡之色,连连点头道,“谁说不说呢。义父可威风呢,威风凛凛算得上什么,义父简直是力拔山兮气盖世!英勇无匹!所有将领军士们无不以年将军为荣!他是我的义父,是我这一生的榜样!在我的眼里,义父他就一位巨人!永远不朽!”

    “御放哥哥,原来你也是想要成为你义父这样的人啊。”宸潋小公主眨巴了眼皮子,“本公主最欣赏这样的男子汉。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御放哥哥你要加油哦。我相信你的哦。”

    宸潋小公主殿下萌萌得眨巴着眼珠子,凌晶晶璀璨宛如天上无尽之星辰,仿佛可以照亮天地之间最为黑暗的地方,“御放哥哥,我好喜欢你哦。”

    “什么?”御放小脸一红,毕竟他身体里真实的心理年龄是九岁,九岁的御放跟其他孩子比起来,实在是太过成熟,别的孩子没有经历的,有经历的,御放都经历过了。

    “御放哥哥,本公主是说,本公主好喜欢你哦。”说罢,宸潋小公主殿下踮起小脚丫子,因为御放足足比她高一个头,宸潋小公主要这样子才能够得着亲他一口呢。

    被宸潋小公主冷不丁这么一亲,御放眼眸满是讶异之色,旋即御放开始变得躁狂,激动,雀跃,无奈,害羞,困窘,各种千奇百怪的浪潮在御放小小的心里过了一遍,不禁回应道,“宸潋,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是的,御放哥哥,在你救我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喜欢你了。在宸潋的心里,像御放这样的才是真真正正的大男子汉呢。”宸潋小公主亲了他,一点也不感觉道害羞的模样,反而愈发逼近了他几分,眸光闪烁着宛如春水的笑意。

    可能这个就是表白吧。御放脸色红润得宛如青苹果一般,“我……你……我……你……”

    “宸潋哥哥,你在犹豫什么呀?难道我不可以喜欢你吗?”宸潋小公主嘟着可爱的樱桃小嘴儿,眉眼弯弯的,简直跟当今的筱萝皇后娘娘有五二分的酷肖。

    “……”御放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而小公主愈发靠近了御放,似乎是想要采取进一步的举动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