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97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谁知道若竹宫人和千染宫人偷偷得从年将军府邸后花园一侧的狗洞里头偷偷钻进来,幸亏的是那个所谓的狗洞并没有狗屎等物堆积其上,向来年将军府邸经常有下人们来打扫做清洁,不过她们二人仍然可以感觉到一股股的狗屎臭味。

    这臭味几欲叫若竹和千染熏死过去了,这可是狗屎的臭味,不过为了搜寻小公主殿下,为了保住她们各自的性命,她们还是勉为其难得爬进来,爬进来的第一幕就看到宸潋小公主殿下和御放少爷如此暧昧的一幕。

    天呀,他们还没有多大呢就已经懂得这么多了。若竹深深感觉到自己真是自愧不如,她自己明明对小冰国国主冰景秀有意思,可若竹总是千不敢万不敢得去表白,因为若竹害怕自己被拒绝。想一想小冰国国主冰景秀如此卓越超凡的身份,而她自己是决定无法匹配得上他的,至少在若竹的心里是这般想的。从这一点,若竹自认为自己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自知之明。

    “大胆!好你个该死的千染!竟敢跟踪本公主!到了皇宫,本公主一定要将你的舌头拔下来!哼!”小公主宸潋无意得转过身子去,却发现御花园的一颗万年青盆栽之下,却是一个宫装打扮的人儿,再细细一看,这个不是千染还能是谁。

    由于角度原因,小公主宸潋看到第一个的人是千染,第二个人才是若竹,而若竹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宸潋小公主这个时候真是心提到了嗓子口了,“蔷……薇……你怎么也在这里?莫非是母后派来的!天!母后知道这一切……”

    想想刚才那巴掌,再想想皇后娘娘那一双愤怒至极的眼色,宸潋小公主的心仿佛揪着痛了一下,然后对御放道,“御放哥哥,我们该怎么办呀?该怎么办呀?母后发现了我们……母后她……”

    “还是从实相告皇后娘娘吧。”御放突然开口道,骤然间让宸潋小公主咂舌。

    若竹和千染极为惊讶,看出来平平无奇的御放少爷竟然说出如此石破天惊的话语。

    如实相告皇后娘娘,这无疑是自掘坟墓呀!就算若竹和千染不知道,宸潋小公主殿下她会不知道?

    “不行的,母后一定会杀了你!杀了你的!”宸潋小公主实在太了解皇后娘娘了,以前在椒房殿已经辱没了皇后娘娘的声威,如此一来,恐怕皇后娘娘对御放哥哥的杀意更重,“御放哥哥,我们还是……还是赶快逃吧!”

    逃跑,这天下之大,还能够跑到哪里去?去投奔干爹夜倾宴?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或许皇后娘娘会质疑御放的心意,认为御放是个心怀不臣之心的小贼子,可御放心里清楚和明白,就算自己广而告之天下,自己的心真的没有不臣之心,筱萝皇后娘娘会相信吗?赫连皇陛下他会相信吗?断然是不会的。

    与其这般,倒不如他直接向皇后娘娘如实相告!

    “御放哥哥,我们快跑!”宸潋小公主殿下拉着御放的手就开始疯狂得跑,宸潋知道她和御放的行踪已经叫若竹和千染洞悉,再停留下去的话,只能等待着她们宫婢二人将消息带给皇后娘娘。

    宸潋才不愿意就这么回宫,她更不会跟筱萝皇后认错,绝不能,宸潋以为倘若自己不这么做的话,皇后娘娘她一定会对于可施以更为严酷的手段那也说不定。

    话音刚落,宸潋小公主带着御放飞快得跑,飞快得跑,仿佛脚下踩了一层层的劲风一般。

    脚步如飞用在他们二人的身上,已经显得太过微不足道了。

    若竹和千染反应慢一拍,顿时间急得大叫道,“小公主,御放少爷别跑啊……我们是有事情跟你们商量……不是要抓你们回去。”她们这番话说得颇有自知之名,别说抓他们了,现在就是连跑都跑不过他们的。

    年将军府邸极大,大得无法想象,若竹和千染也是偷偷动用关系才查到如何快捷进入年将军府邸,可是并不代表着,若竹和千染极为了解将军府邸的地图。

    而小公主殿下就不同了,她不知晓在府中地图到处乱窜,蚂蚁一般在热锅沸鼎上乱爬,而御放在年将军府邸住得久,一进去就好像走街窜巷一般,这里可是他的家呀。

    年将军府邸的亭台楼阁修建得极为幽致,年将军年羹强跟随者赫连皇陛下这几年东闯西荡,打过胜战无数,立下显赫战功,敕造年将军府邸的很大一部分是由当今赫连皇陛下拨款下来。可见赫连皇陛下对他的宠信。年羹强将军对于赫连皓澈来说,在朝廷之中,是唯一一个足以与江左将军匹敌的元勋级别的武将!

    “糟糕!若竹姐姐,小公主和御放他们呢。”千染跟在若竹的后面,她们二人辗转过一个湖堤畔的林柳树,树很大,要用五二个小孩子手拉手环抱才能够面前环一圈过去。只是觉得奇怪的是,明明看见他们二人钻入这树后便不见了。

    “是呀,天呀,回宫了怎么跟皇后娘娘禀报。还有皇帝陛下,恐怕这会子,我们定然要伸长了脖子等候被问斩吧。呜呜。”还没等若竹作声,千染又说了一句。

    在若竹这里,她的两耳只觉得有蚊子嗡嗡得叫唤着,便训斥道,“千染,你给我闭嘴!我们这里乱了,你还想要找回公主殿下和御放少爷吗?给我安静一点!这样或许就能够找到他们!”

    顿时间,千染宫人噤若寒蝉,她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说什么了,再说的话,无疑再招即若竹的爆喝,千染在皇宫之中的品阶就矮若竹一截,在为人处世上,千染自己就觉得更加输人一等了,千染明白,此时此刻,连最为精明的若竹姐姐都束手无策了,他们这会子还不知道怎么办了。

    林柳树后机关。

    小公主宸潋又忍不住亲昵得亲了御放一口,“御放哥哥你真好你真棒!现在的机关你都知道呀。下次你要教我机关怎么按哦,我好捉弄他们。”

    想想小公主殿下真是童心未泯,当然了,御放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宸潋小公主本来就年幼,可宸潋小公主殿下眼下的言行举止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说她是孩子罢,可她偏偏作出一番唯独大人们才能够做的事情,说她是大人罢,可她偏偏年龄那么小……前后两者的巨大反差,真真叫御放有些骇人。

    对,是骇人,御放还真的有点怕眼前的这个小公主殿下,一想起长大以后小公主对自己穷追猛打像现在一般,那可怎么了得。

    “小公主殿下,你是君我是臣,请公主殿下以后不要这样。否则皇上和皇后娘娘该不高兴了。”御放打心里不希望小公主殿下与皇后娘娘心生嫌隙,若是因为自己,而破坏她们母女之间的感情,那是大大的不值钱。至少在御放的心里,他想着,他自己是一名孤儿,一名不折不扣的孤儿,午夜梦回时间曾经多少次梦见那一位面貌不清的母亲,他渴望得到母亲的爱,可惜他知道他自己永远也得不到了,所以就希望小公主殿下能够永永远远得得到母爱,不与皇后娘娘有一丝一毫的嫌隙,才是最重要的。

    原来御放哥哥不怪罪自己亲他呢,小公主殿下宸潋愈发高兴,这一次几乎是捧着御放的脸蛋狂亲,“御放哥哥,我就是喜欢你,怎么了。本公主不怕羞羞,本公主以后要你娶我。御放哥哥,你说你长大以后会娶我的吗?如果你不娶我的话。喜欢上另外一个女人。那么我就把这个女人给杀掉!”

    “……”御放没有想到小小年纪的公主殿下宸潋占有欲这么强烈,御放有些胆怯了。御放明白如果再在这里与小公主殿下纠缠下去的话,恐怕他自己一定会毁在小公主殿下的手里,性命也许无损,那么清白呢,估计会保不住了的。

    “公主殿下你知道吗?这是我义父所设定的武场机关!你知道吗?平时的时候这里可以容纳两三千精兵铁甲卫。如果遇到突发情况,足以所向披靡!”提及这个,御放是极为骄傲的,而这些秘密的练武场是得到当今皇帝赫连皓澈的首肯,可见皇帝对年羹强将军是何其之信任,想一想,如果是换了别的武将,他的机关暗室里或多或少有这样的东西,一定会被判为反贼的!

    宸潋小公主殿下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宛如铜铃一般,目光眼波横流,颇有筱萝皇后的几分酷肖,“哇,御放哥哥好大呀!几乎是皇家练武场检阅台的一半之大!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宸潋小公主殿下嘘嘘一声,紧接着满眼是应接不暇的兵器,弓箭,刀,剑,戟,林林总总,十八般武艺,样样俱。

    “这里只是入口而已,不下整个地下练武场的十分之一呢。”御放这一会,主动去牵拉着宸潋小公主的小手,手宛如棉花般绵绵软软的,紧紧得握住,就好像将手放在羊毛上,让人觉得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在御放的心中渐渐荡漾开来。

    突然之间,宸潋小公主的肚皮咕咚一声,然后御放安慰了她一句,“宸潋,你现在很饿吗?”

    “不,我不饿,真的不饿。刚才在椒房殿吃过了,所以我真的不饿哦……”小公主宸潋的声音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接近低声,“只是刚才跑呀跑呀,所以我又饿了。”

    就说这个小妮子饿了吧,御放心里偷笑了一下,旋即从怀中掏出一个小锦包递给她,“宸潋,快吃吧,很香的呢,香气扑鼻,保管你吃了还想吃。闻到了还想闻呢。”

    “哦,是吗?”宸潋小公主殿下打开锦包一看,原来是香气喷喷的炒蚕豆,这可是不可多得的东西呢,皇宫里有这些东西,不过御膳房那些老家伙们嫌弃这些东西上不得档次所以从来没有做过,更别说给端到椒房殿或者是惠仙苑,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嘎嘣一声,宸潋小公主差点压坏了大门牙,不过后来她慢慢缓和过来了,放在后牙根部慢慢研磨,齿霞留香自不必多说,清清的豆子香侵染着宸潋小公主的鼻息,她狂吃不迭当然不会忘了御放哥哥,连声道,“御放哥哥,御放哥哥,你也尝尝嘛。”..

    御放连忙把手一推,声音带着宠溺,“宸潋你肚子饿,你先吃吧。”说完之后,御放他肚子也在咕咕作响。两个人肚子里的城门一波又一波得打着战役,谁也无法知晓这场战役到底还能打多久,所以蚕豆就真的发挥了此间的效用了。

    他们二人分甘同味,一时之间整个地下空旷的练武场响彻着一阵又一阵的嘎嘣嘎嘣嘎嘣的嚼豆之声。

    吃完了蚕豆,暂时得解决了肚子的问题,宸潋小公主殿下拉了拉御放的衣角,“御放哥哥,现在宸潋好闷啊。你快帮我解解闷呀,要不然我们快点出去吧,这里很好,可我不想要这么久了还要在这里,我想母后,我想父皇,呜呜……”

    看见小公主宸潋发脾气,刚才来到此间的地下练武场,就是为了躲避若竹和千染两个宫婢,现在时间还没有过去多久,想必她们二人还在府邸之中,差不多也惊动了如今在军营检验军队的年羹强将军了,他应该是回府了,至于干爷爷谷乘风,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因为他们二人倘若了解这件事,定然会来到此间的地下练武场寻找御放和宸潋小公主殿下。

    为了给宸潋小公主解解闷,御放霎时间就飞上地下练武场演练无疑,时而挥舞大刀,时而挥舞长矛,刀,剑,弓弩在御放的手中的千变万化,谁也不知道御放放手之时,这些武器会抵临何去。

    “哇哦,御放哥哥你好棒哦。加油加油。好好看啊。原来你是天下武功第一的人。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御放哥哥。长大以后我要嫁给你。我一定要嫁给你。本公主要你做我的驸马。御放哥哥。好不好。”宸潋小公主殿下在台下,看见练武场中央英武无匹的少年飞快得转动手中的刀戟,他手速极快,可以幻化出无数的花样,看得宸潋小公主眼珠皓澈快要掉出来了,简直是太过惊呆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