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8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为什么要拉住我,为什么要拉住我!”生生看着那么好好的一个人儿被那食人鱼拽入水中,夜倾宴转过脸就是一副狰狞,双手紧抓着沐若雪的双肩,那指甲深深的扎入了她的肩中。沐若雪吃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但面上还是一副坚强,没有透出任何痛苦之色。

    看着夜倾宴义正言辞道:“皇上,臣妾若是不拉着你,被拽下去的就不止你一个人了,这食人鱼是你亲手养的,难道你还不知其嗜血吗?”

    “是啊,皇上,微臣和娘娘也是为你好!”钟离重在旁符合到。

    “你们都给我出去,都给我滚出去!”夜倾宴不想听他们那番虚位的话,他知道,沐若雪容不下他的灵儿,所以才会让钟离重和她拽住他。

    几人识趣的退下了,剩夜倾宴一人的时候,他直接瘫坐在了地上,看着那河面,眼眶溢出了泪痕。

    “灵儿,你若可以回来,我放弃整个大陵皇朝又怎样,我只要你回来!”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蓝沁灵在他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虽然这十一年他都未曾正真拥有过她。是的,这十一年里,他没有逼迫过她,所以即便到现在她还是一个处子之身。

    只是现在,不管他在河边说什么,那人,似乎都已经回不来了,别人不清楚,难道他还不清楚这群食人鱼吗,是要是肉食,他们绝对不会放过的,恐怕这会他的灵儿已经进了他们的腹中。

    就在夜倾宴过度悲伤,没有丝毫防楚的时候,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袖子微微一佛过,那夜倾宴就倒了下去,紧接着那人影就毫不犹豫的纵身跳下了小河!

    夜倾宴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自己的寝宫了,他有些迷糊,刚刚明明是在密道里,而且……,一下子,蓝沁灵被拽入河中的画面一一闪现了出来。

    “朕要把那群鱼宰了!”直到现在他还是不能接受蓝沁灵没了的事实。

    夜倾宴唤来了钟离重,命他一日内把那些小河里的鱼部毒死。钟离重听到后大惊,大呼不可。

    那些食人鱼,是夜倾宴差不多养了十几年的鱼,这群鱼比蓝沁灵出现的时间还长。钟离重是万万没想到,皇上对那个女人的在乎到了这种程度,甚至不管密道里的安隐患,要去把那些辛辛苦苦养育起来的鱼部毒死,这是钟离重怎么也接受不了的。

    “皇上,那食人鱼,可是你辛苦培育出来的,怎能为那一个女人部扼杀了呢!您还有皇后娘娘呢,失了他一个,你之后还额可以纳入千千万万个妃子,皇上又何必在乎她一人!”钟离重也确实是再为大局考量,他知道已经有人从密道侵入这皇城了。不过他们要是因为蓝沁灵的缘故才能安然通过的,若是换在没有人救助的情况下,外人进来的话,必死无疑的。

    “我说部毒死,你没听到吗?还是爱卿觉得毒死他们太便宜他们了,那就把他们部弄上来宰了吃!”字字铿锵,他已经将所有的怨气都记在那些食人鱼身上了,现在除非是那蓝沁灵可以活着回来,不然,他定然是要拿那些鱼下手的。

    “皇上……”

    “住口,你是国主还是我是国主,我说了毒死他们!”丝毫不给钟离重机会再说半个字。

    钟离重作揖退下了,劝不动,留下也是枉然。不过那群鱼,他怎么也不会去毒死的,怎么都是有他的心血在里边的,跟何况他还需要那些浸满鲜血的河水炼药,同时他密室里的人,还需要这些食人鱼处理。

    那个跃入河中的人究竟是谁,跳下去不是必死无疑吗?难道他能救回蓝沁灵,这些就不得而知了。只是等夜倾宴在出现在那个小房间的时候,原本被蓝沁灵救出来的莫紫溪已经不知所踪了。而夜倾宴也当是那群食人鱼跳出来把人吃了,也没去多想什么。

    八天过去了,谷乘风和御放虽然已经潜入了夜倾宴的行宫,但却苦于找不到那解药。那个三番两次救助他们的姑娘,最后也不知所踪,他们等了足足一天,最后也只能自行行动了。因为怕再等下去来不及回到宫中,这已经是八天了,虽然已经是比预期的时间要提早了抵达了夜倾宴的行宫,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拿到那解药。

    这边沐若雪听到消息,知道那群人已经成功潜入行宫了,也开始有所行动了。

    只要弄死一个来的人,然后再随便弄个毒药骗另一个说是解药,那她就可以再次易容成别尔德身份潜入椒房殿了。这一次,若知道是有多爱。如果沐筱萝死在他面前,他会不会直接奔溃。沐筱萝,你等着吧,那个然她有机会,她会直接取了筱萝的性命。之前饶了那么多的弯子,一心想弄死她的孩子,现在感觉之前特别愚蠢。

    现在,她要做的难道不是帮助夜倾宴拿下他赫连皓澈的大陵皇朝吗?那样,她就可以做一个真正的皇后娘娘,再也不需要屈居在这小小的皇城中。

    他赫连皓澈不是很爱她那个妹妹吗?她倒想位置,只有我沐若雪才配得上。

    蓝沁灵应该很庆幸,由于她这段时间不断的给莫紫溪治疗,所以用药什么也是颇多的,身上除了有本身带出的果香味之外,还有那颇有些浓重的药草味。而那些食人鱼什么都不怕,什么肉都会吃,但是闻到这些药草的味道,他们是绝对会扭头就跑掉的。

    就像那些患有重病的人,一直用药,身上沾染了很强烈的药材味的话,他们也定然是不会吃的。当初那条硕大的食人鱼虽然是咬住了她把她拽了下去,但是在水流中嗅到那股草药味后,就迅速和其他伙伴撤离了。

    虽然这些食人鱼们都饿了,但他们也不是百无禁忌,是人就吃的。不过也好在赫连井然算到这蓝沁灵遇险一卦,及时出现弄晕了夜倾宴,跳下水把她拉了上来,要不,就算她不被食人鱼吃了,也会溺死在水里的。可即便她最后没有死,那脚环上深深的压印子。

    不过那到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食人鱼那一口咬的很重,伤到了骨头,疤痕事小,万一着腿瘸了,这好好一个姑娘不知道能承受的起不。蓝沁灵现在还处于昏迷中,那浑浊的水里有些毒质,所以才导致她迟迟醒不来。而这伤口也由于那些毒质,已经开始有溃烂的迹象,虽然赫连井然已经很努力的去控制了,但终究还是徒劳。

    他不明白那小河流里为什么会存在毒质,若然这样那些鱼为什么还能好好活着。他检测不出那些毒质的成分,所以对于蓝沁灵的伤口恶化有些无能为力。或许这腿能治好,将来不会坡了,但是脚环上觉对会留下一片难看的焦灼伤痕。

    但是这蓝沁灵到还是一个奇葩的存在,之前不管她受过多重的伤,在夜倾宴的调理下也都恢复了,没有留下一点斑点的疤痕,不过也也功于夜倾宴用的都是写好药。不过她那个时候的伤口倒也是表面的,这一次相比较之前的,可就严重的多了。

    所以她这个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一处瑕疵的女人,要是留下这么重的伤痕,不知道能否接受的了。

    而这被一并带回紫竹居的莫紫溪,在赫连井然的调理下已经是无恙了,只是还处于昏迷状态。不过,即便是已经被医治好了,往后他要是在帮人疗伤,还是会遇到血气逆流的情况。这一次他赫连井然能救,可下一次就不一定了。所以在这个徒儿醒来后,他一定会多加提醒,让他以后少去动用内力去帮人疗伤,最好是干脆不要!

    打打杀杀的倒是都没关系的,关键就在于他要将内里的真气渡给别人。

    惠仙苑炸开了锅,紧接着就是整个皇宫炸开了锅,原本还好好在床上躺着的长公主宸潋最近忽然开始狂吐污血。虽然那不是鲜血,但是被她这么吐着,体内流失的血清,是很难一下子不回来的。

    太医们一个个的进进出出惠仙苑,但别说是救治了,他们根本就把不到宸潋的脉搏。这其中缘由,是因为当初莫紫溪给她吃下的那颗续命丹,那续命丹在服下后,就是让人体的所有功能出于一个禁止状态,但却可以保其不死,所以那些太医在把不到脉搏的情况下,根本就是束手无策的。..

    赫连皓澈再次怒吼他们是群庸医,要是公主有个好歹,他们都要给公主陪葬。

    这段时间的小公主宸芯也不好过,一开始她是直接记恨上自己的皇姐宸潋的,但是后来宫里的人都在传她的皇姐为了救她,现在几乎是命不久矣。当初她一直以为宸潋是报复试的扑倒她,即便最后母后和她说姐姐因为救她身中剧毒,她还是持着怀疑的状态。

    直到前日她悄悄溜进惠仙苑亲眼看到皇姐突出的大口污血,她才正真了解到,母后和宫女们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使其这段时间陷入了深深的愧疚中,她很早就听闻皇姐喜欢御放,她发誓,只要皇姐可以安然醒过来,她绝不会和她抢御放哥哥的!

    这边是宸潋命悬一线,那边就是谷乘风御放陷入危机。

    谷乘风和御放在好不容易摸索到沐若雪的寝宫后,就开始大肆翻找她的那些首饰盒药箱床铺,但是当他们两个翻找到床铺的时候,那床板忽然一个剧烈的旋转,把他们两个都拍了进去。床板下边直连地牢,而沐若雪的卧床,本就是精巧的设计过的。放鞋子的踏板上有很多小触点,只要一不小心踩到就会启动床板下的机关。

    谷乘风和御放算是栽在一个踏板上了,掉入地牢的他们根本就没办法出去。眼前唯一的出路就是那扇铁栏门。

    “爷爷,这下我们该怎么办!”面对如此情境,御放极了,到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害怕因此耽搁了取药,间接耽搁了解救宸潋的时间段。

    “老朽且看看这铁栏门,我可否轻易震碎!放儿休急!”说完谷乘风老人就运功一掌击向了铁栏门。

    一般的铁栏绝对是挡不住他这么一击的,但这万千寒铁所建筑的铁栏,绝对不是他这么一掌就能击垮的,反倒谷乘风击打出去的那一掌,又硬生生被弹回了本身。谷乘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有些虚脱的倒了下来。

    御放及时扶住了爷爷,把他搬到了一边的干草上。

    由于谷乘风老人刚刚打出的一掌,用尽了力,整个地牢都为之一颤了。而就在地牢另一端的密室中研制毒药的钟离重也是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地牢的动荡,心想着是不是有什么人从沐若雪的屋子掉下来了,而且是个内力深厚的老家伙。

    这么想着钟离重就放下了手里忙活的东西,匆匆赶到了地牢,找到了接连沐若雪屋子的牢房。这一看是谷乘风老人和御放,他就狂妄的笑了起来。“真没想到你谷乘风也会这么莽撞,居然连这么浅劣的机关都中了。”

    “钟离重老贼,你休要猖狂,迟早有一天,你会得报的!”即便已经处于弱势,可御放展现的气势还是不可挡的。

    “我等着那天呢,不过在那天来领之前,娃子,你最好先担心一下你自己!”男人笑的猖狂,笑的奸佞,御放看的咬牙切齿。

    谷乘风和御放在地牢被关两天后,钟离重又突然出现了,二话不说就派人进去把谷乘风带了出来。御放想要拦着不让他们把干爷爷带走,但最后那都是无济于事,因为相对于钟离重,他是不敌的。

    谷乘风被带进了一个小密室,里边黑漆漆的,要不是还有两盏烛台照耀着,估计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了,因为这没有一个透气孔,那扇门也是绝对密闭式的小石门。

    由于先前被那反弹的内力震伤,他现在几乎只能任人鱼肉,只是省委一个强者,他还是有着那么一口傲气的,看着钟离重,用那有些虚落的口气质问道:“你这老贼,究竟想要干嘛!”

    “很快你就会知道我想要干嘛了!”钟离重在抛下这句话后,也不管谷乘风还再说着什么,命人把他绑在十字交错的柱子上后,就拿过小桌上的一柄短刀走了过去。

    就在谷乘风的疑惑中,他刀起刀落,在谷乘风的手臂上割下了一块血肉,切肤之痛,谷乘风也只能闷哼一声!把所有的疼痛憋在哪紧紧皱在一起的眉宇之中。

    “是个男人,痛的话,叫出来不就好了!”就在此时,沐若雪走了进来,看着谷乘风隐忍的表情,她耻笑道。

    “哼!“谷乘风老人哼了一声,倔强的别过了脑袋,让自己不去看那两张恶毒的脸。

    随后,钟离重又回到了小桌旁,不知拿了个什么药粉,有走道了谷乘风的身前,将那药粉洒在了刚刚他切掉的那块血肉之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