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5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你!你对莫紫溪做了什么!”听到夜倾宴的话,蓝沁灵一下子焦躁了起来,莫紫溪也算她半个孩子,无论如何不希望他出什么事情的,要不她也不会耗尽真气的去救他。

    “你就这么紧张他吗?好,朕告诉你,朕已经命人在河道开启的时候,把他丢进食人池,算算时间,现在已经差不多是河道开启的时候了!”不等他说完,蓝沁灵就似箭一般的冲了出去,因为晚一秒莫紫溪就会进了那群食人鱼的肚子。

    夜倾宴看着冲出去的蓝沁灵,暴怒,一拳击在了桌木上,那原本用来吃饭的小餐桌,瞬时爆裂成了数百个小木块,零零散散的爆了出去。

    “皇上,这阮儿……”那两个还架着阮儿的侍卫,犹豫的开口询问道。

    “留着,她现在还不能死,朕一定要蓝沁灵亲眼看到她祸及的生命,她要忤逆朕,朕便会把她所有在意的东西,一一毁灭!”字字,无一不透着阴狠。

    阮儿被放下后,看着离去的三人,当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或许,此刻她是逃脱了一劫,但是刚刚皇上已经发话了,要当着小主的面要她命。小主现在追出去救人,她都不知道该庇佑她安然回来,还是诅咒她永远回不来,因为那样,她的命就可以永远保住,只要不再看到蓝沁灵。

    只是这十一年的主仆,她怎么会忍心去诅咒,要怨就怨她命数不好吧。

    沐筱萝被骗,之后被强行带回了皇宫,醒过来的她开始变的十分暴躁。动不动就会拿身边的若竹出气,这倒是以前重来没有过的事情。然后不管赫连皓澈之后做什么去弥补,她就是再也不让赫连皓澈踏进她的椒房殿,这是彻底怨恨上了。若竹好多次怕忤逆圣上,都想给他开门,但最后换来的就是沐筱萝的一顿训斥,所以现在她也学乖了,得不到皇后的发话,那门她定然也是不会去开的。

    当初筱萝就一心想要去万川岭为宸潋取药尽一份力,因为那样怎么都比她干守着好。自从做了那个梦后,她就十分害怕她的宸潋再也醒不过来。

    “母后,开开门啊,我是宸礼啊!”这赫连皓澈是用尽办法了,这大门紧闭的,又担心梓潼再出了什么事情,所以他直接找来了宸礼。宸礼和宸潋是一对双胞,这两人性别不同,但长相是极为相似的,这段时间筱萝是谁都不见,可唯独宸礼,她愿意多看上几分。因为看着宸礼,就好像宸潋好好的站在她的面前,让她的心可以得到一丝慰藉。

    沐筱萝听到是宸礼的声音,便唤若竹去给他开门。那门只是开了个缝的时候,赫连皓澈就迫不及待的挤了进去。沐筱萝一看是赫连皓澈,立马脸色都变了,拿过一个花瓶就朝着他的正前方砸了过去,还好那花瓶只是落在他的脚出,并没有砸中他本人。

    “赫连皓澈,你给我出去,你这个混蛋,我不要见到你,我永远都不想看到你!”沐筱萝的头拧在一边,看都不想看他一眼。

    “梓潼啊,我那也是为你好,你说要是咱们女儿醒了,你出个什么意外,岂不有要换着宸潋伤心了?所有我才会让冰景秀想办法留住你啊。”赫连皓澈绕开了那堆瓷片,走到了沐筱萝的跟前,矗立在她身后,双手缓缓搭上了她的双肩,面色一片亲昵。

    沐筱萝毫不犹豫的拍掉了他的两个爪子,指着那门就是一声“滚!”

    这赫连皓澈不管怎么说,他都还是这大陵皇朝的陛下,他是爱沐筱萝,而且是深爱,但那不意味着他的帝王之傲,可以在她面前然放下。

    所以,只见赫连皓澈促起眉宇,沉闷道:“沐筱萝,朕怎么也是一国之君,你再这么无理取闹,休怪我对你加以责罚!”他这话,不过就是想吓吓沐筱萝,好让她占时的给他放下架子,可谁知道…

    沐筱萝转身就是一副哭腔,“好你个赫连皓澈,现在你稳坐江山,我给你生了四个孩子,你现在开始嫌弃我了,是吧,是要责罚我了,是吧!那你大可把握关进那冷宫,此生不再召见,如今你也这么对我,想必那也是迟早的,那你还不如现在就把我送进去,让我孤寂的死在里面,那都一了百了了!”

    听着沐筱萝严重的话,赫连皓澈这立马就换上了一副温和的表情,一副哄骗的模样说着,“爱妃,不要无理取闹啦,孤王怎么舍得那么做,刚刚就是给你开个玩笑啦。只是孤王不管怎么说也是一国之君,你不能老这么不待见我啊,这传出去了,岂不是贻笑大方了,我威严何在啊!”

    沐筱萝已经泣不成声了,所以也懒得再去说什么了。被赫连皓澈揽在怀里后就开始拼命的捶打他的胸膛,后来打累了,就直接踮起脚尖,在他的左肩上,狠狠的咬了下去。即便是隔着衣物,她也是很快尝到了血腥。沐筱萝本来就是想撒下气,但没想要真的去咬出血来,这也怪他一个皇子从小娇生惯养,细皮嫩肉了,就这么轻轻一咬就出血了。

    她虽然紧张他的伤口,但最后还是怄气的没有管他,不过牙口却松了开来,看着那衣肩渐渐绽开了血花,她看着也是有点自责了。这会心里虽然剧烈抵触着,想让自己不去管他的伤口,但最后她还是开口道:“把衣服脱了!”

    “啊?”赫连皓澈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这句话的意思。

    “啊什么啊,我说把衣服脱了!”沐筱萝有些不耐烦了,因为想知道自己咬的会不会很严重。..

    “现在还是白天啊,要不晚上吧!”赫连皓澈有些痴楞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沐筱萝毫不客气了抛了个白眼给他,想着这厮这么思想那不纯洁。

    “晚上就发炎了,快点把衣服拖下来,都不知道你脑袋瓜子里成天想的是什么!”她用手狠戳了赫连皓澈的脑袋瓜子一下。“我就是想看看被我咬伤的伤口,都不知道你想哪里去了!”

    赫连皓澈把上衣脱下后,那左肩的两排压印清晰的扎入了她的眼帘,配着猩红色,着实有点扎眼。

    “若竹!去给我拿一瓶上好的金疮药,还有干净的纱布!”这时的若竹正在门外候着,这种情况她也是不敢呆在里边的,所以筱萝只能提着嗓子冲着门外叫喊。

    “是,女婢这就去!”作揖应了一声后,若竹就快速奔到了太医院,问老太医要了一品好的金疮药,拿了些纱布,就火急火燎的冲回来了。这皇后突然的要金疮药,她害怕是出了什么事情,万一耽搁了,她也吃罪不起。

    若竹赶回椒房殿后,也顾不得敲门了,直接撞门哐机一下冲了进去。然后看到的就这这么香艳的一幕,赫连皓澈斜倚的靠在床边,上半身的一副已经脱去了,只剩下一个亵裤,沐筱萝也坐在床上,整个人倾空在赫连皓澈的上方,小嘴对着自己的杰作呼着凉气。若竹那个方向看过来的话,就是筱萝皇后趴在赫连皓澈的身上,整个脑袋埋在他的颈窝处。

    “奴婢…奴婢……”若竹以为是打搅了两位主子的好事,杵在门口也不知道该进该退了,模样有些惶恐。

    筱萝转过头看了她一眼,不耐烦道:“你还杵在那干嘛!当门神吗?还不赶紧把药和纱布给我拿过来!”

    “是,是,奴婢这就过来!”说着她就快速的跑到了床边,几乎是把手里的两样东西丢到床上的,丢完她就疾步跑出去给他们关好了房门。那个时候沐筱萝还伸出手去接了,结果谁知道她这奴婢直接丢床上了。

    “这丫头是不是看我这几天对她不好,发脾气啊,居然敢丢东西了!”她然不知,若竹是羞红着脸跑出去的。

    “也怪你平日里太宠着他,奴婢吗,就是给主子撒气用的!”赫连皓澈趁着沐筱萝慌神的这个空挡,抱负似的在她的鼻梁上快速的刮了一把,没过多会,沐筱萝的小鼻梁就通红通红的了。赫连皓澈看着倒是笑了出来,他也没用太大的力,可他的皇后就是这样,有时候轻轻碰一下的地方都能红起来。

    “再笑小心我把你右肩咬了!”威胁味十足的一句话。

    “好好好,我不笑还不行吗?”嘴上虽这么说着,可赫连皓澈的笑声一直没停住。所以给他上药的沐筱萝也是有些恶趣味了,故意用着大劲按压着伤口,嘴上倒还说着,“这样可以止血的!”

    赫连皓澈有些想哭,他的皇后怎么就这么小气呢!

    而此时的密道里,却不是他们这般轻松愉悦的氛围。

    蓝沁灵赶到密道口的时候,正好撞上出来的御放和谷乘风老人。御放一看到来人,第一反应就是下手扼上她的脖子。换平时蓝沁灵是不高兴去动手的,但是现在情况紧急,晚一秒那莫紫溪就要喂鱼了。所以这一次出手就是狠招,身子向后仰了二十度快速闪躲开御放的爪子后,她起身一个华丽的旋转,对着御放的胸口就是一掌。

    御放直接就娘呛着后退了几步跌倒在了地上,他万没想到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却有这番力道。蓝沁灵要不是看他是和莫紫溪一群人的,除了刚刚可能会直接要了他的命,之前也不会去帮他们。

    本来时间充裕的话,她倒是可以只是躲开,然后和他们解释一番,但关键现在她蓝沁灵没有那个解释的时间,所以这个时候直接打趴下回头再回来给他们解释,会稳妥点。

    看了一眼挡在她正前方的古乘风,想要出手时,那人开口了,“姑娘,之前几次帮我们,这应该不是为了取我们性命吧?”

    闻到她身上那股果香味后,古乘风就十分确信她是之前帮助过他们的。看的出她是有很急切的事情,对于刚刚的事情他倒也不埋怨,虽说她打伤的是他的孙儿,但这也怪那孩子无理在前。

    “既然你已知道,就速速我我让出道来,还有在这很危险,你们最好找一个安的地方候着,等我回来,你们要的东西我会想办法帮你们弄到!”古乘风识相的给她让开了一个道后,她就快速的冲进了密道。

    这个健在后花园的密道口,前行几里后,就会有很多不同的机关暗格挂在墙壁上。蓝沁灵快速的按下了一个一块墙饰,那面墙就缓缓打开了,而此时那两个被留下来的人已经抬起莫紫溪,作势就要把人往水里丢了。

    这里边和外边的地表相连着的,外边的河流被封闭,里边同样相连的河流也会被封闭,同样外边的河流显露出来的时候,这里也同样会,只是不及那外边狭窄而已,这里的小河靠左墙,而右边地段足以她放下一张床一张桌子个一张凳子了,所以她才会把莫紫溪放在这里给他疗伤。

    “你们给我住手!”蓝沁灵高声呵斥道。

    两人并没有因为这一声呵斥而把人放回去,而是在这声呵斥后,直接把人丢了出去。这种情况下,蓝沁灵只能踩踏着河面去截住落下的莫紫溪。就在她踏着河面险险的接住莫紫溪把他抛回床上的时候,一直硕大的食人鱼从水里窜了出来,咬住了她的脚踝。

    夜倾宴追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但是他的心都忘记跳动了,恨不得扑上前去代替她的那个位置。但是这个时候沐若雪不知道怎么出现了,同样出现的还有钟离重,他们两个死死的拽住了夜倾宴,最后让他上去救人的机会都没有。

    这若是换在平时的话,长针已经拔出,这一只食人鱼,她只需要一个掌风就可直接击毙。但是,这两天她一直在给莫紫溪调整那些乱窜的真气血脉,几乎耗尽了内力和真气,她没有时间去调理回来,所以最后只能硬生生的被那硕大的食人鱼拖入了水中。

    这屋里养着的和外边养着的食人鱼不一样,这里边的要比外边的庞大,要比外边的更加嗜血,几人就看到那原本就殷红的河水更是泛出了一层血花。这里的河水很浑浊,人被拉下去后,就完看不到了。

    夜倾宴尖叫着“不……”只是,那人陷进去了,又怎还能出来?

    沐若雪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嘴角倒是挂出了一抹得意的笑,这回,这个劲敌终于是没办法在和她抢夜倾宴了。而钟离重看着那陷入浑水中的蓝沁灵倒是深深的叹出了一口气,十分惋惜。蓝沁灵的模样人间难得。柳叶细眉不需舔笔,水亮的蓝眼炫目夺人,高挺的鼻梁透着贵气,浅薄的唇瓣娇嫩如水,鹅蛋的脸小巧伊人,如此佳人就这么毁在这群鱼儿嘴里,还真是可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