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3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这个该死的糟老头,怎么老是这样,说话就只会说一半!”也就在莫紫溪还在抱怨着师傅的不是时,房门被人轻轻的推开了。莫紫溪瞬时离开了那床,扼住了来人的下吧。

    整个脸都被吓青了,她不过就是端点饭菜上来,这怎么?难道是遇上贼人了,一想到这,晓晓就打了个寒颤,“你,你不要乱来!”

    一看人家被自己的举动吓个不轻,手里还端着饭菜,心想,可能只是来送饭的,再说,那老头都说了,这是他旗下的产业。要是他在这出事了,回头做鬼也要掐死那老头。

    万川岭。

    位于小冰国与大雪国之间国界相连处,一座座绵延起伏的山脉冲天而起。

    山脉深处一看上去比大陵皇都小约莫十倍之多的小皇城池笔直矗立,奇装异服的各色民族往来穿梭,有卖貂裘手套的,有卖棉袍的,有卖冰鱼的,络绎不绝。

    足足十一年时间,宸潋小公主失踪的那一刻起,夜倾宴和沐若雪就费经心思的去找她,但没想到她凭空消失了十一年又突然出现。要不是她的出现,他真以为她死在哪个角落了,要是那样,还省的他去找人刺杀了。

    想想上次十几个人派出去,最后还叫她一个小女娃子溜了,他就来气,想着自己养的到底是怎么一帮不中用的废材。

    即便有了十一年,他夜倾宴依旧没有放弃夺取大陵皇朝。为了这个,他不得已要去娶一个外邦的公主来巩固势力。但这十一年,他心里早就只容得下一个女人了。宸潋公主失踪的那天,他也亲自出去寻找,意外的遇上了她。

    那个时候她倒在血泊中,近乎奄奄一息,那个时候他本来不想多事,但谁料到,已经那么虚弱的她居然会拼尽最后的力气爬到自己跟前,拽住他的脚腕,怎么也不放。

    他救了她,意料之外的爱上了她,她也为报答救命之恩做了她的妃子,但对他却永远是一副淡漠。

    过两天就要娶那外邦的刁蛮公主了,他很想知道她是否会在意。这不知不觉中,便走到了缘聚阁。

    “阮儿,要知道,我并没有真正在意过那个男人,那我又何必去为这个争风吃醋,或是像孩子一样去抱怨。再说,迟早我都会离开这!”政治联姻,这应该是开国以来不变的一个规律,皇室子嗣有多少不是被政治联姻毁了一生幸福。但不觉得倒霉的会是男方,想那皇室看上的宠幸的哪个不是美艳可人,生下的子嗣更是不用说了。

    一个女人,一生只能依靠一个男人,而这个时代一个皇子却可以佳丽遍地。虽然他夜倾宴只是前华朝太子,可他终究也算是一个皇子!

    蓝沁灵不知道,她的话一字不落的落进了窗下草丛中偷听着的夜倾宴耳中。

    “呵呵!并没有真正在意,迟早都会离开,蓝沁灵,你休想和我把关系撇的干净,也休息离开我的身边!离开这个王府!休想!”恶狠狠的瞪着窗影下的佳人,心中有了决定!

    夜倾宴离开草丛后,回到书房第一件事就是唤来管家。而此时林伯已经在书桌前站了有半柱香的时间,不敢发声不敢揣测,即便额际布满了冷汗,也只敢愣愣的等着王爷发话!

    许久声音震荡在空气里。

    “林安,从今起,不准女人离开府中半步,同时,她的命令你们谁都不许听从,一切都让她自己去做,换洗衣物和食物都让她自己解决!”他话语沉重的说着,虽然会有一丝不忍,但他必须让她知道只有依附他讨好他,她的日子才能是无忧!或许某种意义上,就是想让她变得无助而不得不在自己面前服弱,只要那样,他便会什么都允她,只要那样!

    “皇上!这?”林伯表示不解,前天还那么细心的将昏睡的侧妃从马车上抱下来的王爷,为什么一瞬间又要折磨侧妃!

    狂吼着,“不明白吗?我说她的衣服都让她自己清洗,食物都让她自己去做!”之前在窗下听到的话就像魔咒一般在脑中缠绕,说着话他一掌就将书桌推了出去,因为积郁内火,所以动用了不小的内力,那桌子几乎是四散开去的!

    林伯显然被眼前的阵势吓到了,慌张张的说着“是,是!”便迫不及待的夺门而出。

    每天睡到自然醒是幸福的,可在睡到自然醒肚子咕咕叫的时候,餐桌上空空如也这是抑郁的!沁灵明明记得昨晚上还有吃剩下的玫瑰糕留在桌上,结果现在望去空空如也。奇怪的是,这个时候一般早有丫头准备好早点搁在那了!一瞬间也让她感到房间很荒凉,是的,莫名的一种荒凉感!

    “阮儿,阮儿,快去帮我拿早点过来!”

    一般这个时辰,只要她唤一身,那丫头就会提着尖锐的嗓子应声跑过来,只是为什么现在既没有听到应和声也没听到匆忙的脚步声,倒是多了个沉稳的步伐声?是的,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

    “吱呀”一声大门被推开了,沁灵没有抬头,因为那熟悉的步子她猜的出是谁!

    “怎么,清晨见到孤王不该行个礼吗?”虽是戏弄的话,却又带出一种说不出的压迫。

    沁灵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便福了福身子到了声:“沁灵给皇上请安了!”很勉强的一声。

    对于这声有气无力的请安,夜倾宴也没去较真,只是自顾自的开口道:“我过来是告诉你,从今天起,你的衣服和食物,自己包办,同时你的丫鬟我已经安排给静妃了!”

    呃~衣服的话,柜子里是够得,再做是不需要的了,意思就是以后要自己洗衣服,然后自己做饭?要是那样也没什么,以前虽也是个大小姐,但毕竟也算是在外边历练了一段时间的,这些正常的生活所需她完可以搞定,只是……为什么他突然要这么做?

    “皇上,臣妾可以知道,食材和洗衣用具您会给我备着吗?”巧妇难做无米之炊,这个需要问清楚的!

    夜倾宴的眉目皱了下,他以为她会追问为什么,却不知她担忧的倒是食材用具,感情还心安接受这一切了?

    在他心里,只要是大家闺秀,这些粗重的活她们绝对是不能接受的!

    只是…难道不给?不给的话她到时候穿同一件衣服吗?吃不到食物吗?

    “哼!该给的我自会给你,你好自为之吧!”小小的有些气闷,但是他相信假以时日这妮子一定会受不了而去求助他,或者说和他求饶!

    就这样,在这种自我养活的模式下,过了半个月!

    夜倾宴再次踏入软芳阁的时候,几个丫鬟正围在河塘边,零零碎碎的站成一排似乎在倒弄着什么。他不禁好奇的揍了过去,然后就发现那地上排满了用细竹穿插起来的蔬菜肉食,那旁边还有两只他养了将近两年的鲤鱼,目测已经气绝身亡!在往旁瞧一点就是两个小火堆,而那个熟悉的身影就在火堆上摆弄着那些食材。

    忽然间发现,让她完自理是一种错,这反倒让她活的更加滋润了,瞧那身形,明显圆滑了些。

    “蓝沁灵!”一声咆哮!

    “到!”一声软糯!

    “你给我滚过来!”要不是看那么多人,他一定不顾形象的上前把她这个不知死活的妮子提过来!

    一溜小跑,“皇上,用过膳没,要不要一起吃点?”有些讨好的意味,这倒是让夜倾宴的心绪平复了些。

    但是在看到她那脏的乱七八糟的衣服后……

    “夜倾宴,你干嘛?你给我放下来!”毫无预兆的,她就被凌空提了起来,一下就被甩到了男人的肩上。而那群狗奴才呢,在这位侧妃走后,就直接自己上阵去烧烤那些食材了,完顾及她会有什么下场,或者说来两个上前劝阻的!

    一路上,不管她是用蛮力还是巧劲,最后都是华丽丽的被扔进了那大大的寒潭中!

    身体一碰到那刺骨的寒水,她就哆嗦不停了,第一反应就是往上爬,离开这个冷死人不偿命的地方。但她刚把半条腿抬到潭边,一股蛮力就毫不客气的摁着她的脑袋又把她逼了下去!

    “夜倾宴!你够了,你到底想干嘛?”一字一顿的吼出了这个男人的名字,她承认之前在府中一直比较温煦,但那不表示她没情绪,即便现在是大夏天,但是突然的就把人塞进这么一个寒潭里,不生病的估计也就只有这位该死的男人!

    “我想干嘛?我想问你,你到底想干嘛?对我无情,早就想抽身离开!我就让你那么讨厌吗?”不顾女人的反抗,一把便扯下了女人身上的所有衣服,只留下了一个肚兜和亵裤。

    本来是畏畏缩缩护着胸前的唯一一块布,结果发现那男人最后完没有想要再扯下她衣服的意思。呼~总算松了口气,只是刚刚他的话是什么意思?莫名其妙的!

    “男人,我并没有说过讨厌你,但是你现在做的事情,我想不讨厌都很难!”她想。

    天杀的,为什么她不能有点武功底子,好歹可以搏斗上一场,至少那样心里还舒坦些,可现在完就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是吗?如果讨厌的话,至少你还是在意我的,或许…我可以做一些让你更加在意我的事情!”也就在沁灵等着他那句或许后的话时,那男人说着就冲上前把她最后的防线部撤了个干脆!

    “夜倾宴,你最好不要做出让我记恨你的事情!”纵然有着一股傲气,可那傲气下终是挡不去的怯懦,是的,这种身无片缕的情况下,面对一个魁梧的男人,她根本就是无措的。

    “如果记恨上了,在意应该也会随时增加吧!”阴笑着,一把扯过了女人的身子。原本只是想把她弄到这来给她好好清理下她脏兮兮的身子,但他忽然发现让她求饶不如直接激怒她,或许那样他可以在她心里占上一个极强的位置,即便最后的是抹不去的恨意!

    男人把她禁锢的很紧,她能感觉出他身体的异样,所以理智告诉她这种时候最好不要乱动或是激怒对方,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话语去调节!..

    “夜倾宴,我知道你不会想让我恨你的,我们或许可以好好聊聊,穿好衣服,去屋里好好聊聊!”她轻声道。

    “和你聊床笫之事吗?”他戏言道。

    “你!”她忍。

    “皇上,我们或许真的该好好聊聊了!”男人面无表色,只是直勾勾的打量她的身姿,“好吧皇上你赢了,算我求你,行吗?我们出去好好聊聊可以吗?”这已经算是最后的生死一搏了。

    “如果我说………不好呢?”臂力一收直接让女人的傲挺贴在了自己的胸前,就那么毫无商量的啃噬着那抹水润。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唇瓣真的是个好滋味,只是不知道这身子又当如何呢?

    起初沁灵还有反抗,慢慢的,后边脑子完一片空白,整个身体也是瞬间像是被偷走了一样,让她完感觉不到。

    所以,在男人十分享受那唇瓣,想要进行下一步的侵略时,他感觉女人的所有重心都攀附在了自己身上,这不瞧还好,一瞧,这女人早就昏睡过去了,而在这冰凉的水里,他已经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发烫了。

    该死了,他忘了她只是一个弱女子,这里不过是他用来练功的,如此寒的水,一个弱质纤纤的女人在这断了性命都不足为奇,一瞬间他很后悔。现在她只要她醒来,她想怎样他都会由着,只是千万不要就这么离开他!

    大陵皇宫。

    回到皇宫后,宸潋第一要事,就是接纳这个宸芯小公主。宸芯是她离开皇宫时,就已经呆在母后肚子里的胎儿。已经十一岁的宸芯备受父皇母后的宠爱,宸宁宸礼两位王子也是对其照顾有佳。其实这些所有的宠爱,都源于宸潋的突然失踪,他们已经将所有对宸潋的爱转注到了宸芯的身上。

    所以她获取了两份疼爱,以至于如今的宸芯妹妹她即便才十一岁,也是骄横跋扈,不把人放在眼里。想到这里,宸潋这个十五岁长公主姐姐笑了笑。

    长公主宸潋看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后花园的凉亭里磕着瓜子,这本来没什么的。但是宸潋发现,那满地的瓜子,都由一个小宫女在一颗颗的细心捡着。这就让宸潋公主殿下费解了,那瓜子壳到时候扫扫不就好了吗?

    所以她上前就拉起了那位宫女,宸芯还是第一次见宸潋,所以并不知道她是三姐,所以这冲上来对着宸潋就是一顿乱吼,甚至还叫来人,要给她板子吃,这可真让宸潋哭笑不得!

    突然若竹宫人传唤一声“皇后娘娘驾到。”

    母后来了?宸潋公主眸子轻轻一撇宫墙下的那抹柳树掩映的月亮门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