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9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这不,他在这楼下翘着这二郎腿磕着个瓜子,就听到那边传来了关于皇榜的事情。是两个粗衣大汉,长的十分壮实,就是那满脸胡渣让人看的不舒服。

    “你听说了吗,那王二去找赫连井然仙药去了,结果在黑树林被狗熊吞了,连个残骸都没给留下!”

    “可不是吗,我们隔壁那二狗子,说什么要去什么仙岛找赫连井然求仙药,结果那天海上起了大浪,他就硬生生叫那大浪吞了!”

    “你们他们找个人,这么都寻死路上去了?”

    “可不是吗,也怪他们听人瞎掰,以为仙药在那边。话说要怪就怪陛下那白银千两太勾人眼馋。你说找到仙药,就有白银千两,这样的好事,谁不抢着去做!”

    “……”

    “……”

    莫紫溪别有兴致的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言,心想着,原来师父现在这么抢手,如果他把师父就出来,然后供出去,这下半辈子在这是不是就不用愁了?

    “哎!谁叫我们的宸潋长公主那么命苦呢!五岁的时候被追杀,差点丧命,这失踪了十一年好不容易是一家团聚了,结果又遭了那帮逮人的暗算,真不知道还能撑几天哦!”

    莫紫溪听到这的时候,直接冲了上去,一把就揪起了说话的大汉,呵斥道:“你说什么,公主出什么事了,什么还能撑几天!”

    莫紫溪的力气惊人,尤其是他说话的时候,散出的那股戾气,让人不寒而栗,所以那大汉也是战战兢兢地仔仔细细的把他所有知道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该死的,赫连宸潋,你是怎么照顾自己的,离开了紫竹居,你就不能活了吗??

    听完大汉的话,莫紫溪就是心中一阵徘腹。

    这个时候他也暗暗下誓,如果那个御放没有能力去保护好他这个小师妹,那他绝不会让她呆在他的身边。大不了揪出那个糟老头,把他们两个在带回紫竹居去!

    此时此刻,身在万川岭中的夜倾宴沐若雪等人,则是一副奸佞的笑,好像这次宸潋必死无疑!夜倾宴在知道沐若雪为他所做的一切后,一段时间内也是对她倍加宠爱,不过,这也让毫不容易恢复过来的蓝沁灵松了一口气!

    皇宫,重兵把守的地方。但是对于莫紫溪这样的人,那些看门的不过就是一群蝼蚁!虽然是轻轻松松的翻过宫墙入了这皇宫,但是他完不知道宸潋所居住的惠仙苑在哪里。也就在他发愁要怎么去找宸潋长公主的时候,一个宫人走了过来。

    不管三七二十一,莫紫溪直接一个飞身,将那宫人挟持到了宫墙的一角。

    千染心中害怕不已,她就是晚上饿了,想去御膳房有没有什么吃的。可谁知道这半路就被逮人劫持了。嘴巴被来人紧紧捂住,就连呼救,也是没办法的。

    即便和这宫人保持着一段距离,莫紫溪还是能感觉到她的瑟瑟发抖。他并没有什么恶意,不过就是想要知道宸潋的所在处。也不想吓坏人家一个小姑娘,就悠悠开了口。

    “你别害怕,我就是想要知道你们的长公主宸潋所居住的惠仙苑在哪里,可以的话,想麻烦姑娘带我过去!”

    神秘人说话还算和气,但是千染宫人一听到是要找宸潋公主的,她这就万分紧张了。第一想到的就是那群旧朝势力又想对宸潋公主下毒手,肯定是知道宸潋公主还没有死,想要再次行刺。一想到宸潋公主又要陷入危机。她这瞬间就来了胆子,啊呜一口就咬上了捂着她嘴的那双嫩手。

    吃痛下,莫紫溪下意识的松了手。这不松还好,一松手就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千染宫人挣脱开后,就拼命的呼救。由于这两天进进出出的大夫什么都比较多且很杂。所以赫连皓澈格外增添了一些侍卫看守极其内侍,就是怕夜倾宴那群旧朝势力混进人来。所以千染这一高声呼救,那边的禁卫军什么一哄而来,把莫紫溪死死的围在了墙角。

    “我先和你们打一声招呼,我不想伤人的,所以你们最好不好惹我出手!还有你们最好叫人给我带……”

    后边的话没等他说出来,那城墙上就数百只箭雨向着他射了过来。闲暇之余他应该佩服一下,那群侍卫居然能在这么漆黑的夜晚,众人包围他的情况下。数百只箭只射击在他所在的小楚围,对那些围攻他的人毫发不伤。

    但他手里好歹还有一个人质吧?他们是放弃掉这一个宫人了吗?

    由于一只手还牵制着千染,所以那箭雨射下来的时候,他还要保她平安。那么多箭避开很难,但是他的轻功不是白练的!

    所以在那箭雨还没碰到莫紫溪分毫的时候,他就一个弹跳消失在众人眼前了。

    刚刚那位危机的情况,千染几乎都感觉到死亡的临近了,所以闭紧了双眼,没敢睁开分毫,直到……

    “喂,小妮子,你现在很安了,不过,你要是再咬我,你可就不安了!”有些调侃也有些警告的意味,不过,不管怎么样,他莫紫溪也算是救了她这小妮子一命了。

    听到声音后,千染慢慢睁开了眼睛。淡淡的月光下,她虽看不清男人的面貌,但他那最后收尾的一个笑颜,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心海深处。绝尘的美,尤其是那双别样的眼睛,她深深记下了。

    “喂,再看就呆了,现在是不是可以带我去见公主了?”莫紫溪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我……”意识到自己看迷了,千染的小脸瞬间红到了耳根,但她随即就想到此人可能会迫害长公主,“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歹人,会不会加害我们长公主,我不会冒那个险的!”

    “哟,挺忠心的一个小宫人啊,不过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不会伤她,我可是来救她的。等等……我,应该见过你!”这会莫紫溪也盯着千染宫人看了一会,毕竟人家刚刚瞧了他半天,他不看回去,太吃亏。不过,就这么一瞧,他就感觉这张脸莫名的熟悉,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一面。

    莫紫溪陷入一段沉思后,“哦!我知道了,那天你随着那群侍卫进那家小酒家里边接公主的,你尾随在宸潋皇后娘娘身后的,是不是?按理说你应该记得我吧?”

    莫紫溪的眸子是棕红色的,这不是说他是混血儿或者是外邦人,是因为当初赫连井然逼他连一种秘法,然后生生把这黑溜溜的眼珠练成了棕红色,不过好在这不影响他整体形象,要不他一定会揪那糟老头的胡子报仇的!

    不过那秘法练成后,他就可以徒手取光,以及在黑夜看如如同白昼一般,所以这千染的脸,此刻在他眼里是十分清晰的。

    其实,很大一个问题是赫连井然的外貌一直保持在少年时期,看上去应该是和莫紫溪差不多般大小,但是这莫紫溪深深知道师傅的真实年龄,一个说出来难以让人信服的年龄,所以他这才总是糟老头糟老头的称呼。而赫连井然的实际年龄,这么叫他也不为过了。

    “我,我,我看不清你的外貌,怎么可能知道我是不是见过你!”千染这话一说完,就给了莫紫溪展示自己秘法的机会了。

    看着莫紫溪掌心突然溢出一抹流光,照亮了黑夜,千染的嘴巴张的都快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惊恐的回过神后,也总算看清了莫紫溪的外貌。随着莫紫溪刚刚已经帮她清理了之前所见时的情景,她也一下认出了来人。

    “我想起来了,你是宸潋长公主口中的笨呆头师兄,对吧!”其实,千染说师兄就好了,可她偏偏高密出了宸潋平时对他这个师兄的称呼。

    “笨呆头!笨呆头!”咬牙切齿的重复着这个称呼,莫紫溪真想丢下她不管,让她死了算,不过,现在还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到时候等她好了,再好好收拾也不迟!

    见男人突然露出了一抹阴寒的笑,千染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把莫紫溪带进惠仙苑的时候,那群守门的侍卫,怎么都不放行,不管千染怎么做担保,他们就是不放行。要不是筱萝皇后一直守着宸潋,听到声响后出来查看,这莫紫溪轻易进步的这惠仙苑的。

    这莫紫溪可是和她筱萝皇后实打实的照过面的,虽然是有点不愉快的照面,但却也让她深深记下了这张如画的脸蛋。

    莫紫溪被领进内室后,就看到宸潋脸色发紫的躺在那大床上。一看那脸色,莫紫溪就冲了过去,这是毒已入骨的征兆,在不救治,只有死路一条。

    师傅果然是明智的,提前给他准备好了三个丹药。只是这么快就用掉了一颗,以后会不会不够用?

    宸潋在吃完那莫紫溪给她灌入的药丸后就突的坐起,喷出了一大口的黑血。筱萝皇后一楞,差点就叫人把莫紫溪拖出去斩了。不过看到是黑血,就明白可能是毒素。..

    宸潋吐完那一大口的血后,就又栽倒了过去,脸色虽然慢慢恢复正常了,但却依旧是还陷在昏迷中。而莫紫溪去给她把脉的时候,居然已经察觉不到她的脉搏了。

    “怎么会这样?”莫紫溪大惊。

    这时筱萝皇后开口道,“她腰处还有一根银针,扎的很深,没有办法取出来!”她以为莫紫溪着急的是公主为什么还没醒来。

    听筱萝皇后这么一说,莫紫溪伸手就要去解宸潋的衣带。“住手,你这么做会毁了潋儿的清誉!”筱萝皇后急道。

    “那我便娶她,晚一秒,她都可能直接毙命,需要我给你时间去想吗?”莫紫溪的语气十分强硬,直接压下了筱萝皇后的那份威严。

    渐渐的,沐筱萝只能收回那拦着他的手。不管怎么样,她不想再失去这个女儿。

    宸潋的衣带被尽数打开,最后只剩下一个杏黄色林柳缠枝花纹肚兜。不过脱到这也够了,沐筱萝不想莫紫溪把宸潋看个精光,所以在只剩下肚兜的时候,十分快速的指向了那银针的所在位置。

    相比上次,这根细小的银针似乎又没进了肉里一些,莫紫溪看着有些彷徨,因为他感觉自己没有百分百的自信能逼出这根针。但如果可以逼出那么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取出来就不难了。

    “皇后娘娘,我可以请你先回避一下吗?我想试着替宸潋师妹把这根针逼出来,但是我运功的时候有旁人在很难集中,你出去的时候,最好阻止一切想要进入的人!”见筱萝皇后看着她的眸子有一丝警惕,他嗤笑一声道:“放心,我要对她不利,早动手了,再说了,未来我可是要对她负责的了,因为一会这件肚兜不能留哦!”

    筱萝清楚的明白那句不能留的意思,旦凡是要从人的体内逼出什么东西的,都一定要确保身体的每个毛细孔都能很好的散出蒸汽,稍有不通畅的,就是功亏一篑。

    沐筱萝交代了几句便出去了,现在整个房间,就是剩莫紫溪和宸潋了。

    这边在将军府中的御放,闻言有人闯入皇宫,在众目睽睽下挑之夭夭,就开始担心是歹人要对宸潋不利,所以这直接骑上快马就飞奔进了皇宫。这宸潋失踪的十一年里,御放为了掩下对宸潋公主的思念,在外貌上到达十三岁的时候,实际十七岁。就频频随着义父出征敌国,也立下了赫赫战绩。

    这宫门口的人也是不问缘由就会给御放少爷放行的了。

    御放赶到惠仙苑的时候,正好看到筱萝皇后从里边出来,神色哀愁,担忧是宸潋出了什么事情,他便冲上去问了一番。随后知道是有人来救助宸潋,心里也算从了一口气,但是听到说对方是个男人,然后要把宸潋的一身部脱光才能进行最后的救治。

    他就疯了一般的要冲进惠仙苑,说“不管什么样,我不能叫宸潋这么失去了清白!”

    “御放,已经晚了,这时候,早就已经失了。不过人家承诺会娶我们御放的!”筱萝皇后不疾不徐的这句话,对于御放无疑不是晴天霹雳。他一心等着宸潋回来,一心等着她当初的那个承诺,长大了要招御放哥哥做驸马。

    为什么,为什么结果会是这样的。御放情绪渐渐不稳,之后直接暴走,打伤了所有拦着他的侍卫,可就在他要踹开那扇门时。一股无形的外力越过大门,直击御放。御放娘呛的向后退了几步,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华丽丽的洒在了惠仙苑的大门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