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366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香夏把沐筱萝抱回屋子后,就慌慌张张的让那些提着水的佣人部撤下去,然后亲自提水将小黑屋里的火浇灭了。毕竟也算是一个隐蔽的地方,总不能让佣人们知道了,万一将来夜胥华还要用它怎么办?

    这边的事情解决后,香夏就派人出去请了大夫回来。现在的沐筱萝已经陷入了深入的昏迷中,那大夫给沐筱萝把脉后,摇着头就提起医药箱走了,半句话也没说。香夏在后头叫他他也然不理会,这可就把她急坏了。

    沐筱萝由于吸入了大量的烟雾,此刻的身体已经处于休克状态了,这个时候如果没有办法及时排除她体内的烟雾,最后一定是性命堪忧的。但是这个时候的香夏也不敢去叫御医过来,因为那些御医有好多都是给筱萝皇后把过脉的,万一识别出筱萝皇后怎么办。

    所以现在她除了找那些市井郎中,再无她法了。

    这边的酒楼客栈里,那天字一号房已经闹腾开来了。

    夜胥华在知道沐筱萝不知所踪后,恨不能上前给赫连皓澈一拳,问他是怎么看人的,同睡在一张床上,人不见了居然还没有半点察觉。

    赫连皓澈也早就心中责罚了,本来想着这件事由自己解决的,但显然知道人太多了,他没可能一个人独自出去寻找他的皇后了。他也知道,这个时候梓潼也不知道是落入了谁人手中。若是要对梓潼不利的人,那他定然是要争分夺秒的去解救她的,而这种情况定然也是人多力量大。

    “风侯爷,你也就别责怪寡人了,现在首要的还是要先找回梓潼,但是这件事还是不要外露的好,别让其他几个孩子知道了。现在宸潋还有邻国的王子要接待,我看就我们两兵分两路找寻开吧!”赫连皓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宸潋自然是不依的,凭什么就她要留下来去招待那个该死的渣男。她也想要为找寻母后尽一份力,不管怎么样,那个人是她的母后啊。离开了十一年,也没为母后做过些什么,难道现在还要对此事置之度外吗?若然她不知道,那还说的过去,但现在她是在知情的情况下。

    “父皇,人,我们可以回来后再招待,现在首要的还是先找回母后,我的轻功远比你们了得,如果有我的辅助,定然也可以尽快找到母后的!”宸潋此刻的情绪颇为激动了,所以说话的嗓音也是激动了。

    即便刚刚夜胥华已经将房门带上了,但是从对面走过来的郝晟逸几人也是听的清楚。后边的话他郝晟逸可不管,但什么叫人,可以回来再招待。合计着那个臭丫头现在是要毁约,看到两个皇兄回来了,就然不顾她昨天答应他的事情了吗?

    气上心头,也不顾及这个房间是赫连皇陛下的,郝晟逸抬手就推开了房门,拉过宸潋就是一句,“你怎么可以言而无信!”

    夜胥华刚想迁怒郝晟逸,问他怎么敢闯进陛下休息的房间。但被郝晟逸先说了去话,他这听的也是云里雾里的,不知何事。

    郝晟煜和郝晟风是听完那完整的一句话了,知道他们现在是出了大事,皇后娘娘不见了,而郝晟逸还那么不知死活的闯进去。这两人一个做弟弟一个做哥哥的也只能进去把他架出来,对着赫连皇陛下说了一声抱歉,然后将门给带上了。

    郝晟逸被两人抬回了对面的房间后,郝晟逸就抓狂的问道:“你们干嘛把我抬回来,哥哥,刚刚那女人的话,你没听到吗?她要背信弃义,明明就答应过我的,明明一切都已经说好的,人我已经给她放回来了,她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已经退让的一步没有要她做我的太子妃了,不过就是要她陪我一个月,就这样她还要拖延时间履行,亏她还是个公主!不行,我要找她理论去!”

    说着,他作势又要往外冲,郝晟逸郝晟风两人这一次算是及时的拦住了他。郝晟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这个弟弟就是有时候一根筋,顶着一些事情脑子转不过弯。

    “二弟,人家母后丢了,你就没有听到吗?这个时候你还要去闹她,你这是多想让她讨厌你,不是说这一个月内一定会把她拿下的吗?那你现在的作为是想着到时候输给我们两个了吗?”昨夜郝晟逸跟着宸潋回来后,就信誓旦旦的对他们两个说,一个月内一定会把这个暴力公主拿下,让她乖乖做自己的太子妃。

    听到郝晟煜的话,郝晟逸的脑袋才算有点清醒,也开始回忆刚刚说听到的了。却是刚刚宸潋有说首要的还是先找回母后这样的话,找回,就是说人现在丢了。

    “我……”这下,郝晟逸有些羞愧了。

    “二哥,看来你现在是为了一个女人,神智都打乱了啊!”这边郝晟风突然调侃打趣的说了这么一句话,郝晟逸瞪了过去,懒得回答。

    “大哥,那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才好?”郝晟逸有些求助的问道。

    “你说呢?这个时候想办法给人家留下个好印象啊,你最好是比他们先找到人带回来,然后你就可以向你那位未来太子妃邀功了!”一向冷着脸的长子郝晟煜也开始逗趣这个二弟了。他素来觉得自己的这个二弟要谋略有谋略,要身手有身手,要脸蛋有脸蛋,可以说堪称完美,就是唯独有点小邪气。不过他现在倒是因为一个女人,想一个小妒妇了,原该有的智慧都不知道给丢去哪里了?

    再看这边侯爷府的沐筱萝,已经有不下十位大夫来给她把过脉了,有的是一声不吭就走的,有的则是一句‘老夫无能’走的,有的则是说‘那肺部的烟雾如果不尽快去除,定然是要祸及性命的!’。

    最后一句算是她听到最负责的一句话了,至少让她知道沐筱萝是因为什么而导致暂时性的休克。

    只是不管怎么样,最后的结论就是没有人能救她沐筱萝。

    香夏想老实的把人送回去,心想着他们可能会有办法救她,但是转念一想,万一夜胥华因此再也不理会她了怎么办。或者他们把沐筱萝救活了,她依旧要过会以前的日子。

    她现在内心很纠结,一边是想要救醒沐筱萝;一边则是想着她要是醒不来,就折这么死了,夜胥华会不会就死心了,然后会真正的对她好?

    不管怎么说,她们两人之间的联系还有两个孩子,不是吗?他对沐筱萝或许只是些许的爱慕,人不在了,自然就是消散了。

    沐筱萝的手臂上的伤口被及时包扎好了,已经不再流血了,但是最主要的,在危机她性命的烟雾却迟迟没能从她的体内被逼出来。这些烟雾在体内留的越久,对身体的危害越大。即便是以后她醒过来了,那些危害也是会挥之不去的。

    最终,香夏还是决定要让沐筱萝好好活着,或许她就是没那个命得到夜胥华的爱吧。

    于是这一次她又把沐筱萝抱上了马车,只是这一次是向着她之前的客栈所跑去的,忽然感觉有点讽刺,做这么多,最后却是要救她,而当初把她弄出来却又是一心想要她消失或者说是想要她死的。

    然后当那群人计划好了要从那边着手去找沐筱萝时,那边楼下就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最后马儿的一声嘶鸣。

    宸宁宸礼还在楼下玩着,他们是第一时间看到香夏抱着母后走进来的。宸宁的话当时也没有多想什么,还是把香夏当成一个长辈,看到她精疲力尽的抱着母后走进来,他也是通情的走过去接过了母后。

    这个时候风连翌和风连心也沐续走了下来,她们倒是没注意到筱萝皇后,而是看到香夏后就激动的跑了过去,高声叫着额娘。还在天字一号房的夜胥华自然也是清楚的听到了两个孩子的叫唤,一瞬间脑子有点当机。

    明明就说这几天让她在家呆着的,这会在忙跑过来了,难道是不放心他吗?

    倒是赫连皓澈不明原因的问道:“夜胥华,你家娘子不是身体抱恙,连床都下不了的吗?这会怎么会出现在这的?”疑惑,不解,猜疑,都在赫连皓澈的脸上呈现了出来。

    “这个?”这下,轮到夜胥华吃瘪了,早知道他当初就直接说抱恙了,不说什么下不了床这样的话了,这会圆谎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圆了。

    “罢了,先下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吧!”现在梓潼不见了,赫连皓澈也懒得和他计较那些细节问题了。

    两人下来后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了,风连心扑在香夏的怀里一副亲昵的叫着额娘,风连翌则是站在一边愣愣的看着宸宁抱着的筱萝皇后,宸礼则是有点傻住了。

    “梓潼!”

    “筱萝!”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第一时间看到的人也都是宸宁抱着的还处于昏迷状态的沐筱萝。赫连皇陛下眼里就只有筱萝皇后,风连心倒是能理解的,但是爹爹怎么可以再额娘面前眼里就只有筱萝皇后呢!

    只见风连心嘟囔起了小嘴,有些不满的叫到:“爹爹,额娘过来看我了!”好像是在刻意的提醒这会还有额娘在呢,让他收敛一点。

    “咳咳!”夜胥华听到风连心的叫唤后咳嗽了一身,最后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赫连皓澈抱起筱萝往楼上走,他只能慢慢走向香夏,停顿在她身前关心的问道:“你怎么过来了?身体还好吗?”他这就是典型的欲盖弥彰。

    “我是送筱萝皇后过来的!我……”本想说她做了对不起筱萝皇后的事情,谁知道还没等香夏细细道来,夜胥华就你把抓住了她的双手道:“有没有受伤,是不是在歹人手里救下筱萝的!”

    夜胥华丝毫没有把沐筱萝的不见和香夏绑定在一起,他现在以为是香夏救下了沐筱萝,然后把她及时送回来的。

    香夏听到夜胥华如此急切的问候,再也没有勇气说出实情了,最后也只能愣愣的点了下头,默认了他的话。..

    赫连皓澈把沐筱萝抱回房间后,莫紫溪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房间了,同样还有在屋子里找着线索的宸潋还呆在屋子里。

    “父皇,母后这是怎么了?”看母后出于昏迷状态,宸潋也是有些担忧。

    “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香夏把她带过来的,我下去的时候她就是昏迷状态了,潋儿,你之前不是也跟着你师傅学过医理吗,你快来给你母后看下是怎么回事!”

    宸潋听到后刚要上前就被莫紫溪推到了后边,“就你那点水平还是算了吧,我给你母后悄悄吧!”虽然是一句出于好意的话,但是宸潋就是从里边听出了一股子对她的不满和别扭。不过她还是要承认,这个师兄的医理要比她好的太多了。

    现在也是比较危急的情况,赫连皓澈也就没太在意那些细节,直接让莫紫溪的手搭在了梓潼的脉搏上。

    片刻之后,莫紫溪道:“赫连宸潋,是你报答你母后的时候了,她的肺部现在又很多污浊之气,一会你运功帮她排出来,应该就没什么事情了!”

    十几个市井大夫没则的症状,莫紫溪一句话就解决了,不过这也源于他们有那些先天条件。

    “怎么会有污浊之气的?”听到莫紫溪说只要把梓潼肺里的污浊之气排除来就好,赫连皓澈也算是宽心她没事。但是他就不明白了,这好端端的怎么就有那些个污浊之气了,梓潼消失的这段时间是经历过什么?

    “根据我的猜测,应该只先前遇到过大火,然后吸入太多浓烟了,具体情况就要等她醒来后在问了!”莫紫溪的态度很是无理,但是赫连皓澈却也不好去迁怒他。

    屏退左右,屋子里就只剩下沐筱萝和赫连宸潋了,帮母后解开衣服后,她才发现,在母后的手臂上居然有纱布缠绕着,而且很明显的还有血迹渗出。很想知道母后是不是受伤了,伤口深不深,于是她就解开了纱布,然后她就看到了一个很深的刀口,很明显是被刀划伤的,而且划伤母后的人,下手很重!就差那么一点点,就会伤及骨头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