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7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那种钻心的疼痛感,生生让谷乘风痛苦的叫了出来。

    “我就说嘛!是个男人,痛的话教出来不就好了,何必强忍着呢!”此时此刻沐若雪还不忘落井下石一番。

    谷乘风原就被自己的内力震回重伤了,却不知钟离重那老贼还拿他来做小白鼠试毒。

    紫竹居里睡着的两位在赫连井然半个月的悉心照顾下,也都逐渐醒过来了。

    莫紫溪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师傅,我睡了几天了!”刚刚恢复元气的莫紫溪还有些虚落,所以语气也颇为柔和。

    “差不多半个月吧,好像按照宸潋的最后时限来算,你只有最后连三天了”赫连井然耸肩不以为然道。

    “什么?还有三天?”一听只有三天,莫紫溪大惊。

    现在他只能祈祷御放和谷乘风老人安然拿到解药已经赶回去了,可就在这时,缓缓做起来的蓝沁灵说出了一句话,直接把莫紫溪的幻想磨灭了。

    “我们要赶快回去,沐若雪早就把药毁掉了,除非夜倾宴逼着他们重新制作解药,要不他们两个是绝对拿不到解药的了!”蓝沁灵说着话看着脚踝,那上边此时已经留下了清晰的疤痕,一片深肉色的腐酌伤疤。

    听到这一消息,莫紫溪怎么也淡定不了了。“什么,现在是根本没有解药?”就算他们现在回去她夜倾宴的皇城然后顺利拿到了解药那也是不可能赶回去的了。

    “如果是那样,根本就没有可能在拿到解药后赶回去!”

    “这个你倒是可以不用担心的,这夜倾宴的皇城和赫连皓澈的皇宫,还有一条密道是直连的,花一天时间就可抵达,现在只要能想办法获取解药便可了!”蓝沁灵提醒到。

    知道已经是最后的三天了,虽然蓝沁灵说有一条密道可以赶回去,而且只要一天的时间,但时间还是有点紧张的,毕竟还要在中间抽取时间,想想要怎么让夜倾宴逼迫若雪等人制作解药。所以他们完是不能再耽搁一点时间的了!

    原来这紫竹居就在离夜倾宴行宫不远的一个山沟里,由于地形极度附在,而且齐围的绿野丛生的很难发现,所以他们但凡离开后,就很难回来的路子。不过蓝沁灵和莫紫溪倒是因为这个有利条件,只用了一个时辰就来到了夜倾宴的行宫。

    来到行宫够,两个放的十分警惕,轻手轻脚的翻越着,想要用最快的速度到达夜倾宴的所在处。这会有蓝沁灵的存在,他们倒是省了时间去寻找,直接就有目标了。现在是刚过午时不久,所以一般这个时候夜倾宴是在御膳房看那些奏折的。

    可就在他们藏匿在一座假山后,等待那群拿着果盘的宫人退下去时,他们听到了那群宫人的对话。

    她们大概说着的就是一老一少被关在钟离重的密室里受尽折磨差不多已经奄奄一息,而从她们对那两人的外形描述上,莫紫溪感觉很有可能是谷乘风老人和御放。

    实况紧急,两边都是命。所以莫紫溪就出主意,他去久御放他们,毕竟他的功力在蓝沁灵之上。而蓝沁灵则负责去蛊惑夜倾宴,让夜倾宴为她制药。

    两人各自分毫工作后,就展开了一系列的动作。

    蓝沁灵知道,要是就这么去让夜倾宴制药他定然会把她问个七荤八素。虽然在昏迷的那段期间,似乎听到他说什么,只要她可以好好的,他就可以放弃攻打大陵皇朝,可那终究是昏迷时候听到的,她不能肯定那是梦还是他确有这么说过,这种情况下,她只能冒险赌他对自己到底有多在意。

    她偷偷潜入了沐若雪居住的寝宫,轻而易举的翻找到了她当初用来对付宸潋的药,拿捏着手中的药粉,来到了夜倾宴的御书房前,最终还是皱眉放入了唇舌,咽入了腹中。然后用最后的一点微弱力气,走到门前推开了那扇门。

    由于之前身体被那河水里的毒质侵蚀过,虽然赫连井然已经帮她把体内的余毒清除了,她的身子还是很虚弱的。她不及宸潋,当着药粉一入腹中她就感觉浑身的力气被抽的一干二净,而原有的内力,在治疗中化作了虚无,她现在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弱女子了。

    看到大门突然被人扑开,夜倾宴有些不悦的看了过去。但是看清那人是蓝沁灵后,面上却是说不出的喜悦,激动,他丢下手里的奏折,就冲了过去,将险险摔倒的她扶了起来。

    “灵儿,真的是你吗,你没死,真的太好了!”还没等他接受完这份喜悦,蓝沁灵就气虚的说道:

    “皇上,沐若雪在看到我的时候,对我用了毒,她说宸潋中了这毒能撑那么久,她定然活不活半柱香!”她在赌,赌夜倾宴在她和若雪两人之间,究竟更愿意相信谁。

    夜倾宴有过一丝犹豫,但是很快就想到若雪视蓝沁灵为眼中钉,甚至在她那次被食人鱼拽入水中的时候,还露出了一抹得逞的笑。是的,那个笑,他看到了,看的明白。在想她现在看到蓝沁灵想要弄死她,也是完可能的。..

    想到着,他就一阵气愤,“那该死的贱人,真的是活腻了,居然敢懂你!”毫不容易这心爱的人失而复得,他怎么都不会再让她离开自己的。就像他先前说的,他可以为了她放弃那个大陵皇朝的争夺,就简简单单拥有这个小皇城又何故,至少那样的他是满足的。

    很快夜倾宴就叫人传唤了钟离重和沐若雪,而此时这两个人正在密室里对御放谷乘风用着不知名的药物。这个时候的御放和谷乘风老人,身上皆是没有一块好肉。

    两人在被传唤后,很快就离开了密室,莫紫溪因此也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密室!

    夜倾宴在见到若雪的时候,一句话没说,一脚就对着她的胸口踹了过去,口中大骂,“你平时做什么,我都容你,但为什么要害灵儿!”她和钟离重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宫里那些长舌头的宫人,总是会喜欢吧这些八卦拿出来说事,他听到的次数不下十次,但是他一直忍着。但为什么他的容忍换来的是她对他心爱之人的加害!

    沐若雪,穿着一件华贵的紫色锦衣,本来整体形象是很完美的,只是此时华贵无双的锦衣上印下了一个浅浅的脚印!并不是夜倾宴对她脚下留情,而是他的整个行宫,都被那些宫人打扫的一尘不染,尤其是他的御书房和寝宫,宫人们是一点不敢怠慢的。

    被一脚踹到跌倒在地上的沐若雪显得十分狼狈,原本高高竖起的发髻已经歪在了一侧,模样显得有些搞笑,原本一丝不苟的额际也耷拉下了几根发丝。狼狈的模样,受伤的胸口,这些对于沐若雪来讲,她可以先暂且的忽略不计,因为她不能理解夜倾宴口中那一句为什么要陷害灵儿!

    是,她是特别恨那个女人,但是她知道他稀罕啊。她不傻,去得罪一个他喜欢的人,来让自己像个妒妇,遭他嫌弃。她要是真想动手的话,她蓝沁灵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因为自己心里始终明白,他夜倾宴不过就是用来成她高傲的地位!

    “皇上,臣妾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并没有加害过蓝沁灵!”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她有不卑不亢的跪坐了起来。夜倾宴看着眉头不悦的皱了起来,但没说什么。

    “没有,没有灵儿会中了你的毒!难道是她自己吞的毒吗?”夜倾宴说着的时候,蓝沁灵有些被戳中心事的低咳了两声。

    “她中了我的什么毒!”听到这沐若雪更加费解了,这两天她几乎一直和钟离重在密室里,一直在御放和谷乘风的身上试药,根本就没空搭理其它闲暇的事情,哪里会有功夫去加害她蓝沁灵,再说了要害她早就害了。

    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蓝沁灵不是应该死在那小河流里了吗?当初那么大一条食人鱼跃出来把她拽了进去,那个小屋子里的食人鱼不下三十条,怎么可能会让她有机会逃出来!不过,沐若雪很快就想到,当日夜倾宴莫名其妙的昏倒在地道里,而她也隐约闻到了那股淡淡的迷药喂。

    一开始她倒是没当一回事,反正心想着心头一大害除了去。早知道如今是这个情况,她当时一定会去追查,然后找到蓝沁灵,让她没有机会活着回来!

    在行宫她有夜倾宴的庇护,在外边,尤其是大家都以为她死了的情况下,她完可以将她除之而后快!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是这个女人回来想要对付她,一直以为她安安稳稳的对夜倾宴也是无所求的,做夜倾宴的妃子这么多年,也一次没说要提升头衔地位的。可原来她是想打她这个皇后的主意,想坐上这个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位置,她蓝沁灵休想!

    “你用在宸潋身上的毒,你还想继续狡辩吗?”说着,夜倾宴就又抬起脚想在给她一脚,以解心头只恨,但这时钟离重出手挡住了他踢下来的脚,开口急切道:

    “皇上,可让微臣先看看蓝妃!”钟离重半跪着,一只手拦截着夜倾宴踢出的脚,下颚高抬的看着夜倾宴请求道。

    “好,就让你看看是不是你们两个弄出来的毒药!”夜倾宴猛力拽回了自己的脚,摔袖气愤走到了他批阅奏折的案桌前,而此时的蓝沁灵真趴睡着上边。本来,夜倾宴是想要把她抱回寝宫的,但最后还是想着留下让那两个该死的东西好好看看,他们把他的爱妃折磨成了什么样!

    走过去,夜倾宴小心翼翼的将她抱了起来,此时她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中,看着唇瓣都有些泛紫的蓝沁灵,夜倾宴心间一阵紧缩。

    缓缓走到了钟离重的面前,一只膝盖跪了下来,另一只膝盖则是半弓的支撑着蓝沁灵的脑袋。钟离重伸手就要探伤蓝沁灵的手腕,夜倾宴挡住了,从身上扯下了一块衣布盖在了蓝沁灵的手腕上才让他继续把脉。

    看着夜倾宴的所作所为,沐若雪就恨在心里。

    钟离重把完脉后,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却是是仙郃之毒!”确实是他们用在宸潋公主身上的毒,而那药,他那已经没了,只有沐若雪的首饰盒里还藏着一个小玉瓶,那小玉瓶里装着的就是仙郃之毒,这样不禁对沐若雪产生了怀疑。

    看着像自己抛来质疑眼色的钟离重,沐若雪火爆道:“连你也怀疑我,我根本就没有对她下过毒手!”真没想到连她现在一直有些依托的男人,也对她抛来这么不相信的神情,他们都把她沐若雪看成什么人了,敢做她就敢当,没有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做过。

    “我说过,我没有对她下毒手,我就是没有!”

    听着沐若雪的狡辩之词,要不是怀里还有灵儿,夜倾宴真的会上前给她一巴掌,骂她一声,不知羞耻!

    最后,不管沐若雪是否有没有真的对蓝沁灵下毒,夜倾宴就一句话,命他们两个在一天内制出解药,但这个时候,两人却显得十分为难了。

    命令下达了,却听不到两个人的回复,这算是把夜倾宴给激怒了,他道:“难道是我给的时间太多了吗,那就给我半天内把解药制出来,要不你们两个就永远不要来见我了!”

    最后,钟离重为难的开了口,“皇上,这么短的时间我们根本不可能有办法弄到解药,在这味毒药里有一味药引,是用怨恨人的心做出的,那需要至纯之人的热血才行!”先去他们做好的解药,就是花了一个月才做出来的,这一天已经是万万不够的了,现在还要给他们压缩到半天,这是想让他们死吗?

    夜倾宴可不管那其中缘由是什么,就是一句,“半天内,若你们制不出解药,就提头来见我!”说完就完不顾及还跪着的两人,一句平身都没有,就直接抱着他的蓝沁灵回到了寝宫休息!

    剩下沐若雪和钟离重,时能拍拍膝盖站起来,回到小密室中!原本两人的心情就十分不悦了,结果回来看到的就是密室里的谷乘风老人和御放不见了。

    “该死的!是谁把人救走了!”这个时候钟离重完想不到任何可以把他们救走的人。

    “蓝沁灵那小贱人都活着回来了,这莫紫溪恐怕也没死!想必他们是早有预谋!”按照现在出现的一切去推理,就不难想到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蓝沁灵当初本来就是为了就莫紫溪才掉进那河里的,当初两个人就是同时消失的,现在两个人同时回来,也并不是不可能。但她有点好奇,究竟是谁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进入密道,而且在谁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救走他们两个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