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1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这还分不清状况的宸芯,一看母后来了,立马小跑到了沐筱萝跟前,小手拽着母后的衣摆,指着宸潋,就是各种“诋毁”。

    沐筱萝听着小女儿的喋喋不休楞在了原处,有些无奈的看了宸潋一眼。而宸潋则是嘴角抽搐的站在一旁,想笑又想哭的,不过现在是哭笑不得啊!

    “芯儿,这是你长姐,你应该称之为三姐呢,你怎么可以这么数落你三姐的不是呢?”筱萝也明白,毕竟宸潋失踪了十一年,所以芯儿自大出身后就没见过这个长姐姐,这便也只能抚着她的头,悉心的告诉她宸潋的身份。

    这下,就轮到宸芯傻眼了。本来还想着要母后好好教训这个莽撞不懂礼仪的家伙,但现在反过来,居然要她开口叫姐姐!

    宸芯由于刚刚的事情,心里有些堵。毕竟在皇宫的十一年里,从来就没有人敢忤逆她,本来那个捡瓜壳的宫人就是烦了错!宸芯嘟着个小嘴,怎么也不肯唤出一声‘三姐’。

    长公主宸潋不想母后夹在中间难做,就开口调侃了句,“母后,芯儿这是真性情,这样她出去,我们也不用担心她会吃亏啊!”

    原本是舒缓现在尴尬气氛的一句话,可传到小公主宸芯的耳朵里,那就是另外一番意思了。她瞪着长公主宸潋,鼓囊着个腮帮子就气冲冲的往自己的宸芯小公主寝殿月仙居走去了。

    可就在小公主跨出凉亭的那一刹那,一抹银光闪了过来。

    “小心!”长公主瞬时把宸芯扑倒在地。第一枚银针她帮着宸芯躲过了,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在她扑倒宸芯的同一时间,反方向出也射出了一枚银针。

    这让人措手不及,她只能生生挨下那一针。银针上抹了很强烈的剧毒,不一会宸潋就感觉到钻心的疼,身的力气,也像是被抽走了一般。

    从母后进来开始,宸潋就知道宫墙月门那藏着一个人。她一直都保持着警惕,但对方太阴狠,居然是两面伏击。第一枚银针就是骗她上当的,那反方向射出的银针才是他们真正的预谋,如果她没有猜错,第一枚银针估计是无毒的。

    小公主宸芯完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在她眼里,这个所为的三姐就是故意的。一开始她以为是有什么危机,但半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恼怒的一把推开了身上的女人,奇怪的是她一个小身板居然那么轻而易举的把人推开了。按照常理来推论,那是不可能的。其实是在宸芯的手触碰到宸潋时,她就瞬时滚到一边的草地上了。

    宸潋不想让母后再为自己担心,所以硬撑着让自己坐了起来,故作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看着筱萝说道:“刚刚和皇妹开个小玩笑,母后见笑了!”随后又想到现在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好好的站起来,所以她紧接着又说了句,“现在儿臣的脚扭到了,可以请母后帮我唤千染过来吗?”

    沐筱萝完被长公主宸潋的面部表情及动作骗到了,抬起袖子掩笑道:“原来我家宸潋还童心未泯呢,但你这么做可会把小皇妹身子压坏了,下回可不许了!”说道后边,免不了是些训斥的意外。

    而这小公主宸芯一听母后这么说,立马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哭了起来,嚷嚷的说疼。刚刚还有力气推她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模样,这会一下子焉了下来说疼了,宸潋有些奔溃。

    “皇妹啊,不哭哈,下次皇姐姐亲自给你赔不是去,你看你现在身子被我压疼了,我这脚又崴了,我们还是各自先回宫休息吧!”银针上的毒十分强烈,刚刚是让人感觉虚脱,现在她都快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了,她必须在自己倒下前,支开母后和皇妹,要不就穿帮了。..

    宸芯小公主哪里会依呢,打从一开始她就不喜欢这个皇姐姐了,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她说什么也不会就此作罢的,这不,哭的更凶了。

    宸潋长公主现在恨不得上前把她的嘴堵了,直接打包丢回她的寝宫,好好一孩子怎么就那么不会体恤人,非得在这跟她较劲,不知道再耽搁下去,她就命不久矣了吗?

    就在这时太子宸宁闻声也走了过来,看两个皇妹都一个个坐在地上,一个没精打采面无表情,一个则是十分亢奋的再嚎啕大哭。“母后,这是怎么了?”搞不清状况的太子只能问那站在一旁,唯一还算正常的母后的大人了。

    沐筱萝无奈道:“你小皇妹和宸芯怄气呢!”

    宸潋长公主一看到太子宸宁就激动了起来,就像危机关头抓到了救命稻草,“大哥,你要是能把这小妮子给我弄消停,就算是报我当初的救命之恩了!”

    宸宁额角黑线的听着这场所为的公平交易,心里一阵恶寒。几百年前的事情,还能被这个三妹拿出来说事。不过话说当初要不是宸潋及时找到他们,宸礼可能就救不活了。

    “芯儿啊,你不是说想去找御放哥哥玩的吗,我现在正好要去御放那,你要不要跟着我一块去呢?还是说继续在这和皇姐姐较劲?”说来也奇怪,这宸潋当初对御放掏心掏肺的,不洗毁名节的说着要让御放做未来驸马的话。如今这小公主宸芯也着了那御放的魔,成天鬼迷心窍的琢磨他,他的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能让着小妮子雀跃半天。

    当初他还想着要是宸潋回不来了,把宸芯交付给他倒也是不错的,不管怎么说这御放对他和宸礼还都是有恩的。

    只是现如今宸潋已经回来了,这往后,想必那御放的日子不好过了,之前是一个宸芯闹着他不放,现在可就要变成两个了。

    宸芯小公主一听皇兄要去找御放个个,这嗖一下就从地上爬了起来,站起来拍拍屁股就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宸宁跟前,唯唯诺诺的说了句,“我要和大皇兄一起去看御放哥哥!”这说着便把宸宁往宫门口扯了。

    看到宸芯对御放的态度,这宸潋心里可不是滋味了。心想着小皇妹怎么也看上御放了呢,这到时候她是让还是不让?

    打死也不让!这是在她晕过去前对自己的承诺。

    宸潋脑袋一歪就栽倒在地了,筱萝箭步冲上去抱住女儿就是一声,“潋儿……”紧张的叫喊。

    请遍了宫里所有的太医,但他们在给宸潋长公主牵过脉搏后,一个个都是摇头说着属下无能为力。

    赫连皓澈副手站在床边看着那些无能的太医,怒道:“治不好,你们给我儿陪葬!”一字一句铿锵有力,更是散着说不出的威慑力。十一年后毫不容易和皇儿重逢,这失而复得还不到一日,难道就要他眼睁睁的在看着自己的皇儿离去吗?

    “梓潼,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皇儿会这样?”转过身面对沐筱萝的时候,赫连皓澈已是一副和蔼,不管什么时候,对她,他都怒不起来。因为,他不舍。

    “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在御花园的凉亭里宸潋和宸芯闹了起来,起初也没什么的,后来潋儿就突然叫了一声小心把芯儿扑倒了,一开始看着没事,但是芯儿被宸宁带走后,她就突然栽倒过去了,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筱萝神色紧张的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试图想要从中找出什么破绽。

    “你是说在御花园的时候,潋儿有突然说了一声小心,然后才把宸芯扑倒的?”如果是这样,那是不是说明在那个时候宸潋就感觉到了危险,她是为了帮皇妹当去那危险才把她扑倒的。如果是毫无察觉的东西,那……

    “你们一个个都给我滚出去,千染你给我滚进来!”赫连皓澈猜测到宸潋身上可能有什么细小的暗器,所以把所有的太医都支了出去,包括那些内侍也都被他吼了出去。待到屋里只有他、梓潼、千染的时候后。

    他又道:“梓潼,你和千染仔细看看宸潋身上有没有什么细小的伤痕或者东西的,我先出去,好了你再唤我进来。”说罢,她就离开了惠仙苑。

    筱萝听了赫连皓澈的话后,也一瞬间理清头绪了,本来还以为潋儿是真的和皇妹开玩笑,其实不然,她是给皇妹挡了一劫啊!

    千染小心翼翼的帮宸潋解开了衣衫,生怕一个不小心碰到赫连皇陛下口中的小伤口。千染宫人是完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刚刚陛下和皇后的对话她也是没听到,因为一直在门口守着,好给太医让地,因为刚刚整个惠仙苑里不下五十个太医。

    只要是今日当值的太医没有一个落下的,几乎部汇入了这惠仙苑,这也表示,现在的赫连皇陛下是有多么的重视宸潋长公主。千染宫人也明白,毕竟宸潋长公主消失了十一年才和他们重逢,那种相思之苦,她又怎么会不理解。

    待宸潋的衣服尽数被退去的时候,皇后和千染宫人,就十分细致的查看起了宸潋的每一块几乎,不管是腋下还是些私密的部位,她们都没有放过。后来,她们在宸潋的左腰处发现了一个极其细小的东西,不仔细瞧,还真当是皮肤上长出的一根白色的小汗毛。

    敌方用的是极其细小的银针,而此刻,这根银针已经几乎部没入了宸潋的体内,只是留了一个小头子。这要不是皇后和千染宫人看的有够仔细,她们是根本察觉不到者细小的一个银针头。

    由于莫出的头子十分短,千染宫人和皇后两人都不敢下手去拔,而太医们带来的那些器具,也无法用在这根针上。筱萝到是知道,这种情况下,只要找到一个内力极深的人就好,那样就能把这根针从宸潋的体内逼出来了。

    但是整个皇宫内,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有那种内力,即便这皇宫高手如云,筱萝也清楚的知道,她所需要的人,必须是那种世外高人,已经有百年内力的那种。

    百年内力,很多人都是达不到的,但她记得这世上有一位叫赫连井然的高人,他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知道它如今到底是什么岁数,但他的容颜在外界传来是一直保留在少年时代,未曾变过的。听闻此人早已隐退江湖,隐居在世外桃源,那是一个没有人能到达的地方。

    赫连井然,几乎这世上所有的人都想找到他。因为他不仅仅有着百年内力,身手在这世上也是无人可及的了。同时他还能预测人的未来,甚至可逆天改命。所以近乎知道有赫连井然这么一个人的人,都在拼尽所有的再找寻着他。

    赫连皓澈被唤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梓潼的一副愁容。

    “梓潼,这么了?是不是找到伤处了?”看着筱萝的那张脸,赫连皓澈的感觉就很不好。

    “的确是找到了,但是我们却没办法把那银针拔出来!那银针极小,一看便知道是沐若雪所为了,我真不知道我这个姐姐还想折磨我孩子到什么时候,难道就非得一个个逼死她们吗?”说道后边,筱萝已经泣不成声了。

    这种细小的银针还在府里的时候她在若雪的房间看到过,当时她说是弄着玩的,那个时候没太在意。却不知道如今是害她孩儿性命的利器。

    “梓潼,你别哭了,看的我心疼,宸潋吉人自有天相,这十一年她都能好好的,这一次的劫祸,她也一定能避过的!不管花多少钱多少人力,我一定会就会我们的皇儿的!”赫连皓澈将筱萝皇后怜爱得拥在怀里,最后的话语,是一种承诺,更是一种宣誓,皇儿们是他们的命根子,他们一定不会让皇儿有事的。

    随后皇城外就有皇榜贴出,皇榜昭告如下:

    能找寻赫连井然的壮士好汉,赐赏白银千两,良缎千匹!

    能医治好宸潋长公主公主的大夫,赐名“医圣”,入朝为太医,赐黄金千两,良缎却千匹,良田千顷!!

    这皇榜一出,城就轰动了起来,是要是个大夫的几乎都往哪皇宫走了一遭。最后由于人数过多,但都没能有办法医治好宸潋公主,所以赫连皓澈直接在皇榜上加了一条。‘凡是觐见医治公主的,治不好的给公主陪葬’这才减缓了那些庸医的流入。

    而那夜倾宴因为这一次的皇榜,放进了好些人混入了皇宫,这也成为了赫连皓澈他们未来的隐患,当然,这是后话了。

    话说莫紫溪这在伊魅阁过了几天快活几天,有吃有喝,累了还有人捏捏腿,小日子过的别提有多舒服了。这短时间的也把宸潋抛在脑后,但这毕竟是青楼,鱼龙混杂的,消息也是最多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