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10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呃……”御放谷乘风两人皆是一愣,但随即谷乘风老者就笑道:“看来,这是好心人丢下来的食物啊,应该是没毒的,放儿,你赶紧吃点吧!”说着,谷乘风就从包袱里拿出了一个勃勃和一张肉脯,递向了御放。

    御放推了回去,道:“干爷爷,还是你先吃吧,我再拿就好了!”说完,他便自行拿起了一个勃勃啃了起来。

    谷乘风笑着把手里的食物递到了嘴边,欣慰的吃了起来。

    而此时此刻,在夜倾宴的小后宫处的软芳阁中。

    “爱妃,这是去哪了?你可知寡人等了你一天?”夜倾宴端坐在餐桌前,看着踏出门槛的蓝沁灵,冷冷道。

    “我,我,我就是有点闷,出去走走,就只是随便走走!”蓝沁灵说这话的时候有点慌,所以说着的那些字词都有些颤音。

    “好一个就只是出去走走,你这一走,可是走了足足一天啊!”

    蓝沁灵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两个小手拽到了一起,显得紧张极了,虽然她拼命让自己保持冷静了。

    夜倾宴见她不语,就颤栗起来缓缓走到了她的跟前。这个时候,蓝沁灵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生怕夜倾宴察觉出了什么。

    他就那样毫无预兆的,一把将人打横抱了起来,走到了床边,把她丢了上去。随即脱下了他的鞋子,那鞋底满是泥泞。

    “爱妃!你可以告诉我,你这是上的哪里随便走走?”男人看着蓝沁灵的眸子,外溢着危险的气息。

    “我…我,我去……”想了半宿也不知道该说去了哪里,要说在这皇城随便走走,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鞋底沾染不到泥泞。

    “说!你是不是去见你的情郎了!”夜倾宴说着,就毫不客气的揪住了她的衣领。“难怪当初说迟早要走的,合计着是另有新欢了啊!”

    蓝沁灵不语,她现在宁可他误会她。也不想让他知道她是出去接济莫紫溪等人的!

    “不说话了,这是默认了吗?”他在等,哪怕他只说两个字‘没有’,他便也愿意相信的,只是为什么要默言!

    “皇上想怎么想便怎么想吧,臣妾的命是你给的,你随时可以收了回去!”蓝沁灵轻描淡写的说着,好像,即便下一秒夜倾宴要收走她的命,她也毫无所谓的了。

    夜倾宴最讨厌的,就是她这种无论何时,对他都是这种无谓。哪怕是一点点,就一点点的在意,她即便是明日回来,他都不会去多问一句。但为什么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时间过了多久,她对他都是如此淡漠。

    “你休息吧,阮儿已经帮你召回来了,以后,还是她负责你的生活起居!”丢下这么一句话,夜倾宴就十分落寞的离开了软芳阁。

    阮儿见皇上走了出去,福了下身子道了声“皇上慢走”就兴奋的跑进了软芳阁。她这段时间在外边,可算是受罪了。还好皇上把她召回来重新伺候沁灵小主了,要不她早就被那个该死的妃子折腾死了。

    “难道,等了一天,就是为了告诉我,你把阮儿给我要回来了吗?”看着男人离去的方向,她自言自语道。

    “小主,您在自言自语什么呢!”阮儿进来的时候,就听到蓝沁灵在低囔着什么,不过她没听清楚,所以就很唐突的这么问了出来。这若换做是先前的妃子那,定然又是一轮巴掌免不了,不过还好现在面对的是沁灵小主了。

    “没什么,阮儿,我饿了,去帮我弄点吃的好吗?”蓝沁灵柔声说道。

    “嗯,那小主你等着,我去去就来!”说完,阮儿就跑了出去。

    此时的惠仙苑内!

    “潋儿,你快醒醒吧,和母后说说话吧!”筱萝皇后坐在宸潋的床边,握着她那双有些凉的手,哭腔的说着。

    赫连皓澈在旁看的有些不忍,自从御放等人出发后,这三天以来,他的梓潼就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更是没有好好休息过一次。

    “梓潼,你还是先回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吧,梓潼就由我在这看一会吧,你在这样,等女儿醒过来的时候,估计就换女儿来照顾你了,所以,还是赶紧下去先吃点东西好好睡一觉吧!”赫连皓澈说完,筱萝皇后还是不为所动,依旧是握着宸潋的手,不舍离开半分。

    赫连皓澈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来人!”。

    赫连皇陛下这声来人一喊出,那若竹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生怕晚了激怒了龙颜。

    “快把筱萝皇后带下去休息!”赫连皓澈看着若竹命令道。

    “可是?”她不敢强行把筱萝皇后带下去,所以有些犹豫的开了口。

    “尽管把她带下去!”赫连皓澈明白的回到。

    他也是没有办法了,总不能看着女儿躺在床上醒不过来,过几天梓潼也给他躺在床上岂不来吧。

    若竹会意后,走到了床边,拽起筱萝皇后的手,就道:“娘娘,我们还是先回宫休息去吧!”说着她便往外拉沐筱萝了,可她死活不肯松开宸潋公主的手。这若竹一拉,带动的也把宸潋长公主给扯动了。

    情急之下,她看着赫连皇陛下道:“陛下,娘娘这拉着宸潋公主的手,女婢没办法啊!”

    “那就给我先拉开!”赫连皓澈冷冷道。

    “女婢不敢!”扑通一下,若竹就跪了下来。拉娘娘走,已经是有些犯上了。再去掰他们的手,如此忤逆的事情,她实在不敢为,即便现在是陛下发话。

    “罢了,你下去吧!”无奈下,他谴退了若竹。直接俯下身子一把将筱萝抱了起来。沐筱萝被抱起后,再要拉着宸潋,就要先承受她的重力了。而她最近一段时间根本没有好好吃饭休息,所以那手,最后也只能无奈的和女儿的手松开了。

    “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要陪着潋儿,我要陪着潋儿,可能她下一秒就会醒过来说母后我饿了,你放我下来!”沐筱萝拼命捶打这赫连皓澈的胸膛,试图想要挣脱开来,可如今,她拳头的力道,不过挠痒痒一般,根本毫无杀伤力。

    “梓潼,这回你必须听我的,我不会再纵容你这么折磨自己了!”

    赫连皓澈把沐筱萝抱回了椒房殿,把她放到软榻上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也随着躺了下去,紧紧的抱住了筱萝。

    这会,筱萝皇后已经不再做任何挣扎了,她也是真的累了,在赫连皓澈的怀里,没一会就睡了过去,睡的很沉。

    这边若竹怕娘娘饿着,刻意跑去御膳房,拿了些娘娘最爱吃的点心,跑到淑房殿她就差点喊了出来。要不是赫连皓澈听到脚步声,起身转过去对了做了一个禁的手势,恐怕这好不容易睡下去的人儿又要给他闹腾一番了。他知道,这种时候,他的梓潼是不可能睡的很沉的。

    若竹看到后,便放轻脚步,缓缓走到了床边,将那些点心放在了软床边的小矮桌上后,便福了个身子,退出了椒房殿。

    筱萝皇后睡的很甜,她梦到了小时候宸潋一起在后花园捉蝴蝶的情景。那个时候,她这个小丫头,总喜欢腻在她的怀里,不管夏天还是冬天。冬天还好,夏天的时候,她可真不喜欢她腻在自己的怀里,因为那燥热会让人有些心情不愉快。

    记得那个时候,她五岁,在贼人把她骗走之前,她总是喜欢拿着一个小网子,然后喊着她的名字扑着那些蝴蝶。由于她那个时候个子矮,蝴蝶一飞高,她就够不着了。所以那个时候她总是担心她会一屁股坐在地上哭,所以每每她要逮蝴蝶的时候,她总是会叫一群内侍故意躲在草丛里,然后悄悄在地上放出一堆蝴蝶。当然,那些都是他们悄悄辛苦逮的。

    可很快这个梦就瞬间变成了一片黑暗,宸潋突然变成了现在的大孩子,浑身是血的站着离她不远的地方,叫着“母后,我好难受,救我!”。可看在眼里不远的距离,不管她怎么奔跑都到不了。她就只能奔跑着看着女儿的无助,还有她面颊上那痛苦的表情。突然,数千爽手从黑暗中伸了出来,拽住了宸潋,然后一点点把她拖进了黑暗中。一下子,筱萝整个人就被惊醒了。

    原来,只是一场梦,她松了一口气,只是,她真的好担心宸潋再也醒不过来!万一他们没有从若雪手里拿到解药,那她的潋儿,岂不必死无疑!暗暗的,她做了一个决定!

    待到夜色降临的时候,赫连皓澈端着一个香喷喷的烤鸭走进了椒房殿。

    这是他刚刚亲自在御膳房烤的,他知道梓潼喜欢吃肉,特地窝在那地方烤了足足一个多时辰。为的就是在她睡了一觉有些饿的时候来献宝。只是……

    看着软床上乱作一团的辈子,“啪!”赫连皓澈没能拿稳手里的餐盘,熬了一个多时辰才弄好的烤鸭掉落在地直接滚到了床脚。但是他没看那自己的劳动成果一眼就冲出了椒房殿。

    筱萝皇后失踪了,这个皇宫再次乱作一团。赫连皓澈的心情很糟乱,梓潼没有在宸潋那!如果她只是单纯起来去看女儿了,那也无可厚非。现在他不担心别的,他就担心着梓潼也跟着去寻那解药了。长途跋涉不说,那万川岭又岂是好走的地方!

    直接从夜黑闹到了天明,那些内侍侍卫的,几乎把整个皇宫翻了个底朝天,但最后依旧没能找到筱萝皇后的踪影。

    在早朝结束后,赫连皓澈召集了江左元帅年羹强将军还有花侯爷和风侯爷!这一行人再次浩浩荡荡向着那万川岭进发了!

    万川岭,位于小冰国与大雪国之间国界相连处,沐筱萝要先穿过小冰国。而在她失踪的那一晚。赫连皓澈就已经给那小冰国的国主冰景秀飞鸽传出了书信,虽然很不想让自己的皇后在和那个国主有什么交集。

    但怎么都强过让梓潼落在那群旧朝势力手中,他书信上明白的写着,要冰景秀无论如何要拦住去往万川岭的沐筱萝,而且他里边标注了,无论用什么办法。..

    沐筱萝出宫后便骑马一路飞奔,日夜兼程,终于在两天后到达了小冰国。本来是可以顺道去看看冰景秀这位国主最近过的怎么样,想那十一年前,宸潋在回宫的路上遇到截杀,他也是帮了很大的忙的,只是最后不告而别了,所以她也没能去好好谢谢他。

    只是,这来回的路程太紧实,她不想再分出时间去和他叙旧。骑马越过那城门后,她在一个茶摊前停了下来,要了一碗茶,和些小点心后,就吃了起来。之后在一边的摊子上买了勃勃等干粮后,她就打算牵马继续前行了。可当她买好那些干粮回到茶摊前的时候,哪里还能找的到她的那匹汗血宝马。

    沐筱萝一下就懵了,要不是这批汗血宝马,她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抵达这小冰国的,马丢了事小,赶不及来回事大啊!这个时候她就算是去再买一匹好马,那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再好的马,都没有办法和她那匹汗血宝马相比啊。

    也就在她恨不得学宸芯一屁股坐在地上哭的时候,一双金色的靴子出现在了她的眼帘中。抬头望去,筱萝惊呼道:“冰景秀!”她没想到这个时候会遇到冰景秀,不过遇到这小冰国的国主一切就好办了,到时候问他借一匹汗血宝马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

    “筱萝……皇后,你怎么会在这!”原是想直接叫筱萝的,但转念一想,怕给了她压力,最后还是加上了那皇后两个字。他早就在这边守着了,猜到她会下马停下来喝杯凉茶。所以这城门口的茶摊,除了留了一家,其余的他都给了银子打发回家了。

    为的就是避免到时候要一个个茶摊跑过来,正如他所料到的一样,她停下来喝茶了,而他轻而易举的牵走了她的那匹马。

    “你就别管我是怎么在这的了,我问你,你宫里有没有好马,日行千里的那种,譬如汗血宝马什么的?”筱萝不见外的,十分急切的拽着冰景秀的袖子迫切的问着。殊不知她这个亲密的小动作,让冰景秀的心波荡漾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