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9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后来卖家就说,谁出的价格高,谁就可以拿走这个簪子。几个人都不是缺钱的主,纷纷把带出来鼓鼓的钱袋子放在了摊贩子的面前,可还没等那摊贩子心中感叹,他要发了。一个小毛贼就快速的越过她们面前,华丽丽的把三个姑娘放在摊子上的钱袋都拿走了。

    风连心一下子就傻眼了,只有宸潋第一时间追出去了。已她的身手当然是三两下就可以解决的人,但是她美想到快要追上去的时候,那个长的还算秀气的小偷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这引得路人纷纷靠了过来。风连翌忙安慰连心。

    只见那小偷跪在地上,神色十分爱怜的说道:“媳妇,求你了,这是家里所有的继续了,你别在拿它去买那些华贵的衣服和首饰了。”他说的楚楚动人,站在一旁的乡亲父老再看宸潋一身锦衣华服的,身上的佩戴也是极为华贵,一个个也是都相信了那小偷。

    这下宸潋火大了,她还真没想到现在的小偷这么的狂妄自大。居然敢把她一个堂堂公主叫成媳妇,就凭这一点,她就可以叫父皇把他五马分尸了,即便那样都是不为过的!

    “你不要信口雌黄,明明是你偷了我们的钱袋,你还好意思如此狡辩!”宸潋不客气的还击道!..

    “娘子,你怎么可以这样,为了拿到这些钱,你还要辱没了你相公我吗?你若当真再把这些钱拿去买你那些衣服,我们之后就是吃上一顿好的也难了,这真的已经是我所有的积蓄了,我还想拿它参加这一次的科举呢!”

    “娘子,你放心,只要我考上了,以后的钱,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只是现在你再忍忍好吗?”

    那小偷越说越动容了,几乎都把街边的父老乡亲说的催人泪下了,一个个都指着宸潋说,嫁给了这么好的相公,居然还不知足,还要把人家拿去科考的钱用来买衣服,简直就是不知礼义廉耻!

    “混蛋,你给我住嘴,本姑娘警告你,最好识相的把钱给我还过来,要不休怪本姑娘无情!”在外,她也没办法把自己公主的身份搬出来,只能想办法在气势上压过对方,同时,如果把身份搬出来,可能再一次的引来杀机。

    宸宁太子殿下,宸礼二殿下,风连心和风连翌也都赶了上来,他们并没有看到刚刚发生的剧情,就只看到那个小偷跪在宸潋的跟前,一副可怜的模样,而宸潋则是一副快要气炸了的模样,看的她们有点搞不懂状况。

    这时宸宁太子走了过来,问道:“皇……潋儿,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那些路人对你指指点点的?”本来想叫皇妹的,不过他转瞬就想到在外边那么叫不合适,所以就直接叫了宸潋的小名。

    “大哥,这人死不要脸的说我是她娘子,还说我是我想要抢他的最后一点家当去买衣服,你说我这么就遇上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了!”宸潋看到宸宁就像看到了救星,此时她看着宸宁,也是一副求助的模样。

    那小偷一看宸潋的朋友都赶了过来,心想不妙,他们个个都是锦衣华服的,就唯独他衣衫褴褛的,这么下去刚刚的话很容易就被拆穿的。所以他一不做二不休,趁着宸潋诉苦的时候,转身就扎近了人群里,风连心眼尖的,一下就叫到,“不好,那贼人想逃!”

    宸潋听到后,转身就追了过去,但是扎在人群中的贼人很难被找寻到,而那群聚在一起看戏的人丝毫没有想走开的意思。宸潋火大了,比较刚刚这群人都是不相信她反倒相信那个贼人,这边直接开口嚷道:“都给我让开,谁不让开,不管男女老少,挡我路的,我会揍!”

    说着她就直接拿一个长相有些猥琐的怪叔叔开刀了,她揪起那人,就把他甩到了一边的地上。那行围堵在一起的男女老少一看这姑娘如此粗暴,一个个几乎是落荒而逃的,所以,很快的宸潋就锁定到了目标。

    一阵疾风使然,就冲到了那贼人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一脚就踹在了她的胸口,然后把他手里的钱袋都夺了回来。之后救不顾身后的小伙伴,揪起那贼人就往附近最近的衙门口走了去。

    大中午的,衙门里倒也没什么人,所以都在后堂休息了。宸潋见整个衙门都没人,就干脆拿起那敲锣的棒子,击打起了门前的伸冤鼓。

    县老爷一听,以为又能捞一把油水,抓起师爷就跑到了大堂。可还没等他在哪位置上坐稳,宸潋就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金牌亮了出来,那是足以证明她身份的金牌。那县太爷看到后,直接从凳子上滚了下来,磕磕绊绊的走到了正中央,一下就给宸潋跪了下来。

    “属下参见公主,不知公主驾到有失远迎,还请……”

    “够了,我没空听你那些有的没的,这个人,我寄放在你这里,一会拖下去,先打个五十大板,要是撑不出的,就换三十大板,反正我要他活着,晚上我会拍人来领人,最好不要把人给我弄丢了!”不等县太爷说完那些滥调陈词,宸潋就截住他的话,一口气把该说的都说完了。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她不会就这么随便给这个县太老爷处置了,要知道他刚刚让她多丢人,这个家伙她要到时候带回宫里,好好的教训一番。

    那贼人一听县太老爷对宸潋的称呼,整个人都瘫了,想着他刚刚还把公主叫成媳妇,这玷污皇家声誉,那岂是小事,被她带回去,他岂不要被折磨死,但是求饶绝不是他阿二会做的事情。

    “五十大板会不会太少了,这么不干脆直接打死的算!”

    事到如今那贼人还那么猖狂,宸潋真的恨不得撕烂他的嘴。但是今天不管怎么说都该是开心的一天,所以她也就没理会那阿二的话,甩袖就愤愤离开了。

    宸潋回来的时候,四个人还在原地等她,为了不让他们四个担心,她就提议在这个时间段去游湖,两个格格自然是很开心的答应了,倒是两位皇子开口说想要在集市上好好逛逛,就不陪他们一起去了,到时候在酒楼门口集合就好了。

    宸宁和宸礼本来就想趁着这次外游,去办一下私事。

    宸潋倒也没去多问什么了,宸礼虽然没什么武功底子,但是大皇兄宸宁有,她相信这一次他一定会好好保护好他这个弟弟,不会再让那十一年前发生过的事情,再发生一次的。

    “那皇兄你们去吧,倒是后别太晚回来就好了,我们要在父皇母后醒过来的时候回去哦,我的药最多撑三个时辰的!”

    宸宁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四个人就分开了,如果当时他们没有分开的话,之后一系列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的了,厄运之神也不会再一次的降临。

    终究大家还是开开心心的跑到了湖边,要了一条比较大的画舫,而老板娘看她们都是年轻英俊风流的姑娘公子哥儿,还特意给他们安排了一个比较秀气的船,那船上出了有随风飘散的粉色纱帘外还有一架古筝摆在船头。

    古筝?她宸潋倒是会一点的,只是不精,那会的一点还是和师傅偷学的。所以她也就没去显摆了。倒是风连心跑到船上看到古筝后,整个人都扑了上去,生怕有谁和她抢似得。

    这游湖,一边可以欣赏河边的风景,一边还能听到那动人的古筝声,不得不说风连心那古筝弹得十分一流。

    这时,一艘比她们这船更为精致的大船慢慢靠了过来。那桥头站着三个青年才俊,一人丹凤眼高鼻梁,一身紫衣,显得有些妖媚;一人双眼皮长睫毛,薄薄的嘴唇,一身清淡的蓝衣,十分秀气;一人高宽的额头,英伟的外貌,一身黄色的锦衣,华贵中又不失那风俊丽。

    那大船靠过来后,那位紫衣青年先开了口,“几位姑娘,可要与在下几个一起游湖呢!”紫衣青年说着话的时候,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一直在神游的宸潋。

    宸潋知道有人靠近她们,也听到了那男的的开口,但是她总觉得气氛慢慢显得诡异了。

    看着那三个长相品行都无可挑剔的男人,一个个心中都是小鹿乱撞,很想开口就答应,但是因为身份,也只能小家碧玉的说一句,“谢谢公子美意,我们还是自己游湖赏湖就好了!”开口的是风连心。

    好像是从来没有被拒绝过这面子上显然是有些挂不住了,那紫衣男子便自顾自的上了她们的船,也不管主人刚刚是否拒绝。

    这下,宸潋就没刚刚那么悠然自得了,转过身,几个飘忽的步子,就走到了那不速之客的面前,嘴角轻佻,有些邪魅道:“公子,在别人拒绝后,你这么不请自来,未免有些不合适吧!”她敢说,只要他有一点点的逾越,她就会直接把她踹下船。

    “呵呵!姑娘,你这话未免严重了,本公子不过就是太过无聊,想要找人陪陪而已,难道这么做有错吗?所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说着,那紫衣男子的手,就不安分的想要去抚摸宸潋的脸蛋。

    果断的,这厮触碰了宸潋的底线,她快速躲过那咸猪手后,就飞快的抬起了右脚,想要将此人踹下去。就在这时,那身穿黄色锦衣的男子跃过船,跳到了他们的中间,抬手就扼住了宸潋的膝盖。

    宸潋挣扎了两下,居然没有挣扎开,她以为这个世上除了莫紫溪那个笨呆头还有师傅,就不会再有她的对手了,但原来是她太过高估了自己,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姑娘,方才我二弟冲撞了姑娘,还请姑娘见谅!”说完,他就看似轻松的,慢慢把宸潋的膝盖压了下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宸潋也收回了腿,不敢轻举妄动,毕竟现在不是她一个人,她还有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格格要保护着。既然是她带出来的人,那不管怎么样,她都是要保证好他们的安。

    这群人来路不知,但是看打扮估计也是皇亲国戚的,尤其面前这位可能是兄长的,她可能打不过,所以对应于这么些人,最好还是避开好,再过一个时辰左右,她们就会要回去了,最好还是开开心心的回去。

    “这位公子,可否大家各自游玩赏湖,不要各自打扰到!”宸潋这么说,已经算是退让了一步,就是对方似乎不买账。

    “这位有些野蛮的姑娘,本公子刚刚可是说了,我有些太过无聊,想找人陪陪呢,你就不能成一下吗?”那紫衣男子,还是不依不饶的想要呆在宸潋的船上。

    “无赖!”宸潋恶狠狠的看过去,不削的朝他丢出了这么两个字。

    “如果是无赖的话……”没说完话,那紫衣男子一下越到了宸潋的身前,还没等她及时的做出反应,他就拦腰一把就打横将宸潋抱了起来,然后道:“这样才是!”

    宸潋抬腿回旋而过,本来是想要踢掉这渣子的脑袋,结果他一个后仰,有把她放到了地面,只是那双手,还是仅仅的圈箍在他的腰上。很紧,紧的她使出身的内力,都挣不开这双手的禁锢吗。

    宸潋这个时候好希望莫紫溪可以出现,师兄的武功远比她高出很多,她相信如果这个时候莫紫溪要是在,绝对不会让她吃这种亏。对人有时候那个男人很腹黑,但至少从来没有真正的欺负过她,即便她一直再找他的茬。

    等等!这个时候她难道不应该想她的御放哥哥吗?呃,人家现在重伤中!

    “真是无耻!我警告你,你最好给我松开,要不我一定会让父皇斩了你的头!”不得已中,宸潋只能搬出自己的身份了。

    “好个泼辣的女子呢。你很可爱呢,我可以告诉你,我称呼我的父亲也是父皇吗?”特别不要脸的一句话,宸潋想死的心都有,就是不管怎么样,她就是挣脱不开,真是不甘心回来后,就过不上一天好日子。

    回来第一天就被毒针害的躺了一个多月,这好不容易好起来了,逛个街先是遇到小偷,然后再是现在的无耻之徒!她上辈子究竟是犯了什么错,还是说她之前的十一年过的太过安逸,现在得报了吗?

    “你快放开宸潋妹妹!”这个时候,风连心不再淡定了,上前就去扯那紫衣男子禁锢住宸潋的手,但是她毕竟是个小家碧玉,那那点力气,用来挠痒痒人家都嫌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