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53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风连心摇了摇头,然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她却是是脚崴了,但是也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所以这也是硬撑着站了起来。

    风连翌看着心疼,很多时候他这个哥哥有时候在风连心身前就像个弟弟。妹妹总是显得很坚强,倒是他有时候反倒容易动乱了。

    这边赫连皇陛下筱萝皇后还有花侯爷风侯爷,确实也都聚在一起,但是那宸潋看到这群匪徒冲出来的时候,就直接一个飞身跃了出去,说要好红教训他们那群人。

    确实,那群匪徒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可就在沐筱萝庆幸他们没有伤了她的潋儿时,一个紫影突然越过,一下子宸潋就不知所踪了,这可把筱萝给吓坏了。

    那个紫影不是别人,正是白天的郝晟逸,他原本就找了宸潋好些时候,这要不是她逞英雄,他还真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才能遇到她。

    “放手,你这个该死的渣男!”宸潋的整个小脸都被气的通红红的了,浑身上下,几乎每一个器官都在咆哮着。无奈,每次遇到这个男人,她最后都只有死死被禁锢住的份,之前那次虽然侥幸踩了他的脚得意脱身。

    但是这一次这个男人长了心眼了,一上来不仅禁锢住了她的双手,连带她的双脚都被他的脚夹的死死的,根本就是一种动弹不得的情况,即便她现在已经是用尽力的在挣扎。她敢说,他的手要是能上几分,她一定毫不犹豫的给他要下去,但是现在她够不着。

    “我不放,我就是不放了,你能把我怎么的,你有本事就挣脱开啊!”十分不要脸的一句回话。他也算是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找到她的,之前那次是失误,这一次再想从他手上溜走,没门!

    沐筱萝现在还和赫连皓澈紧紧依偎在一起,风侯爷和花侯爷出去找被冲散的孩子和老婆了。本来就是想出来逛一个逛一个花灯会,谁知道会突然冒出一群劫匪了,按理说这里也算是靠着他们皇宫的小县,怎么会有如此猖狂的匪徒。这个时候他们可后悔没有硬拉上江左元帅和年羹强将军了,心想着他们要是在,肯定可以护着他们,再不济也可以拉着点宸潋。

    那个不要命的孩子,以为自己的师傅是赫连井然自己就天下无敌了,这下边的男的还没有一个冲上去的,她倒是强出头要逞英雄,这下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沐筱萝这下都快急哭了,这么些个孩子里,就宸潋最不让她安心,五岁的时候,刚刚回来的时候,即便是现在,她还是这么让人操心。

    “梓潼,别急,现在人流在慢慢疏散,一会我们就能找到潋儿的!”赫连皓澈看沐筱萝一副要哭的模样,也赶忙安慰了起来。但是他感觉这样的安慰是无力的,人流越是疏散开去,宸潋的安慰就更加难以控制了。

    如果人口密集的话,那些匪徒倒也是不敢做什么的!

    这边风连翌和风连心还没有找到父亲大人,不过他们两个倒是很快就发现了宸潋妹妹。只是宸潋妹妹的情况不容乐观,她又被上一次在游湖时调戏她的男人禁锢住了。风连翌看着就要从上去救人,倒是做妹妹的风连心及时拦住了他。

    “哥哥,你就算这么冲上去也是枉然,你根本就打不过人家,再说脸宸潋都敌不过,你这个双手不能提肩不能担的男人,到底可以帮她些什么?”因为妹妹的这句话,风连翌暗自下了一个决定,无论如何,他都要都那么一天可以去保护这两个妹妹!

    宸潋被气炸了,即便不是对着男人的脸,她还是咆哮的说道:“我告诉你,你在不放开我,倘若将来有机会,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亲爱的,那就等那个倘若到来之前你再猖狂吧,在那之前,我会遏制住它的到来!”一句亲爱的,更加让宸潋想胖揍他一顿了。

    郝晟煜和郝晟风站在一旁,看着郝晟逸他们只能叹息宸潋的命不好。现在他们担心的就是到时候惹怒了赫连皇陛下要怎么嬛回。因为这个时候他们玦的没有能力让郝晟逸放弃怀里的女孩子了,他们从来没有看到他因为一个女人如此较真过。

    “天杀的,你告诉我,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本姑娘给你道歉还不行吗,你给我松开,你弄疼我了!”无助彷徨下,宸潋显然是有些退让的模式。却是她的整个身体被郝晟逸紧紧的扼住,这会已经是浑身酸痛了。要不是她还有点武功底子,换个平凡姑娘了,这会估计要哭爹喊娘了。

    “呃…”郝晟逸到却是因为她的这句话,松了一下禁锢她的身子,不过并没有打算放过她。..

    “女人,错就错在,当初你应该大度一点让我上船!哎,难道不不知道过分要强的女人会让男人有征服欲吗?”郝晟逸侃侃而道。

    征服欲是吗?那我柔弱还不成吗?

    “这位公子啊,其实我很平凡的,很多时候直接喜欢的东西我都不敢争的,都都是很谦让的!”

    这句话叫离她不远的风连翌风连心听到了,两人同时恶寒了一把,他们清晰的记得白天出去的时候她为了一个簪子,都顾不得自己是个公主形象,拼命和他们两个叫板,说什么都要拿到那簪子的模样。真没想到,这会宸潋能说出‘喜欢的东西我都不敢争的’。

    “是嘛?为什么我总感觉你这话的可信度很低呢?”此时,郝晟逸闲置出了一只手,把宸潋巧妙的调转了身姿,这会他们两直接是面对面的贴在一起了。郝晟逸**式的捏住了她的下吧,有些玩味不恭的说着。

    宸潋下巴一收,就要去咬他的手。不过可以她咬的快,人家躲的更快。

    “我就说嘛,你那句话的可信度很低。要是平凡女子不爱争,你有刚刚又怎会想要咬我?嗯?……”尾音拖的很长,好像可以要看宸潋的笑话。

    只是就在此时,以为不速之客越过了他们中间,华丽丽的将两人风了开来。

    再望去,原本在郝晟逸怀里的女人,已经跑到了另一个男人怀里。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离开多时的莫紫溪,宸潋的师兄。

    手腕处传来了一股钻心的痛,是方才莫紫溪夺人的时候,在郝晟逸的受伤留下了一个不浅的伤痕,那是利刃所致,但是刚刚谁也没看清他是怎么出的手。男人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看来是遇到劲敌了。

    把宸潋解救出来后,莫紫溪没有去管他郝晟逸怎么样,而是担忧的看着宸潋问道:“师妹,你有没有受伤,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莫紫溪,这个时候,你怎么会在这里的?”宸潋的脑袋有些混乱,看到莫紫溪的时候,她想的已经不是郝晟逸的事情了,而是突然想到宸芯说的,她要嫁给眼前的这个男人的事情。

    “为什么听你这口气,好像很不想我出现,但是你确定这个时候不要我?”听莫紫溪这口气,好像只要宸潋说一个是,他就敢直接把人丢下,然后不管她的死活。

    “呃,我没有,就是听师傅传话说,你这个时候应该是在保护一个娘娘来着的,这个时间段你不应该出现在这的吧?”

    其实,蓝沁灵在第二天清晨的时候就醒过来了,莫紫溪一见蓝沁灵醒了,看夜倾宴对他又是照顾有加的,就开始担心宸潋怎么样了,这才通过密道,没命的往回赶。回到皇宫的时候他就发现宫里的正主一个都不在。

    要不是在惠仙苑看到了千染,他还真不知道这妮子好了之后,就出来游玩了,他顺着千染指的路一路寻来,刚刚暴动的时候他也看到她出手了,但是一下子就没影,他也很担心。要不是及时找到了她,真不知道那个男人想对他这个师妹做什么。

    总觉的,下一回要找师傅给宸潋做一个人皮面具,出来的时候给她带着,她这张脸长的太不安,时时刻刻都有可能会有人偷凯她的美色,或是垂涎她的美色,要不是及时找到她,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我的事情做完了,当然就是回来履行我的诺言了,我必须对我当初做的事情负责!”说这话的时候,莫紫溪带着一脸的坏笑。

    这时候,还在不远处看着的风连翌和风连心也终于敢走过来了。

    “呃,那个事情我们作罢好不好,反正我们没有发生什么切实的关系,所以还是作罢吧,反正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的,这个,强扭的瓜不甜的!嘻嘻!”

    郝晟煜和郝晟风担忧的走到了郝晟煜的身前,看他的手腕在不停的溢出鲜血,郝晟煜赶忙从衣袖里掏出了金疮药,然后随意的扯下了袖口的一块布,帮他包扎了起来。

    而对于郝晟逸,这个时候手上的伤根本就算不了什么的。这会看着宸潋和莫紫溪两个人你侬我侬的,才真的要他命,尤其是从他们的话语中听出两个的关系非议,甚至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是他郝晟逸看上的女人,他是绝对不会让给别人的,即便他们曾经可能存在过什么关系。

    莫紫溪本来想要再去教训那个男人的,但是看到宸潋手腕上的青紫后,就把她打横抱了起来,打算带她回去上一点药。

    但是没等莫紫溪走出两步,郝晟逸就在他们身后冷冷开了口,“赫连宸潋,如果你想在明天看到你那两个皇兄的尸首,那你就跟着那个男人走吧!”

    男人的一句话,直接把宸潋吓得从莫紫溪的怀里跳了下来。原本刚刚受了虐待,浑身的骨头都散架了,她还想享受一回师兄难得的温柔,但为什么这会要告诉他这么劲爆的消息。

    难道两位皇兄一下午未回,是叫他这个渣男给带走了?

    宸潋从莫紫溪的怀里跳下后,就直直的走到了花辰御的身前,开口赫连瑟道:“我两位皇兄是你们掳走的!”没有过多的繁复,单刀直入的话语。

    “怎么,你现在开始担心了,刚刚不是想和你的小情郎一走了之的吗?”褪去了先前的邪气,此时的他倒是带出了满身的戾气。

    “男人,你怎么可以那么卑劣,如果说你是皇子,我真替你的父皇赶到羞耻!你最好把我的两位皇兄放了,有什么,你大可冲着我来,你拿别人开刀算什么!”宸潋挺直了身拔,想要在气势上不输人。

    “难道你没听过,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我不管我这么做是否你卑劣的,也不管不会会闹起两国的纷争,但是女人,我在这清清楚楚的告诉你,你敢往回走一步,你就休想在活脱脱的见到他们!”狠戾而又绝情的话语,躺宸潋恨不得揍他两拳,但是她打不过,就算打的过,这个时候对他动手,就是置两位皇兄的安慰而不顾。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允诺你便是!”不管心里多么心不甘情不愿,为了两位皇兄,她现如今也只有妥协的份了。

    “我要你做我的太子妃!”

    郝晟逸这话一出,宸潋的心就像是万马奔腾一般壮烈,当初不过就是游个湖,然后闹了点小不愉快,一个大男人,就不能放过她一个小女人吗?太子妃却是是个很诱人的地位,未来还能做皇后呢,可关键她早就心有所属,而且,最主要的一点是!

    “我对这个位置没兴趣,就像我对你没兴趣是一个道理,男人你放过我吧,我还有个妹妹,虽然比我小了几岁,但是你可以等她几年的!再不济你看看我风连心姐姐,长的也极为水灵啊,怎么也都是侯爷的女儿,配给你一个太子应该也是不为过的。我说,男人,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宸潋说这么多,无非都是再拒绝的。郝晟逸也不想和她这么浪费时间,很多时候喜欢一个人,不是一眼的惊艳,就是那股子被激起的征服欲,她宸潋直接就沾了两样。所以他郝晟逸说什么都不会就这么放过她,绝不。

    “我只要你,你现在给我一个准话,你若拒绝,明天就等着给你的两位皇兄收拾,你若答应,就乖乖跟我回去!”如果宸潋和他回去,最后一定是被吃的死死的,因为宸潋根本就打不过他。

    宸潋心中一万个俳腹,把所有能想到的恶毒的词汇,部在心里骂了郝晟逸千遍万遍。

    身边的皇兄郝晟煜有点看不下去了,拉了下郝晟逸的衣袖,说道:“二弟,你何必这样,你若喜欢,大大方方争取未尝不可,非要闹到这地步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