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9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爷爷知道是谁吗?”御放好奇问道。

    “我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我倒是可以肯定对方是友善的,放儿,我们现在倒是可以不用担心莫紫溪追了,既然人家选择带走,肯定是有办法去医治他的。”他看了下地上的面粉痕迹,“倒是我们现在应该去踪钟离重的行迹,尽快拿到解药回去给公主服下!”

    备下些干粮,这下边倒是他们很好的休息点!

    两人潜入地道后,就发现那四齐的挂在墙壁上的烛台自动亮了起来,应该是他们打开石门的时候就应声一个个亮起的。

    地道的中间隔着一条小河流,那水虽不是十分清澈,但那地下的大理石他们却也能看的清晰。水中还有着不少的游鱼,御放看到那鱼,就瞬间赶到馋

    莫紫溪的面粉却是是帮了他们一个很大的忙,寻着那留下的面粉,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一块看似很普通的大石。面粉的痕迹就是在这里断掉的。御放上前把那石头搬开后,就发现里边别有洞天。站着出口就能听到缓缓的溪流声,想来这地底下还有什么河流在流动。

    他们那群人倒是聪慧了,这地底下有水源,只需要稍虫在肚中游动了。这脱下鞋子就跳入了水中,一边拼命的扑击那些游鱼,一边对着岸上的古乘风兴奋道:“爷爷,我们一会就可以开荤了!”

    虽然先前好心人丢下的包袱里也有不少的肉脯,但那毕竟都不是新鲜的东西了,吃起来总是少了一分肉感!

    谷乘风老人笑着看了眼河里的御放后,就环顾像四齐看了去,很快,他就看到了一堆干柴,还有些打火石搁在旁边。其实有那烛台亮着,他们可以直接取那烛火燃起木材,这打火石总让他感觉是多余的,可有感觉这东西放在这肯定是有他的原因。

    所以在拾起些干柴后,古乘风老人也顺道拿了几个打火石。

    爷孙两人最后也算是饱饱的吃了顿好的,当然,这个好,只是意指在万川岭的时候只能吃干粮的情况下。

    这茶余饭饱后,御放就抚着肚子靠墙坐了下来,看着爷爷,自顾自地的说道:“要是没有宸潋这件事,要是这里不是夜倾宴他们的地道,在这里住下,也是幸福的啊!”

    “想要这,等你一个攻下他夜倾宴的小皇城不就好了!”古乘风手握拳,在御放的脑袋上轻磕了下,打趣的说道。

    “爷爷,御放相信就算不是御放,打下他夜倾宴的皇城也是迟早的事!”御放撅着嘴,眼神十分坚定。

    吃好了,也休息好了,临走的时候古乘风倒是不忘把那几个打火石放在包袱里。他总感觉到时候是会用到的,反正带着对他们而言也是没有什么坏处的,不是吗?

    在往前走了很长一段路后,那条小河流依旧还在地道的中间占据着主要位置,只是越到后边,他们能在河流中看到的游鱼越来越少,那流水也越发显得有些血红。当完看不到那些小游鱼时,出现了很多体型稍稍有些庞大的食人鱼,他们总是不停往外蹿着,好像是要咬他们。

    已经不是很清晰的流水下,赫然能看出很多骷髅骸骨。而此时河流占据的已经不再是中央那么一点点,越往前走,旁边能走的道也是越来越窄小了,那些食人鱼的个头看着也是感觉越来越大,不知道那是不是心理作用。

    再往前走,墙壁上的烛台数灭了。古乘风暗叫不好,原来那些干柴火石,并不是用来烤鱼用的,而是在这种时刻用的!他只带上了火石,并没有想到那些干柴,现在,即便是有火石,没有干柴,也是白搭的!

    就算现在选择往回走,那也是无济于事的了,因为现在那墙壁上的烛火已经是部灭去的了。他们没有办法看清前边的路,在加上现在的路道已经是很窄的了,他们摸着墙壁走也不一定是安的。出现了这么一遭,谁能肯定这墙壁上没有什么机关之类的。

    谷乘风现在倒是有点佩服这夜倾宴了,尽然还会在地道里,留下这么一手以备后患,他们两现在算是完完的中招了。

    “爷爷,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啊?”御放也是有些急了,总不能就这么耗着吧!

    御放忽然有点开始想念莫紫溪了,想那家伙可以徒手取出光,这个时候要是有他在,他们根本就不用愁的了。

    “放儿,你当初可有带出什么火匣子之类的东西?”古乘风笑着几乎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御放的身上。

    “之前是有的,但是那都是在之前的马匹上的!但是……”他们为了比试,把千染丢下了,同时也把那马匹丢下了。想着那七八个包袱里,其中有一个包袱就是装着,火匣子麻绳等一些野外求生用品!只可惜,他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忽然,御放很后悔和莫紫溪比试轻功,十分的后悔!

    也就在两个人走投无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时候。他们踩着的地也莫名的颤动了起来,以为是要地陷了,谁知道就是颤动了一会就停了下来,其他的事情倒也没有发生。

    紧接着那些原本已经尽数熄灭的烛台也部亮了起来,此时他们才看清,原本中间逐渐扩大的小溪不见了,附在在上边的是一条大道,紧紧的贴合着原本越来越窄小的小道。现在,可以说,这路一下子好走了,同时也不用担心会被食人鱼咬到了。

    只是,这一切未免太过简单了吧?御放和谷乘风老人都开始质疑了!谷乘风老人从怀里掏出了之前携带这的打火石,丢向了之前的小溪位置。石头清脆的落下了,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了一个声音!

    “这路,只会维持一炷香的时间,你们若再耽搁,定然就要喂那些鱼群的!”是个女声,后边的字眼说出来的时候,明显是又和他们拉开了一段很长的距离。

    而此时,古乘风老人又闻到了那股淡淡的果香,这回,他撅着胡子笑了。“看来,是有人一直在暗中帮着我们啊,放儿,我看这宸潋公主的解药,我们是一定能拿的到了!”接连三次的救助他们,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位女子到底是何方高人!刚刚那个声音,很明显是用内力说出来的,并且是很浑厚的内力!虽不是百年积为,倒也不低!

    “爷爷,你就那么肯定对方不是要害我们的吗?”御放见古乘风这会笑的春风得意,心里有点埋怨爷爷有些不理智。

    “如果要害,她先前几次,早就可以有所为了!”食物风波,迷烟风波,加上这一次的食人鱼,总共是三次,她都是有机会对他们下手的,但是她没有,反倒是一直有在暗中帮着他们。

    御放虽然没办法去理解干爷爷的这句话,但也没有再说什么了,最后他还是相信了干爷爷,直觉他不会害自己的。

    软芳阁内!..

    “爱妃!这一次,一整天你又是因为闷而随便出去走走吗?”夜倾宴一直在忍着,想她有一天能接受她,想着有一天他们两个也能像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一样恩爱!

    但为什么他等来的,永远是她的疏离和不削!

    “我……”

    “阮儿!”夜倾宴没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提着嗓子叫到了阮儿宫人。

    阮儿此时正颤栗的站在夜倾宴的身旁,听到这一声吼,立马普通跪了下来,求饶的口吻道:“皇上,女婢确实有好好看好小主,只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在小主失踪前她都会昏睡过去,刚刚皇上进来的时候,她甚至还睡在小主蓝沁灵的床上,那个时候皇上是直接她拖下来,狠狠浇了她一身水。

    到现在,她的一副还没有完干,但已经看不出是湿的了,只有她直接能感觉到。

    “这就是你好好看着的结果吗?爱妃幸好是无恙的回来了,但若出了什么事情,你担当的起吗?”他拍桌而起,对外道:“来人,把阮儿拖出去杖毙!”夜倾宴这次是无论如何都要给蓝沁灵一个教训了,虽然知道她不在意他,但是这妮子稀罕阮儿。

    “夜倾宴!有什么你冲着我来,你拿她一个丫头开什么罪!”这回,蓝沁灵不似从前的细声细语了,话语间尽是浑厚沉闷!

    “你!你居然有内力!”那句沉厚的话语,很快就让夜倾宴察觉到了她的内力。

    “该死的!”蓝沁灵暗叫。她一时心急,居然忘了已经把头顶的长针拔出。

    夜倾宴浑然有种被欺骗的感觉,疾步走到了蓝沁灵的跟前,捏住她的下颚就将她提了起来。这蓝沁灵倒也没反抗半分,其实按她的身手,对付一个夜倾宴绰绰有余。甚至她可以直接将其灭口送于那赫连皇陛下!只是,她如今念他当日的救命之恩,同时他这十一年来,对她也算是呵护有加,并从未强迫过她什么,虽然曾经有那么一段时光,他有折磨过她,但那都是她可以承受的。

    “怎么,难道你就不想反抗半分吗?”被提起的蓝沁灵,在他手里,就像一条死鱼,没有半分反抗,可她越是这样,他越是气愤!

    “我说…过,我的命,是…你…给的,你想取…随时…可以!”蓝沁灵由于被人捏着下巴提着,这会说话也是十分困难,她甚至已经感觉喘不上气了。

    “朕要的不是你这样的态度,哪怕你怒,哪怕你骂,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朕?”他很想直接把人这么摔出去,但是他做不到,始终还是轻轻的将她放下了。

    “蓝沁灵,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接纳朕!”此时,夜倾宴无助的就像一个孩子。

    “皇上,大陵皇朝和我,若要你选一个,你选什么?”其实,这个答案她早就知道,但如果他能毫不犹豫的说要她,那她可以抛却所有的,正真和他在一起。!”

    “你知道朕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整个大陵皇朝!”

    “那就说明,现在的我,对你而言,不过就是可有可无的,不是吗?”蓝沁灵毫不客气的回了这么一句。

    “不,朕不能没有你,也不想失去你,你为什么就不能体谅朕呢?那是朕一生的抱负,它大陵皇朝本该就是朕的!”夜倾宴的眉心皱到了一起,他始终觉得,那大陵皇朝本该就是他的。

    “就当那大陵皇朝本该是你的,但是现在整个大陵国泰民安,他赫连皇陛下管制的很好,你现在已经是这片土地的王者,就这样,难道不可以吗?”她试图去改变他的想法,但这终究是徒劳的。

    “大陵皇朝和我,你只能选一个,既然你有了你的选择,我们就这样吧,阮儿没有错,是为每次出去都把她迷晕的,你没必要去处置她!”最后,蓝沁灵也只能作揖作罢了,她没有办法去撼动他的想法。

    “来人,把阮儿拖出去杖毙!”这一次,他的声音又提高了几个分贝,那群在外守着的侍卫,没敢再耽搁,慌慌张张跑进来就把阮儿往拖。

    蓝沁灵拦住了大门,死活不让他们把阮儿带出去。

    “蓝沁灵,你最好不要逼朕!”这一次,他是不管怎么样,都要把这股怒火放在阮儿身上的,其实,她算是一个替罪羊吧。

    蓝沁灵第一次晚归后,他就派了人天候跟从,一半是怀疑,一半是担心她,想找个人随时保她齐。但几天下来,跟从她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跟丢了,那个时候他就有怀疑她是深藏不露的。确实,刚刚已经证实了。

    他派出去的人虽然没有带回什么消息,但是若雪却告诉他,她这两日一直在密道内照顾一个男人!起初他不信的,但是在蓝沁灵回来时,他下了一次密道。让他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帮着御放古乘风开启密道机关助他们通过了那食人池。

    她可以一直对他这么淡漠,但为什么要背叛他帮着敌方,甚至还让他在她和大陵皇朝之间做选择。确实,他现在很在乎她,但那并不代表,他可以去容忍她所有的作为。

    “我已经说过了,阮儿是无辜的,是我先前给她下了迷药,她才会不知我的去向的!你若真要惩处,就惩处我把,我说过,我这条命是你给的,你可以随时收回去,但是请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我自会任你处置!”她还需要一段时间去医治莫紫溪,如果就那么把他放着,他必死无疑!

    “是想要救那个小白脸吗?朕告诉你,你永远不会有机会见他了!”看到莫紫溪的时候,就下定决心,不管蓝沁灵会怎么对他,他都不会留下这个祸患。当时他就想把他丢到食人池,但是机关开启,那河流已经被封闭,所以他只能派人在那看守,只要一炷香到了,那河道再开启,就把他丢下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