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921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现在,两个人被救走了,他们之前的计划就要泡汤了。本来一开始沐若雪是想着杀掉其中一个,然后在找个机会易容成死掉的那个,再去用那个身份去解救另外一个,然后回到赫连皓澈的皇宫杀了沐筱萝。只是后来两个人有了偏差,最后就决定把两个人都用来试药,然后他们两人一人冒充一人!

    可惜了之前精妙的计划现在都沦为了泡影,关键先他们还被蓝沁灵给摆了一道。

    沐若雪算是想明白了,那蓝沁灵就是故意吃了那种毒药,然后想办法弄到她手里的解药,好让莫紫溪带回去,她倒是纳闷了。这蓝沁灵和莫紫溪到底是什么关系,两个人看上去相差十几岁,难道是是私生子,不然就是情人,要不然怎么会一次次的冒着生命危险的去帮助莫紫溪。第一次是为了救他自己被食人鱼拖进了水里,第二次是为了帮他不惜吃下那有剧毒的仙郃。

    难道她就没想过,他们要是就不给她制药,她过两天就必死无疑了,还是说料定夜倾宴放不下她!真是一个该死的贱人,若然有机会救活她,之后的日子里她一定会让她过过生不如死的日子!

    赫连井然不放心两个人,一路上都尾随着他们,直到两个人分道扬镳各自去完成自己的任务时,他不得不选择跟着蓝沁灵,他那个已经废了所有武功的师妹。因此,他终于知道了当初他怎么也猜不出的最后一味药是什么了。至纯之人的热血其实没那么复杂,找一个有正气的处子就好了,御放和莫紫溪两人都可以,虽然御放先前走过歪路,但那也都无妨的。..

    是钟离重和沐若雪硬要将一切想的复杂,不过也怪他们本身不正,就觉的完至纯的人一定是要娇生惯养的,没有出现任何一点错误习性的人,而且必须是那种将军之类,骁勇善战之人的后代!

    刚刚跟着钟离重去密室的时候,他真好在密室口看到躲在假山后的三个人。在确定钟离重和沐若雪一时半会不会出来后,他才走到了假山处。

    假山建立在一片绿野之上,原本还是绿葱葱的草地,此时已经被谷乘风和御放两人浑浊的血液染红了。感觉到有人靠近后,莫紫溪一下警惕了起来,起身下手就直击对方要害,要不是来人是赫连井然,巧妙的闪躲开了,换做别人,他那一击是直接要人命的。

    看清来人是赫连井然,他惊讶道:“师傅,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你不是应该在紫竹居的吗,怎么跟着我们一起出来了?”

    “我哪里还放心你们两个,一个是刚刚复原的莽撞家伙,一个是已经没有任何杀伤力的小女人,我要不跟紧了,回头谁救你们!”莫紫溪听上去,好像是这糟老头在嫌弃自己上次瞎给别人疗伤!

    “你是莫紫溪的师傅!你,你,你难道就是赫连井然药灵尊者?”御放虽然已经是很虚弱了,但是听到莫紫溪喊来人叫师傅,他的情绪就有些亢奋了。之前莫紫溪出手救他的时候,他听他说过,赫连井然和宸潋都是赫连井然的入室弟子。今日有幸见到这个传说中的真人,真的是死而无憾了。

    “在下正是,小兄弟,你有伤在身不用这么激动啊!”御放虽然之前食用过莫紫溪给的过渡丹,所以他算是百毒不侵,所以不管之前钟离重对他试了多少要,那都不会对他有任何伤害。但看他伤痕累累的,要是不赶紧救治的话,到时候也会因为失血过多饿死的。还有,那过渡丹虽然可以抑制所有毒药,但也需要把那些毒液排除。

    再看向谷乘风的时候,赫连井然叹息了摇了摇头,万毒入骨,根本就是无力回天的了。那小兄弟,他倒是还有能力救的回,可这位老者,他真的是有愧世人对他赐予的药灵尊者这个称呼啊。不过若是可以寻得千年寒冰去冻结那些毒素,然后想办法把玄铁银针做成特定磁力效果,兴许可以把那已经入骨的毒素吸出来。

    “溪儿,你去守着沁灵吧,这两个人就交给我。对了,必要的时候帮下钟离重,你的血借我一点,回去我给你师妹炼药!”赫连井然把这话说完,也不管莫紫溪是不是愿意的,拿出小刀就在他的手腕上割了一刀,拿出一个稍大的小玉瓶接了慢慢一瓶。

    御放和虚弱的已经张不开眼的谷乘风老人,看着眼前出现的一幕,心中顿时百感交集,原来如神一般的药灵尊者,也有如此调皮的一面,这的是让人大跌眼镜。

    赫连井然是在莫紫溪的怒骂中带走两个人的,直到回到紫竹居他才彻底摆脱那个怒骂声。不过他倒是真心替这个徒弟担心了,他骂的那么起劲就不怕招来那些守卫吗?

    守卫他倒是没有招来,倒是原本在密室里愁着的钟离重和沐若雪听到了他的骂骂咧咧的话语。莫紫溪看到两个人出来的时候,一人一拳搞定收工,没在这多浪费一分钟。摸索了老半天他才算找到蓝沁灵的所在处,是一个比较华而不实的房间。

    硕大的一个屋子,正厅里摆着一张软榻,软榻中摆着一张小木桌,隔开小木桌的两边都放着厚厚的软垫,冬天的时候,下边可以加温,故此为软榻。软榻前就是波斯进贡的地毯,这种地毯莫紫溪在宸潋的房间也看到过,不过要比这张稍微小那么一些。

    虽然是感觉有点颠倒了,但事实却是是这样的,宸潋长公主屋里的地毯确实是要比这里的小写,即便这夜倾宴的小皇城不过就是冰山一角。

    再往里边看去的时候有个红木的小拱门,旁边是镂空的木架,连接在一起的,架子上摆满了盆栽花草,还有些比较名贵的玉器或是些玩物,反正看过去个个都是价值不菲的。拱门在进去就是夜倾宴休息的地方了,里边除了一张大床一个衣架和一张饭桌及三张凳子外再无其他,这倒是让莫紫溪有些费解了。

    怎么这称王的人,把睡觉的地方弄的这么简单?反倒那外边弄的华丽,拱门旁侧的木架也是弄的极为奢靡,唯独这睡觉的地方,简单的像个寻常人家。不过在这抹过分简单中,他看到了床头边还摆着一盆紫竹,是只有他们紫竹居才有的特色紫竹。

    心想,难道这夜倾宴去过紫竹居,或者说,和师傅其实是认识的,但那完没有理由说通啊?师傅自满会和这种人认识,要认识肯定会和他说的。

    夜倾宴就坐在床边手握着蓝沁灵的手在他耳边说着一些小情话,此时他早已感觉到有人进入屋子,但来人似乎并没有敌意,所以他才一直没有离开过床,只是他没想到那人会一步步的接近!

    “我不管来人是谁,但请速速离开,我且就不追究其罪责!”夜倾宴现在只想好好的陪着蓝沁灵,所以对于这个不速之客他算是很容忍的了。

    呃,这是被发现了。莫紫溪有点不好意思,刚刚由于想了太多乱七八糟的,忘记要收敛一点气息了。

    反正糟老头说守着就好了,看着男人这么喜欢蓝沁灵应该是不会刻薄她的,他在外边守着就好了。

    原本夜倾宴就只给钟离重和沐若雪两人半天的时间,这被莫紫溪两拳打晕,醒过来的时候就差不多消耗了一半的时间,钟离重心中那个恨啊。莫紫溪就像是他的克星一半,遇到他他总是只有吃亏的份,现在只能祈祷派出去的人能尽快带回他们需要的鲜血,其他的药物他们倒是随便弄弄就可以搞定的了,关键还是在血。

    此时还在小冰国守着的四个人算是彻底坚持不住了,已经是最后的三天了,算算路程都是几乎不够回去的了。更何况他们似乎完没有回归的迹象,这么下去,宸潋公主是必死无疑了。

    年羹强将军也是尤其担心御放,所以就想鼓动大家进发万川岭。但花侯爷和风侯爷却说,这么紧蹙的时间还是不要去给他们制造麻烦的好。虽然是特别不中听的话,但也算是把年羹强将军的想法打趴下了,江左元帅也是保持一致意见。因为他始终觉的公主应该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之前的每次遇险她都能化险为夷,他相信这一次,她定然也会安然无恙。

    看着一天天临近最后的时限,筱萝皇后终于做不住了,不管说什么都要去夜倾宴的小皇城,哪怕可能这来回的时间根本是个不可能。但她也不想就这么守着自己的女儿,但最后什么都无能为力,甚至还要看着她慢慢死去,之前看到她一回回的大口吐血,她已经是承受不住的了,难道真要在这看着她的宝贝女儿死吗?

    赫连皓澈当然是誓死拦着的,但是实在是拧不过这个发狂的女人,最后也只能手起手落,把她打晕了,虽然是很舍不得,但总比她最后让自己陷入了危机的好。还有三天,说不定那群人已经往回赶的了,可能再要一天就会回到皇宫的。此时此刻,赫连皓澈也时能这么安慰着自己了,因为他现在也是什么都不能为女儿做。

    钟离重和沐若雪的半天很快就过去了,但是他们却并没有能找到他们所需要的热血。最后,夜倾宴直接把他们关进了地牢,把他们所有所需要的要药材部关了进去,说:“如果你们不能最后的时限里做出解药,这里就是你们的后半身要呆的地方,或者你们给我的爱妃陪葬!”

    钟离重叫嚣着,“皇上,您不能再用完我们就这么弃之!”那话把夜倾宴说的多不近人情似得,所以最后夜倾宴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边紫竹林里,因为先前已经配好了所知道的药材解药,所以这次取到莫紫溪的血后,赫连井然很快就制作出来解药,两份解药,一份是给宸潋的一份自然是给他那个师妹蓝沁灵的。想着钟离重那老贼肯定也是弄不出什么的了,毕竟他们把那至纯之人的血想的太复杂了。

    夜倾宴的寝宫内。

    床上的人儿,身体已经逐渐冰冷,而地牢那边依旧是还未制作出,依旧是还差一位药引,他恨透了依旧没有好依旧没有好!现在他在在床边,焦躁的前后走着,看着床上的蓝沁灵,他现在恨不得冲过去就把沐若雪拽起来,来后再甩出去,给她摔死了,居然敢对灵儿下毒手,最后还弄不出解药。

    他现在开始严重怀疑,他沐若雪就是故意不想救他的灵儿,所以才会诸多借口的拖延时间。他就从来没听说人的心在被怨念侵蚀后做出来的药引需要用什么狗屁至纯之人的鲜血才能解救,他们分明就是不想救人在胡掰!

    就在夜倾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时,一个身着紫衣的款款走了进来,如入无人之境。一头青丝只用一根紫色的发带松垮垮的绑住,眉目间一个朱砂火的印记,一撮青丝乖巧的搭落在他的脸侧,显得有些仙骨柔情,如果没有他下边那戳白胡子的话,或许是的。

    夜倾宴就这么看着他慢慢靠近蓝沁灵,然后将一颗什么药的喂入了她的嘴里,最后还直接亲了上去。赫连井然这么做事为了给蓝沁灵渡一口气,免得那颗药进不了她的体内。但夜倾宴在旁看着就急了,上前就要去扯他。结果赫连井然一个掌风就把他大飞在墙上了,毫不客气的一掌,连看都没看他夜倾宴一眼。

    赫连井然有些贪恋的,缓缓的离开了蓝沁灵的唇瓣。紧接着他就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短刀,将她的食指割开了,紧接着是中指无名指。夜倾宴从地上爬起来后,指着赫连井然就怒道:“你究竟想干嘛,你给我放开朕的灵儿!”

    “她可不是谁的附属品,还有,男人,我知道,现在灵儿对你上心了,但是如果有一天你让她感觉到委屈,我会回来带走他的,到那时候你就永远不会有机会再见到他了!”轻轻拂过伊人的面颊,然后他快速的将食指和无名指合并,点在了她的血脉上,一点点游移到了她的食指中指无名指,为她排除体内被风隔开的毒血。

    本来他是无需这么做的,完可以等着那药慢慢稀释掉那些毒素,但那样她蓝沁灵少说也要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了,他如今快速的帮她把那些毒素排出来,她差不多睡一觉,明天就可以完复原了。当然,要是没有解药,那些毒素不可能被分隔开,那他自然也是没有办法导出那些毒血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