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49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皇兄,今天,这个女人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带回去,我看上的猎物,她就没有资格说不!”狂妄自大,还有一点过分霸道。

    “男人,有没有人教育过你,什么叫做尊重,摆脱你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可不可以呢?我不喜欢你,还有我的皇兄是无辜的,你若是把他们安然放回来,我皇宫大门随时为你们敞开,你们到时候想什么时候来玩,我们都会欢迎,但是你硬要这样逼我,我真的会往回走,然后两位皇兄若是出了事情,我一定会让父皇攻打你们所在的领域,到时候就算是鱼死网破,你也休怪我现在没提醒你!”

    宸潋放出了狠话,她并不是不顾及两位皇兄的安慰,而是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交易品,她现在在赌,赌她这句话的影响力。

    “赫连宸潋,你敢往回走,即便是到时候要在战场上想见,我也定然会在明早吧两位皇子的首级交予你父皇母后!”郝晟逸不敢落后,也放出了狠话。

    这边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莫紫溪终于耐不住性子了,几步上前就把宸潋拉了回来,然后一不做二不休的对着郝晟逸就是重重的一拳,而在郝晟逸的身后正好是一条宽广的河流,那河岸边此时还有人在放着莲花灯,在祈祷着什么,似乎已经从刚刚的慌乱中恢复了过来。

    所以莫紫溪的这一掌直接将郝晟逸打下了桥,栽进了河里。河水很深,而郝晟逸是怕水的,他武功虽高,但是遇到水的时候,是他最慌乱的时候,所以他并不会游泳。那也就是为什么当初郝晟风和郝晟煜会那么慌张的去拉掉下河的他,有为什么他非要弄到宸潋。

    一半是真有兴趣,还有一半是她恼怒到来他!这会两个人捞不到人了,只能纵身跳下河去救人。郝晟煜在跳下去的时候,对着莫紫溪放了一句狠话,“二弟的这个仇,我会报回来的!”

    莫紫溪才不管他想怎么报仇呢,也不管他们之前说的两位皇子了,把宸潋打横加紧在腋下就往他们之前所居住的酒楼走了回去。

    但宸潋显然是十分担心两位皇兄的安慰,一路上拼命的挣扎,说什么都不就这样回去。

    “宸潋,你是蠢吗?难道为了救你的两位皇兄,你还真要去做那个太子妃啊,还是说你在高位呆久了,还就看中那个位子了,意思是就是嫌弃我,看不上我咯!”莫紫溪停顿在了半路,有些质问的口气。..

    “莫紫溪你未免想的太多了,我就只想我两位皇兄好好的,这事情还没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如果我就这么和你回去的话,那到时候我就真的只能看到我两位皇兄的尸首了,当初是我执意到带他们出去的,要真的出了事情,难道你要我这下半辈子永远都活在自责中吗?”

    听着宸潋有些激动的话语,莫紫溪缓缓把她放了下来。宸潋头也不回的朝着那个之前郝晟逸所在的桥头跑了过去,莫紫溪没有拦着,但是他发誓,如果他们两个要成婚,他一定不成。

    跟在后边的风连翌和风连心惆怅着不知道到底该跟着谁了,是和莫紫溪一道回酒楼,还是说跟着公主会更为妥善。要不是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突然找到他们,不知道两个人还有犹豫到什么时候。

    沐筱萝一看到两个孩子,就十分急切的跑了过去,抓着风连心的衣服衣服紧张,“宸潋呢,宸潋没有和你们在一起吗?”

    其实她这话是多余的,她看的明白,当初宸潋是被一个身穿紫衣的家伙掳走的,但她总是想碰一碰运气,或许刚刚他们几个已经重逢在一起了。

    那边莫紫溪撇着嘴说了句,“她去做她的太子妃了!”满满的醋意。

    “啊?”一个人一下都楞杵在原地也不知为何。

    这时,风连翌急切的解释道:“皇后陛下,不是那样的,是宸潋公主为了两位皇子,而……”

    “而什么,你倒是说啊!”筱萝皇后一下转到了风连翌的跟前,再次拽着他胸口的一副,急切的问道。

    “宸潋公主被人威胁了,说想要救两位皇子,她就必须答应做他的太子妃!”这时候风连心反倒是不慌不忙的帮哥哥把那有些凌乱的话重新规整了。

    这边宸潋赶到桥边的时候,两人正好把郝晟逸救上来,不过已经不再桥上了,此刻的他们在下游的河岸边。宸潋又是一溜烟的跑了过去,郝晟逸的模样好像是溺水后,一下子缓不过气来,情况有些危机。

    这两位把他救起来的皇子,也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倒是宸潋一开撞开了他们两个,对着郝晟逸的胸口进行了急救按压。郝晟煜本来想出手阻止的,害怕他对二弟不利,但是被郝晟风拦住了。

    一番按压后,郝晟逸总算是咳咳着突出了腹中及其那堵在哪咽喉肿的河水。

    看到救自己的是赫连宸潋,郝晟逸本来还有些开心的,但她接下来的话,让他有一种刚刚还不如淹死的冲动。

    “一命换两命,成不成,你把我两位皇兄放了成不成!”她原本就是打着这个算盘的,要不她才不会多手帮他。

    郝晟逸撇过脑袋,没有看她,“你就那么讨厌我吗?相貌身材身份,我是哪一点配不上你,在你眼里就只有你两位皇兄的命重要是吧!是不是我手里没有他们两个,你刚刚都不可能会救我!”

    宸潋脑抽筋了,“是!”说完她就后悔了,“不不,就算你手里没有我两位皇兄,看到这种情况,我也不会放着不管的,不管怎么样,我也是和师傅学了一段时间的医礼,治病救人也算是我的职责所在了,你不要太偏激的想我,所以还是把我两位皇兄放回来吧!”

    最后他还是不忘添加上那么一句,然后她的整句话就想是一个骗局了。

    “我告诉你赫连宸潋,你休想,除非你做我的太子妃,要不你就等着明天见他们的首级!”即便是刚脱离生死,郝晟逸还是没有改变当初的决定。

    “哈西吧,我说你这个人是缺心眼吗?你喜欢我什么,我毁成不成?这张脸吗?”宸潋是濒临奔溃的状态了,所以说完这张脸吗,她就直接从脑袋上拔下了一个簪子,想要当着他的面给毁了。

    即便现在身体状况不佳,郝晟逸还是怒吼着拍掉了她手里的簪子。他看的分明,刚刚要他不出手,这女人可能还真敢把自己的脸给毁了,原因就是要拒绝他,让他讨厌她。

    “我如果说我喜欢你所有喜欢的人和物,你是不是连你的母后父皇也要杀掉,那你还要救你的两位皇兄干嘛!”郝晟逸十分气恼她方才的所作所为。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男人,我到底上辈子欠你什么了,你就不能放过我,放过我那两个可怜的皇兄吗?”有些意想不到的一个回答。

    “好,我放过他们,但是最低条件,陪我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我不会动你,如果一个月你你还是讨厌我,我就放你回去,只要你答应,我一会就回派人回去让你的两位皇兄回去,保证他们是安然无恙的!”

    “哈西吧,你的话我能相信吗?再说了,你要真想对我怎么样,我能抗衡的了不,所以,这个对我来说,太过危险了一点!”其实人家一个堂堂太皓澈已经谦让到这个地步了,她应该知足了。

    郝晟逸火了,“那你就等着明天给我回去收尸,什么都不用说了!”

    “别介,我答应还不成,但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不许对我有逾越!”皇兄,皇妹可因为你们两个牺牲打发了,你们到时候得赔我,必须赔我啊!

    然后在一群侍卫在外寻找,赫连皇陛下等人在酒楼等候时,就看到宸潋搀扶着郝晟逸走了进来。本来郝晟逸他们所居住的地方并不在这里,但是由于宸潋说必须回去报平安,他们才不得不随着她一道回来了这家酒店,然后在郝晟逸和郝晟风去管掌柜的要上好的客房时。

    几个人就一幅幅质疑的模样将宸潋围堵了起来,最看不明白的就是莫紫溪和风连心和风连翌了。刚刚的一切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明明刚刚两个人都是快打起来的模样,这会怎么变得这么相亲相爱了,宸潋公主居然还是扶着人家回来的。

    这个时候,宸潋倒是不慌不慢的梗父皇母后介绍道:“这位是邻国来的太子郝晟逸,这段时间,他们希望我可以做他们的导游,带他们在这齐边晚上一整子,不知道父皇母后允诺不?”

    郝晟逸也十分配合的拿出了可以证明他身份的金牌。赫连皇陛下听她这么说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倒是莫紫溪上冲上去说出事实的真想,但是被风连翌和风连心拦住了,悄悄附在它耳边说,相信宸潋公主的决定吧!

    赫连皓澈在看到那块牌子后,就十分肯定了来人的身份,对郝晟逸这太子身份自然是没有半点怀疑的了。先前就听说他们要过来进贡的。这会潋儿要带着他们去熟悉这大陵皇朝,这也大为不可啊,所以也是欣然点头答应了。

    宸潋长公主看父皇母后都是默许的神色,心中也算是放下了石头,她现在只能祈祷这郝晟逸是诚信之人,希望明天就能好到皇兄们安然回来,同时她陪伴他的一个月,他当真是能不动她的。

    这段旅程中途算是出现了很多岔子,原本是老老小小的打算一块去游湖的,结果莫名的睡死了过去耽搁了。晚上出去逛个花灯会还遇到了歹人,幸好这最后几人都是安然,宸潋也没出什么意外,本来两位皇子就不知所踪了,沐筱萝可真不想这宝贝女儿在出了什么乱子。

    “皇儿,那这段时间你就好好陪着邻国太子在我们这大陵皇朝赏玩一番吧!”赫连皇陛下说完这话后就搀扶着自己的皇后回了天字一号房,想着之后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乱子了,毕竟现在宸潋的身边已经有莫紫溪的保护了。

    两人回到房后,筱萝先开了口,“陛下,如今两位皇儿还流落在外,现在也不知究竟怎样了,我们如今是不是要先折回?”筱萝是担心这次外游出现的意外太多,她害怕继续留在这,还会有更多的祸乱出现。

    赫连皓澈肯定是不答应的,他本来就想借这次机会带着他这位皇后好好的玩一番,准确说是好好的独处一番,在那无人干扰的情况下。只是显然他现在要是执意带着梓潼单独出去赏玩过下两人的二人世界是不可能的了。

    “梓潼,在外你就别叫我陛下了,我相信两位皇儿不会出事的,明天我会再派人出去寻找的,我们这十一年因为宸潋的事情,从未好好的出来放松下,这一次就这么轻易回去了,岂不太浪费了。”赫连皓澈走到了筱萝皇后更前,站在了她的身前,面朝着她,轻轻将双手附于她的两肩。

    “相信我,他们不会有事的!”给了筱萝一个坚定的身前,随之赫连皓澈就牵着她走到了床前,让她早些休息。

    夜胥华站在门前,心中苦笑,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如今还是这么的恩爱,他不懂,为什么他一位皇子可以这么独爱一位皇后。他一直以为,赫连皓澈后宫佳丽三千,只要时间的慢慢推移,他迟早都会移情别恋的,但是他似乎错了,他似乎永远都找不到机会再去亲近沐筱萝。

    香夏悄悄躲在了拐角,就那么看着自己的男人相思着屋里的女人。这一次外游他对外说她身体抱恙不宜出行。其实她哪里是抱恙了,就是他想找机会再去接近沐筱萝那个女人,怕她成为了他的阻碍。

    已经十几年过去了,她对他可以说倾其所有的去爱,可他到头来,心里存着的一直是另外一个女人。

    她香夏这十几天从来不曾怠慢过他一次,他在外做什么她不会多加过问,喝的烂醉如泥,她还是在家铺好被褥等他回来,即便最后那张床只有她一个人睡,她还是日复一日的等着,只是为什么?香夏不想去做什么坏事,但是她已经受够了这样的折磨,如果说只有沐筱萝消失,这个男人才能真正属于自己,那她不怕做一次坏人。

    十几天,一个人的日子,她已经过够了,即便他曾经表现过对自己的好,但是有多少不是歉意?

    第二天赫连皓澈醒来的时候,就听到了楼下闹哄哄的,他似乎听到了宸宁和宸礼的声音,刚想叫沐筱萝起床,告诉她两个孩子可能已经安然回来了。但是他转身发现他身旁的被子虽然是鼓鼓的,但是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人睡出的模样,尤其是枕头上看不到筱萝的脑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