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47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这位公子,我们只是想好好出来游个湖,何必这番作为!”即便之前的风连心还对这个男人有些倾慕之色,但面对宸潋被如此欺负,她终是讨厌上了这个男人。

    “皇兄,三弟,我们今天是不是捡到宝了,一个野蛮暴力,一个柔柔弱弱,一个傲气凌人,要不我们哥几个,一人一个,今天都不用去伊魅阁找姑娘了!”不堪的话语,过分的行为,赫连宸潋算是彻底被这个无赖激怒了。打不过,她还不能智取吗?

    趁着男人还在狂妄的说着那些不堪的话语时,宸潋对着他的斜面,就是好不客气的一脚,紧接着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快速的把那无赖绊入了水中。

    宸潋知道,他们几个身份地位肯定是不一般的,刚刚那个无赖也说了,他称呼他的父亲也叫父皇,那有可能就是邻国的皇子了。惹不起,她难道还就躲不起吗?武功不如他们,轻功还会稍逊一筹吗?答案是,除了莫紫溪,即便是师傅也追不上她。

    于是宸潋趁着那两位着急救助掉下河的紫衣男子时,左右环抱风连心,右手环抱风连翌,然后快速的踩着湖水,飞跃上了岸,然后牵过当时骑出来的三匹马,就飞奔回了赫连皓澈所在的酒楼。

    而这一切远远都才只是一个开始,厄运只是刚刚展开。

    由于一群混蛋的搅局,她们提前了一个时辰回到酒店,赫连皓澈和沐筱萝还有夜胥华和花辰御都还在梦乡了,那些侍卫自然也是如此的,不过他们此时早就被安排在了最好的上房休息。

    面对刚刚的有惊无险,风连心有些雀跃的扯着宸潋说道:“宸潋妹妹,原来你还会轻功的啊,踩着湖水走还不掉下去,你好炫哦,可不可以教教连心,那样以后父亲在惩罚我,我就可以逃之夭夭了。”

    风连心似乎并没有因为刚刚的事情,而留下什么阴影,那摸样,好像刚刚只是一场刺激的游戏。倒是风连翌,没有他这个妹妹看的那般轻松,她看着宸潋,神色有些凝重。

    “宸潋公主,他们几个似乎也都是皇子,不知道你刚刚那么做不会影响两国的邦交什么?”风连心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可不管什么狗屁邦交,父皇到时候要是因为他们几个来责怪我,我就和他撇清父女关系,心儿你也看到了,是那个无耻之徒先对我毛手毛脚的。不管怎么说我都是这大陵皇朝的长公主,难道就这么让外人欺负了,也不还手吗?”

    一想到自己苦练了十一年的武功,在关键时刻派不上用场,她就特别懊恼当初为什么不把作弄莫紫溪的时间,用来更加勤恳的练功,或许那样,她就有足够的臂力掰开那该死的咸猪手。

    “可万一……”

    “没有什么万一,是他们先调戏本公主的!我到不信他们到时候给我颠倒黑白,再说了,人家那么说就一定是皇子吗,即便他们穿的很华贵,但那并不代表他的就是皇子,谁知道是不是故弄玄虚,心儿,你也就别瞎担心了,倒是我那两个皇兄,不知道现在在干吗呢,能不能敢在父皇母后醒过来的时候回来呢!”

    这时,宸潋莫名的开始担忧了起来,心里堵堵的,总感觉是哪里有些不对。

    而此时的宸宁宸礼,两人的处境确实有些不容乐观,他们齐身此刻遍布黑衣人,不知道究竟想对他们做什么,因为他们愣楞的,迟迟不对他们出手。两人怀疑是那夜倾宴派出来的人,却不知此时的夜倾宴已经没什么心思去攻打大陵皇朝了,自然也没什么兴趣在对付他们两个小鬼头。

    “二皇子,就是他们两个!”这时,人群中,走出了一位紫衣男子,那边是先前在船上调戏了宸潋的男人!

    “都带走!”看了被围困住的两人,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

    赫连宸潋是嘛!我倒是开始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不知道你对你这两个皇兄,如何情意深重了!

    约莫在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都醒来的时候,宸宁和宸礼还没有回来,这让宸潋心中的不安又扩大了,从游湖开始,她就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现在她只希望两个哥哥是贪玩了一点,不要真是在外边出了什么事情。

    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三个孩子很乖巧的做在一起。她以为是错觉了,按照她们刚刚睡的那么死的节奏,她们居然没有偷偷出去玩?等等宸宁和宸礼呢?

    筱萝皇后感觉到了不对,走到了三人所在的餐桌前坐了下来,看着宸潋,一副质问的模样,问道:“宸宁和宸礼去了哪里?”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本就想着她们几个乖一点,父皇母后就不会发觉两个哥哥不在,结果母后单刀直入就这么问了,难道她要说她们刚刚出去偷玩了,然后和哥哥们分道扬镳了,之后就不知道他们的去路了,不知道那么说,会不会挨揍!

    “那个,母后啊,两位皇兄说了,难得出来一次,想给父皇母后准备点礼物,也好不枉此行啊,他们刚刚才出去的,这一时半会肯定还回不来!”宸潋眨巴着眼睛,说的好像确有其事。

    风连翌悄悄给宸潋竖起了大拇指,感叹这丫头不仅处事不惊轻功了得,说起谎话也都和真的一样,不得不让他这个什么都做不了的男孩子佩服啊。

    风连心看到了风连翌竖起的大拇指,则是鄙夷的看了眼哥哥,心道,你这个居然还在凑热闹。

    即便宸潋的神韵演示的很好,但从刚刚看到她们一副担忧的神色望着酒楼的大门,沐筱萝就知道,事情远没有宸潋嘴上说的那么简单,但是又不想当面博了孩子的面子。于是她走懂啊了赫连皓澈的跟前,附上嘴在他的耳朵边嘀咕了几句。

    宸潋纳闷为什么母后就没再问什么,在看到她和父皇交头接耳后,更是好奇了,于是开口问道:“母后,你在和父皇说些什么啊?”

    这个时候由于宸潋大大咧咧的叫着母后,丝毫没有顾及到这是在外头,尤其现在已经到了吃完饭的时间,那些来来往往的人,也是络绎不绝,也怪这家酒楼的饭菜一流,一到饭店,几乎人满为患,要不是宸潋他们提前了一个时辰回来,这个时候顾及还抢不到位置坐呢。

    “没什么,我就是和你父皇商量下这晚饭吃什么!”死丫头,你瞒着我,还想我和你说实话。

    其实筱萝皇后是提醒赫连皓澈两个皇子可能出了什么事情,让他悄悄的派人出去寻找。但她也提醒赫连皓澈了,切莫不可弄出大的动静,她害怕夜倾宴那伙人知道两个皇子不见了,让他们也打起主意来。

    二楼的包间里,一个紫衣男子妖媚的斜倚着,在他的对面还摆了两幅碗筷,似是还在等人。不过刚刚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这时候他斜倚着桌子上,手上端着小酒杯,一副玩味十足的模样,甚是迷人。

    郝晟煜郝晟风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郝晟逸这副模样的坐着玩味的看着楼下一女子,两人好奇这厮是看到什么了,至于这副发春的模样。

    两人相继望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楼下坐着的有三人是他们游湖是遇到的,而郝晟逸盯着的则是当初把他拌入水中的女子。

    至于郝晟逸是怎么发现的,那只是因为宸潋的两声母后,太过清脆!

    黄色华衣的郝晟煜看着二弟有些气闷的说道:“难道还嫌之前不够丢人吗?我知道你喜欢玩,但是你可以找个寻常人家的吗,现在你也清楚看到她们的地位身份了,我们这次是带着父皇交托的东西来进贡的,你又何必惹出些祸端才甘心!”

    郝晟逸丝毫没有因为大哥的这句话而有一丝动容,他反倒是有些玩味不恭的回敬道:“大哥,我记得父皇当初也说了,我们也到了选妃的年龄,难道我物色一个一国公主有错吗?我若是能把这个小暴躁带回去,说不定父皇还能夸上我们几句!”

    这时,一直处于安静的蓝衣郝晟风开口了,“二哥,你别忘了很早前就流出公主五岁就心仪以为名为御放的少年,曾说此生非他不嫁,难道你忘了?你也见识她对你的反感,你有何必给自己找罪受呢?”

    “三弟,你这话说过了哦,你不都说了吗,是五岁的时候,那时候她一耳光小姑娘家家还不是因为被保护着才那么说的,如今都已经过去十一年了,孩子的心思难道不会变的吗?我当初还调戏你说要你做我的妃子呢,难不成我现在还要雀占鸠巢?”最后那几个字,郝晟逸说的格外响亮,闹得郝晟风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的。

    “行了,别老拿你三弟开玩笑了,赶紧吃了吃饭吧,晚上不是还有花灯会吗?你们两个不是想出去物色姑娘的吗?那就别把时间浪费在这无聊的事情上了,赶紧吃饭吧!”郝晟煜说完,就兀自走到了郝晟逸的对面坐了下来,拾起筷子在桌面上点了两下,然后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郝晟逸本来还想去反驳些什么的,但心想着要是有花灯会,一会那位小暴躁公主也会去吧?

    宸潋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某人的猎物,也丝毫不知道因为她的争强好胜之心让某人惦记上了,同时两位哥哥因她要遭受种种磨难了。

    不多会花侯爷和风侯爷等人也都沐续醒来,沐续下了楼,看到公主他们都安在,心里也算宽慰,一醒来他们还以为是遭遇匪徒的暗算,所以才会不知不觉中昏睡过去的,可这会看到公主他们都还是好好想心里就都宽慰了。..

    只是两人看着总觉着这里边好像还缺了谁,看了许久后才明白过来,是两位皇子不知所踪了。可陛下皇后还有公主等人脸上却还表现的一副轻松,还想并没有担心两位皇子的模样。

    花辰御拦着瑾秋走下来后,就开口询问道:“两位公子去了哪里?”花侯爷此刻倒也警惕,所以把两位皇子唤作了公子。

    “父亲,您不用担心,他们只是出去为母后挑选礼物,想必一会就回来了!”风连心先一天一步将话语说了出来。

    “这样啊…”花辰御明显是有点怀疑之色。

    不过最后他也没在追问什么了,最后,几个人各中心思的吃了一顿晚饭,然后被街道上沸沸扬扬的声音吸引住了。倒是宸潋第一个拉住店小二外边怎么了,那店小二一听就说,“几位客观是外来的吧,今天可是我们这一年一度的花灯会啊,那些未出阁的姑娘都几乎出来寻有缘人了。”

    宸潋一听瞬间来了兴趣,碗里最后的一点饭,猛扒了几口就部咽下去了。然后看这沐筱萝就道:“母后,我要出去猜字谜玩,很久了,真的是很久没玩过了呢,记得当初玩的时候都已经是四岁的时候了!”

    沐筱萝看宸潋这么雀跃的模样,也不好意思折了她的面子,就让大家赶紧吃,吃完了陪宸潋公主一块出去玩。那瑾秋在听到后,也捣鼓着花辰御赶紧吃,吃好了陪她出去玩。话说这种花灯会,除非是未婚的男子,那种早有所属的男子一般是不削玩这些小孩子过家家的东西。

    不过为了爱妻,花辰御也只能是勉为其难了。

    一顿饭后,一群人就浩浩荡荡的来到了街上。由于花灯会的缘故,整个记到来人来人往的络绎不绝,还有女孩子的娇俏声,也是声声悦耳动人。风连翌想要撇开宸潋和妹妹,自己一人独行,因为他觉的宸潋和妹妹两人太过抢眼了。

    要是随道一起的话,估计就不敢有姑娘和他搭讪的了,那岂不白白浪费他这张英俊的脸蛋了,那样的话,难得出来一次,岂不是亏大发了。

    就在几人以为今晚是个愉快的夜时,一群骑马的匪徒突然冲进了人群,开始各种抢夺。一下子就把宸潋他们冲散了。这下不用风连翌想着和大家撇开了,因为这一下子就被华丽丽的冲散了。不过好在在危险降临的时候,他这个做哥哥的第一时间拉住了妹妹,要不一会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连心,你还好吧,有没有受伤?”刚刚人流一下子就乱了,他虽然一直拉着妹妹,可她还是被人给绊倒跌在地上了。

    “我还好,倒是陛下皇后公主她们不知道怎么样了,还有父亲大人,你说这群匪徒会不会对他们不利?”风连心说这话,眼中满是担忧之色,神色也是显得极为慌张。

    “没事的,父亲大人一定是和陛下他们在一起的,父亲大人武艺高强定然是不会让他们出了什么事情的,或许被冲散的只有我们,可能他们几个还聚在一起呢!还能站起来吗,不能哥哥背你,我们去找他们!”看妹妹坐在原地许久,一味的担心也不站起来,风连翌不免担心她是脚崴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