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86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正是。”若竹连连点头,旋即指着前面道,“冰国主速速保护小公主殿下!如果小公主殿下一旦有什么不测,奴婢是万万吃罪不起的呀。”

    千染宫人也几乎吓傻了,头点得宛如刷豆糠一般,“是呀是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附和着若竹姐姐的话,她根本不知道若竹姐姐是如何傍上这个冰国主的。冰国主一表人才身长昂长,眉心如月,嘴若涂朱,无限风流,看得千染也有几分痴了,心中暗暗道,怪不得若竹姐姐看此间的冰国主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而冰景秀却是飞扑上去执起长剑,轻轻一挑,三个蒙面黑衣之中的左边脑袋肥肥的,就好像不知道装了什么进去,冰景秀一个剑刺,挑开了蒙面黑布,露出一张狰狞的四方脸,鼻孔很粗大,也长了不少毛,脸上竟然有纹身,应该是汪洋大盗或者是草间恶寇。

    冰国主这一剑正好直接削掉了对方的小鼻子,而其他两个黑衣人,一个被御放制住了,中间的那个首领模样的黑衣人与年羹强将军进行一场殊死搏斗。

    年羹强所带的护院和将领人一一投入了战斗,军士们撼动不到黑衣人分毫,唯独御放,年羹强,冰国主可以对他们一一造成伤害。战斗打响了,商业酒肆等等店家纷纷提早关门打烊。生怕被卷入了这么一场极为可怕的风波。

    “御放哥哥,你要小心一点哦。”宸潋一边为御放哥哥加油呐喊,一边却在郁闷到底是谁想要夺舍她的性命,她可是当今的小公主殿下,父母亲是当朝的天子和皇后娘娘,那些人定然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宸潋小公主恨得咬牙切齿,希望将这三个可恶的黑衣人活活逮捕,送到父皇母后跟前发落。

    御放点点头,给了宸潋小公主一记极为肯定的眼神,这眼神落到了宸潋小公主身上,小公主殿下觉得无比安心,她对于御放哥哥能够成功擒获那该死的贼人抱有坚定的信心。

    最终,御放连连顽抗之下,他终于控制住了一个黑衣,极为大声逼问道,“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如果说出来!或许还有性命!若不说出来!那么你的性命将会在此终结……”

    “御放,我劝你回头是岸,你这样对得起你干爹干娘吗。”那个黑衣人说话极为小声,却正好逼入御放的耳中。

    御放怔了怔,心中腹诽,莫非这三个黑衣人是干爹夜倾宴和干娘沐若雪派来的人么?如果不是的话,这个黑衣人为何会这么说,再说现在这个黑衣人被自己抓下了面巾,洞悉他的容貌,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人。看来干爹干娘他们已经动用了流氓草寇等这样的浪子杀手了,恐怕是用重金聘请的。

    那边,年羹强将军也制伏了那个歹徒,是中间那个头号首领,扯下面皮的他,化脓的汁水极为恶心得流淌下来。

    再几分钟,年羹强将军一伙儿直接将他们绑起来,带到皇宫去。年羹强曾去请皇上该如何判决,赫连皇陛下决定将这些敢于伤害小公主宸潋的十恶不赦的歹徒关押在宗人府。

    一个时辰之后。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率领着大皇子宸宁,二皇子宸礼,小公主宸潋,御放,年羹强将军,江左元帅,莫雪将军,小烨子公公,若竹宫人,千染宫人。其实,筱萝皇后不让宸宁和宸礼他们来的,只是他们一直求着自己说他们一定要亲眼看一看敢于伤害宸潋小公主殿下的到底是何人。

    却是三个长时间流落草寇的歹人。

    残酷刑具火烙子,冰砖,钢针等物体一一呈现在三个歹徒的跟前。

    赫连皇陛下坐在暂时搬来的龙椅上,脸色威严之中带有一股子的威压,叫在场的人听了也觉得心中鼓起了一股气似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刺杀宸潋公主殿下的。如果说出来了,至少可以少受一点苦楚。”

    三个歹徒们一个一个眼色阴狠,谁也不肯招出来。

    看来他们是不进棺材不掉泪的,沐筱萝皇后轻轻一瞥年羹强将军,眸光宛如阴狠可怖的泉眼,“不想说倒是也可以,年将军,这一次还是劳烦你来亲自动手了。”

    “是的,娘娘。”年羹强将军对皇后娘娘做了一个揖,下一秒,年羹强命四齐的侍卫们把齐边的冰砖高高挂起来,将他们三人的手指和脚趾部紧贴在冰砖之上,过了三碗茶水的功夫,手指和脚趾已经冻僵如石了。

    这个时候,赫连皇陛下开口道,“来人!给我扎!”

    三个人,三双手,三双脚,三十根手指头,三十跟脚趾头的指甲或是脚趾甲被扎入了钢针了,这个是手脚冻僵冰凉他们不感到有什么疼痛的,江左元帅和莫雪将军这个时候命人用炙热火焰烤制。..

    渐渐的,手脚恢复了温度,他们惨叫连连,鲜血凄厉得流了满地上。

    沐筱萝皇后生怕小公主宸潋会吓坏了,连忙用宽大袖子遮住宸潋公主的眼,小公主宸潋吓得不敢直视,二殿下宸礼也不敢看,唯独太子殿下宸宁他敢看。筱萝心想宸宁这孩子表面看起来暖玉如棉一般的人儿,殊不知他的心底比谁都还要坚韧,宸宁大皇儿真不愧是未来大陵皇朝的接班人,大陵皇朝的未来就是需要他这样一个刚柔并济的好皇帝。

    眼下那三个歹徒经不起几番攻势,纷纷招供了,他们都说自己的的确确是小冰国和大雪国交界玉川岭的边界夜倾宴皇帝所派而来,夜倾宴此等狗贼再外自立为皇,至今西陵轩的人也暂时无法洞悉夜倾宴这个假皇帝如今的都城所在。

    他们供出来是一处叫做“玉川岭”的地方,看起来这座名为玉川岭是上面必定有夜倾宴所建立的皇都之所在。

    “真是此有此理,他们隐藏得……果然够深……”赫连皇陛下暗自嘘嘘一声,他这几日西陵轩的云遮和雨济掩人耳目得搜寻,一直都没有发现下落,如今看来今天若不是三个歹徒们来刺杀小公主殿下宸潋,恐怕还找不到这个线索呢。

    赫连皇陛下又道,“将他们严加看守!”然后皓澈对筱萝道,“梓潼,咱们还是回去吧,再这里呆太久的话,会影响你腹中的胎儿的。”

    沐筱萝点点头,自己的肚子也才几个月了,还未显怀的模样儿,赫连皇陛下如此关心自己,她脸上浮现了一抹红晕,甜滋滋得不说话,只是叫了孩子们赶紧出去,毕竟这里关押审讯犯人的宗人府可不是他们应该久待的地方。

    留下来的人自然还有江左,莫雪,年羹强,他们势必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叫这三个歹人们清清楚楚得供出更多的细节,比如夜倾宴自立为皇的皇都地点,上朝的地方,寝宫之所在,掌握了这一点,年羹强将军等人有把握将无耻的夜倾宴渐渐壮大的势力扼杀在萌芽之中,叫他夜倾宴再敢撼动大陵江山。

    “说不说,你到底说不说!”江左元帅亲自动起手来,用一个烧得红红想铁块威逼着中间那个首领模样的歹徒吞下去,“如果你不说,那么也就说明,你的喉咙从此没有什么用。干脆做一个哑巴更好!你到底说不说……”

    “我说!我说!”歹徒惊恐得就好像在油锅上挣扎着的可怜的老鼠一般,它身上的毛皮都已经被热油给弄化了,可它还在苦苦折腾妄图一搏,谁知道那样只是徒劳。

    疯狂而又残忍的审讯从现在开始一直到第二日中午,三个歹人已经快要死了,面相疲惫,时不时伴随着哀吼,宛如杀猪一般,或者比杀猪更惨烈一百倍。

    最后,虽是没有办法一举歼灭夜倾宴等人,但年羹强却因此很好的遏制住了他们向外伸展的势力。

    话说这次之后,沐筱萝是彻底不让御放和小公主在一起了。即便宸潋闹的厉害,沐筱萝还是狠心的将女儿关了禁闭。这一次,她甚至觉得那群人的出现和御放脱不了关系,或者说,他们早有预谋。

    可能从一开始御放帮助宸潋就是一个阴谋的开始。一个人学坏容易,但是再学好可就难了。

    “滚,你们都滚!”惠仙苑内,是乒乒乓乓的声响,连带着宸潋的叫骂。千染宫人畏缩在一边,也不敢上前半步了。小公主的脾气她很是明白,先前刚挨了筱萝皇后一巴掌,这会又被筱萝皇后禁足了,她怎么会不气。

    小公主又是一心系着御放少爷,这已经是好几天没见着了。可即便如此,小公主要是依旧不进食,身体出了状况,她又该遭罪了,先前受的伤这还没完好呢。

    千染试探性的向前垮了一步,战战兢兢道:“小公主,我们先吃饭好吗?吃完饭才能想办法见御放少爷啊?”这话说完,她就后悔了。虽然这么说可以让小公主进食,但是万一宸潋小公主吃完闹着她,让她想办法帮她出去,那该怎么办?

    “千染,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能帮我出去!”一听到说想办法去见御放,宸潋就黏搭到了千染的身上,仰着个小脑袋,两眼放光的看着千染宫人,十分焦急的等着她的回答。

    “我,我……”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她能有什么办法帮小公主,放她出去吗?但现在还是先忽悠着骗公主吃饭的好。深吸了一口气她又道:“小公主,我们先把饭吃了,吃完,千染兴许就给你相处办法了。

    她话刚落,宸潋那一碗饭就快见底了,她几乎没吃菜,就是一个劲的往嘴里扒饭。

    而原本沐筱萝就很在意自己的这个宝贝女儿,从小到大也没怎么严苛的对待她。这会本来想着要不要关这几天就算了,可谁知道来到这门口就听到她们这么一番对话。

    “嘭!”的,房门被推开了,她第一时间看到的就是因为拼命往嘴里扒饭而呛到剧烈咳嗽起来的宸潋。

    没等千染跑过去帮公主顺气,沐筱萝就第一时间冲了过去。一边拍着宸潋的后背,一边气闷的说道:“宸潋,你为什么就这么不听话呢?这世上并不是只他御放一人,你未来会有更好的驸马。你可知你那日遇害,是他干爹干娘所为,你可知他们是否真的已经摆脱关系!”

    筱萝苦口婆心的说着,试图能让这个孩子放弃追逐御放。

    “母后,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御放哥哥绝不会是那样的人!”宸潋那句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无疑不是火上浇油。

    见宸潋一次次因为御放而冲撞自己忤逆自己,她气的上接不接下气,怒指着宸潋道:“在你没有意识到自己错前,你永远别想踏出这惠仙苑!”说完她便甩袖而去。

    留下宸潋在后边叫嚷,“母后,宸潋恨你,你是个坏母后!”

    一字一句都是那么的伤人,筱萝忽然觉的当初就应该让赫连皓澈杀了那个男孩,以绝后患!

    沐筱萝在这次的事件后动了胎气,太医说需要静养几个月才行。

    宸潋则在被关了几天后,终于想到了溜出去的法子。夜深人静的时候,屋里没有一盏灯的时候,她忽然高呼哀嚎。千染宫人在第一时间就冲了进来,还有那些在外一直把守着的内侍护卫,也是一一冲了进来。

    屋里黑漆漆的,他们的反应就是往床的位置走过去。也就乘着这个空挡,宸潋蹑手蹑脚的溜出了惠仙苑。屋里黑漆漆的,外头的人又都一股脑的扎了进来,所以宸潋这次逃跑十分成功。

    在宸潋溜出宫后,整个皇宫就炸开了锅。所有人都乱作一团,而赫连皓澈在知道公主失踪这件事情后,还只能让宫里的人对筱萝皇后隐瞒。毕竟她先前动了一次胎气,赫连皓澈怕她会一下子经受不住。

    宸潋也是有些古灵精怪,她知道父皇母后在知道自己失踪后,肯定是先去将军府找她。所以她断然决定在外呆一段时间,然后再去悄悄找御放哥哥。这一次她心意已决,一定不让母后再有机会把她找回去关禁闭。

    宸潋手中掂着一块古玉,那是父皇在她四岁生辰的时候送她的礼物,一直都不舍得带的,但是这次情况特殊,她需要用这块玉佩换些钱,这样,她才能住的起那些酒店,而且还能每天把自己的小肚子味的饱饱的。

    但有些悲哀的是,她转了很多街道小巷,都没有一家当铺开着,毕竟天色已经很晚了。就在这时,四面跳出了数十个黑衣人。

    宸潋张着嘴,瞬时愣在了原处,不知何为。十几个黑衣人,而她不过就是一个五岁的小姑娘,手不能打脚不能踢的!“御放哥哥……”如此无助的时候,他唯一想到的就是御放,只是……这个时候,御放哥哥能救得了她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