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75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有!”洋溢着温暖的笑颜,他道。

    “那就好!”很快她就看到他手里牵着的马匹,和她丢的那匹老像了!犹豫着,她最终还是开了口,“冰景秀,你这马哪里来的?他怎么?”

    “呃,咳咳!”这时,冰景秀才意识到,他太过急切了,这马都还没有交给属下牵下去,就走过来了,只是,难道他现在要说是她的吗?“那个,这时我皇宫牵出来的,嘴角它老是出现口吐白沫的现象,我就是把他牵出来给这城里的马夫看看,我那宫里养着的都是吃白饭的,都不懂是怎么回事,我这不就牵出来问了!”冰景秀一番胡编乱造,不过还是顺利把筱萝给骗过去了。

    “哦!是这样啊,你直接把马给属下吧,让他去办吧!”筱萝看着冰景秀的随从,说道。

    然后她忽然走到了马路中央,截住了一个骑马的侠士。还好这马是缓慢前行的,要是飞奔过来的,冰景秀还真担心他是否能拉的回来啊。

    “姑娘,这是何故!”见人莫名的把他拦住,那侠士也是多有不满。

    “兄台,可否把你的马卖给我,我出一百两,如何!”说着,筱萝就从袖口掏出了一张面值一百的银票!

    “姑娘,你出一百两买我的马,却是是便宜了我,但是我这还赶路呢!”那侠士丝毫没有被筱萝手中的金钱利诱到,开口便是委婉的拒绝了。

    “我出一千两,大兄弟,我这是有急事,还请大兄弟你可以成啊!”看人家意气风发的不为所动,筱萝也只能一边装可怜一边套近乎。只是,结果还是换来人家的委婉拒绝。

    冰景秀在一边好笑的看着,他想笑但不敢笑,所以这面上的表情纠结的很。

    筱萝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看着冰景秀投去求助的目光。

    这个时候,身份地位就是很好用的了。只见冰景秀直接掏出了自己的金牌,硬气道:“不知道,我这个小冰国的国主是否可以买下你的这匹马?”

    那侠士一看来人亮出了国主的金牌,这也是惶恐下马,连声说可以!

    之后,两人就骑着这匹心酸买来的宝马飞奔回宫了。随着冰景秀回宫后,这沐筱萝就是一个劲的文那汗血宝马养在哪里。而冰景秀却是一个劲的把她往自己的御膳房拽,说什么,先让她弄点吃的,好好吃一顿在带她去牵马。

    盛情邀约,筱萝也就没有拒绝了,只是那御膳房的东西她刚吃了几口,就感觉天旋地转了,最后就完昏睡过去了。差不多过了一天一夜,她在从冰景秀的软榻上醒过来。她醒来的时候差不多就是她昨日来进宫的时段,所以她见冰景秀坐在一旁就问:“我应该没睡太久吧?”

    “没啊,就只是一炷香的时间而已,那宝马我已经给你牵在殿外了。你刚刚都没吃几口,应该饿了吧,桌上给你准备着饭菜呢,你吃好,我就送你出去吧!”冰景秀面色从容的说着。

    筱萝摸了摸肚子,却是是感觉很饿,明明刚刚都是吃了一点东西的了,为什么还会这么的饿?

    然后在她差不多吃下一碗米饭啃下一个大鸡腿后,她直接倒爬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时,还坐在床榻上的冰景秀起身走了过去,有将她抱回了床上。看着床上人儿的睡眼,他有些歉意的低囔道:“筱萝,对不起,我这都是为你好,我不能让你去那万川岭冒险,等你睡醒的时候,那个家伙就应该到了!”说道那个家伙的时候,冰景秀的眸中泛出了隐隐的不甘。

    又一天后,赫连皓澈一行人也到达了小冰国。之后,沐筱萝就被赫连皓澈强行带回大陵皇都了,她被抱上马车的时候,还处在昏睡中,所以一切都不容她去反驳什么。至此之后,沐筱萝再也不敢随便轻易吃冰景秀给的东西了。

    赫连皓澈把江左元帅年羹强将军还有花侯爷和风侯爷留在了小冰国接应御放他们的回归,只一人带了两个护卫便回宫了。

    莫紫溪一行人在走出黑玉林,向着那山脉深处走去的时候,又频频遇到了钟离重的几次伏击。然,在这几次伏击后,他发现,钟离重每次都会带出不同的武器装备。他开始怀疑,他都是有回到夜倾宴所呆的小皇城准备这些东西。

    他们来回需要耗费二十七天,而这群人似乎每天都人来回一次。

    第二天的时候,莫紫溪终于开了口。

    “这赫连皇陛下的皇宫和夜倾宴的小皇城可定有数条地道相连着,要不他们不可能总是能频频出击,而不是需要时日进发。”莫紫溪看着随他一道停下来的两个人,说出了这两天的想法。

    “这个,当初我们也有想过,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找到,即便是跟踪,那群人也总是能把我们的人弄丢了!”谷乘风老人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个简单,我们只要在他们的身上放上一些可以让我们跟踪的东西,不就可以了吗?”莫紫溪自信满满的说道。

    “那也要有啊!”御放听着莫紫溪自大的话语,不免打击到。

    “我有!”说着他便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个荷包。他将荷包拿在手里颠了颠,自满道:“先前就担心这边的林子会让人迷路,所以我从御膳房装了一袋面粉出来,本来之前饿的时候有打算用的!”不过好在最后是有谷乘风老人把他们领出来了,要不他这会就没有利器可用了。

    “你居然还带着个东西出来了?”御放看着他手中的荷包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我虽然不会弄吃的,但是这些出门必备的东西,我还是准备很充足的!”说着他便又从那衣袖里掏出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即便是谷乘风老人,也开始钦佩这个少年的睿智了。..

    钟离重和预想的一样,又对他们进行了一波偷袭。谷乘风老人加入后,莫紫溪就没怎么出手了,那老家伙就直接交给谷乘风老人对付了。这一次为了能将那个已经掏了一个小洞的面粉荷包安置在他的身上,他先前刻意和谷乘风老人商量了,这次让他出手。

    一看上来接招的是莫紫溪,钟离重的嘴角莫名的勾出了一抹邪笑。莫紫溪看的心瘆了下,感觉十分不好。“药灵尊者的徒儿,不知道这味药你师傅可能解!”说罢他便朝着莫紫溪洒出了数百根银针,那边当日沐若雪对面的钟离重射在宸潋身上的银针。一样的银针,一样的毒!

    “卑鄙!”嘴里叫骂着卑鄙,莫紫溪毫不犹豫的扯过了站在一旁的御放。谷乘风一看莫紫溪竟拿他乖孙儿做挡箭牌,伸手就要上去夺人,要不是莫紫溪那句及时的“他现在百毒不侵!”想必那人就给谷乘风拽过去了,那些针都要刺在他莫紫溪的身上了。

    虽然御放他现在百毒不侵,但是那数百根银针射入体内,也如万虫在身上啃咬一般疼痛。

    莫紫溪也就趁着钟离重看着眼前的转变慌神的时候,飞快的掠过他的身子,将那荷包系在了他后背的腰带上。而这一系列的动作,他只是用了转瞬的时间。钟离重以为他要攻击他,想要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但谁知道那小子冲到他面前晃了一下,就对他做了个鬼脸,当然,这钟离重并没有察觉到莫紫溪刚刚的小动作。

    原本呢,他莫紫溪是可以直接躲开那些银针,按他内力的程度,达到这种瞬闪的效果,完是小菜一碟。但是没有刚刚那么一出,他这么能转移钟离重的视线,怎么能那么轻松的把那荷包系在他腰带上。

    钟离重想要再次放针,但这时,飞身出一段距离的莫紫溪突然手中拿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土球,对着钟离重就道:“看我师傅的毁天灭世毒丹!”说着他就将食指无名指捏着的小土球弹像了钟离重。

    听着那个很有威慑力的名字,钟离重果断用最快的速度溜走了。

    看着灰溜溜逃走的钟离重,莫紫溪好笑的说道:“就这点胆识,还出来玩暗算!”刚刚他扔出去的不过就是他刚刚信手拈来的一个小土球,成分就是泥土而已,不过就是取了一个犀利的名字罢了。

    “莫紫溪!”这边御放咬牙切齿道。他的身体陷入了过多的银针,他没有办法去部逼出来,包括面前的干爷爷,一想到刚刚莫紫溪的所为,他看着走过来的莫紫溪,就是一副咬牙切齿。

    “好啦,我做的,我会负责的,你放心好了!”原本是一句有担当的话,但是这莫紫溪嬉皮笑脸的说了出来,在加上这话,也会让人有听觉上的偏差。所以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御放那张白净的脸直接红到快要爆炸了。

    可接下来的话,才正真的要命呢。

    “喂,我帮你把那些针逼出来是完没问题的,但是前提需要你脱光光。”一个火辣辣的眼神射了过来,“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就单纯帮你把那针逼出来,你要知道你从头到脚,除了那长张脸和命根没中招,其他的地方似乎都……”

    谷乘风老人看着委屈的孙儿,开口安抚道:“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的,我当真不会给你说出去的!”说道后边,就连谷乘风老人,也直接笑场了。

    “干爷爷!”御放看着掩笑的干爷爷,鼓起了腮帮子,整个人显得极为不满。

    “快点哦,到时候这银针再往你身体里陷入一点点,我就束手无策了!”这边的莫紫溪到还不耐烦的催促起来了。

    而现在还是大白天的,他们在这荒野之外,也没有什么遮挡的东西,什么破庙凉亭的然没有。要这么直接将身体曝露之外,御放还真的有些接受不了。所以他这扭扭捏捏的,似个小姑娘,迟迟不肯把那衣服脱掉。

    “放儿,这荒郊野外的不会有人路过,所以也不会有人看到的!”这一次没有打趣的意味,古乘风老人是真的担心错过了时间莫紫溪无能为力,这些针要永远的留在他的身上。虽然不会再有什么危害,但那定然还是些累赘之物。

    最后,在两个人你一言我一眼的催促下,御放终是把那衣带解开了,十分缓慢的将那些衣服脱了下来。

    “小子,身材不错,你这样回府的话,定然迷倒众多女子啊!”莫紫溪看着,还是忍不住的打趣了这么一句。

    几个人闹了半天,莫紫溪和御放两人总算是在草地上盘坐了起来。这次运功没有想象中顺利,因为之前给宸潋逼针的时候,分了神。现在只要他一运内力,气血就会逆流而心。但是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强行的将内力提升到极限,逼迫那些气血回复正常。

    足足半个时辰的运功,待那御放身体的那些针部逼出体内的时候。莫紫溪最终体力不倒了过去,那些气血一下子解开了束缚,便开始在莫紫溪乱窜了开来。

    御放转身,还想抱怨莫紫溪一番的时候。就看到他轰然倒下,紧接着七窍流出了鲜血。面对此事此刻这样的情境,两人都有些慌了。古乘风反应过来后,快速的为莫紫溪把上了卖,发现他体内的真气在四处乱窜。而他莫紫溪本身有很深的内功底子,所以,即便是他古乘风,也没有办法抑制住那些乱窜的真气,他此时只能拿出随声携带的银针,扎在他的心脉上,暂时的去抑制那些乱窜的真气。

    现在,能救莫紫溪的,只有赫连井然了。只是,公主和莫紫溪,他们究竟应该选择谁?

    就在御放和谷乘风老人纠结究竟该何去何从的时候,一股迷烟散了出来。紧接着他们就完失去了意识。待他们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莫紫溪不知所踪了,原本莫紫溪躺着的地方却多出了一张字条,上边清楚的写着几个大字。

    那信上写着,“人我带走了,定保其无恙”。没有落款,就只有那么几个大字,几个有些秀气的大字。古乘风老人看到那自己的秀气,首先想到的,带走莫紫溪的人可能是一个女人。

    “爷爷,你发现什么了吗?”御放注意到了古乘风看着那信件眉宇稍皱了一下,便开口询问道!

    “莫紫溪应该是被一个女子带走的!”说着他在慢慢将那纸张递到了鼻翼下,轻轻的秀了一下。是一种很特别的果香喂,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水果的香味,但是和上次那个从天而降的包袱带出的香味是一样的。所以他近乎可以肯定的说,那姑娘定然是对莫紫溪没什么歹心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