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587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绝世高手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花辰御花侯爷则是和她那位娇羞又霸道的瑾秋夫人乘坐一个轿子,赫连皓澈的御轿要比他们的都大些。有宸宁太子,宸礼二皇子,宸潋长公主,宸芯小公主,接下来就只有赫连皓澈和筱萝两个人了。

    他们两个完不顾及轿子里还有四个娃子,赫连皓澈就那么大大方方的把沐筱萝搂在了怀里,沐筱萝今天里衣穿着一件如丝般薄的白色华锦衣,外边则是一件淡淡的玫红轻纱披着,显得像个花仙子一般,清丽脱俗

    风连心和风连翌一路上都是不停的叽叽喳喳问这父亲街上有什么好玩的,这么好的天气是不是可以去户外放风筝什么的。她们两个在府中的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在后花园里放风筝,虽然地方也算不小,但总归是不及户外的原野上放的轻松愉快啊。..

    夜胥华则是一路上都没有去说什么,而是告诉她们到时候自己去品味,他不做多解释可太多考量给他们。这一下子把两个孩子的胃口都钓上来了。

    这边在赫连皓澈马车上的一行人分开两队,赫连皓澈还是搂着沐筱萝你侬我侬的。宸宁和宸礼则是担心的问皇妹宸潋的身体怎么样了,这刚刚好就出去玩会不会有什么负担。宸潋则是好笑的说,“你们也都不看看我师父是谁,我这恢复能力,你们还要来质疑吗?”

    然后大家都释然的笑开了怀,一路上只有宸芯一个人窝在一边,显得有些闷闷不乐的,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宸宁和宸礼因为她小时候没给他们少捣蛋,对她显得有有些疏离,也就不顾及她是否是一个人被落单了。

    倒是宸潋发现了宸芯的不对,心想着这孩子不会还在愧疚她中毒的事情吧,那都是过去式了,怎么她都是个皇姐,也不会和她这个小皇妹去计较什么的,所以她离开座位走到了坐待宸礼旁边的宸芯,然后靠着她做了下来。

    特别慈爱的抚上了她的发丝,调皮道:“我的小皇妹,怎么一路上都闷闷不乐的,难道说皇姐死里逃生,让你不开心了吗?”原本她是想着河面说一句,打趣心爱沉闷的气氛,谁知道这宸芯一下就脱离作为蹲在地上,双手环住膝盖,把那脑袋深深的埋在膝盖中哭了起来。

    这下宸潋算是知道自己的玩笑开大了,想要开口安慰,却又不知道该去说什么。这边你侬我侬的两个人,也被哭声惊扰了,一看是小女儿蹲在地上哭,有些云里雾里的,原谅他们刚刚一直在讲小情话,根本就没有听到宸潋和她说了什么。

    就在气氛显得极为尴尬的时候,这时的宸芯忽然抬起头看着皇姐说了句,“皇姐姐,你还是在宸芯不好吗?我真的不知道是那样的,以后我再也不会调皮了,一定不会再害皇姐姐躺在床上了!”

    合计着这孩子还在自责这件事情呢,不过就是个十一岁的孩子,虽然先前霸道又无理的,可她如今能这番,也说明她是心善的。长公主宸潋听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当是什么事情,让你哭的这么梨花带雨的,你看我这不是好端端的吗,所以啦,之前的事情就当没发生,你可别给自己找负担,要不皇姐姐会不开心的,再说今天是给我洗晦气的,大家都要开开心心才对,快,给皇姐姐我笑一个!”

    即便宸潋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有些还是扭扭捏捏的没有一点小脸,此时的她好像在纠结着什么要不要和她说。最终在犹豫中,她开了口,“皇姐,难道你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你要嫁给你那个所谓的师兄莫紫溪吗?”

    小公主宸芯本来都打算放弃御放哥哥的了,但一听说莫紫溪为了救她的皇姐,已经把人看光光了,还说会负责娶她。其实她知道皇姐心里只有御放哥哥,但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是不是说她还是有机会和御放哥哥在一起的,说实话,她还是有点不舍那个英伟又有担当的御放哥哥!

    “什么?嫁给我师兄?这是什么情况?”听到小公主宸芯的话,宸潋整个人都懵了,完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虽然醒过来的时候有听到不好的消息,那就是师傅赫连井然留下话说御放和谷乘风老人受了重伤,一时半会回不来,要在他的紫竹居好好调理一段时间。但是赫连井然师傅保证了御放是不会有什么性命危险,顶多是谷乘风,母后的恩师有点玄。

    可那些事她都接受了啊,现在怎么还突然冒出一个她要嫁给莫紫溪的消息!明明知道她一直都是钟情御放哥哥的啊,她本来还想着,等御放哥哥被师傅调理好后,她就要父皇给他们两个赐婚,可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长公主宸潋的眉头纠结到了一起,看向母后筱萝皇后的眼神也是充满的质疑。沐筱萝看着心都漏掉了一拍,本来就向着这件事情晚点告诉这个宝贝女儿好。当时本来就是情况危急,她不得不答应莫紫溪那么做啊,再说当初要不是有莫紫溪的到来和救助,即便是赫连井然药灵尊者带来了解药,那也是枉然了。

    所以就算在救命之恩这上头,她要把女儿许配这莫紫溪那也是不为过的,再说她们本就同门,又相处了十一年,感情定然是相当不错的了。

    其实筱萝皇后想错了,对御放她宸潋是爱慕,对莫紫溪她就是看做一个能被他欺负的哥哥,同时也是一个可以保护他的兄长,除了这些再无其他了。

    “潋儿啊,你也那么瞅着你母后了,当时的情况,你是不知道,我若不让他那么做,你必死无疑啊!”筱萝皇后显得有些委屈,那两眼睛都快溢出水花了。

    赫连皓澈看着心疼,也说了句,“宸潋,你也别怪你母后,当时可都是为了你,本来这件事,我们是打算晚几天告诉你的,现在宸芯无意之间说了出来,也是天意了。毕竟你一个好好的姑娘家被人家看光了,若是不嫁,你名节如何保?”

    被父皇母后这么一说,宸潋倒想和宸芯一样蹲下来抱着大腿哭了,可是现在她是欲哭无泪了。难道说辛辛苦苦煎熬了十一年,回来就是这个结局吗?那他的御放哥哥呢,她不管,无论如何不会嫁给那个笨呆头师兄的,绝不!

    “我不嫁,当初我就说过,我只认御放哥哥这一个驸马,其他人我都不会嫁的,再说了,我和他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关系,他不过就是看了我的身子。想当初我还小的时候,师兄还亲自帮我洗过澡,所以坚决不算数,我要等御放哥哥回来,御放哥哥一回来,我就要和他举行婚礼!”长公主宸潋的话说的坚定,坚定的好像只要他们敢否决,她就能去死!

    两个长辈一下子也拿这个宝贝女儿没辙,她从小就是多灾多难的,这个时候也就不想和她继续较真下去了,两人心想着船到桥头自然直了,年轻人的事情,就随他们去吧,不过在这之前,他们绝对会把公主被人看了的事情给封锁住,绝不让外界知道。

    见父皇母后没在反驳她什么,宸潋也总算安心了,屁颠屁颠的又和个没事人是的,把宸芯从地上抱到了座位,然后又靠着她做了起来。

    午时的时候,他们选了一家不做的酒楼住了下来,这一次他们打算在外头游玩个两三天,今天的行程呢,就是吃好午饭小息一会,然后大家一起去由于赏风景。

    吃饭的时候,风连心和风连翌都要挨着长公主宸潋坐在一起,这就把原本坐在她旁边的宸芯挤到了旁边。风连心和风连翌趁着饭菜还没上上来的时候,就围着宸潋问她这十一年究竟是去了哪里,是不是真的认赫连井然为师了,是不是学会了什么不得了的武功。

    长公主宸潋好笑的听着他们的问话,就说了一句,“我不过就是在外头避难了十一年,那有什么好说的,菜上来了,赶紧吃饭吧,吃好了我们倒是可以趁着大家休息的时候溜到街上去玩,你们想去的话,就赶紧吃饭哦!”宸潋说道后边的时候,故意保持神秘的压低了声音。

    因为她知道要是大声说出来了,被父皇母后听到了,到时候要不就是不让她们出去,要不就是要派个一群护卫尾随她们,不管到时候是不让去还是叫人尾随,这都是不爽的。

    两个小丫头本来就是想趁着这天好好去街上逛逛的,一听宸潋这么说,两人也不纠缠她什么了,看到饭菜慢慢的端上来,也都开始认真吃饭了,因为不管怎么样都是大家闺秀,也不敢拼命吃,只能故作优幽的缓慢的细嚼慢咽。

    倒是宸潋直接让小二拿了一壶女儿红,和几个大碗,有些粗暴的把那缸子上的纸塞拿掉后,就把那些大碗一个个分发了出去,然后亲自给他们斟满了酒,甚至还不忘给那些侍卫分上一碗。

    沐筱萝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是怎么学成这番豪情壮志的,虽然不反对,但总觉得她一个公主,这么像是江湖儿女,有点不好意思,尤其现在都是重量级的人物在场,这让她不免提醒的咳咳了两声。但宸潋就当没听到,在把那些酒都分完后,她举起了自己的那碗酒说道:“这次我赫连宸潋大难不死,大家为我庆祝的话,就先把这杯酒干了吧!”说完她就一口饮进了那碗酒。

    花辰御随之也站起端起了酒杯,说道:“宸潋公主真是好气魄,本侯爷就先干为敬了!”

    一次的大家也都一一站起来把那碗酒一饮而尽,只有赫连皓澈和沐筱萝两个人拉长着脸,满头黑线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两人对望了一眼,心领神会,这次游玩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教育她宫中那些礼仪!

    陛下,皇后,你们不会是不给你们这么女儿面子吧,大家可都喝了啊!夜胥华怕宸潋下不了台,就替她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最后,两个人也只能冷着一张脸喝下那碗酒了。

    其实宸潋是故意这么做的,她在分出去的碗上边都用食指抹过碗心,而她的食指上早就沾染了特制的迷药,只要一点点,就够他们昏睡一个下午的了。

    而宸宁宸礼还有风连心风连翌的碗里,她是没有下迷药的。因为她是打好了算盘,等这些长辈们都趴下后,她就带着他们出去逛街,然后几个人去游湖,她才不要和那群长辈一块出去玩,还是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皇兄还有这两个第一次见面的风连心和风连伊一起出去玩的比较好!

    宸芯的话,她本来也想带着她出去见见世面的,但是想到自己命运坎坷,总是会遇到行刺之类的事情,她不想祸及到宸芯,不管怎么说她都才只是十一岁的孩子,虽然说他们之间的年龄也不是差很多,但不管怎么样,她不希望最后又危机还会祸害到她。

    几个大人和预期中的一样,接二连三的趴到在了桌上,宸宁宸礼还有风连心和风连伊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看着自己的父母相续趴倒在桌上,愣愣的不知所措,还以为是有人要行刺在他们的酒里下药了。

    宸潋好笑的看着他们一个个的神情紧张,开口道:“吃好了,我们就出去玩吧,你们不去,我可就先去咯!”

    看宸潋整个人若无其事的,走出了酒楼,几个人也愣愣的跟着出去了。不过宸宁在走的时候有告诉小二,妥善安排好赫连皓澈他们。

    中午的时候,最适合逛逛街边小摊什么的。宸潋可以说这十一年以来,就除了的喊出高呼五岁时候带出来的发饰,再无什么其他发饰了,赫连井然和莫紫溪都是男的,根本就不懂她爱美的天性。

    风连心在这反面就是相对于很幸福的了,她从小到大就不缺这些的,但对于街边摆出的那些发饰,她看着也十分的眼馋呢。风连翌看着妹妹风连心痴呆的模样儿,笑了。

    几个姑娘都相续停在了一个小摊前,同时看中了一个木方花雕刻的玉簪子。三个人都想要,但是卖家却说这样的簪子一般只雕刻一个的,所以也只有一件。这几个姑娘开始烦心了,不管之前出来的时候怎么姐妹情深,这会差点没为一个簪子大打出手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