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55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酒鬼醉天九龙圣祖

    也就在哪似是数万只手在自己面前挥舞,让他不知如何接招的时候,一抹银光就直直的向着他的心脏部位刺去了。等御放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就都太晚了。但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钟离重手握住的短刀瞬间被一股强劲的气力震成了数截。

    男人惊恐的瞪大着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此时已经只剩下刀柄的短刀。刚刚那股强劲的气力,不是有百年内力基础的人,是根本打不出来的。本想着,就这么直接把御放解决了,他也省事了。但现在看来,他不拿出点真本事,还真拿不下这两个人了。

    此时御放的身边已经站着莫紫溪了。他见御放伤口不断的向外流着幽绿的鲜血,没有片刻犹豫,就从袖口里掏出了一个小玉瓶,倒出一颗墨红色的药丸。不等御放反应,就直接强行让他咽下了药丸。

    空气中由于那颗药丸的出现,散出了淡淡的竹香,而那竹香中还伴着少女处子独有的体香。一闻到这个味道,钟离重就巨恐的向后退了数步,指着莫紫溪不可置信道:“你难道就是赫连井然本尊!”

    刚刚莫紫溪拿出的药,形态和颜色上,和普通的药丸大径相同,但是那药丸的气味,天地间能配出来的,除了那个行踪飘渺的赫连井然,再无他人可配出。

    “真可惜,我不是我师父本尊,不知道你有没有很失望!”那药给御放服下去后,莫紫溪那心,就开始剧烈疼起来了。那一颗药需要百年才能炼制而成,一个丹炉内还只能炼制一颗药,紫竹居有八个丹炉,其中一个炼做其他药物。所以最后只有七颗药丸所出,其中一颗已经被师傅用掉,还有一颗在御放的肚子里了。他身上只有一颗了,还有四颗在师傅那!

    这药丸虽不是什么长生不老药,但是在人中毒后的一炷香之内给其服下,这辈子就是百毒不侵了,即便是那蒙汗药等也是无法再对其的身体再有任何作用!

    本来这好不容易讨要到的两颗,一颗是给师妹备着一颗是给自己留着的,可现在只有一颗了!

    “他居然还收了徒弟!”一个几乎被世人传伦成神的男人,居然收了徒弟,而且还是选择和他们作对的那一派。

    “对了,忘了和你说,师傅还收了宸潋公主!所以说,你们要是再敢动我的宸潋师妹,师傅要是打算出手了,夷平你们那所为的皇城,不过就是一盏茶的时间!”原谅他这话有些夸大了,虽然知道师傅制药很厉害,轻功什么也是了得,但是师傅在教他和师妹武功时,从来没有形体上给他们做过示楚。所以,那个糟老头到底有几斤几两,对他而言,还是个未知数。不过既然这世界的人都近乎把他看做神,他不夸大一点,也对不起他们啊!

    钟离重禁声了,这下御放终于能开口了,“莫紫溪,你刚刚到底给我吃的什么?还有你说宸潋是赫连井然的弟子,那是真的吗?”

    “我现在心情不好,只想回答你一个问题!”瞅着御放,他那目光就不由自主的下游到了他腹部,这会,他真的是越看越心痛,越看越是懊恼刚刚所为。

    “呃,刚刚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不是说他把自己放在第一位,而是宸潋的事情,到时候可以等把解药带回去,她醒过来的时候,再去查证。

    “过渡丹!”十分平淡的名字,和这药物本身的功效完就是牛头不对马嘴的。“这玩意对你百利而无一害,因为我想害你,刚刚不会救你!”

    听莫紫溪这么说,御放点头也不在过问了。

    钟离重现在有点慌了,刚刚一个御放,他是百分百能对付的。即便来了个小毛头,他也没怯懦,但是知道这个来人是赫连井然的弟子后,他胆怯了。他感觉自己现在要是取他们的性命,根本就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的。

    如果不能用武力解决,那就……

    钟离重悄悄将手伸进了挂在衣服一侧的布袋,抓住一把药粉,在两个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一把撒了出去。

    御放深知他善用毒,所以在那药粉洒出的一瞬间,他就快速的捂上了莫紫溪的口鼻,然后把他拽到了安的一处,是他以为的安。

    因为他们还没有在原处站上一秒,那地就轰然陷得下去。整个林子,现在是有些昏暗的。可能御放并没有看清那下边的尖竹,但是他莫紫溪看的仔细。

    也就在两人命悬一线的时候,陷阱的顶部,一白衣呼啸而过,在两人掉落那底部时,及时的把他们拽了出来。

    莫紫溪站在实地上惊魂未定,下意识的又去撇了一下那陷阱,再次看到那尖锐的竹器时,整个人遽然一抖,差点没再次掉下去,还好这个时候御放拉住了他。

    “不就是个陷阱吗?至于把你的脸都吓白了不!”御放看着莫紫溪那副后怕的模样,打趣的说道。

    “如果那是单纯的陷阱,那还真是没必要的,不过麻烦你看清楚了,在考虑下我现在的感受,好嘛!”最后两个字,莫紫溪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

    被莫紫溪这么一说,御放倒也来了兴趣。这不仔细看还好,仔细瞧了个清楚,他也着实下了一跳。真是没有想到钟离重他们会如此歹毒,这刚刚要是掉了下去,命肯定是没了。

    然而,救他们的不是别人,而是一路都有尾随他们的谷乘风老人。赫连皇陛下并不知道莫紫溪是什么来路,所以对于他的伸手也是质疑中的。而这御放呢,绝对是打不过他钟离重的。而他这个宫内,他也就看好谷乘风了,这才派他一路尾随保护。

    谷乘风刚刚是把莫紫溪打出的那个掌力看在眼里的,近距离的,那样的事,他也能做到,但是他深知那小子是隔了多远的距离,而这距离那钟离重也是知悉的!所以他当时才会那么惊恐愕然!

    “干爷爷,还好你及时赶到了,要不孙儿这恐怕就没办法回去见你了!”说着,御放那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话说要不是这个陷阱,谷乘风都感觉这一路白跟了,除了在万川岭的出口处安排好被丢下的千染,他会感觉真的没有能做的。

    “行了,我也没做什么啊,放儿,回头,你要好好谢谢这位小兄弟啊!”谷乘风老人走到了莫紫溪的身旁,拍着他的肩膀道。

    “是个人,我都会救,没什么好谢的!”原本还想开口说些什么的,以示友好的御放,在听到莫紫溪的这句话后,回给他的也只能是一个大大的白眼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此刻的危机算是解除了,只是,接下来,他们还会这么好运吗?

    所处万川岭的这片小林子,虽说白天如同黑夜,但是真正在黑夜降临的时候,还是能感觉到不同的。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林子里已经听不到鸟叫了,此时此刻,创出的是各种野兽的叫喊,有狼有虎甚至还有熊。所以说这片林子,平日里是绝对不会有人进入的。因为但凡进来的,只要迷路到这黑夜降临,定然是那些野兽的晚餐。

    而此时此刻他们就已经迷失在了这片名为黑玉林的林子里。

    御放莫紫溪两人都是显得十分焦急,因为在这里,浪费一分一秒,就意味着宸潋会多一分接近死神。谷乘风是个老者,这个时候到没像两个孩子一样,他则是静静的听着那些野兽的叫喊,试图想要通过那些声线,找到一条可以出去的路!

    这时莫紫溪的肚子忽然咕咕叫了起来,他看着另外的两个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我们可不可以先弄一点东西吃啊?”这个时候,莫紫溪才想到了千染,想到了那个原本可以在他狩猎后,烤制实物的千染。

    只是这个时候的千染,恐怕早就已经被人带回宫里了。

    说来有些可笑,一般像是有点功夫底子什么的,会在野外狩猎的,一般都能自己烤东西吃。可偏偏这个小祖宗,既不会生火,也不会分辨食物是否已经熟透了。

    “可惜,我们一点食物没带进来!”听这话,御放是明显的在抱怨莫紫溪的不是!因为他感觉,当初要不是他挑衅,他们就不会离开马匹,直接用轻功前行。如果不离开马匹不,那食物就是有着落的了,因为在那三批马上,有足足够他们吃两个月的干粮和肉脯!

    “我去捉点吃的回来,你们在原地等我!”莫紫溪不想和他较真什么,确实这件事情因他而起,同样的,他已经很饿的了,不想再去消耗力气去争执了。..

    “这大晚上的,林子里又是乌漆漆的就算有兔子什么跑出来,你能看的到吗?”其实御放也是有些饿的了,只是,他不认为这大晚上的莫紫溪可以逮到什么动物,即便他的武功什么,都是在自己身上。

    “这个,你倒是不用担心,我看的见,倒是我在想。这林子这么难走,一不小心就会迷路,我担心我出去了,就找不到回来的路!”即便是视力超于常人,可在这林子里,他始终还是会迷路的。

    “老朽是因为看不见,难道小公子在这黑夜,可以将这路看的清楚?”这时,谷乘风忽然开口接到说。

    莫紫溪应了声“是”。

    谷乘风老人善五行八卦,只是苦于林子太过昏黑,他什么都看不清。可如果有人可以给他当一盏明灯,告诉他路径,他完是可以带着他们走出这林子的。

    “那你可给我指路?”谷乘风兴奋道。

    “我可以给你照路!”说罢,莫紫溪就扎起马步,开始将所有的气流汇聚到了右手掌心处,嘴中碎念了一番后,一霎流光溢出了他的掌心。这一次他是有好好的运功,所以相比上次在皇宫只是让人看清一张脸。他这次是直接让整个林子明亮了起来。

    面对突如其来的流光,御放惊呆了,莫紫溪给他的打击真的是越来越多了。轻功不敌,内力不敌,还有他现在说不清道不明的秘法,忽然他感觉自己是没资格和他抢宸潋了。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不会放弃宸潋的。

    由于莫紫溪的这道流光,谷乘风很快就领着他们走出了这黑玉林。

    不过,这肚子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掉。出了林子,总不见得再进去逮那些兽类,他们可都是好不容易才走出来的。

    还有,那个杀千刀的钟离重,居然前前后后在领子里挖了十几个他们先前差点掉下去的陷阱,下边都是尖竹。御放越想,越觉得,当初背叛夜倾宴干爹是一个正确的决断,不然,一定会变得和钟离重那老贼一样的歹毒。

    再说这钟离重灰头土脸的告败回到皇城后,第一时间就是去面见夜倾宴皇上,告知他来的人中还有一个是赫连井然药灵尊者的徒弟。

    沐若雪当时也在旁听着,听到说来取药的还有一个赫连井然药灵尊者的徒弟,倒也是不以为然,虽然她知道赫连井然是个重量级的人物,但这解药她都已经毁了,她宸潋一定是必死无疑的。可在听到说宸潋也是赫连井然的徒弟时,她的情绪有些显得亢奋了。

    “什么?那个小蹄子居然也是他的徒弟,那就是说着十一年都是赫连井然那老不死的藏匿着她!”不不能接受妹妹筱萝的命道比她好,现如今再面对到她女儿也是如此命好,她真的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

    这赫连井然是何人,别人寻他到死,连他的面都见不着,这宸潋小蹄子,凭什么还能做了人家徒弟。她不甘,不甘!‘不管幸运之神是如何眷顾你们,我定然会让沐筱萝你痛失子女,然后在你最落魄的时候取你性命!定然!’沐若雪握紧了拳头,暗暗发誓。

    万川岭中!

    三人虽然已经走出了黑玉林,但皆然都已疲累饥饿。可就在他们十分无助,寻不到水源也寻不到食物时,一个包袱忽然从天而降,里边有食物也有水囊。但他们都不敢妄然去吃那包袱里的食物,这包袱来的诡异,万一是敌方丢下来的毒食物,那他们食用了,岂不……

    莫紫溪实在是饿疯了,这也是豁出去了,拿起包袱的肉脯勃勃就拼命啃了起来,心想着,要是有毒,他就把最后一颗过渡丹吃了。御放想要阻止的时候,莫紫溪已经往嘴里塞了大半个馒头,他是想拦也拦不住的了。

    莫紫溪足足吃了二个饽饽,三大块的肉脯,喝了大半袋的水囊中的水,最后才知足的抚着肚子打了个饱嗝。白天在黑玉林的时候,先是一场追逐赛,之后又耗费了他巨大的内力震短了一把短刀,晚上又鬼打墙的在林子里转了半天。

    所以现在吃饱了的莫紫溪,就想躺下来好好休息一下,他确实也这么做了。但旁边的两个人看他吃完后就躺下了,然后就一动不动了,这就不淡然了。

    御放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拼命的晃起了莫紫溪的身体。莫紫溪刚吃饱,被他这么一晃差点没吐出来。

    “你有够够了!我还没死,你给我住手!”难道抢女人抢的,连个觉都不想让他睡踏实了吗?这大晚上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