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5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也就在那些贼人步步紧逼,她彷徨后退的时候,一股迷雾不知从何处散了出来。紧接着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小手被他抓住了。她能感觉到对方是没有敌意的,所以也就没有反抗的任由他牵着。

    莫紫溪路过的时候,本来没想出手,但是看到那么多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孩,最后没憋住。本想着把她送去一家酒店就速度回去找师傅的,但很明显他走不了了。

    “喂!小娃子,你赶紧松开,我还要赶着回去呢!”

    “我不,万一那些人,在,在回来伤害宸潋怎么办,我要你留下来保护我,不,我命令你留下来保护我!”小公主,执拧的不肯松手,紧咬着牙口,倔强的看着男孩。

    这是一家不错的酒楼,房内摆设了好些插了花的花瓶,徐徐的微风从窗外吹了进来,也扫出了淡淡的清香,只是僵执着的两人并没有闲情去看那插花,或者闻那花香。

    “小娃子,我告诉你,我没有义务保护你,同样的,你也没资格命令我!”莫紫溪毫不客气的说着,可谁知道,他这句话刚落,宸潋就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直接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莫紫溪也不过一个十一岁的男孩,面对这样的情况,自然是手足无措的。“喂!你别哭,我留下来还不行吗?”所以就一下子服软了。

    听闻莫紫溪这么说,宸潋瞬时眉开眼笑的砸吧着眼睛说:“真的吗?小哥哥不会再离开了吗?”由于还不知道男孩叫什么,而她看上去也就是长了自己几岁的模样,所以宸潋就用了小哥哥来称呼。

    “呃!你使诈!”莫紫溪没想到,她一个小娃子,居然给他来这么一手,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总不见得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说把之前说过的话收回吧?要是那样,被师傅知道了,还不揍死他!

    皇宫这边的赫连皓澈已经急疯了,早就命人去将军府了,结果那边传来的消息却是小公主从未到过那边。他知道夜倾宴是不会放弃小公主一人在外这个机会的,甚至说不定这个时候他的宝贝女人已经落入贼手。越是这么想着,他却是着急,气急攻心差点没直接叫人把千染和那些守卫拖出去砍了。

    看着跪立在身前的千染等人,赫连皓澈狂怒道:“要是小公主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要你们部陪葬!”

    而此时的小公主宸潋已经在客房里睡下了,莫紫溪静坐在床边看着,无奈的叹着气。气愤自己当初为什么多事,现在短时间内没有办法回去找师傅,而师傅则是看不到他绝不会休息的,……

    想着想着,看着宸潋的那张脸,他就下手直接一把掐了上去,毫无轻重的。掐完后看那小娃子还睡着,可她的嘴角明显抽动了下,他不禁无奈道:“疼了,你可以起来骂我啊?”

    没有回答,宸潋也不想去回答,这个时候她会容忍他的所有作为,因为,她需要他的保护!

    一位不速之客悄无声息的在两个孩皓澈睡着过去时推开了房门,看到宸潋的先是一惊,他没想到,那预言居然都一点点发生了,溪儿真的救了这个不该救的孩子。真不知道是孽还是缘?

    十一年后……

    放眼望去尽是一片春意盎然,小竹林里一个粉色的声影上窜下跳的,看不清个模样。莫紫溪正坐在竹林的小石台边打着瞌睡,昨天被那个所谓的小师妹折腾了一个晚上,随眠严重的不足加不足。

    就在这莫紫溪快要睡过去的时候,他顿觉鼻翼火辣辣的痛。不用想,这罪魁祸首也是谁。

    “赫连宸潋!你给我出来!”莫紫溪咆哮着念着宸潋小公主的名,这种日子他近乎受够了,每次想到现在被这个小师妹欺凌着,他就悔不当初为什么救她。如果当初他没有多事,师傅就不会把这个祸害带回来,他也就不用这么天天的遭罪。

    宸潋在莫紫溪的鼻子上狠掐一把后,就逃之夭夭了,哪里还会等他来逮她。她现在的轻功虽然已经和师傅练的炉火纯青了,但相对这位大师兄,她还是不去臭显摆了,因为会死的很惨!

    吃午饭的时候,莫紫溪看到宸潋就恨不得上去掐死她。他当初不过掐她一次小脸,现在她倒好,天天逮着时间虐待他的鼻子。

    “宸潋,是不是又欺负师兄了,我可和你说过了,哪天你把师兄惹毛了,你就有好果子吃了,你打不过他的时候,我可不会帮!”赫连井然在看到莫紫溪红彤彤的鼻翼时,就知道这娃子肯定又被那皮孩子欺负了。

    当初他也是算到她会有大劫,所以才一并把她带回来的,已经十一年了,她都快忘了自己是个公主了。这十一年里,他能教的都教了,是时候让这两个孩子出去好好闯闯了。

    宸潋嘟着小嘴做着鬼脸,丝毫不担心莫紫溪会把她怎么了。莫紫溪看的那个咬牙切齿啊,吃饭的木桌上都直接被他挠出印子了。

    “宸潋,溪儿,为师有事情想和你们说下!你们且静心听着!”不等两人回应,他接着道“你们在这紫竹居也有十一年了,当然,溪儿还比宸潋你多三年呢。这晃眼,你们都已经到成家立业的年龄了,是时候该出去了。宸潋,你也该去找你的父皇母后了,还有你口中那个御放哥哥!”

    赫连井然话落,两个就紧张起来了,扒着师傅的袖子,就说怎么也不走,一定要留在紫竹居陪着师傅。这时候两个人倒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再闹什么内讧了。

    赫连井然叹了一口气,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两人还以为师傅放弃把他们撵出去了,可谁会晓得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他们所呆之处竟然是当年那家酒店,那间客房。

    紫竹居算是隐匿的一个世外桃源,没有赫连井然,他们根本就回不去的。

    这没过多久,就有大批侍卫涌了过来,把这酒楼围了个水泄不通。在客房,宸潋就远远听到了母后父皇的叫喊声,似乎还有……御放哥哥!

    房门被撞开后,那些侍卫就将莫紫溪围住了,有两个不长眼的还直接把刀架在了人家的脖子上。这莫紫溪在紫竹居的时候就几乎天天受宸潋的气,这会出来了,这些人撞上来,也正好是给他出气来着。

    他优幽的一个旋转,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出手的(除了宸潋),那些人便一个个都倒在地上了,那两个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的人,则是已经被他卸掉了双手。

    宸潋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禁恶寒了一把,尤其是那四只血淋淋的断手,她看的有点后怕。她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秀气长的秀气的师兄出手后会这么恐怖。她现在开始有点后悔当初那么欺负他了,因为这里没有师傅,就算所有的侍卫都来了,也未必能打的过她这位师兄啊。

    “师兄,手下留情……,这些都是我父皇的侍卫,他们没有恶意的!”为了避免血腥再次发生,她有些哆嗦的说出了这句话。

    沐筱萝进来的时候直接忽略了地上躺着的几人,一下子冲到了宸潋跟前。双手都张开了,可眼前却出现了一个障碍物。

    “那个,那个溪哥哥,她是我的母后,你不用这么警惕的!”宸潋轻轻推开了莫紫溪,轻声说道。

    御放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幕,宸潋十分亲昵的叫着眼前那个男人溪哥哥,手还十分亲昵的搭载他的肩上,那情景有些眨眼。

    那日得知她失踪后,他一个人跑出去找了整整一夜,后来累到在街边被年羹强将军抱回去了。当初,她口口声声说着长大后要他做她的驸马。可现在她身旁这个如仙一般的男人,又是谁?新欢吗?小时候的话,她就那么不当真吗?

    宸潋在感受到火辣辣的目光后,终于转过脑袋看到了踏门进来的御放,可她却没认出来。毕竟那个时候他不过五岁模样,如今他长了,自然一下子难以分辨。而沐筱萝是宸潋的母亲,自然是有能力确定眼前的姑娘是不是自己的宝贝女儿,这是母亲对孩子与生俱来的辨别力。

    见宸潋像他这边看来,他有些欣喜,但他没想到,她很快就转过了脑袋,像是不认识他似得。就在这时他听到:

    “母后,御放哥哥呢?御放哥哥没有来吗?”其实,在宸潋心里,御放还是占着一个很重要的位置,这十一年她都未曾忘记他往日誓死保护她的模样。她说过,长大了要御放哥哥做驸马,如今她已经长大了,可以兑现这个承诺了。

    这一字一句,御放觉得真是个笑话,她竟然已经不认识他了。可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能确定她就是小时候的宸潋公主。

    御放默默转身离去了,沐筱萝想要转身指认的时候,御放已经不在了。

    “喂!刚刚我看到一帅哥失落的走咯,会不会是你的小情郎?”这时,莫紫溪忽然侧身附在宸潋的耳边打趣的说了一句,本来,他就是想调侃下他。可谁知道这死丫头听完就把他撞开,追出去了。

    宸潋跑出酒楼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男子双手环抱的斜倚在那门板上,耷拉着个脑袋十分落寞的感觉。宸潋不确定他是不是自己的御放哥哥,所以她试探性的开口叫了声“御放哥哥?”

    御放以为宸潋认出他了,在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他就冲到了宸潋面前,一把将她拥进了怀里。而此时莫紫溪也尾随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他上前对着御放就是一拳。下意识的,就是不想宸潋被人占便宜。

    “你干嘛!”宸潋对着莫紫溪吼道。刚刚在闻到男人身上淡淡的青草香后,她就知道眼睛的这个抱住她的男人是御放哥哥,因为记忆中的御放哥哥,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躺着青青的草地上晒太阳,所以他的身上,几乎一直都会有那种淡淡的青草香。

    莫紫溪的那一拳很重,御放的嘴角直接溢出了一抹鲜红。..

    宸潋小公主一看,就掏出手绢走到了御放的跟前,伏下身子,十分细心的帮他拭去了嘴角的血渍。

    莫紫溪从来没看到过她这么温柔的一面,从未!他那天在街上救了她,也不过换来她的高傲命令!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感觉很扎眼。

    抛下一句气闷的话“赫连宸潋,我希望永远都不要再碰上你!”便潇洒的离开了。

    可以说,已经是十一年没有好好在这街道上走走了。在紫竹居的时候,除了陪师傅出来采买,他就没单独出来过。现如今丢了个包袱,他总算是可以好好逛逛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路上,脑袋里都是赫连宸潋那张挥之不去的脸。

    也不知道是逛了多久这天也渐渐昏暗下来了,那些花街柳巷的姑娘也都开始出来吆喝了。莫紫溪只是碰巧路过,并没有进去的意思,但突然的就被一群姑娘围堵到了伊魅阁。也怪他长的过分漂亮,尤其是他那双有些棕红的眸子,更是给他这张如画的脸蛋,平添了几分妖媚。

    就凭莫紫溪的身手,要推开几个弱女子那是轻而易举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闻着她们身上的那些味道,他就感觉脑袋越来越沉,到最后,就完找不到脑袋的感觉,眼前的景象也是渐渐变的模糊一片了。

    莫紫溪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床上,而整个屋子到处是艳红的纱帘,一看就是风月场所,女子的闺房。

    “醒了?”纱帘后突兀的传出了这么一声。莫紫溪闻声探去的时候,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因为出声的不是别人,居然是师傅赫连井然。他万万没想到师傅会出现在这种场所,简直让人大跌眼镜啊。

    “师傅,你这么会在这种地方的?”

    “怎么,为师就不可以有需求吗?”轻佻的话语,让人分不清真假。

    “师傅……”莫紫溪语塞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复赫连井然那句“为师就不可以有需求吗?”

    “行了,我也就不逗你了,这其实是为师的产业,我来是有些东西要给你!”说着,赫连井然就拿出了一个小木葫芦,是那种用来装药丸的,“这里边有三颗药丸,在特殊情况下服用,可以维持生命,或者说延续生命!”说着,他就将小木葫芦丢到了床上。

    莫紫溪现在是一头雾水,这青楼是师傅旗下的产业先搁在一边吧。这好端端的干嘛给人送来这药丸,感觉好像料定他之后会出事情似得。可当他抬头想要问个究竟的时候,一阵微风拂过面颊,哪里还有赫连井然的声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