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05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紧接着屋内传出了这么一个声音,“御放,你没能力保护她,因为你连我一掌都接不住!”

    听着屋内那个猖狂的声音,他不甘。苦练十几年的身子,在一个不知来路的人跟前,居然这么不堪一击。

    “迟早有一天我会胜你!”

    然而,莫紫溪并没有比御放好多少。帮宸潋运功取针,已经耗费了他大半体力,本来他就不该在这个时候分神,要不是怕那小子冲进来误了事,他绝不会出手!

    现在他由于刚刚击出去的那掌,反受了很强的内伤,一个可能永远都不会再治愈的内伤。

    在莫紫溪快支撑不住的时候,后背突然被人贴上了一掌,随之就有一股暖流涌入了他的血流。他想要回头看这个时候出现在这的是谁,但身后的人冷冷开了口,“专心运功!”

    是师傅的声音,这糟老头,居然又这么莫名其妙出现了。

    有了赫连井然的搭手,这根银针很快就被师徒二人逼了出来。莫紫溪以为这件事可以就这么宣告结束了,但师傅的话让他知道,这远远只是一个开端。

    “我那丹药,可不是解毒剂,不过就是帮她维系生命,在一个月内停止身体机能的所有运作,还在体内的毒素也是在这段时间内不会再扩散。如果你想要救她,你就必须拿到真正的解药!”

    “师傅,如果是你的话,你一定可以配出解药的,只要你肯出手!”

    “你当你师傅无所不能吗?这银针上有一味连我都不知道的药材,所以我没能力给你配出解药。你要在意你这师妹,就想办法攻进那万川岭中夜倾宴的皇城,想办法从他那个恶毒皇妃的手里拿到解药。”转念,赫连井然想到了她。

    “如果可以的话,帮为师,救出一女子,她名蓝沁灵!”

    女人,这闲云野鹤的糟老头,难道还有相好的在夜倾宴手里?

    “溪儿,你真正有的时间只是三天,来去万川岭,就算是你的轻功如何了得,也需要二十七日的来回,所以你没那么多时间去耽搁!”

    三天的时间,攻进夜倾宴的皇城,哪里有那么简单,他金兵数千,杂兵更不用说,那说那地形险峻,根本就是不适合作战的,要不这十一年他年羹强将军不早就收拾了那群旧朝势力!

    赫连井然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你的视力远超他人,明的不行,难道你暗的还不行吗?”这话时在提醒他他在黑夜视物如白昼,他完可以在夜黑的时候行事。

    纵然他夜倾宴皇城金兵数千,杂兵难计,但他们绝对没办法在黑夜去行军打仗。人,有很多的弊病,就像夜晚,他们需要靠烛光来照耀他们的视线。

    “师傅,徒儿知道该怎么做了,但是在这段时间,徒儿有一请求!”

    “你别去学他们那套文绉绉的,我不习惯,你有事说事!”

    “别让师妹有任何闪失,要不我回来揪你胡子!”

    “别总打我胡子的主意!我很难才留这么长的!”他虽是童颜鹤老,但这胡子长出的却是雪白色,他这辈子唯一稀罕的,就是他毫不容易留起来的胡须子。

    莫紫溪向着万川岭出发了,那里即将是层出不穷的危机等待着他。他是否有能力活着回来,那是一个未知数。但如果他没有办法取得沐若雪手里的解药,一个月后,宸潋公主就会真正断气。

    莫紫溪在临行之前,刻意请求见圣。赫连皓澈知道他即将要去万川岭帮宸潋取药,也没回绝。本以为此人会需要什么随从金兵,但他没想到他要的居然是千染。难道是怕一路上生理所需?

    莫紫溪本来是可以选择其他宫人的,但他在这皇宫唯一一个认识的就只有千染了。他吧,在这紫竹居虽然总是要没日没夜的练功,但是家务餐饭都是师傅一首包办的,他要是不带个会做饭的人。那山野之中,他要怎么存活啊?

    没被敌人打死,就先饿死在荒林中了。

    千染最后也没拒绝要随着莫紫溪取药,反倒因为要喝莫紫溪一起,心中还有不小的雀跃。

    两人还没出皇城,半道就被一匹快马截住了。来人不是别人,是御放少爷。

    “莫紫溪,你给我听好了,我要和你一起去。谁先取到药,宸潋就归谁!”

    “宸潋可不是我们的交易品,再说了,你觉的你能胜我吗?”到真是意外这个男人会出现。

    “如果你感觉自己不会输,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赌!”

    “那便赌!”

    宸潋此时此刻还深深的沉睡着,丝毫不知道一场因她而起的赌注,开始恐怖蔓延!

    夜倾宴在之前宸潋公主的中毒事件中,很好的在皇宫中安插进了眼线,所以对于御放莫紫溪要进攻他的皇城,早已收到了口风,这也召集了钟离重等人商量事宜。

    “钟离重,一向是我比较器重的人才,对于那背叛朕的御放和一个不知来路的莫紫溪,你可有把握把他们一并拿下?”一想到御放那小子当初毫不犹豫的背叛他,帮助小公主宸潋逃走,他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在那荒野之地把他救回。

    现如今他在叫那年羹强老东西培育的可以一夫当关,反过头来倒是要和他作对了。

    “皇上,当年是他们太狡诈,这次我定当不会让他们活着走出这万川岭!”钟离重狰狞着一张脸,十分坚定的说道。

    “好,希望这次你不会再让我失望!”眉峰一转,他有看向了身边的沐若雪,开口道:“爱妃,你那解药可毁了?”那东西,留着就会让贼人有机会盗了去。只有消失,那宸潋才能必死无疑,十一年前没做成的事情,如今不能再败。

    “皇上,臣妾早就已经毁弃了,你难道还不相信臣妾吗?”娇喋的说着这话,毫不避讳的倒进了夜倾宴的怀里。

    而那个男人的嘴角,却挂着一抹讥嘲,没有人看到,也没有人能明白那其中意味。

    蓝沁灵,也算是和赫连井然有着极深渊源的人。她无意路过御书房,便听到她们的对话中有谈及莫紫溪,便一下清醒的意识到,那个孩子是她当初捡了没法抚养,才给了他赫连井然的,那名都是她给他起的。

    莫紫溪是在她一次外游的时候在小溪边遇见的,那个时候的莫紫溪应该是在溪流上飘了三两天,那孩子哭的已经哑了。看到她的时候,瞪大着一双眼睛,眨都不眨下,她那手还没来得急把他抱出来,他那双肉嘟嘟的小手就一下子拽住了她的袖口。虽然还是个小孩子,已经在这溪流上饿了几天,可那小手的力气,居然还让她一个成年女子难以掰开。

    但是她当时待字闺中,要是无故把这孩子带回府中,原本就不看好他的父亲大人,最后还不知道要怎么把她冷落在一边了。无奈下她只能把孩子交给那个陪同她出来外游的师兄,赫连井然!

    当时把孩子抱起后,就有一块玉佩掉了出来,上边刻着一个莫字,故此她们以为这孩子的姓氏应该是莫。然后这赫连井然偏爱紫色,当时又是穿着一件轻纱紫衣,而这孩子是在溪边遇上的。然后,就有了莫紫溪这个名字!

    相隔居然已有二十二年,那孩子应该也正值春华。即便和那孩子的接触不是很深,但她喜欢那孩子,如果是不得已的情况下,她一定会逼出头顶的那根银针!

    那银针是她当年自行插入的,可以封了所有的内力,让人也无法察觉,但银针一旦入体,她便只能做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钟离重那奸臣不但武功了得,还十分善用毒物。赫连井然教出来的,她倒是不担心敌不过她,她只担心,那孩子没接触过什么世面,遭了他们的暗算!

    此时,在一个昏暗的小黑屋中。

    一女子整个身子只是简单的一件轻纱披身,她斜倚的勾在那正在配药的男人身上。举止妩媚,下颚轻轻在男人的肩头蹭着。

    “若雪,你再这样,我可就没办法好好配药了!你不会已经忘记当初他们是怎么排挤你的吧!你那个妹妹,你不想收拾了?”说话的正是钟离重。

    “哼!怎么可能,她赐予我的,我会一一报回去,现在会是宸潋,接下来就是宸芯宸宁宸礼,她的孩子,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一定会让她尝尽人世间的痛!”说到沐筱萝,她原本还算绝丽的一张脸蛋,瞬时便的狰狞。紧握的双手,好像要把筱萝捏碎一般。所以即便手心传来刺痛感,鲜血滴溅到地面,她也未松开分毫。

    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扰入了两人耳中,“你们两个,一定会不得好死的!”这人被绑在里他们不远的一个柱子上。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重要的穴位都被扎入了深深的铁针。所以,他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不过,在那之前,不得好死的,应该会是你!”沐若雪,云淡风轻的接了这句话。这是她在荒野之外勾搭的一个男人。他原本贪图她的美色,想要在荒外强了他。不过可惜他最后只能在这顶板上欣赏他的美色,脑子里幻想他一切没有得到的了。

    “若雪,我想,他的怨恨也差不多了吧,是时候让他死了,免得好端端的就听到他的一句叫吼!”

    这柱子上的男人,唯一的用处,就是给他们积累怨气。然后在怨气足以让他未来变成恶灵的时候,在他还喘着最后的气时,硬生生的把他的心脏取出,然后将那心脏浸泡在水中,等它腐烂发臭,最后在捣碎加入在所需的药物中。

    人世间最毒的东西,莫过于一颗饱受怨气积累的心!那种人心散出的恶毒,是这个时间所有的东西,都无法去治愈的!除了,那至纯之人的热血!

    再看这边御放等一行人!

    千染是比较中立的,但是御放和莫紫溪,现在两个人算是情敌相见分外眼红!所以面对一路上沉闷的气氛,千染只能装疯卖傻的,说着一些根本就不好笑的笑话,或者是一切宫内的趣事,有的时候,她把自己说的前仰马翻,那两个人人却只会对她投来鄙夷的眼光。

    “喂,我说你们两个,说句话好不好,在看你们的眼神,我就快闷死了!”千染最后是实在受不了了。

    “本来这或许只要二十七日来回的路程,扯上这么一个累赘,害的只能骑马,好不知道能不能一个月之内回去!”千染的话没有得到相应的回复,而是换来了莫紫溪的一句抱怨。

    原本师傅说路途遥远,他就想好了,带个女婢去,然后一路上,尽量都用轻功。虽然是会很累,但是时间上可以减缓很多。但是加了御放,现在三个人,只能是一路骑马过去了。

    “莫紫溪,你以为,你用轻功,可以毫不休息吗!”御放不甘被说成累赘,反驳道!

    “那也比你这么骑马快!”莫紫溪不削道。

    “别以为就你轻功好,我也不是不会!”御放气恼道。

    “有本事,我们就比比,看看谁胜得过谁!”莫紫溪嗤之以鼻道。

    这两个人最后算是怄气怄上了,最后直接踏着马背飞身而出,可怜的千染,最后只能被遗弃在万川岭的出口。不过,她应该庆幸所有的干粮都在马背上,同时,她也还没有进入那万川岭,因为至少晚上不用担心那些飞禽走兽的!

    御放莫紫溪两人进入万川岭后,便是一片浓密的大树林。要不是他们可以踩着枝头飞跃,在哪地面上行走,即便是白天,那下边也入黑夜一般。因为那树木一个个挨得紧实,哥哥又是长得枝叶茂盛。

    林中的鸟由于两人的比试,惊的的四散飞去。

    而前方的第一道陷阱,原本是针对他们飞奔的马匹的,可谁知道最后两个人事采用这种方式进入林子。所以那群人在守候了数天后,也未见有人路过!

    御放的轻功虽然差了莫紫溪的一大截,可他还是拼了命的往前追着。莫紫溪这人没别的好处,就是心地特善!他最后也是故意放慢速度的等御放,但是最后,不管他速度放的怎么慢,他都等不到御放的声影。

    感觉十分不好,但是若要再折回,定然是在浪费时间无疑,来回万川岭的时间本来就是很紧的了,尤其中间还要想尽办法拿的那银针上的解药。一边是御放的性命,一边是宸潋的性命,两条都是人命,虽然虽宸潋的在意会多一些,但那终究还是一条命。

    犹豫中,他还是选择折回了。

    御放也没想到,半路上这钟离重会杀出来,对方的势力,他深深的了解,自是不敌的。

    钟离重没有想要和御放耗时间,所以招招狠戾。他的指甲上不知道是擦了什么药物,抓过御放的身体,留下伤痕后,那血变回很快成为幽绿色。

    “钟离重,你这老贼,到如今还是如此阴险!”看着伤口处的变化,御放怒骂道。

    “御放小子,我当初给过你机会,你自己不珍惜,有休怪我手下无情!”说罢,钟离重接下来的招式快的让御放迷了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