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29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绝世高手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要怪只能怪御放他的武艺实在是太过高强!

    时间正在一点一滴得流逝,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即将发生什么。

    若竹和千染担心自己再在林柳树下逗留太久,会被年将军府邸的人们发现,她们二人就是打听到了今日年羹强将军会率领着众府邸家院前往练武场帮忙,府邸之中,护院人丁稀少,所以她们才如此明目张胆得在府中停留,不过可不能停留太久因为年羹强就要回来。

    “若竹姐姐,我们还是回去吧。这样惊动年将军可不好。年将军若是把这件事捅到筱萝皇后娘娘和陛下去,到时候可了不得了,我们可要死定了。”千染眼泪都快要下来了,她一直央求着若竹姐姐能够尽快回到皇宫中去。

    若竹目光一凌,愤怒至极,“千染,你要明白,如果我们回去,无疑是死路一条,留在这里,让年将军配合我们一同寻找宸潋小公主的下落,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她的话宛如醍醐灌顶一般,千染听了之后觉得极有道理,重重得点点头,旋即擦干眼泪,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流泪一旦流泪的话,那么她无疑是在向外人示意她失败了,失败了就意味着要赔掉自己的性命,可千染她是不会眼睁睁得看着自己的性命就这么流逝的,她进宫还没有多久,还没有做到若竹姐姐这般的份位,她怎么能够甘心呢。

    “若竹姐姐,对不起,我依你就是了。”

    旋即,一个大将军模样的人在众人的前呼后拥之下进入了年将军府邸,通往主院上房必定是要经过此番湖堤的林柳树。

    若竹携着千染宫人以最快的速度迎了上去,双双跪在年将军年羹强将军的眼前,“年将军,请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什么事?”年羹强眼底满是威严,不过若竹是筱萝皇后身边的人,年羹强在皇帝皇后娘娘跟前走动,自然就记住这个人也知道这个人,此人可不是一般寻常的宫人,她是若竹,皇后娘娘跟前第一红人若竹呀。在年羹强心中,他自己不断重复着这句话,生怕自己忘记了。

    年羹强旋即又道,“不知道若竹到此有何事。”他甚至不去问若竹是如何进入他的府邸,外边的家丁没有传达,说明若竹还有若竹身旁的另外一个女人应该是偷偷进入年将军府邸是不假的,否则还能用什么缘由来解释吗?

    若竹宫人和千染宫人跪下来,尽量掩盖着心中波动,平平说着话语,年羹强也听出了大概,她们两个宫婢女说御放少爷带着宸潋小公主在经过林柳树后就凭空消失不见了的,这寻常任何一个人消失不见也许不是一件什么事儿,可这个人是御放还有宸潋小公主殿下……当然了年羹将军知道她们二人真正的去处——地下练武场!

    年羹强眼底浮现了一抹异样的神情,旋即他吩咐几个强壮的卫兵去打开机关的门,骤然间重门机关打开,外间的阳光刺破了地下练武场上的黑暗,大家伙只是见御放少爷光着上身在练武场中央腰扭扭,屁股摆动着,就好像杂戏班的小学员一般,真真是叫人忍俊不禁。可谁能想到,那个少年正是御放小少爷呀。而且是一贯表情非常之严肃很少笑的御放小少爷呀,众人的眼珠皓澈直了,心里皆道,御放小少爷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真是叫人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呢。

    御放小少爷眼珠子瞪若滚圆,骤然间他知道自己此间出了洋相,很快就把衣服穿上,抱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

    “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年羹强将军的眼底十分之邪魅,他也许看不懂御放小小的年纪心底到底在想一些什么,不过年羹强明白,定然是宸潋小公主殿下在练武场之内。

    渐渐的,一袭瘦弱的身影飘出来,正是宸潋小公主,她脸色红彤彤无比,小宸潋舔着舌头,极为不好意思,刚才要不是她叫御放哥哥光着衣服表演魔术给她自己看,还能够被人众人看到了吗?想到这里,宸潋小公主就愈发羞愧难当,她甚至还跑到若竹和千染的面前,把一些列的羞赧情绪部撒在她们的头上。

    若竹宫人和那个宫人纷纷跪下来,再也不敢去看小公主宸潋那一双火辣辣的眼珠子,因为他们知道小公主宸潋现在正处于烈火焦油上,如果现在一说话,无疑是自寻死路,他们也知道宸潋小公主殿下她真的是发飙了,发飙了,二人可是诶有任何好处的,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说,你们两个狗奴才,为什么要跟着本公主!难道不是不想要活路了吗?”

    “该死,真是该死!哼!”

    “公主殿下,饶命啊饶命啊饶命啊!”

    小公主宸潋用不可饶恕的眼神直飙得若竹、千染。

    “想要饶命吗?”宸潋小公主殿下眸光浮略过层层宛如涟漪推开的清澜。

    若竹宫人和千染宫人连连在地上叩首不已,脸畔皆含着泪意,万千悔恨道,“奴婢知道错了,奴婢知道错哪里,请公主殿下发发慈悲,饶恕奴婢们这一回了。奴婢们再也不敢了。”

    宫婢们哭得凄凄惨惨戚戚,御放见了也心生不忍,忍不住拉了拉小公主殿下袖子霓虹花纹下摆,“小公主殿下,要不宽恕她们这一回?毕竟……”后面的话御放没有说出口。

    小公主殿下宸潋哼了一下小嘴皮子,砸吧砸吧才道,“看在御放哥哥的份上,本公主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你们给本公主等着,等回了宫,本公主好好得再跟你们算账!”

    看着下面一个一个泪汗湿透衣襟,宸潋小公主殿下快慰得无法言喻。

    约莫过了好久,若竹宫人心中似乎在做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心里斗争,而后启开唇瓣道,“不过,还望让若竹和千染陪同公主殿下回皇宫。倘若皇后娘娘知道的话,又要让皇后娘娘担心了——”

    “好哇,该死的若竹!还不知道悔改!别以为你的母后身边的第一宫人就会对我颐指气使!本公主告诉你!没有母后!你什么都不是!”宸潋公主极为愤怒。

    吓得若竹宫人在一度跌倒在地,若竹娥眉微微弯,带着无比颤抖的声音,“公……主……公主殿下,奴婢只是……只是关心小公主殿下您的安慰……所以……所以奴婢……奴婢……”

    正待小公主殿下有什么发作,在一旁静默了已久的年羹强将军劝说道,“公主殿下,请您还是先皇宫吧,这个宫婢也说的对,皇后娘娘会担心的,不单单是皇后娘娘,就连皇上也会有所动怒。小公主在年将军府邸,一旦出了什么事情,臣下虽为大陵皇朝的一等将军,凭借功勋得到皇上皇后的提携,臣下更是要报答皇上皇后娘娘了,确保公主安是臣下的职责,请公主殿下务必要赶回皇宫。”

    旋即,年羹强将眸眼深深凝了御放一眼,“御放,义父知道你懂事,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御放点点头,这一次完是小公主殿下使了小性子才走出皇宫的,“义父,孩儿知道了应该怎么做,让义父担忧,是孩儿的不是。小公主殿下,还是由御放哥哥再带上几个家丁护院护送你回皇宫吧。迟一些的话,你的父皇母后会伤心的。难道小公主就忍心让他们二人伤心吗?”

    “……御放哥哥……我……”宸潋小公主倒也不是真的不懂事的小孩子,她心里边明白皇后娘娘那是紧张她关心她所以母女之间的关系才会搞得那么僵硬。

    最后,宸潋小公主还是点点头,口里说道,“御放哥哥,我知道了,我听你的就是了。你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御放一脸无辜得用手挠挠脑门儿,“小公主殿下,御放哥哥从来没有怪过你,以前没有,现在没有,未来更没有。”

    “御放哥哥,有你真好。”小公主殿下的脸蛋又红了红,就好像之前在他们年府地下练武场偷偷亲吻了一般。

    还是御放少爷的办法管用,看来小公主殿下得靠御放少爷去治了——若竹宫人心里蓦地想到,不过她可不敢把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若是说出来了,指不定要遭受小公主殿下宸潋的什么待遇了。

    千染宫人也在一旁连连点头,啥也不敢说,她怕多说多错。

    年羹强本以为凭御放孩儿带着一帮护院,护送小公主殿下宸潋他们回宫,又想使不得,这么一来无疑是带有危险性的,年羹强想着还是由自己亲自带队比较好。毕竟年将军府邸抵达皇宫的宫门还有一大段的距离。

    很快,年羹强就动用之前从军营里头调拨的军士,就和御放护送着小公主殿下回宫廷。

    年羹强本来想要用轿子的,可小公主拒绝了,她坚持要和御放孩儿一起走,一路上,小公主宸潋和御放暧暧昧昧的样儿,在人群之中尚算得上极为扎眼了,也叫人艳羡不已,毕竟一个高高在上的小公主殿下,一个是年将军府邸的御放少爷位份无匹,当乃天作之合,他们二人宛如金童玉女那般,很得围观百姓们的眼。一个一个生得唇红齿白,眉目如画,就宛如真得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仙童一般,简直是动人心魄。

    人也越来越多得围过来,平头百姓们都在观赏这么一盛况,直到大家伙们把前面的路段都堵了个水泄不通。

    年羹强迫不得已破例鸣金开道,那些个百姓们纷纷退后,让开了一条道。

    小公主宸潋是嬛着御放少爷的手臂走着,她倒是也不怕被人说,宸潋以为她是大陵当今的小公主殿下,谁敢说半个不字,这性命还要不要了?!

    布衣百姓们哪里敢胡言乱语呢。

    年羹强将军在后方护驾着,谁知道右前方的人群之中一阵骚乱,冲出三个蒙面的黑衣人,手中倒扣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就仿佛下一秒就会抵达宸潋小公主殿下的颈脖之所在。

    谁知道第一个出手保护宸潋小公主殿下的并不是御放少爷,并不是御放少爷他不想保护公主,而是因为准备动手的时候,就看到若竹宫人和千染宫人倒在血泊之中,所受的伤不会太重,一个腿被划了一刀,一个手臂被割破了,鲜血狂流不已。

    “住手!”御放挺身而出,将小公主宸潋揽到身后,用一种义不容辞的口吻道,“你们三个狗贼!若是胆敢再接近小公主殿下的话,我御放跟你们拼了!”

    那三个蒙面黑衣人嘲讽一笑,“毛头小儿,好大的口气!哼哼!看看谁到底谁的中……你们给我……上!”中间的那个黑衣人看上去应该是一个首领,然后两边是他的随从。

    顿时间,三个黑衣人轰拥而上,年羹强将军也出动护院们拔出腰间的跨刀,拼命抵抗。

    百姓们纷纷吓得溃逃而去,莫名的几辆马车飞速得冲刺而来,首当其冲是若竹宫人和千染宫人,她们被歹徒割破血脉之时,鲜血流了一地,似乎还没有从危险的潜意识里逃窜出来,她们两个几乎是傻了一般呆呆愣愣得横在道上。

    眼看着歹徒们的大刀就要抵临这两个宫婢之前,年羹强将军想要出手,可年羹强将军发现自己速度实在是太慢了,杂乱的人群之中有一个衣袂飘飘的白衣男子手中一横利剑,叫歹徒们往后逼退三尺。..

    若竹定睛一看,细细打量着救她的人儿,这不是小冰国的国主冰景秀么?霎时间,红云滚滚袭上若竹的脸蛋儿,如今一直暗地里倾慕的男子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还是她自个儿的救命恩人,就凭这一点,若竹发现自己连站都快要站不起来,腮帮绯红惹人沉醉,冰景秀定得定得看着她,“你没事吧。”

    “奴婢没事。谢谢冰国主救命之恩。”若竹连忙把千染推到了一边,她脸上绯红片片,她很紧张很紧张,她咬着一口细碎如美玉的贝齿,道。

    冰国主淡淡一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冰某应该的……你好像有点眼熟是当今皇后娘娘的若竹宫人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